6402

作为身居澳洲的法国人,我为何要发起“马可波罗计划”翻译中国优秀文字?

1,130 views
主编按: Julien是三明治的朋友,曾经主动联系三明治把我们的文章翻译成英文(在阅读原文您就可以读到其中一篇)。还把中国三明治的文章带到复旦中学国际部举办了一场翻译比赛。下面是他的故事。

文 | Julien Leyre

回望过去,我的人生之所以变成现在模样,要归功于两个重要时刻。

 

第一个是1998年的6月。那年我20岁,在一张75人的名单上,我看见了自己的名字——我被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录取了。那一刻起,所有物质方面的顾虑都烟消云散。那之后,是长达8年带奖学金的求学生活,接着是大学里的长期教职,这份工作给我了许多进行自由创造的时间和空间,生活简直不能更好。每周我在巴黎一大教两天课,其余时间我选择坐在烟雾缭绕的咖啡馆里读哲学,我为一个后摇乐队写过歌词,还出版过一本小说。

 

2006年2月,这是我的第二个转折点。当时我在纽约的北英格兰旅行,我的沙发主Philip来车站接我。六个月之后,他和我一起搬到了巴黎。我是个浪漫的人,梦想住在一个温暖的海滨城市,屋外种着茉莉花和柠檬树。于是在2008年,我们搬到了墨尔本,那是我们认为更适合共同生活的地方。

 

教育,是我心底最深处的使命。我坚信文字和思想的重要性,如果更消除偏见,哪怕只是一点点,我都会感到很满足。在巴黎,做到这一点很容易,这座城市有世界上最好的书店。我尤其钟爱拉丁区一个叫做“楼梯(L’Escalier)  的小书店,由一个老太太在经营。在那里,书堆顶到了天花板,角落里还有个旋转楼梯。

 

2008年搬到墨尔本时,我还抱着许多理想。这座城市有浓厚的欧洲风韵,人口构成非常多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文学之城”。我认为自己可以在这个新地方做成一些事,比如把亚洲声音带给西方读者。这就是“马可波罗计划”的由来。

 

我首先关注到了中国。在网上,我看到许多出色的文章解读着这个国家发生的变化,但它们在中国以外鲜少有人问津。于是我们筛选了一些有质量的文章,把它们重新发布在自己的网站上。我们还组织了一些合作翻译的项目。相信写作是有价值的,这是我们的核心信仰之一。作为西方人,许多人能说流利中文,但不学习如何阅读,我认为这还远远不够,得有更大的野心。

 

在发展“马可波罗计划”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主动参与”的重要性。刚开始,我们只关注内容制作——筛选文章,发表翻译。但我们很快就意识到,让更多的人参与,才能促成更大的改变。所以我们开始转向线下,试行“翻你所能”项目。我们把英语母语和汉语母语的人放在同一个团队中,让他们在短时间内翻译一段文本,再共同复盘整个过程。2012年来,我们在全世界的大学、高中、甚至小学里举办了超过五十场这样的活动,受到了许多参与者的欢迎。

 

现在,我把“马可波罗计划”描述为一个探索语言学习新模式的组织,专注于对自我觉察力和跨文化同理心的培养。今年,我们还启动了“同行者实验室”,一个以新型互助学习活动为雏形的研发组织,关注人在学习过程中的情感体验。我们跟许多艺术节开展合作,组织和运营以中国为主题的活动,为老师和文化交流团体提供活动手册和其它辅助资料。

 

“马可波罗计划”开始时,我的中文还不够好,我没有任何运营一家机构的经验,我们也没有任何盈利模式(虽然到现在也还没有)——这一切,都有可能导致整个计划失败。但我聚集到了一个优秀团队,拥有众多热忱的支持者。我们不光建起了一个网站,还发展出了一个仍在顽强生长的社群。

 

我觉得我们能够存活下来的主要原因,是我知道最大的风险不在外部,而是来源于自身——我是把整件事凝聚起来的人,如果我的斗志燃烧殆尽,选择放弃,那么这个项目就会死掉,所以我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在项目运行的过程中,我们不得不面对许多变故,曾流失投资,也曾错过机会,这时我就会跑到沙滩或森林去,让自己冷静下来。5年后,我们仍在,而且我们的读者遍布世界各地。

 

在经济上,目前我们只能做到收支平衡。虽然我和团队其他成员都无偿投入,但我们依然觉得开心,就是这么简单。钱对我而言意味着独立,当你能够负担成本时,挣钱这件事就不那么重要了,拥有创新能力和更多的自主性,这才是最重要的。

 

6402


马克波罗计划官网网站

 

我喜欢的东西往往很简单。2011年时,我在天津师范大学教法语。大学对面有个小区,每次我都要经过一座跨河的石桥。桥上有个女人卖大饼,那是我最喜欢的午餐。有时我会往里加巧克力,弄得像个法国可丽饼,这让我的很多中国朋友都觉得很怪,但我和他们说,“你得试试!”

 

我还很喜欢走路。巴黎是座非常适合边走边看的城市,市议会还设置了标志牌,告知人们走到各个景点要多长时间。我也喜欢在中国的城市里步行,尤其是上海和天津。这两座城市有些欧洲风韵,让我想到家乡。走路比坐巴士、坐车和骑自行车都要慢,但不需要过度集中注意力,你可以思考,可以听音乐,可以放松。所以,走路时你可以同时做很多件事,从某些方面来说,你已经比直达目的地要更有效率。

 

我从没直接通过“马可波罗计划”挣过钱,但我得到了许多绝好的机会。我被邀请到悉尼参加一个叫CAMP的中澳孵化器的组织,由此结识了许多新朋友。最近,我开始为一个致力于全球灾害预防和全球治理的瑞典基金会工作,这个机会是我从和计划有关的老朋友那得知的。我在今年三月入职,为一些重要的全球议题工作,这对我而言是个全新领域,但也是我过往工作的延续——事关教育,事关建立跨文化的对话,事关创造公共福利。

 

至于着手去做这份工作,是否会成为我人生的一个新的转折点,让我们几年后拭目以待。

 

通过在中国的工作,我学到了很多,也经历了各种历险。在成都,我跟中国做第一本情色文学选集的编辑共度了一日,参与录制了江苏电视台的节目。在南京,我被邀请与一位法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共进晚餐——我朋友是他的翻译——但那天我的公寓被淹了,所以不得不取消。

 

我的父亲总是教导我,在漫长的人生中,做一件事的动机不是权力或者金钱,你得有故事可以讲述。我想,对我来说,搜集故事,从经验中学习,当然如果能够得到智慧就更好了,这些才是至关重要的。

 

640

Julien Leyre

作家,教育家,社会企业家以及

马可波罗计划创始人。马可波罗

项目是一个通过网络合作来

提高中西方文化、语言理解的非盈利组织。

Julien Leyre个人网站:

 http://julienleyre.wordpress.com

马可波罗项目网站:http://marcopoloproject.org/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