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楠2

我是《破茧》的故事侠,我带着我的故事和你见面

927 views
他特别喜欢对自己下“蛊”。
 
活不到二十岁,就会死掉。这是他在十岁之前自己给自己下的一个最大的“蛊”。
 
当他活过了二十岁,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位悲观主义者之后,便把这件事甩到了一边。
 
他很少会喜欢某一部小说中的主人公。
 
金庸的武侠中,他喜欢的是诸如扫地老僧,平时隐藏自己,其实武功高强的隐士。
 
《红楼梦》中,他喜欢的是那群丫鬟,嬉笑怒骂,活得够真实。
 
他一直活得又蠢又真又乖。
 
父母希望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他便放弃了留学的想法,跑到一家科研单位工作。
 
他一直没将自己的同志身份放在心上,却也懂得低调。
 
“为什么不找女朋友”、“为什么不结婚”……关于他的传言若隐若现。
 
凌晨两点,他急性阑尾炎,肠道穿孔,需要去医院做手术,同住在单位宿舍的两个同事装作不知道。
 
他慌了,捧着涨得快要爆炸的肚子,居然一个人走了半个小时到医院。
 
闻讯赶来的同志大哥替他垫付了手术费。
 
后来,他参加单位的中层领导能力测试,笔试口试全部第一名。
 
单位堂而皇之地宣称本次测试无效。
 
他的男友说,“你就不能夹着尾巴做人?你就不能装成自己是异性恋?”
 
不久,他们就分手了。
 
哈哈!
 
人生真是有趣!
 
经历了这些时,他三十岁。
 
他非常迷茫。好像练习某门武功,不小心走火入魔。
 
他过着没有温度的生活。
 
他成了行尸走肉,迷迷糊糊地混着。
 
“那么多同志都躲藏着、迷糊着,我为什么不可以?”他违心地安慰自己。
 
“不可以!”救过他一命的同志大哥要吼醒他。
 
同志大哥带他去看不同的同志的生活。
 
他终于对自己说,“我可以做一个讲述同志故事的人。”
 
他过上了“双面”生活。
 
白天在单位画设计图,下班后恶补写作,周末跑出去采访。
 
“我和你一样,也是同志。”他对采访对象说。
 
“可是你把我写得不够美。”采访对象对他说,“还有,你不可以用我的真名,不可以暴露我的工作,不可以写太多细节……你可以采访我,但不可以让别人知道那是我。”
 
他折腾着自己。
 
他想把很多同志的故事讲给这个时代听,讲给这个世界听。
 
如果能像侠客一样,他就更开心了。
 

故事侠,他觉得这个名字不错。

 

吴楠

36岁。本职从事航空动力研发,沈阳某NGO成员。参与、关注与记录LGBT群体。期待剥出更擅于表达真实的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