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柯1

33岁后,IT男变成“艺术君” | 郑柯和他的一幅画

988 views

在散文集《同情中断录》中,木心先生提到福楼拜对艺术的评价,“艺术广大已极,足可占有一个人”,赞赏有加。这是关于艺术,郑柯非常喜欢的一句话。

 
郑柯是微信公众号“一天一件艺术品”的主人,自称“艺术君”,每天推送一篇关于一件艺术作品的原创内容,有自己翻译的片段,也有关于某件作品的诙谐解读。“做一个艺术的传教士”,是郑柯对33岁之后人生使命的定位。在此之前,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技术IT男,写过代码,做过软件。
 

他对艺术的热爱,并非源于家庭的有意培养,或极具天赋,而更像一场浪漫的艳遇。2010年,在和太太在西班牙进行蜜月旅行时,郑柯被普拉多博物馆的一名少女深深吸引——她是委拉斯开兹《阿拉克涅的寓言》画中人——尽管只是一个背影,也流露出震慑心灵的美。他也永远记得进入博物馆一间雕塑厅时的震撼感受,“我感到自己仿佛站在奥林匹斯山顶的众神殿中,阿波罗、雅典娜、9位缪斯环绕四周”。

郑柯2

回国后,郑柯便无法自拔地投入到对艺术的阅读和学习中,艺术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圣坛之物,在知识的日积月累中,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陪伴。“如果时间倒退5年,我绝对不会想到,为了做和艺术相关的事,我会辞去全职工作。” 33岁那年,郑柯辞职成为了一名艺术撰稿人。

 
他翻译了许多畅销的艺术图书。比如,法国艺术史学者弗朗索瓦芭布·高尔的《如何看一幅画》系列,作者高尔致力于推广大众艺术教育,是法国“如何欣赏画作协会”创始人。还有德国中世纪艺术史家安雅·格雷贝的《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是国内第一部专门介绍梵蒂冈博物馆藏品的艺术画册。
 
他还参与联合翻译了英国著名学者西蒙·沙玛的《艺术的力量》,这本书脱胎于BBC在2006年拍摄的纪录片,当年曾获得艾美奖作家艺术节目、第60届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最佳摄影纪实类等多项国际大奖。
 
从艺术小白到“艺术君”,到底有多难?水滴石穿。
 
2012年,中国三明治曾采访过郑柯。在问及“如果可以足够天马行空,最希望从事的职业是什么”这个问题时,当时供职于一家技术媒体的他回答说,“我应该会选择从事艺术研究或美学教育方面的职业。”
 
4年后,郑柯把当年“天马行空”的想象活成了现实。
 
目前,郑柯旅居加拿大多伦多,每日陪伴太太和即将出生的宝宝,还有一只叫小毕的白猫。当然,还有艺术,每天看书、翻译、写作,花上一两个小时维护“一天一件艺术品”的微信号。
 
我们再一次和郑柯聊了聊,从IT转型艺术的他,关于自己、艺术和未来的看法。

 

1
问:从IT行业辞职后,很多人都非常关心你的“谋生”问题,靠艺术能够给你提供足够的物质保障吗?
郑柯:老实说,艺术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收入,之前有一些翻译的工作,但收入比起输出的时间和精力,完全不成正比。2012年8月辞职前,我就想寻找只靠自己,不依靠任何机构就能生活的活法儿。辞职后我靠一些技术兼职获得收入,没怎么想过找和艺术相关的工作。我的性格比较散漫,如果还有什么需要上班的工作能吸引我,那就只有google的art project吧。

 

2
30岁之后才找到想投入余生去做的事,会不会觉得相见恨晚?
郑柯:艺术对我来说,是可以把整个人生投入进去做的事,谈不上相见恨晚,我不是爱吃后悔药、爱怀旧的人,过去就过去了,重要的是将来要怎么做。在艺术这件事上,我没有特别的目的一定要怎样,一边看一边学,不懂的东西太多了,这会吸引我一直学下去。2013年,我还在北大旁听了朱青生老师讲艺术史的课程,做了很多笔记。来旁听朱老师课的学生挺多的,反而很多本专业的学生在睡觉,当时觉得特别可惜。

 

3
问:“一天一件艺术品”这个概念是怎么来的?需要每天更新会不会很有压力?
郑柯:有天我和朋友吃完午饭,边走边聊,就突然蹦出来一个想法:艺术品那么多,那我就一天解读一件吧。刚开始很兴奋,每天还发多图文消息,后来基本上只发一篇,希望还是保持质量。一天一篇压力确实挺大的,你看我现在就不能保证一天一篇了……不过不管是翻译还是写作,带给我的收获是比读者的收获更大,“一天一件艺术品”更像我的私人图书馆。因为做这件事,我还认识了许多好朋友。

 

4
问:作为非专业人士转行研究艺术,有没有遇到过批评你不专业的声音?
郑柯:也有,但比较少,毕竟我在做的是艺术普及,不是艺术研究。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微薄之力,做一些提升大众审美的事,让社会上的戾气更少一些,让城市更美一些。艺术研究的学术文章有的会比较艰深,很多词儿本身就看不明白,凑一块更不明白。但艺术不应该只有这一个侧面,它应该成为让更多人去接触、去了解的事,而不应该是只躲在象牙塔里的事。

 

5
问:对你个人来说,什么样的艺术作品能打动你?
郑柯:如果从一个作品里能解读很多东西,有很多层面的隐藏含义能被看出来,我就会觉得特别有意思。前两天我看惠斯勒的素描,每幅作品都有很多细节,你能看到多少细节,取决于你对这个作品和它的背景有多少了解。但欣赏是一件很个人的事,即使可能只是橱窗里的一幅普通画作,但打动你就是打动你了,它对你就是有意义的,欣赏艺术也是了解自己的过程

 

6
问:你觉得自己是个特别能坚持做一件事的人么?
郑柯:岁数大了也没什么别的优点,就还能坚持坚持了,哈哈!我的时间相对自由,所以还是看这件事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只要喜欢,坚持起来就不会这么困难。

 

7
问:如果给你一个时光倒流的机会,你最想回到哪个时代?
郑柯:《午夜巴黎》是我特别喜欢的电影,一定要选的话,我想回到电影里的黄金时代,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巴黎。那个阶段发生了新艺术运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艺术也由古典传统走向现实世界,也是艺术普及的过程,我个人特别喜欢。但是就像电影里说的那样,每个时代人心目中的“黄金时代”都不是现在,而是过去,所以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黄金时代”。

 

8
问:如果给你一个《午夜巴黎》的咖啡馆,有10个名额,你希望谁来光临?
郑柯:既然是咖啡馆,要冲撞才有意思。第一个是木心,这肯定不用说,取其旷达与明哲;毕加索,取其狂野;凡高,取其热情;苏格拉底,取其思辨;李劼,取其广博;赵佶,取其贵气;老子,取其宏大宛转;庄子,取其逍遥自在;耶稣,取其博爱;柳如是,取其丽质与深情。在耶稣和娜塔莉·波特曼之间,我还是做了取舍……原本还想放阿城,一看木心在,阿城只好让出一把椅子了。

 

9
问:如果衣食无忧,最希望做什么样的事呢?
郑柯:老实说,艺术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收入,之前有一些翻译的工郑柯:我希望把技术和艺术做结合,通过技术手段让更多人了解艺术。再有就是做一些艺术旅行,希望能够带一些人去艺术馆,比如10个人左右,做深度的探访,半天逛完卢浮宫之类的我觉得没意义。2010年我在旧金山看到了《梵高的卧室》真迹,但当时没有太多了解,现在了解了想再去看,就不太容易回去了,毕竟有很多现实的原因,宝宝即将要出生,有家人要照顾。

 

10
问:作为一个酷爱艺术的准爸爸,有没有考虑过孩子的艺术教育问题,会不会给Ta一些特别的引导?
郑柯:不会,Ta喜欢看什么就看什么,不能太早告诉Ta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喜好是每个人自发生长出来的,看得多看得杂,慢慢就会形成自己的喜好和判断。我初中看警匪片还特别来劲呢,但一两年之后就觉得没劲了。我觉得重要的是给Ta足够的机会去接触,我相信Ta会形成自己的分辨能力。现在许多家长想让孩子了解艺术,但一上来就要看经典,我个人觉得艺术教育要从家长做起。不要强制孩子看什么不看什么,而是首先强化自己的艺术修养,再去熏陶孩子,在家庭里创造足够好的艺术小环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