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身为陆家嘴的金融猎头,她的生活是这样的…

1,547 views

文 | 龚晗倩

 

宫先生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电脑屏幕停留在他的页面,某某基金公司,专户投资经理,上面记录了几个月前的电话访谈:一年多投资经验,想再积累一段时间,目前管理几亿规模,年化收益……
 
作为一名猎头,在过去的一年里,Ann拨打了3370通电话给候选人,筛选了超过10000份简历,发送1199份推荐报告给客户,其中465份亲自制作,安排374场面试,面谈57位高阶候选人,谈了44个offer,成交31个职位。
 
这一年,Ann用20分钟解决午餐,喝水一定牛饮,上洗手间一路小跑,加班到深夜22:00,说一整天的话到喉咙沙哑。她必须全速前进,就好像身后有一头叫“时间”的野兽在拼命追赶,稍一松懈就被它吞噬了。
 
2015年的A股像是过山车爬到山顶又顷刻跌入谷底,疯狂的投资者眼看着几十年打拼积攒的血汗钱爆仓清零,仿佛一夜回到解放前,身无长物两袖清风。
 

一个月后的一天打听得知,宫先生管理的几亿资金因加了杠杆被强制平仓,崩溃之下已跳楼身故。没有人知道那一刻他在想些什么。是悔恨、绝望,亦或是恐惧。

 

431817243940531091

常常加班到深夜的Ann

抬眼望去,陆家嘴的高楼大厦依然灯火通明,每一个亮着灯的窗后都有一个格子间,“金融民工”们孜孜不倦地敲打着键盘,每天都有写不完的PPT和分析报告。想要在这个城市过上体面的生活,就必须比常人花费更多的时间与心血。只有当夜色笼罩,才会褪去白天的光鲜外衣,露出疲惫而又真实的自己。
 
见到牟先生的时候他已经从公司离职半年,本人比照片看上去多了一些苍老,少了意气风发,眼神黯淡,眼角下垂,说话的声音很轻,Ann尽量身体前倾并全身贯注地听他吐露的每一个字。对于离职的原因,牟先生讳莫如深,只是反复强调证监会监管太严,今后希望去保险或券商,不会再回公募基金公司了,还透露现在公司里好几个人在接受调查。
 
30分钟的交谈好像经历了半个世纪,气氛凝重得连Ann的声音也变得奇怪起来,她结束了艰难的对话,向牟先生道了别。
 
再次看到牟先生的消息是半年后,因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而在法院受审,罪名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老鼠仓”,牟先生不仅被处以罚金,还被追究了刑事责任,职业生涯毁于一旦。 

Ann脑中浮现出的牟先生,木讷老实,每说一个字都无比的谨慎和费力,很难与犯罪联系在一起。名校毕业,通过勤奋打拼成为常人艳羡的金领,然而闻到行业整顿的气息却躲避不及,面对难以界定的罪证他没有辩驳而是全部接受,最终得以轻判。

而苏先生就没那么幸运,原本想把一只产品做满五年再考虑跳槽,却一不小心跳进了监狱。基金经理们辉煌的时代已然过去,一时之间人心惶惶,2014年的离职率比上年上升了64%,其中“奔私”(从公募转到私募)的不乏少数。Ann要做的,就是在这群人“奔私”前把他们从一个“坑”挖到另一个“坑”。

小娇目前是一家专注互联网行业的猎头公司合伙人,有自己的团队,“BAT、万达他们都在转型做金融,一个C level的候选人4、5百万年薪,你有金融领域的资源,加入我们吧……”在成为猎头合伙人之前,小娇从事销售工作,有天从酒店醒来发现窗外的城市是那么陌生,终于有了安定下来的想法。于是辗转成为猎头,并乐在其中。

“……钱就躺在地上,你只要把它捡起来就行了。”小娇忽闪着澄澈的眼睛,里面有熠熠的光芒和点燃的激情。

141197777361970342
Ann没有去做合伙人,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名小猎。

在小娇的眼中Ann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对金钱充满了饥渴。上一份工作是进口贸易,老板是以精明著称的以色列人,有庞大的家族产业,想在中国卖产品,却不打算设立office,于是Ann成了中国唯一销售代理,说穿了就是一个人干所有的活。

翻译资料制作宣传单,参加各个展会,挖空心思寻找客户,死皮赖脸拜访工厂,在流水线上试验样品效果,被索要回扣,向土豪老板吹嘘拍马,努力融入生意场上的酒桌文化,对着马桶吐完一堆褐褐黄黄未消化完的食物,东倒西歪地摔倒在卫生间,从楼梯滚下来满是淤青,再爬上桌若无其事优雅自如地将酒杯斟满,心里空空的,瘮得发慌。

从一开始的兴头十足,到厌倦推杯换盏背后的虚情假意,Ann决定告别那个俗不可耐的自己,重新出发。具体做什么还没有完全想好,可以确定的是“不出差、不应酬”的基本原则。29岁的Ann发现从最底层做起也不是那么容易,当自己与90后的美少女一起竞争时,那些不相关的工作经历人生经验并没有为她加分,而是淘汰的理由。

看到网站上的职位发布经常被猎头公司刷屏,于是Ann抱着试试的心态投递了简历,猎头公司的面试围绕两个中心思想:有没有销售经验和能不能接受加班。于是Ann顺利地来到一个新的起点,时间一晃就是三年。

许许多多的Ann们加入猎头行列,他们有的刚刚毕业涉世未深,有的曾在大公司任HR不愿意只做一枚螺丝钉,有的销售出身。大量的用人需求使入行门槛一再降低,激烈的竞争环境却不容许新人们经受专业的培训,绝大多数知识需要通过实践积累。

Ann们成了狂打电话的机器,对自己推荐的职位一知半解,对候选人的问题哑口无言,对候选人的现职情况没有及时了解更新,有时还停留在上上家公司。以上种种留给候选人的印象是:不专业。这种狂轰乱炸式的骚扰电话像极了房产中介,导致人们一接到猎头电话就会有以下反应:

立马挂断。

“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重复四遍应该能够坚定的表达立场。

“谢谢。”这是比较礼貌的回答,潜台词是“不需要”。

“我换工作不通过猎头。”

“今天已经接了5、6个猎头电话了,你们约好的吗?”
 
遭受了无数次拒绝后仍坚持下去的Ann们,从友好善良的候选人处每天偷师一点皮毛,再把碎片信息拼成一张完整的地图,于是整个行业和市场的脉络逐渐清晰。当Ann能够分清FOF和MOM投资的分别,了解哪些机构专户和定增最强,哪家公司年金投资做得最好,当对于公司的股东背景、激励机制、投资风格、部门架构、年终奖数字以及领导的诚信度全部了然于胸,并且可以回馈候选人中肯的建议与分析时,Ann觉得这份也许旁人看来很low的工作其实也有它的价值。
578826898838833411
然而残酷的内外部竞争和行业规矩“薪资倒扣”制度让Ann们时常感到焦虑,拿到业绩提成之前要先行扣除之前预发的基本工资,还清“债务”之后的盈余才是实实在在的收入。如果一个新人无法在短时间内顺利成交,就会因“欠债太多”怕还不起而选择离开。
 
回想两年半前刚进公司的前同事Lily,活泼开朗,眉眼间洋溢着青春,她会分享自制的虾饺皇、绿豆糕、红枣银耳汤,周末参加话剧团表演、远足摄影,生活过得有趣丰富。
 
如今的Lily未施脂粉的脸上灰暗不见血色,疲倦挂在她的嘴角,身体单薄得让人心疼。离开前半年没有业绩,“债台”越筑越高,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制作点心,排练话剧。生存比生活来的重要。
 
Maya一年多以来她费尽心思与投行精英们建立联系,多少个加班的夜晚换来了如今的“扭亏为盈”。一位候选人刚过3个月的保证期,Maya拿到了一笔不错的奖金,总算是苦尽甘来开始赚钱了。
 
谁料到候选人刚过保证期随即离职,N客户要求必须退还已经支付的猎头费。Maya的奖金已经用了大半,如果再从工资里扣钱退还客户,连房租都不够付了。Maya一刻都没有犹豫地离开了公司,到一家不错的PE公司担任人力资源工作。
 
还是N客户,2014年委托我们招基金公司CEO,Ann铆足了劲加班加点在第一时间推荐给客户想要的候选人,很快安排了面试,一切进展顺利得不可思议,就在所有人都在欢呼雀跃之时,N客户表示:此人董事长认识,不算猎头推荐。
 
白纸黑字的合同只是一张薄纸,它无足轻重,有法律效应,而不具备道德约束。老板面露难色地对Ann说:“董事长很坚决不会付此费用,硬要争取只能走法律程序,这样的话我们就无法再合作了……”有过几场官司经验的老板如今已不像从前那么强悍。赢得了官司,却永远的失去了客户。当公司为了维护正当权益而被越来越多的客户列入黑名单时,当客户明目张胆耍流氓后仍有几十家猎头公司争抢着去服务时,选择妥协或许不是苟且,而是守得云开。
 
X客户是为数不多的使用查重系统到淋漓尽致的公司。把候选人的姓名、电话、邮箱输入后,随即跳出提醒的对话框,告知系统中是否已存在简历,如已有简历,系统会拒绝。于是大大减轻了HR把近一年的简历翻箱倒柜出来的负担,同时也避免了同一候选人被多家猎头重复推荐引发的争议。
 
高效率的X客户也有无可奈何的问题,就是面试流程像老太婆的裹脚布,冗长得令人发指。录用一个候选人需要经历四轮面试:业务线、公司副总、总经理、董事长。平均一个职位推荐20份简历有2位候选人有幸被约见,而完成四轮面试到最终出offer顺利的话通常需要4~6个月的时间。股份制银行背景的公司领导们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出差,再不然就是在去开会和出差的路上。想要成交X公司的职位,需要具备足够的耐心。
 
BD不完的客户,打不完的电话和审不完的推荐函,机械地重复劳动,已经让Ann不堪重负。在这家百人规模的金融猎头“黄埔军校”,年轻或不再年轻的Ann们焦虑和迷茫着,有人两天就离职,有人一待就是十年;有人转型In house,有人变成竞争对手;有人创业,有人浓妆艳抹约会青年才俊。似乎每个人都有一个归宿,却又不知最终去往何处。
 
32岁的村上春树决定以写作为生,32岁的Ann想通过写字来寻找内心的安宁与喜悦,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