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_1

二胎时代,他们仍在一胎路上艰辛备孕

1,529 views

640NQ9VRJDE

文 | 龚晗倩

三明治沉浸式写作工坊第二期学员

 

医生用了40分钟在小婧的肚子上打了3个洞并包扎好,6天后小婧出院了,医生说: 输卵管本来就是通畅的……言下之意,这个手术做与不做,并没有什么卵用。

“输卵管通而极不畅且伴有伞端粘连可能”是通过碘水造影得出的结论,这有可能是小婧婚后2年不孕的原因,然而在被庸医忽悠做了腹腔镜后,小婧决定投奔老王。

在微医APP上可以提前一个月预约,但是到了零点总是瞬间挂满,想要挂上王医生的号很难,大部分人通过黄牛和114才能预约上。一个号黄牛收费200元,一个黄牛在王医生一个人身上一周能赚1600元。

王医生每周工作6天,每天看60几个病人,从早到晚工作超过10个小时,别的医生午休一个半小时,她的休息时间不超过30分钟。作为主任医师经常需要参加会议,通常她去露个脸就回来接待病人,比上厕所时间还短。病友们喜欢称呼她“老王”。

小婧每周一次5:30出发去排队,挂完号做完B超大概8:15的样子,再赶去公司上半天班,下午请假去医院,往往要等到4、5点能看完老王配完药回家。

老王开药一般是7天,西药配合中药来吃,中药熬煎2个半小时,分成三份,早晚喝一杯,还有一杯用来灌肠。所谓灌肠,就是排空肠子后把温热的中药灌进去保持一个晚上,肠子是一个口袋,从体内为输卵管提供热力和药力。再配以熏蒸的中药装袋敷在腹部,里应外合。

小婧的一家都不遗余力地加入这场风风火火的“备孕运动”,婆婆负责煎药,公公负责运输熬好的中药,丈夫是“灌肠高手”。

当每天早晨醒来量体温变成一件心事,小婧常常凌晨3点迷迷糊糊把体温计往嘴里塞;当老王叮嘱的排卵期一天隔一天同房变成一项任务,小婧失去了对性的欲望和兴趣。

渐渐的,小婧成了老病号,加入了老王的病友群,群里将近400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孕。常见到病友被诊断出宫外孕“关进去”,也有外地的姐妹提前一天赶来在医院附近住宿拼房,大家为“好孕”的准妈妈祝福,又抱怨着这个月怎么又失败了。这里有鼓励、有坚持,也有放弃。

多囊卵巢综合症(主要特征是卵巢功能紊乱或丧失和雄性激素过剩)是常见的因无排卵而引起不孕的原因。老王会视情况促排卵,也就是打排卵针,每次打针的剂量都是斟酌再三,少了卵泡长不大,多了4、5个卵泡同时长大,一不小心就是5胞胎的节奏。

当病友发现自己怀孕,老王会督促每天早上抽血查HCG(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指标,手腕伸出来全是乌青,从指标的细微数字变化可诊断出宫外孕,等到超声能看到具体着床位置,患者会立刻被送进病房,并且用轮椅推走,以防不慎撞到或跌倒引发输卵管爆裂大出血。

切除一侧的输卵管以后,两个月才有一次机会受孕,姐妹们不由得担心,万一再次宫外孕怎么办?是不是应该放弃自然受孕,尝试人工受精的办法,这是个令人纠结的课题。

沈月娟在老王这里算新人。她与丈夫结婚几年没有动静,想着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而且可以有生双胞胎的机会,就萌生出了试管婴儿的想法。

月娟住在杭州,家境不错,先是找到香港一位小有名气的医生(据说帮明星做过试管婴儿手术),第一次手术失败了,第二次成功着床,在静卧三个月后检查出胎儿失去了胎心,月娟只能接受刮宫手术,术后引发了子宫粘连,不堪忍受腹痛和丧子之痛的月娟决定放弃第三次试管婴儿的手术,回到上海医治。香港就医的总花费超过40万元,在国内做一次试管在3~5万元,平均3次手术有80%的成功率(这个数据也可能是被“和谐”过的),台湾艺人陈明真曾有过20多次手术失败的案例。

月娟在老王这里看了两个多月后自然受孕,她特别后悔当初的一拍脑袋作出的决定,但是也很感谢这段坎坷的经历让她学会三思而后行。

在老王的诊室里,或站或坐着6、7个病号排队,患者根本没有隐私可言,坐在老王跟前的女人第一次来,因为紧张而结结巴巴,再加上这么多人看着她,更是前言不搭后语,自己的病史讲了半天也没讲清楚,在老王的一再追问下竟哭了起来。老王耐心的宽慰着她,并让她先到一边稳定情绪,过了一会等她平静下来,才缓缓道出了自己一路走来的辛酸。

女人来自云南的西双版纳,和丈夫千里迢迢来上海,并且准备好呆一段时间。这几年前后流产不下6次,有刮宫的,也有自然流产,后来就成了习惯性流产。她拿着IPAD把一张张诊断报告和图片展示在老王面前,就像是把身上的伤口再次打开细数一遍,结痂的地方扯的生疼。

当举国欢腾讨论二胎政策的利弊时,不知有多少女性在一胎路上艰难的前行,2014年中国人口协会统计的不孕人数是超过4000万,占育龄人数的12.5%,平均每8对夫妻中有1对夫妻存在生殖障碍,数字每年都在攀升。

不幸的是,不孕患者像是被遗忘的一群人,他们自费挂号、检查、治疗、手术。在这家上海知名妇产科医院,专家门诊挂号费从58~500元不等,每周1次的诊疗费加上药费600元左右,额外的检查则在1000元以上,一年正常就诊下来的人均花费在42000元左右。这笔费用既不能进医保,也不能由保险公司赔付,保险人士告知怀孕相关的费用不在任何承保范围内。

贫苦的农村人因不孕不育花钱买孩子衍生出了拐卖儿童的大恶,富裕的城市人因不孕不育和试管婴儿失败而滋生了代孕的地下交易,30~40万的费用便可请20来岁的年轻女子“借腹生子”。因在中国是非法行为,社会阶层更高的人群将目光投向了美国,在一些州代孕是合法的。

环境污染、社会压力、饮食结构以及生殖系统疾病都可能是引起现代人不孕的原因。“情绪和心理上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老王说。

“过度紧张可能会引起输卵管收缩或蠕动不畅、子宫收缩过度导致胚胎着床失败,还可能引起卵巢功能下降。”老王曾经遇到不少例子,奋斗了几年的夫妻放弃了尝试,出门旅游就怀上了。

当然也会遇到一些特别心急的病人,还未找到明确病因,就忽视医生先调理几个月的建议,过早怀孕,结果因身体条件不佳导致流产。

来自家庭的压力是最后一根稻草。在过年聚会上每每被问起造人计划时,或是尴尬地敷衍,或是玩笑地一笔带过,或是无奈的沉默,这样的悲哀每一年都在重复。

“内心要足够强大,必须排除来自家庭的干扰,减少庸人自扰和过多的想法。”老王如此建议,“再配合医生找出病因,制定个体化的治疗,相信医生能够帮助患者实现当母亲的梦想。”

 

(文中患者均为化名)

 

如果您有类似的故事,欢迎留言评论和我们讲述,或者联系三明治小治(微信号little30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