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lu和她的女儿

和Airbnb房客同住一屋,中国房东会锁门吗? | 三明治洞察

681 views

费迪南德

 

文|黄紫薇
 
2年前,作为游戏设计师的Ruby在跟男友一起去美国旅行的时候住了三次Airbnb,那是他们第一次使用这项服务。她还记得,身为UCLA老师的男房东因为担心他俩不会用咖啡机,还亲自帮他们泡好了咖啡。洛杉矶的单身妈妈看他俩没零钱洗衣服,便爽快地抓了一把硬币塞到她的手里。人与人之间互相给予的小小善意,给她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回到上海后不久,她和男友就换了间两室一厅的房子,一间房间自住,另一间拿来做起了自己的Airbnb生意。
 
Airbnb起源于美国,作为一个在线服务平台,它旨在鼓励手头有空余房间或房屋的人将自己的私人住所分享给过路的游客,赚取其中的租金,同时也让旅行者得以了解当地人的生活。在西方很多国家,房主往往会对住客保持较大程度的开放,即使自己不在家,卧室房门也打开着,一点不担心隐私问题。
 
那么,在讲究隐私和信任危机的中国社会,房东们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在这个缺乏安全感的时代,勇敢地打开房门,对素未谋面的人说一句”欢迎回家”,对这些选择成为Airbnb房东的中国年轻人来说,就像一场为了重新感受人和人之间的信任而开展的冒险。
 
锁还是不锁,这不是个问题
 

出了上海虹桥路地铁站,沿着花花绿绿的一排门面走上5分钟,往楼房之间突然出现的一个路口一转,便钻进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每栋楼都是一模一样的老式公寓,装着锈迹斑斑的黑色大铁门。考虑到初次来访的客人可能比较难找到准确方位,Ruby几乎每次都会到地铁站去接他们。

Ruby家楼下

Ruby家楼下

老房子没有电梯,楼道间里有股灰扑扑的味道。带着大件行李的客人总要哼哧哼哧地挣扎一番,才能把箱子拖上她位于四楼的小家。推开崭新的防盗门,扑入眼帘的是一墙色彩斑斓的塑料蝴蝶,那是餐桌正上方的装饰。原木色的小桌子上,摆着两大桶农夫山泉矿泉水,一瓶橙汁和一些小零食,房客可以任意取用。
 
客房在进门后的左手边,小小的一间房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书桌。蓝色的床单上,整齐地叠放着一条浴巾和一条毛巾。书桌上也是干干净净的。书架上放着两个火影忍者主人公的手办,显示出主人的个性。相比起来,走道对面的主人房显得宽敞得多。中间一张大床两边都放着书桌,桌上散乱放置着Ruby和她男朋友的东西,包括书、笔记,甚至主人的名片。抽屉没有锁,一拉开就看见主人的医保卡和其它一些文件都躺在里面。
客房只有床、书桌和柜子

客房只有床、书桌和柜子

她们家的门,从租来的时候开始就都是密码锁,但她也不会一直都给自己的房间上锁。她说:“这个也是一个变化的过程,我刚开始接待前三个房客的时候我都会锁的,我觉得就是不信任。但是后来有了长住的房客之后,我们就不锁了。有了比较好的信任的体验之后,我们就一直是不锁的。”

房子自租来的时候门上就带着密码锁

房子自租来的时候门上就带着密码锁

“都让人住进来了还防着,很奇怪的。”同样是在上海做Airbnb的自灵,在有房客在的时候,也不会给自己的房间上锁。在她看来,房东对房客的信任,也是居住体验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要是我觉得不放心,一开始就不接这个房客”,她说。在许多房东看来,正是Airbnb允许房东挑选房客的这个机制,给他们的信心奠定了基石。
 
接还是不接?

 

住Airbnb的都是好人吗?
 
对于这一点,手下有着三套房源,不跟房客住在一起的职业房东Eric有不同意见。在他的经历里,房客的素质“有好有坏”,不能一概而论。
 
“好的就是走了以后都很干净,坏的以后就是走了以后都很脏啊,闯别人家的门啊”。曾经有房客半夜喝醉酒闯到领居家里,给他造成过不小的困扰。
  
在2011年美国的一位房东遭到洗劫后,Airbnb推出了一系列的机制,声称保障房东的权益。比如房东可以要求房客在入住时缴纳保证金,相当于酒店的押金,以支付任何可能给房东造成的损失。除此之外,他们还推出了房东保障金计划,以应对保证金无法解决的更严重的情况。
 
但是,跟Airbnb申诉,是一件跨日持久的事情,不是很方便,要打很多电话,还得国际电话来回”。而对于看起来赔付金额很高的房东保障金计划,有房东的体验是“有很多条件细节,都是英文而且要翻无数页”。
 
今年24岁的自灵,在今年1月开始做Airbnb房东之前,曾经在欧洲当过多次的沙发客。她说自己”不太容易对人设防”,但”不是那种傻乎乎没有防范意识的”。不论是做房东还是沙发客,她都”会在之前排除掉危险因素,然后在相信的时候选择完全相信”。
 
在Airbnb上, 房客要显得可信,就必须通过一系列的身份验证。验证的内容包括电子邮件地址、电话号码、微博、护照等身份信息。已经使用过Airbnb的房客,页面上也会有来自之前房东的评价。为了提高通过率,房客往往还需要在预订前通过Airbnb平台提前联系房东,向房东做简单的自我介绍与解释为什么自己造访当地。只有当这些信息得到了房东的认可,房客的预定才会被通过。
 
以Ruby为例,她首先要看申请的房客有没有各种认证。“有的人他不验的话,我就不能接受”,她说。然后她会看这个房客历来的评论,并且读他们在申请时发来的消息。她说这样的信息让她有安全感,她会考虑接受真正有需要的客人。但如果一个人在家的话,她“应该不会考虑接待异性”。
 
这样的情况,住在南京的墨楠和树就有碰到过。作为一对拉拉情侣,她们两个女生在接待男生的问题上会更加谨慎。如果接待一个单独来访的男生,她们就会考虑锁门。

 

墨楠和树

墨楠和树

树还记得,她们刚开始做Airbnb的时候,第一个来申请的就是个男生。”他的那个头像还有点吓人,是一个大头嘛,他自己轮廓也还比较清晰,我自己会觉得看到一个男生这样会比较害怕”,她描述道。但是后来,因为看到对方介绍说自己是跟女朋友一起来南京玩,她们也就放下了戒心。

 

墨楠和树的Airbnb房间

墨楠和树的Airbnb房间

其实在开始做Airbnb之前,墨楠早就通过Couchsurfing这个沙发客平台,免费给旅人们提供过住宿。比较之后,她发现,Couchsurfing由于经营年限较长,上面关于客人的个人信息比Airbnb还多很多。
 
在Ruby的经验里,有时外国客人第一次来中国,页面上没有评论,她就只能通过看对方的身份验证来确认其可信度。社交平台方面,在非实名制的微博之外,其中的Facebook、谷歌和领英在中国大陆都乏人问津。房东除了能看到一个代表通过验证的绿色的小勾外,最多也只能看到这个人Facebook上有多少好友,获取不到更多的详细信息。这种情况下,房东只能相信Airbnb平台对这些信息真实性的判断。
 
“我觉得我是比较信任,比较认可那种国际型大公司。” 出于对这个平台的好感,Ruby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个问题。
 
墨楠和树甚至开放了”即时预订”,即房客毋需征得她们的同意即可入住。在Airbnb上,开放这一选项的房源在搜索时会被排在比较靠前的位置。“在过去这半年来,只有两个人直接订了而不提前联系我们。”
墨楠和树家中的客厅区域

墨楠和树家中的客厅区域

 

对于她们在个人页面公开这是一对拉拉情侣的居所,客人会不会有看法。墨楠认为总体来住的客人接受度还是挺高的。
 
“比如昨天退房的是一对母女 妈妈大概是40出头 我还在奇怪她对她女儿定我们家一点意见也没有。相处过程很愉快。这个妈妈对孩子的教育很不错 这么多客人里面只有她们在淋浴后帮忙把卫生间的地拖干了。”
 

她们使用的是密码锁,不是不用特地给客人送钥匙,但也要时常更换密码。

 

同个屋檐下,可以不可以?

 

如果是有孩子的家庭,在接待airbnb客人方面,会不会更加有所顾忌呢? 已经做了1年半Airbnb的Lulu觉得,像她这样跟客人住在一起的人,倒不容易碰到职业房东所遇到的这些问题。“你人不在那儿,他会更加随心所欲一点。你人在那儿,是有一定约束作用的”,爱护自己的东西,她说。

 

Lulu的家

Lulu的家

 

Lulu是在成为全职妈妈之后开始做Airbnb的。热爱交际的她,希望即使是每天呆在家里,也可以交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迎来送往了将近40位的房客,并没有人给她留下特别负面的印象。即使孩子还不到2岁,她在会放手让她去接触形形色色的人,并不会对陌生人有太多顾忌。
 
“因为宝宝4-5个月大的时候,长辈都不方便带孩子 我就辞职带孩子,但是不甘于只是带孩子 我很喜欢交朋友,所以就开始做airbnb。孩子现在还小,用不到自己的房间。” Lulu说。

 

Lulu和她的女儿

Lulu和她的女儿

她和家人也会和客人一起吃饭聊天,虽然带孩子已经蛮累了 但是Lulu觉得做airbnb是精神和自我生活,以及物质上的多重收获。
 
在她参加的房东群里,每天也能听到各式各样的抱怨,但这并没能动摇她对房客的信任。她发现,那些发出埋怨的声音的,大多还是职业房东。

 

Lulu用作Airbnb的房间

Lulu用作Airbnb的房间

“因为职业房东要赚钱,你是租来的房子,要顾及这个成本,所以这些房东没有像说我这样可以对房客有所选择。事实上,客人发现和房东住在一起,会对房间的物品更爱惜。”对于精挑细选出来的房客,Lulu甚至有时在全家人外出旅行的时候,都会把房子交给他们保管。不过这种时候,她还是会锁上自己房间的房门。
 
“我还是相信大多数人的人品,但自己防范意识要有的”,她说。
 
在这点上,Ruby就显得更大大咧咧一点。今年春节的时候,她甚至在自己和男友双双不在家的情况下,把主人房腾了出来,留给前来拜访的房客的父母使用。
 
“年轻人也没有什么很丰厚的财产,也没有什么财产上的顾虑”。她用这句话,来解释他们作为房东对房客的宽容态度。而且住在主人家里的客人还是会有闯入了别人私人空间的意识,在她看来“还是比较拘谨的”。

 

Ruby家窗外的风景

Ruby家窗外的风景

“我们回来时很惊喜的发现,他们收拾得比我们更干净。就我们走的时候怎么样,回来还是怎么样。床单铺得特别干净,桌上还有一个card,说谢谢我们,然后让我们去意大利玩之类的”。正是这样的感动,给了许多房东继续做Airbnb的信心。 
 
如果说年轻人因为是租来的房子,对私人空间没有特别的占有欲和保护欲的话,住在自己家房子里的主妇Lulu,对于可能遇到的偷窃和窥私问题也显得很坦然。她说重要的东西自己放好,其它房客要翻就翻好了。她还反问:”你有多少的东西不能暴露在人的面前?就是可能你身体上的、你的财务上的,我觉得其它到底有什么不可以?”
 
看上去,陌生人之间的信任机制,也正渐渐在中国建立,尽管步履缓慢,因人而异。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