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森和他画的蛋包饭

在日本学校工作是一种什么体验 | 三明治普通人故事

912 views

640

文|王怡玲
 
我是日本某所谓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的人,在日本工作了几年,刚刚回国。

所谓名牌大学,不想提名字是因为这个名牌只有回国的时候才感觉到它的名牌。

在日本,人们听到之后都会说:“你脑子真好使。”然后没了。真的没了。哦,对了,有可能会说,某某部长,某某会长也是哦。 (所以下次你遇到部长会长要和他提提你和他一个学校的,拉近关系)

特别是在日本,任何事情需要提前预订,细节确认,事后报告总结。于是只是脑子好用也不能怎么样。反而会让人觉得你说不定心不够细,不够耐心,不够体力,不够圆滑,不够虚心。

在政界也许会有说一样早大派,明大派,庆应派之类的。只是我毕业的时候,已经26岁了,我想能找到工作已经是万幸了。

只有在每年的棒球赛才觉得:哇我们学校有些人很厉害!又没了。没有自豪感。

最近知乎在说,什么时候觉得读书有用。我觉得看书的读书有用,在学校里念的知识的那种读书,我暂时觉得没什么用。听讲座还不错。

2015年年末写给自己的一些话。“当时你恐慌害怕的,最终会成为你面对这个世界的盔甲”。

在想,2015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一回头像按到了快进键,快速闪过眼前的画面,来不及看清。

只是,有一件事情我却清晰地记住。那就是,这一年发生的所有的事情,让我心里有了很强大的底气支持我去判断,决定和坚持很多事情。

这也许是我在日本旅住的最后一段时光。我想趁着2015年的最后一天,努力地记录这些。写给自己,希望多年以后当我记忆起时,它仍然闪烁着光,不管是暗淡的还是眩目的。几度哽咽几度偷笑,那些都是美好的。

1

转职

2015年2月 我在日本转职了。

对于念完研究生出来,才工作几年的女生,放弃平稳工作,接触完全不同领域从头开始的人其实很需要勇气。但我只是盘算着,现在的生活太安逸了,我要再成长一点,我要再说话有底气一点,我需要另一个空间。于是我告别很要好的同事们,拒绝了前老板的挽留兴冲冲地奔进另一个职场。

我的另一个职场,是日本的专门学校集团的海外教育部。关于留学生的所有,关于海外企业技能交流的所有,都是这个部门管的。旗下有七十间学校。这么说一查好像就能知道是什么集团,汗。

生根的

办公室门口,书架上堆满漫画

科普一下。日本的专门学校,对于留学生来说。听起来像是来日本念不到好大学,日语不好的人才会在临报考截止时间前递上表格。

专门学校,学习的实用性的就职能力和生活能力。你学到的东西就是在公司里面运用的东西。日本的专门学校因为学费高,而且竞争大。好的学校提供强大的近乎和企业一样好的设备供学生学习。学录音的同学的操作台和SONY是一个等级的,学游戏制作的是日本一流游戏公司用着一样的电脑软件,来讲座的都不是学士,他们是这个时代真正在第一线工作的游戏,动画制作者,甚至是歌手或舞者。分类也是多种多样,令人眼花缭乱。

3D课

3D课

在学校展的时候,会有国内很多学生来问及学校的事情。很多人都很苦恼,念这个学校,的确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可是回国就业怎么办,而且回国文凭没有受到承认,而且还是大学本科,也不是名牌。可是另一方面,现在国内很多本科出来也找不到工作啊,“海归”没有一技之长也只能是“海带”。

但我在说服学生和家长的时候,尽量不说这些吐槽的话,只是着重强调专门学校能给你些什么。这个平台和经历会带给你什么。

在这里,有为演唱会提供技术支持的留学生,有成为迪士尼伴舞的留学生,他们让我看到了各种可能性,或者有一瞬间我觉得念到所谓名牌大学研究生,没有一技之长到底有什么用。当然回国之后就不这么想了。呵。

 

漫画比赛的时候,陪学生画漫画到很晚,突然说起很饿想吃蛋包饭但是晚上卡路里太高,于是第二天收到这个图

漫画比赛的时候,陪学生画漫画到很晚,突然说起很饿想吃蛋包饭但是晚上卡路里太高,于是第二天收到这个图

金森和他画的蛋包饭

金森和他画的蛋包饭

在J学校集团无疑是我的福地,遇到了各种贵人,把我所有的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或者你可以说榨个精光。

短时间内,学会做很精美的宣传video和海报,整理复杂的报告数据,发表会的中日双语主持,在台湾学习了游戏活动时完全台式的音调夸张起伏的综艺咖主持风格,接待外宾介绍参观学校,说明会的同声翻译,分配团队里其他成员的工作。

无疑,这份工作很适合我。加上之前的工作经验,我很快地适应,进入工作状态。

这是一种什么体验,就是一直都不睡觉地想着工作的事情,休息日接到同事的电话询问,他会一直和你抱歉。脑筋都是紧绷而又兴奋的。

特别是被叫“老师”,因为在其他留学生眼里,我是一个可以留在日本高校工作的人。在学校工作的外国人不多。他们的很多问题都是需要通过我去协调解决的。那个时候不可否认,有一种奇怪的虚荣感支持着我前进。

但是,每次被上司骂过后真的来不及检讨,哭了一半,又有其他问题出现。气到整个脸都红了想不干了的时候,你看到前辈们还在工作,像一个螺丝一样不停运转了五年,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各种焦灼,煅烧着自己。

 

声优和手办学校 还有电影的特殊化妆和造型科

声优和手办学校 还有电影的特殊化妆和造型科

一日来回的台湾出差,一个人看数据整理整晚加班到10点,安慰鼓励工作失败的同事,背稿子到深夜,和其他部门负责人用尽日语敬语交涉棘手的留学生意外案子。这其中你还能看到的日本职场上的很多权利,利益争夺和人性。为了目的而牺牲别人的B型血上司,为把EXCEL表格做到完美,细致至极的,纠结到心理病的A型血日本同事,被多年折磨而唯唯喏喏的,快能退休的O型血宣传部长等等。

任何光鲜靓丽的背后都是汗水和泪水,而且自己那份都是只能硬往自己肚里吞。

孤独,是在浪费时间。也许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就是机械,只是我总是想,我现在所有的都不是浪费,把晒朋友圈的时间默默用起来,有一天我可以晒些更好的。只是那时候我没有来得及想清楚,对自己来说,什么叫更好的。

 

2

东京-台北的日常

J学校集团的大部分留学生生源来自台湾。台湾的合作商给予了大力的配合,台湾人又相对亲日,于是每年都有大批的日本语言学校,专门学校,大学甚至高中都愿意花重本进军留学展。留学展里有各种茶道,和服,和果子制作甚至声优,手办的体验课的摊位,也有可以商谈留学的各种事项的摊位。Homestay,Walking Holiday,贷款,租房等等。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所有和留学有关的信息这里全都有。

因为看台湾独立电影多了会说一点点闽南语,再加上几个语音模仿,很多人误以为我是台湾人很有亲近感。他们写国籍都是写:“台湾。”

在台湾也有很多常驻的日本人,日语教学的规模和人气都是在我想象之外的。

还有很多学校为台湾开放了特殊入试通道,可以在台湾考试,面试(甚至用SKYPE)后,由校方帮忙所有的入学注册包括解决签证和初到日本的住房问题等。

Walking Holiday Visa在台湾也非常受欢迎,是让您来日本『渡假游玩』、『顺便』打工赚赚旅费,可以不会日语。但和我们的研修生又是不同性质的。需要面试。留学展上有很多学生也挤到那个课室去听达人讲经历。

可是同事说,其实那个真的和学日语和在日本生活是两回事。如果你以后想从事相关日本工作,静下心来,好好学习日语,进正规的学校学习技能才是真正理解日本人。不然你最多只能叫做见世面,不要把可以学习的年华浪费在这里。当然,这也是他教给我的吸引学生的说辞。

从东京飞台北三个小时,也没有什么异和感。很多人手不足就一个人出差,忘了带胶纸用尼龙绳绑布海报两边吊上去。没有什么不可以的。那段时间最高兴的是晚上可以去买书,看亲日的台湾人民如何用他们的角度在写日本,而日本书籍的译本也是摆在最前,最新的VIVI,SWEET马上就有台湾版甚至一样的附录品。惊讶不已。

 

3

办公室会话

 

在办公室里,日本员工说什么呢?

小心地说上司的坏话,抱怨钱少,以前有同期(同是应届毕业生,同时入社),藤井会模仿肥胖部长每天10点半犯烟瘾的样子。说坏话,说闲话这个是必须做的。这样表现不会不合群。你可以做一个清高的人,但记住,这是一个你还不算知道得太深刻的国家,这是一群你还没有深刻得可以交心的同事。注意,是同事,不是朋友。

人人都说日本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的确你在这个国家骂首相骂党派,说社会制度,主张任何颠覆国家的言论也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是,只是”不会被制裁”。最可怕的,是那些看不见的,一种叫作“忌讳”的东西。即使你内心强大,你也强大不过在人们心理的那种群体性的“忌讳”。所以,你必须小心翼翼。

和我们所谓体制内的生活,其实是一个道理的。

从初来日本的新鲜到找到和人们口中很不一样的”日本”到熟悉日本社会,到发现适应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通则”。这是必经过程。

 

4

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情

印象最深的是在6月发生的一件事。

6月,有个中国学生倒下了。被派去做翻译和处理事情。第一次进入ICU,现场气氛非常紧张,进入前全身消毒戴口罩。其他重病患有粉色的帘子半掩着,四周围只有机器古怪吓人的声响。见到学生的瞬间屏住了呼吸,身上插满管子需要氧气管帮忙呼吸,医生说现在处于危险时期。他的爸妈也是呆住了然后是嘶吼,身边都是一些叽里呱啦听不懂的外星语。他妈妈抓着我的手,我冷静地在翻译,浑身发抖。

从上海拿特快护照来日本的他的父母,眼神绝望和呆滞,看到会说中文的我想抓着救命草一样,他妈妈好几天没睡了,她说我知道他一定能挺过来的。说完自己都绝望地哭泣起来。

一阵安抚之后,带他们去学生的出租房和入国管理局,护照办理签证延长手续。去到出租房的时候令所有人都惊呆了。房间堆满了喝了一口的甜饮料、臭鸡蛋 、开了一半的罐头等垃圾 ,完全没有可以插脚的地方 ,臭气冲天 。我们判断倒下前因为找工作压力大和饮食生活不正常,已患有忧郁症。而他妈妈淡淡地说:我儿子绝对没有什么心理问题的,就只是爱吃甜的而已。

我翻译给学生的班主任平井听,面面相窥。

ICU的消毒水味道还未褪去就去了那么旧那么臭的出租房,娇气的自己忍不住到房外吐了。回到办公室晚上九点忍不住和爸爸打电话大哭,在冰箱里吃了过期的巧克力压压惊两腿发软地坐地铁回家。

第二天一早赶去医院为他父母做临时紧急手术说明,下午去一年一度的面向语言学校代表的大型学校说明会,手微微抖振作着看流程表,学习马上堆起笑脸。

来不及思考表情和安抚自己地往前冲。最狗血的是,因为学生是三月毕业,六月倒下的,所以按理学校不该太多插手,于是上司以我是海外教育部不是翻译人员的借口向医院和家长推辞了,接下来的日子也不让我和他们联系。三个月后,学生的班主任田中在学校总结大会上遇到我,还要偷偷凑在耳边说学生已经出院了。然后我们再看看我的上司,和田中相视而笑。

接下来经历地各种职场奇葩人物和狗血剧情,也经历与学生一起成长共同哭笑的快乐。

一切都过得很快!尽管有很多不顺利,我想那真是我的天职。这些日子都有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忘记的深刻。

 

5

一些其他

4月,陆小姐的妈妈和亲戚来日本旅游。她妈妈在我印象里是很强的女人。事业有成,对于生活又有很多追求。可是那一次来,因为旅途的奔波,她显然有些负荷不了,肠胃很不舒服,脸色也很不好。我帮她找来热姜水,在旁边照顾她,想起自己的妈妈,心里微微疼。回广州前一晚,我们去上野公园赏夜樱。她妈妈在练习拍摄角度,把我和陆小姐拍得美美得后。拉着我的手说:ELAINE啊,要回来中国,以后的机会在中国,你才能照顾你爸妈。你来广州阿姨也可以帮你,具体的话说我已经忘了,但黑暗里,陆小姐妈妈手暖暖的热乎乎的传到我的手心来的热度我还是清晰地记住了,眼泪,硬是忍进去后微微点头。

7月,带一批来日本短期留学的大学生,听学电影的小朋友们,天马行空的梦想。陪他们拍了一个小小的旅行节目,介绍千叶境内的小凑铁路。被烈日晒伤的紫阳花微微低落,凉鞋走到脚气泡,小凑铁路无人车站里村民放着的晒干薰衣草,插在背包里,走进车厢里被充满的香气,刺耳汽鸣声里混杂着梦想的一些碎片。你们的圆梦途中,谢谢让我匆匆路过。

路上遇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些沿着小凑铁路前进的摩托车骑手,自行车骑手,好心介绍当地鲜鱼店的列车员阿姨,守着被前卫艺术家改造草屋十几年的村管理夫妇和厌倦东京生活的j先生开的HUG咖啡店。最后一天送别会上的VIDEO, 是自己做了无数次的修改的。但是送别会播送的那一刻却激动不已。和他们一起的,关于2015年的夏天满溢着的一些被遗忘的青春和梦想。

8月,忙得快累死的第二天,开始了四天的夏日高温假。一个人用青春18票赶去越后妻有的大地艺术展。这趟旅行是异常孤独的。因为行走的路线里有一段是经过土合。土合站就是一个荒凉地,每天的乘客数平均只有24个人,几乎都是登山客,而电车也是3个小时才来一班。通往月台的楼梯总共462阶,土合站有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它两线月台的高低差,两个月台间差了81m,旁边地下水古怪还有顶头岩石都是发出不知道是真实还是虚假的古怪声响,这个时候跑出来任何妖魔鬼怪都不足为奇。

出来泡了脚温泉后,再也没有勇气走进空荡阴森的隧道。徘徊了许久都没有遇到有其他路伴。最后遇到一个沉默而黯淡的女人,问她是否可以同行,她不说话,默默点头反而引起更大的不安。走进隧道后诡异的灯光和她提着行李的背影,让人更经不住倒抽冷气。但终究等到车来,遇到车上其他乘客顿时有种人间存在感。

回到地面的无人车站,飘起的细雨淋湿了草帽,突然想和家里人打电话。和奶奶打了电话有被催回家和结婚的事情。叹了口气。结束通话,听着中孝介的《夏夕空》看着细雨里的场景,闻着空气里湿润的草香,空荡的铁道枕木,不知名的虫儿叫,真像MV一样的场景。那时候的孤独是不被理解而难以消化的。一个人泡温泉,晚上订了便宜的旅馆,吃烤肉看夜里微弱灯光下小乡村的夏日祭祀。老头们唱着得带着乡音的日本演歌边喝酒,孩子们奔跑着哇哇大叫。8月中旬雨后的新泻小山村气温下降得厉害,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听着远处的鼓声暖暖地安慰,早早入睡。连日的疲倦和压力被一时忘却。大地艺术展定的是一日来回巴士游,一个人的旅客很多,但大家互不打扰。各种艺术表现让人惊叹不已,那时候很想和谁分享,可是又表达不好。孤独到委屈不已。充实的夏天里唯一遗憾的是下了狠心选的新款浴衣,始终没有下手。因为那个夏天,我找不到可以穿上浴衣一起去看烟火的男生。

突然想起乐天市场的购物车里还有没有付款的浴衣的那天,已经蹬着高跟鞋和穿着秋季长袖西装走访在各个语言学校的自己。 那时候,杨先生突然说:先买着吧,明年夏天我陪你去看烟火! 9月,星和朋友们来日本旅行。凑了一个完整的一天在一起。我们像小时候一样不停地聊天说话。想把五年没见的空白全部填上。想不出有一天我们能这样漫步在东京街头。但又那么的自然。我带他去我喜欢的咖啡店,去吃和食料理,玩自拍。我们在谈生活的不易,八卦很多旧同学。然后送走他。那一天我们聊的很高兴。想起我有多久没有见我旧时的朋友,我们都用微信交谈,觉得很亲近。可是却有很多年没有在一起喝茶聊天,在日本的这些年,忙着适应和渴望被认可,渐渐和国内脱节。甚至曾经杨先生会说,你的中文写作是不是日语的语序。有些难懂。那一天我很是伤心。

 

6

回国的决定

至于为什么要回国。是因为结婚,刚好碰到合适的。感觉在日本呆够了,于是回国。其实打这段字的时候我觉得没有任何说服力。只是要说服谁呢,这只是一个选择,一个时机问题。

2015年 在别人和自己的旅行中,感受温暖和力量。谢谢遇上的人事,谢谢让我路过和参与!

2016年 我无数想象着和东京别离的样子,无数次想象着我回国之后如何思念东京,却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地顺利走向另一个轨道。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