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xu1

陈叙:在“新单位”打造“线下的互联网”

10,702 views

 陈叙短发干练,身批一件米黄夹克搭配同色系的鞋子,显得颇有英伦风,前后四年的英国生活在她身上的烙印未减。在上海永嘉路50号一幢建于1939年的六层房子里,她和她的合伙人开办的“新单位”(www.xindanwei.com)正成为中外设计师、自由职业者、小型公司联合办公(Co-working)的潮流空间。在旧式单位自1992年市场大潮汹涌而带来的土崩瓦解之后,中国社会的人际关系经历了急剧的变化和重整。二十年后,在2010年代来临的时候,像“新单位”这样的空间正试图重新组织中国社会的人际协作关系,乃至于试图打造出一个线下的互联网式的工作单位结构。

新单位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模式:“新单位,是一个基于分享与合作的联合办公空间与创意社区, 同时代表了一种新的工作方式。新单位将工作单位的效率性、功能性,网络平台的庞大、实时性与创意空间的社会性、活力、创意、趣味相结合, 让社区成员不必支付高昂的租金,就可以在一个真实的集体办公环境中工作, 拥有与他人面对面分享与合作的机会,让我们的工作与创造过程更有效率,更多创意,更加快乐。”尽管这幢六层的房子略显逼仄,但充满了优雅的Art Deco风格和精致的老上海味道,亦中亦西。

和陈叙的谈话是在“新单位”那幢房子的顶层露台进行的。九月底的秋风已凉,旁边人家伸手可及,水龙头的声音也悉悉传来。在这幢闻得见旧上海烟火味的房子里,一场试验正在进行。

Q:你是怎样走进创意艺术这个行业的?

A:我是上海人。我中学7年都是在市三女中度过的,这段经历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成为一个独立而自由的女性的认知和判断。在更小的时候,我曾经是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凡事第一的三好学生,但七年间慢慢“沉沦”成学习一般的文艺青年。2001年读大学考上了上海师范大学的英文专业。大三的时候刚好有机会去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做交换生,选了电影和市场营销专业。这对我后来的职业发展有很大影响,因为英文毕竟是一个万金油式的专业。本科毕业之后我就到伦敦国王学院读了文化及创意产业硕士。快毕业的时候,刚好有一位英国的创意经济学家叫John Howkins 想改版他在2001年出版的《创意经济》一书,希望在书里加一个章节写亚洲,特别是中国 。他就想招一个研究助理。经朋友介绍,我就和他一起工作了。慢慢地我就做起了创意产业的研究和咨询,并在他的一家创意产业文化咨询公司里工作,又做了两年多。

Q:一直在伦敦是吗?

A:对,一直做到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回国。我是独生子女,当时考虑到父母身体原因决定回国。而且我当时在英国有点迷茫,我觉得自己对行业的认识不深刻,心里没有底气,感觉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外部那么好的环境反而使我形成落差,甚至有一点忧郁症。所以我就一直想回上海来。回国后我在北京碰到现在的合伙人刘妍,后来我发现我们住在上海的同一个小区,这大概也是促成我们在一起创业的重要原因。因为大家都回到上海后,每天早上要么是我去她家,要么是她到我家,在客厅里完成了彼此熟悉,对趋势的探讨和创业的初步规划。

Q:回国的时候你清晰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吗?

A:其实不知道,还是比较迷茫。我想我还是更适合做Coordination和管理这类的工作,并且一直对空间和环境的营造有兴趣。大概也是小女孩时期对要开一家咖啡馆的那种情结的一种表现。我们准备了大半年之后就一步步走向创业了。2009年四五月间注册公司,七月份在定西路开出了第一个联合办公空间。

Q:做新单位这个联合办公空间的概念创意是怎么来的呢?

A:我有两个合伙人。他们之前早就认识了,他们之前做了一个形式比较松散 的艺术沙龙。当时他们没有太多资金,也没有固定场地。他们想让这种聚会常规化。发现“联合办公”这个概念是很偶然的,是我们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链接点过去之后发现的。然后我们发生了兴趣。这种人群的社会组织关系,其实像一个“线下的互联网”,我们觉得很有意思。它又是一个可以自力更生的商业模式,把空间租出去能产生收入,也好过只是组织一些艺术沙龙。这就是当时非常单纯的一些想法。我们每个人就投了一点积蓄来做这件事,然后开始找房子。

Q:父母支持这次创业吗?

A:父母虽然比较求稳,但也没有出来反对。我用的是自己在英国工作攒下的积蓄,当时也想着如果积蓄用光了,事情没有做起来,父母还是可以支持我的(笑)。

Q:创业是怎样起步的?

A:当时在定西路找到的房子的房东,是一个拥有知名摄影师身份的创意园区经营者。他对我们很重要,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可能真找不到合适的启动期空间,因为当时资金不足,要按正常价格去租房子对我们很困难。他听了我们的想法,说他自己几年前也想做类似的事情。所以他和我们达成协议,先运营起来,租金再慢慢支付。那时是在一幢楼的四楼半,电梯只到四楼,需要再爬楼梯上去。当时一开始的租客都是外国人。我们几个当时对做生意其实都不在行,只能沿用以前组织活动,组织沙龙等方式,所以我们一开始组织了很多免费活动去做宣传。有些人在活动结束就留下来了,开始谈租借我们办公室的可能。

Q:他们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你们的?

A:一开始就是通过小圈子传播,比如艺术家的小圈子。之前我的合伙人做活动也积累了一些圈子。我们在定西路那里呆到2010年10月,因为合作方式出现了一些枝节而搬了出来。当时地方的位置也不够理想。所以我们也想找一个地段比较好,近地铁沿街的房子。我们很快找到永嘉路的这个房子,算是上帝关了那扇门又开了这扇窗。当时我们还带着客户搬迁,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挺惊险的。这个地方的前身是复古家居店和儿童英语学校。我们签了长期的租约。

 Q:你们都是全职在做这个事情吗?

A:除了三个合伙人之外还有一个全职员工。其中有一个合伙人是艺术家,他算是半职工作,但也一直在操心“新单位”的发展。

Q:你们的办公空间分年、月、小时三种租约。现在签了年或者月这种长期租约的客户大概有多少家呢?

A:其实你看到我们这里的空间并不大。五楼是一整家公司,其他几层的长期租客加起来大约八九家。行业有互联网、软件、时装设计、杂志、NGO、猎头、公关公司等。现在的市场环境比2008年时好多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创业。特别是创意、互联网、市场和freelancer等行业。以前很多人曾办开玩笑地说freelancer是对无业、待业的一个优雅称呼, 但现在自由职业者在很多行业里已经是一个得到公认和尊重的工作身份分类,他们被允许用自己的头脑、技能和经验独立地运作和参与项目,他们活得更体面了,他们的工作得到认可,所以 寻找一个适合他们移动式办公的工作场所并为之支付费用,也体现了社会的自由和对独立头脑工作者的尊重。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和我共事多年的英国创意经济学家John Howkins新书《创意生态》 一书的副标题“where thinking is a proper job”-“创意生态—思考在这里是真正的职业“。

Q:你的客户应该大多数是三明治的年纪,你怎么看他们的状态?是不是大多都还单身没结婚?

A:是的,他们的年龄大多三十上下,很多还是单身。有的客户已经在自己的行业做过多年,有很多资源和经验。也有客户是从完全不相关的领域跳过来的。外国人的三明治状态与中国人略有不同,他们看待生活的perspective不一样。但我想这也和当下每个人身处的社会环境和peer pressure有关如果一个外国男生娶了中国的妻子 并且工作和生活在中国,他状态也和中国的三明治差不多。

Q虚拟办公室这个概念已经有很多人尝试过了,你们会不会也像虚拟办公室一样提供接电话、收传真等秘书服务呢?

A:我们主要提供的是非虚拟的服务。秘书服务之类的商务支持服务不太符合我们做这个事情的初衷,也会额外消耗掉我们很多的精力。我们的客户因为都是设计为主的公司,他们形式灵活, 对于“体面”的定义和要求也略有不同。

Q:联合办公这种理念最早是从哪里传来的?

A: 硅谷是联合办公当仁不让的发源地之一。欧洲其他国家也发展得很好,原因是因为他们天性对分享、协作、开放和创意这些概念都比较亲近,创意类产业发展的阶段也比较成熟。像纽约有一个联合办公的空间叫New Work City, 他们 所做的一个成功有趣的公关事件就是,让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到空间接见了New Work City的市长。

Q:中国其他地方有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空间呢?

A:中国之前有比较多的行政中心、商务中心,但像新单位这样定位创意人群而组建的没有。北京有一批是偏互联网和相关行业投融资的咖啡吧,比如车库咖啡等。798艺术区后来倒是出现了我们的模仿者,但似乎不是很活跃。

Q:你们自己有没有想扩展到北京的想法?

A:有。现在越来越多的资源方都在寻求合作的机会。可能 主要还是会在上海中心的比较便利和有趣的地段。包括很多空置率高的创意园区都有可能和我们合作。上海市政府也比较支持我们这种运作模式,我们也正在商谈。 外地的话,北京的工体创意之窗也看好新单位的模式,在谈一些合作的可能性。

Q:你们可以输出和复制的东西是什么呢?

A:我们可以输出的包括我们在空间营造上的经验和想法,比如视觉设计、标识体系、空间布局等,其次是我们的产品设计,也就是对联合办公空间独有的管理方法以及管理流程可以输出。然后我们现有的宣传渠道也可以共享。

Q:管理流程大概是怎么样的?

A:其实大都是一些常识,我们在每个空间会设置一个空间经理。他/她不是简单的物业人员,他/她即是前台,也是和媒体以及新客人接触的窗口,他/她需要时时刻刻了解客人的动向,看他们需要哪方面的帮助,去嫁接一些资源。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这些牵线搭桥目前都是免费的,朋友式的服务。所以空间经理是一个搜集信息的中转站,放回后台,由我们进行资源嫁接。我们也经常组织客人之间的活动,比如各种讲座,增加他们的互动和交流。

Q:你是想一个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集中到这个空间来呢,还是希望空间更多是同类型的公司?

A:是产业链形式的。在每个空间招商时我们会设计一下这个空间的主题,慢慢引导把这条产业链的环节公司吸引进来,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

Q:什么样的状态能够达到你说的线下互联网这种愿景?

A:我们现在想的是把混合小型公司和个人的桌子在一起,一来增加小型公司可以让我们在收入上更稳定一点,二来可以营造一个更平衡和更复杂的生态。比如一个公司可能需要一个美工,而美工就坐在外面的桌子上,他们就可以开始合作了。

Q:你们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靠收租金对吧?

A:对。不过我和你说一个很有趣的事:最近有一家卖环保办公家具的外国公司找到我们,想把他们的展示厅放到我们这里来。因为他们原来的展示厅在浦东陆家嘴,参观起来不方便。而且他们希望他们的办公家具是可以被体验和感受的,创造出一个工作的环境。所以他们就来找我们。这件事是有合作基础的。所以联合办公背后的精神层面,可以与不同企业卖的东西产生关联,可以让自己的产品或者服务有新的方向,这可能是我们的一种新出路。

Q:这就好像田子坊现在比新天地更火一样,因为那里是有原住民的,和环境产生的关联。

A:对,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方向,和其他品牌合作,这是我们以另外的形象出现在媒体和公众面前的一种方式。联合办公就从具体的环境变成一种软性的环境,软化了以后其实可以往里面放的东西更多。

Q:现在你们的收支能打平吗?

A:勉强能打平,这也是最近的事情。暂时肯定难以有分红,即使有利润也会继续进行扩张投资。

Q:有没有像创新工厂这样从资本运作上来帮助进入到新单位办公的公司或个人呢?

A:关于这方面的讨论大概一年前就在我们内部进行了。但是我们的业务量还没有达到这个级别。而且,很多做创意的公司并不觉得需要被风投,或者上市,这和互联网创业的初衷是不一样的。我们也曾经在讨论我们的发展方向究竟要做向哪里,因为围绕着空间做曾经也让我们做得很辛苦,不过做到了第二年之后,我们反而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就是要围绕空间这条路做下去。这也算是我们团队的默契和共同决定。

我们最近又新增加了一个新的合伙人,他是做创意园区的,这也是我们更坚定做空间的一种战略体现。

Q:接下来几年的形势会怎么样?

A:对于新单位或者新单位的租客来说,可能机会更好。因为我接触到的朋友大多是做创意艺术的。其中原因是中国的劳动力成本高了,纯制造业的利润变低了。纯制造业的公司都想到自己的产品要有品牌,要有设计,这对设计师是好事,他们的客户多了。

Q:这是最适合你的工作吗?

A:现在“新单位”已经不能算是我的工作了,它就是我的“状态”了。新单位在我的血液里,我的行事又在新单位的风格里,那已经分不开了。理不理想是其次的,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把一个原本乌托邦的想法,变成一个经受住市场考验,能够成功做起来的东西。

Q:你对新单位成功的定义是什么?

A:它一定要在数字上有扩张,它在经营状况需要更健康。另外,它能够在空间相关盈利之外找到一个新的方向,如果这三方面能做到,那就是我理解的成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2 thoughts on “陈叙:在“新单位”打造“线下的互联网”

  1. 陈叙

    几周前无意中在滞留布达佩斯机场时读了#三明治访谈#采访@西乔,虽然其中很多片段都听她当面聊过,但还是感慨良多;这次有幸带着@新单位 的故事和@李梓新 聊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感谢@中国三明治@新单位 和一起三明治着的朋友们!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