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节,冷清与热闹总是并存的

重庆沙坪坝的春节:回家过年的人少了,我家打麻将的人也少了 | 在地计划

1,010 views

2017年1月1日,中国三明治启动了在地计划,经过遴选后,有来自16个不同地区的21个团队入围。

 

在春节期间,这些团队记录下了各自地区春节的面貌,有至今保留完整的传统习俗记录,有本地居民的春节往事回顾,呈现了不同地区的人在同一个时间节点的不同面貌。

 

这一篇是来自重庆沙坪坝团队的故事。很多人对于重庆人过春节有一个刻板印象就是“重庆人过年难道不是天天煮火锅?”。但其实在不过年的时候,重庆人的确经常出去煮火锅,但过年的时候反倒不出去了。不过现在很多习俗都淡了,放鞭炮的人少了,回家过年的人少了,甚至连打麻将的人也少了。沙坪坝的春节,年味不浓,但是“团聚”是最重要的规矩。

 

口述 | 邱若杰 

采访及撰文 | 乔梦雨

摄影 | 李相博、乔梦雨

 

今年是我在沙坪坝度过的第30个春节,从爷爷那辈人就开始的,我家就生活在沙坪坝。

春节了,重庆的一些街道挂上了红灯笼

春节了,重庆的一些街道挂上了红灯笼

我们家年味儿不浓。爸爸的表兄弟在四川自贡那边,过年不来重庆,所以今年农历29的时候,爷爷家吃团圆饭,只有五个人,过年一直如此。家里也没有那些很严格的流程,“二十三,烙火烧;二十四,扫房子……”,这是不是地域差异?感觉重庆这方面的观念普遍比较淡。

 

当然了,串门走亲戚还是有的。有点儿苦恼的是我搞不太明白辈分。记得8年前过年,我爷爷那边的一家亲戚来,按照辈分我要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叫叔叔,那时候我都25岁了。和爷爷家相比,外婆家会比较重视春节的细节。我外婆是山西人,不过她也在重庆生活很久了,就也没有那么严格的规矩礼节。

 

春节街上的氛围

春节街上的氛围

 

最重要的规矩是要团聚。外婆有很多子女,往年我的舅舅、姨妈他们都会集中在一起。外婆前年去世后,团圆的人少了,现在能聚在一起的只有以前一半的人。今年比较不一样的是,很多亲戚到我家来玩,招呼客人这些事儿之前都是妈妈在张罗,今年是我在做了。

 

今年我表妹夫一家也从沈阳来重庆过年了,团圆的时候还给我们包了饺子,之前过年都没有包饺子的,这在重庆不是必须的。饺子是韭菜虾仁馅儿的,第一次吃,12人份的饺子里专门煮了两个甜口的,其中一个竟被我吃到了。当时觉得挺新奇的,家里从没这样做过,如果年龄小点儿,可能会等着好运气,但现在已经不会了。

 

今年是我第一次在春节吃到饺子

今年是我第一次在春节吃到饺子

 

其实一切与“年味”有关的讨论,不外乎“过年的人”和“春节的事儿”这两个元素。

 

以前的重庆,放鞭炮从吃年夜饭就开始了,家家户户热衷于此,春晚都听不到。如果过了晚上11点,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更是没停过。小时候在外婆家团圆,那种长的“窜天猴”炮,要放八十多支,小的炮就买的更多了。

 

后来就出了限放令,在哪儿放、什么炮、燃放时段,都有具体规定。以沙坪坝为例,燃放地点规定的特别细,时间上从2017年1月27日(除夕)至2月11日(元宵节),每日上午7时至次日凌晨1时,可以在限制燃放区域内燃放烟花爆竹。

 

放鞭炮比较热闹,“爆竹声中一岁除”,它确实是种符号化的东西,平常也没人去放炮,大家就觉得炮响了才是过年。重庆的城区放鞭炮不方便之后,很多人选择不放。我家现在三代人,也没有小朋友,所以更没人会专门放炮了。

 

在重庆的一些区县,会有一些更传统的习俗

在重庆的一些区县,会有一些更传统的习俗

 

年夜饭我最喜欢辣子鸡,这也是我今年献艺的拿手菜。

 

买鸡,整只剁成小块,鸡杂要单独洗净。最麻烦的是处理鸡肠,要用很多盐在手里搓,才洗得干净。所有鸡肉加入料酒、生姜、蒜、盐,腌制半小时。然后是炸鸡肉,热油把肉炸干,榨到鸡肉的水分完全沥出。

 

辣椒是重庆菜的精妙所在

辣椒是重庆菜的精妙所在

 

锅里剩下的油是用来炒佐料的。半斤的辣椒混合花椒炒出香气。接着是热油中倒入酱油,也把酱油里的水榨干。最后把以上的食材全部倒入锅中炒,再放入适量的鸡精、味精。做一道辣子鸡需要一个小时,最需要技巧的是油温的控制,纯凭经验。

 

春节的大多时候,都是舅妈掌勺,其他人帮忙。调味品对于重庆的餐桌尤为重要,过年期间,我家共用了一斤多的辣椒,餐桌上一半的菜都是红彤彤热辣辣的。胡椒、花椒、麻椒、酱油、葱、姜、蒜也是必不可少,调味品之繁复、细节掌控之准确,正是重庆美食的精妙所在。

 

过年期间却只在家里吃过一次火锅。街上规模小点儿的火锅店,大多都关门了

过年期间却只在家里吃过一次火锅。街上规模小点儿的火锅店,大多都关门了

有的人会好奇,“重庆人过年难道不是天天煮火锅?”还有一些旅游攻略(诸如《山城重庆火锅探访之旅(2017年春节四天三晚)》等)专门讲春节期间来重庆吃火锅。其实不过年的时候,我们经常出去煮火锅,过年的时候反倒不出去了,春节好多店都关门了,也就大一些的还在开。

 

自家炒火锅料是难度极大的事情,年前我们在家里煮了一次火锅,是买了日常习惯的牌子的底料。它家的底料要更好些,这并不是意味着特别辣,其实“辣”不是单调的,也分很多种。比如我一般会去菜市买小米辣,超市的干辣椒味道就不香。

 

现在的生活条件都挺好了,就也没有什么过年才能吃的到“玉盘珍馐”,城区里面年味越来越淡,在重庆乡下还会有比较传统的食物。

 

人们在庆祝春节

人们在庆祝春节

 

但无论在重庆哪里,灌香肠都是春节里最日常的事情。

 

家家户户提前很久去菜市买肠衣、肉,肉切块拌入调味品搅拌后灌入肠衣。有条件的话,灌好的香肠会拿到户外晾晒、熏烤。团圆夜的香肠和超市卖的是不能比较的,后者是用搅肉机搅碎的,搭配千篇一律的调味。和自家的香肠比起来,缺乏的不止嚼劲,还要用个流行的词——“匠心”。

 

看新闻,今年好多人春节来重庆旅游了。二刷朋友圈,好多朋友年假去了外地耍。我去年刚结婚,但我们的小家庭没有专门过年。一切和平常一样,出去逛逛,并没有什么好看的,打开电视,春晚依然是个无聊的背景音乐。

 

在春节,冷清与热闹总是并存的

在春节,冷清与热闹总是并存的

 

春节期间的沙坪坝,热闹与冷清总是并存。距离学生都回家过年的大学城六站轻轨,就是央视新闻里景区游客“爆棚”磁器口,虽然那则新闻为人熟知的更重要原因不是景区人多,而是主持人口误,把磁器口的地理位置由重庆沙坪坝说成了四川成都。

 

如果本地人出去耍,是不会去磁器口的。很多人可能都会有这种“离得近了,就不去了”的想法吧。今年家里也来了不少亲戚,一起出去玩也只是在附近逛逛公园,泡泡温泉。所以磁器口是重庆的,但更准确地说,磁器口是游客的。

 

现在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旅游过年,南方的人去东北感受大雪纷飞,北方的朋友去海南晒着艳阳天。无论在哪儿,春节的本质始终都是以“家”为唯一核心的团聚。

 

亲人们聚在一起闲聊,无关窗外的景致,就只是梳理些内心事儿,也许年味因为一些具体的形式而改变,可是只要在团聚,年味就是不散的。我也有打算之后的春节去北方当游客,沈阳的表妹夫说他们有可能要去北京了,以后我们在那儿就是有亲人的。

 

重庆区县的花灯

重庆区县的花灯

 

节日里人多,不出门的时候,凑齐一桌麻将极为轻易。从年三十下午开始,打麻将是玩通宵的。有人困了就有旁人替补顶上,有人醒了就观战当替补,麻将桌热热闹闹可以持续到大年初一的晚上。

 

而现在打麻将的人少多了。我小时候,九十年代过年,串门的时候每家都在打麻将,现在都在玩手机。我爸妈以前都是麻将桌主力,现在也都是坐在一边玩手机。从四四方方麻将桌的“碰”、“杠”、“自摸”、“胡牌”,到手机小小屏幕的“收发短信”、“发红包”、“抢红包”、“手气最佳”,他们玩得也是一样的不亦乐乎。

 

春节期间发短信是个大事情,祝福短息这个东西,感觉很多人没必要发。比如我发短信,都是自己编辑,也不用写多少,几句想说的话就行了。但收到过很多网络流行的段子,这就挺没意思的。

 

今年春节我没发短信,本来想赶着零点发的,结果忙着忙着就错过时间了。后来想了想,算了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