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北京应届毕业生图鉴:爱情、面包、房子在这刻集体来考验

653 views

诚意写作者联盟的第一期成员Kiki是北京传媒大学的大四学生。

 

他现在在一家媒体公司实习,一般都是完成工作任务后,抓紧有空的时间赶紧写点自己的文字。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做起,他开了自己的个人公众号,到现在已经坚持写作了三年半时间,从个人的碎碎念到开始有意识地去采访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并写作。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Kiki觉得自己写东西的天赋还可以。可是有一天,他走在实习单位会学校的路上,看着地铁站来来往往的人,突然没了自信,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可以依靠写东西,来实现自己的追求。

 

毕业临近,他感觉自己身处在对于未来的迷茫和焦虑的漩涡当中。今天分享的这篇文章,正是Kiki采访了自己周围同为在北京读书的应届毕业生朋友写下的。爱情、面包、房子……都是让这些年轻人忧虑的源头。

 

北京应届毕业生图鉴

 

文|Kiki

 

“春招,瞄准的正是春季时一些考研落榜的优秀学子……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二月之前,大Z一直觉得工作对他来说还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本科念完后,他还得念三年的研究生,过两年再考虑就业问题也还来得及。

 

但考研成绩的揭晓,令他有些意外,或者说完全打乱了他之前的计划。

 

“复试分数线还没下来,但估的线正好在我上面一点,差个几分。进复试的可能性不大了,就算进了也是最末尾,很有可能被刷下来。”大Z说,他不想二战,因为之前见过不少二战考得更差的例子,再来一年不确定性太高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重新规划他未来几年的人生——从下定决心不要“二战”的那一刻起,他便正式加入到了应届毕业生的求职队伍当中。

 

先定一个小目标

 

毛咚呱去面试《鲁豫有约》的编导,面试官问他,觉得《鲁豫有约》要是转型做网络节目会怎样?

 

毛咚呱慷慨激昂地说了三分钟,详述《鲁豫有约》不适合做网络节目的N大理由,上到情怀下到受众,就差表决心说不管时代的洪流如何汹涌,他都会坚守在传统电视领域,绝不动摇。

 

“可是我们的节目已经改版了呀……”

 

“我们已经做了好多期网络节目了啊……”

 

“你没看过么?王健林的‘小目标’就是来自第一期节目的呀……”

 

后来毛咚呱安慰自己,反正他们试用期也不给钱,白做半年多不值得呀。

 

不过他也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得在四月之前找到工作。这样到了六月毕业时他能有一些积蓄,不至于在租房子这件事上再向父母开口要钱。“我从大二那年就有过要经济独立的想法,可一直到现在都没能实现。要是上了班还向父母要钱,那太没面子了。”

 

毛咚呱不愿向家里要钱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家里人都不支持他在北京工作。毛咚呱的父亲在国企上班,收入稳定,有车有房,他希望毛咚呱能像他一样进入到这样的企业,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

 

“北京房多贵啊,你挣那点钱付完房租都不够你花的,以后怎么结婚呐。”这是毛咚呱的父亲最常对他说的话。

 

而他的母亲说得最多的是:“在北京有啥困难别自己憋着,钱不够了一定得和妈妈说。”

 

父母越是这样说,毛咚呱就越不肯示弱。虽然还没开始上班,但他承认,他已经开始幻想“衣锦还乡”那一刻了。

 

毛咚呱要想实现他的小目标,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数据显示,预计2017年将有700多万应届大学毕业生,再加上出国留学回来及没有找到工作的往届毕业生,将近有1000+万大学生同时来竞争工作岗位,数量达到了历年之最。

 

与此同时,就业形势则呈现出进一步恶化的趋势。我国的GDP增长率连续六年走低,2016年经济大洗牌,70%的中小企业融资难度增大,企业单位、外企、民营企业、独资企业的就业机会普遍减少。国考则仍旧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局面,且竞争正越来越激烈。

 

有人说,2017年对应届毕业生们来说,将是最困难的一年。

 

2月底,小鹿参加了新榜的一些企业在清华大学招聘会。招聘会下午两点开始,他一点四十到会场外时,已是人山人海。几天之后透过某公众号的报道,他才知道,那天下午共300个职位在招人,而现场人数超过了4000人——还不包括那些等不下去的、看到人多转头就走的。

 

“我是一个有些悲观的人,想到留北京其实会有不少顾虑。”小鹿说,“但我还是想试一试。”

 

小鹿的“小目标”比毛咚呱的要长远一些,他说,他决定给自己三年时间,三年时候要是混不出来,他就回浙江老家,找份工作,结婚成家。

 

至于什么叫“混出来”,他想了想,说:“存款达到100万吧。”

 

“房子能把你压死”

 

毛咚呱的父亲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你要想留北京,你就得做好心理准备,房子能把你压死。”

 

他其实不太赞成老一辈人的很多观念,例如一定得尽快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没房子就没法赶紧结婚等。

 

但有一点他还是必须承认,即使只是租房子,对他来说也是笔不小的开支。

 

在找到工作前,他先开始了看房的工作。一来对行情有个基本了解,二来得对自己将要在北京所面对的事情,有更多的心理准备。

 

“要租房子这两个月的时间是最好的,再往后,到毕业季了,房租肯定往上涨,一个月少说贵个好几百。”中介的工作人员劝毛咚呱早作决定。

 

抛开资金问题,选哪儿的房子,是他最头痛的问题。四惠附件交通方便,可是房子太贵;八里庄的价钱适中,但条件太差;往通州走房子又便宜又好,不过这意味他每天得在八通线上挤上好久。

 

知乎上有人问,多花钱来换通勤时间值不值得?回复里全在告诉题主,不要在意眼前的小钱,把时间省下来你可以健身、看书、学习,提升自己,才有机会赚到更多的钱。

 

可毛咚呱觉得,把一个月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工资花在房租上,不能算小钱;更让他疑惑的是,下了班,累了一天了,还有精力健身、看书、学习,提升自己么?

 

大Z则从更早之前就开始想有关于房子的事情。虽然一开始他的计划是要读研,但他的计划里同样也有在北京购房这一章。

 

还在上大二的时候,他就关心过学校附近的房价。“如果这套房子得400万的话,我首付得付……每个月要还……要是我结婚,我和我老婆……”

 

只可惜他还没毕业,房价就又涨了。

 

大Z有个堂姐,早些年和他堂姐夫在家里的帮助下买了套小房子,两人工作几年后又买了一套,地段都还不错。现如今俩人把房子往外一租,一起移民去加拿大了。

 

聊起他堂姐,大Z时常会感慨:“和我姐没法比,她家里条件相对较好,能给她的支持挺多的。加上他们夫妻俩一个做金融一个搞IT,比我们这些新闻工作者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爱情与面包

 

李大猫是他们宿舍里唯一有女朋友的,平日里虐虐狗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但他却有着单身狗们所不能体会的压力,“我女朋友连房子要买多大的,怎么装修的问题都想好了。”

 

李大猫的女朋友比她大一届,已经工作一年了,是重庆人。两人是现在是异地恋,李大猫打算毕业后离开北京,去重庆找他女友。

 

一开始,他的想法是他女朋友不太想离家太远,而且来了北京不一定好找工作;而他去重庆,一方面离他老家其实更近,另一方面他的专业找起工作来可能更容易一些。

 

但现实似乎不像他之前所想的那么容易。

 

现在李大猫在北京一家做和酒相关的内容的新媒体公司工作,已经干了差不多一年了。公司虽然只是创业公司,但给的待遇不错,更重要的是,工作内容和他的爱好相同。离开北京还能不能找到这样的工作,就很难说了。

 

而他人在北京,每天忙于工作和毕业论文,想在千里之外的重庆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并不像他当初以为的那样容易。“本身能接触到的对口的招聘信息就不多,其中很多对工作经验还有着蛮高的要求。”

 

另一边,他的女朋友在重庆的一家舞蹈培训机构担任舞蹈老师,收入相当不错。李大猫坦言,这让他的压力更大了。

 

幸福的人总是相似的,苦恼的人则各有各的苦恼。

 

大Z自结束上段恋情至今已有一年的时间了。之前由于忙着准备考研,他也没心思去开启新的恋情,现在好不容易“闲”下来了,他却觉得没有太多谈恋爱的想法。

 

“就觉得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现在在北京生活的根基也不够稳,要是谈恋爱的话心里头会很没底。”大Z说。

 

但他并不排斥谈恋爱这件事情,如果遇到合适的人,他还是希望能和对方走到一起。“只是这意味着更多的花销,以及更多的需要你去花心思、去经营的东西。作为社会人谈恋爱和大学生谈恋爱是完全不同,两人生活在一起,柴米油盐酱醋茶,什么都有可能引发摩擦。”

 

小鹿倒不担心恋爱后会使花销变多,他从大二开始就在某位艺人的工作室里从事经纪工作,两年下来有了不少积蓄。他所面临的问题,是没有合适的恋爱机会。

 

“毕业后就不像待在学校里了,班级、社团、图书馆,你有大量和异性接触的机会。”两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在工作中——尤其是他这一行,想遇到一个合适的、可以发展为恋人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另外我工作接触到的人里,gay多。”小鹿开玩笑说。

 

毛咚呱的苦恼则是另一种情况。

 

他觉得和人相处,尤其是发展一段亲密关系的成本越来越高了。这种成本并非经济成本,而是在了解一个人、发展一段感情过程中的时间成本、精力成本。说白了,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没有耐心了。

 

“上学的时候谈恋爱,觉得全世界除了恋爱什么也没有;再往后,你要担心的事情多了,就没法在谈恋爱这件事上投入太多了。”他认为,自己过也有自己过的好处,没必要为了什么而去强求一段关系,“顺其自然吧,现在也不太想。”

 

“感觉自己的价值得到了认可”

 

毛咚呱找到了一份还算满意的工作,开始了实习。

 

而他的一个好朋友最近正在申请法国的学校,准备毕业后到法国再念几年书,念的正是毛咚呱最向往的专业职业。毛咚呱表示他有些羡慕,希望先工作几年,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之后,也能去国外念书,或者游学。

 

他现在最大的担心,来自于他过去的一段实习经历。

 

那一回,在他旁边的工位上,坐了一个有些邋遢的“中年男子”——后来毛咚呱才知道,中年男子只不过比他大了七岁,还不到三十,虽然发际线已经很高了。这个男子,每天除了完成一些机械化的工作、开开会外,剩下大部分时间就玩玩手机,刷刷视屏网站,或者和公司里的女同事调笑一下。而据说,他曾在国外留过学,念书时是学英语的。

 

室友发了一段推送到宿舍群里,有一段日剧的截图,里面女主说:“你现在嘲笑我,是因为你是十年前的我,而我是十年后的你。”

 

毛咚呱很害怕那就是七年后的他——而从那以后,每次实习,毛咚呱都觉得办公室里有一个这样的中年男人——他很害怕,七年后他就是这样的角色。

 

为此他不停鞭策自己,不敢让自己在工作的时候闲下来。

 

“赚钱是我留在北京的一个考量,因为确实机会多。”毛咚呱说,“更重要的是自我价值的实现。现在虽然迷茫,可好过那种一眼望得到头的的生活。”

 

大Z一边等着考试成绩——现在还有着理论上的可能性,一边大量投放着简历。闲暇时间,他会刷一刷老的动漫、电视剧。

 

最近,他刷了一遍《武林外传》。

 

“你说闫妮,之前也努力好些年了,一直不温不火的,谁能想到一部《武林外传》让她火了呢?不过姜超为了这剧胖了三十斤,也没火。这个人的奋斗和历史的进程,缺一不可呀。”这是他看完后的感慨,也是他对为来的想法。

 

小鹿则集齐了这两要素——他在一家背景不错的创业公司找到了一份薪酬、机会都很不错的工作,但这也意味着更强的不确定性以及更大的工作压力。

 

为此,他还放弃了另外一份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且更稳定的工作。他之所以会选择现在的工作,是因为在面试后公司高管又找他聊了几次,并开出了比他预想薪金更高的工资,他说:“感觉自己的价值得到了认可。”

 

毛咚呱最近时常会想起初二那个春天(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有一个周末他窝在家里看电视,他父母出门买菜。回来后他们二人要求毛咚呱一定得去他们小区对面的人才市场看看,那里正在举办一场面向应届毕业生的招聘会。

 

毛咚呱拒绝了,并不是因为他觉得大学毕业还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而是他认为,自己和那些人不同,一定会考上名牌大学,一定会在毕业前就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

 

仔细一想,差不多都有十年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