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webp

“夏天到美国住一个月”,中国家长的亲子结伴出国游成为新潮流? | 教育智库

760 views

随着近年走国际化教育路线的孩子数量猛增,去国外参加夏令营,已经成为许多中国学生的暑期必备选项。
相比于购买市面上现有的旅游产品,“家长自助结伴游”成为了一股新的潮流:让孩子加入当地夏令营,家长们租一处别墅,每天购物、看房、旅游。看似一举两得,但是这种模式也有风险。今天这篇文章是四个妈妈带着六个孩子结伴出国的亲身经历。在参加夏令营的第一个星期,中国孩子们就因为文化差异,而被要求退学。“之后的假期怎么度过?”成为了摆在这些英语水平只够应付日常对话的母亲面前的一道难题。 

本文来自中国三明治的卫星项目之一,故事星球智库,重点报道教育领域热点话题。

 

文 | 许佳
留下他们对别的孩子不公平。对不起。

 

在美国的夏令营进行到一周时,Mini和她的三个小伙伴一起收到了退学通知。

 

四个孩子,加上剩余的学费,一并退还给家长。

 

Mini的妈妈小雨赶到营地,迎接她的是泣不成声的孩子,和一脸客气的老师。眼看美国老师神态温和,小雨松了口气:说不定还有回转余地?

 

究竟孩子们做了什么?

 

8.webp

Sunnyvale Camp由市政府发起,借Stratford School的校舍举办

 

这座夏令营由旧金山湾区的森尼威尔(Sunnyvale)市政府发起,接纳来自世界各地的适龄孩子。小琪、Mini、小阳、小亿——四个从中国远道而来的孩子,对同营那个金发小女孩羡慕不已。“她的头发好漂亮哦!”几个玩伴私下里常常议论。这天下午在playground上活动的时候,他们互相怂恿着,走到小女孩身后,抬手去摸那一头金发。女孩的父母刚好站在不远处,几个亚洲孩子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家长当即向营地提出投诉,营地立刻作出决定:将四个孩子开除出营。事情很恶劣吗?像孩子们一样,小雨发现自己很难揣测美国人的想法。对生活在中国的她而言,“身体接触”不是什么大事。挤地铁、逛商场、春天看樱花、过年烧头香……到哪儿不是摩肩接踵呢?她女儿Mini是个特别黏人的孩子,在国内,她的亲亲抱抱俘获了不少亲友的心。然而在美国,人们对伸过去的手却往往投以警惕的目光,哪怕这只手来自一个八岁孩子。 

这不是孩子们第一次出事。前一天下午,老师和小朋友一起玩游戏,她坐在教室正中,让孩子们轮流走上前去,碰一碰她的帽子。Mini摸到了老师的鼻子。紧跟着,小亿动作太大,抓到了老师的衬衣。老师把他俩带下场,反复强调“Don’t touch! (别碰!)”的规则。放学时,她又特意找小雨谈,叮嘱她帮孩子们纠正随意身体接触的行为。

 

当天晚上,小雨在饭桌上和孩子们谈起这件事。“我告诉他们,这里的人不喜欢身体接触。但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外国人对此究竟有多介意,所以强调得不够。”在接受采访时,她回忆说,“中国老师对每个孩子的一举一动管得很细,美国人管得少。当你触到原则性底线的时候,他会说‘No’。这代表他的容忍阈值已经过了50%。一旦说出第二个‘No’,一切就结束了。”

 

第一个“No”没有引起她和孩子们的足够重视。第二天,第二个“No”来了。

 

操着不熟练的英语,小雨试图向老师解释,孩子们初来乍到,不了解当地的社交准则。“哪怕交通规则,各个国家还不一样呢。”她保证,回家一定好好教育他们,希望学校再给孩子一个机会。老师的态度很温和,但格外坚定。“留下他们对别的孩子不公平。”她说,“I’m sorry.(对不起。)”

 

谈话的时间不算长。老师说了很多很多个“I’m sorry.”

 

末了,小雨带着四个孩子,以及退还的学费,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她租住的公寓。

 

这几个八九岁的孩子,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为错误承担后果。在国内上学时,如果不听话,老师会让他们立壁脚、吃批评,最坏结果是告诉爸妈。四个孩子原本心里都认定了,再不好的事情,大不了告诉爸妈嘛。“爸妈最多骂我几句。”他们没想到,学校真的会不要他们。

 

小雨则开始反省自己日常教育孩子的方式。“我态度严厉,但最后会让步。美国的老师呢,态度非常和蔼,但在原则问题上是不让步的。”她总结说,“我觉得这样非常好。”

 
 
英语不好的人之间同样可以交流

 

9.webp

小雨一行租住的公寓。社区设有公共泳池和草坪

 

小雨一行人——四个妈妈和六个孩子——租住在圣何塞(San Jose)市内的一个高档社区。住所距离营地所在的森尼威尔有十分钟车程。这两座毗邻的城市是硅谷的组成部分,Apple、Intel、Yahoo、Google等一流科技公司都坐落于附近。在四个家庭当中,有一位爸爸曾在Google总部工作。经老同事推荐,他代孩子们向森尼威尔市政府的公办夏令营递交了申请。正所谓误打误撞,在美国,湾区是西部最重要的夏令营据点之一。著名的伽利略创新营(Galileo Innovation Camp)、Camp EDMO、“最佳乐高夏令营”TechKnowHow Camp等营地都在这一区域。不过,小雨一行事先没做多少功课,时间又仓促,可以说是随机报名,随机前往。 

同行的家庭情况相似:全职妈妈,两个孩子,经济宽裕。四家人此前就是朋友,经常结伴带孩子出国旅行。2015年暑假开始前,四个妈妈又凑在一起商量夏季出游计划。大家一致觉得旅游虽然开心,但有两个缺点:第一时间短,第二“平时在家伺候娃,出去玩还要伺候娃”,太辛苦。她们萌生了把孩子送去夏令营,自己抽空逛街购物的想法。

 

大人孩子总共十人,暑假一到就跳上飞机抵达了圣何塞。四个小学二三年级的孩子入营,两个学龄前儿童送入当地幼儿园插班。没想到,在营地里才待一星期,孩子们就被赶了出来。

 

“他们当场哭得可怜,谁知到家没一会儿,就全忘了。”小雨说,“反而是我还缓不过来。”

 

在四个妈妈当中,小雨的英语水平算是最高的,但也只够应付日常简单对话。四个人分了分工,有人负责采购,有人负责家务,至于一切外联事宜,就落在她头上。离开森尼威尔营(Camp Sunnyvale)的第二天,她开始着手寻找下一个营地。

当地教会学校Sunnyvale Christian School接纳了这四个孩子。尽管同样是随机的选择,但在了解学校的夏季课程之后,妈妈们一致认为这里比上一家更好。森尼威尔营由市政府组织,daycare(日间看护)意味浓重,课程安排随意,以游戏为主。教会学校的教学内容则更充实,排课也比较固定:上午是自然课,比如讲公鸡,老师会展示一只真的公鸡,讲得也很有趣;下午上电脑课和体育课;星期五是游泳日;每周还会安排一个短途的trip,带孩子们去博物馆或海洋馆。学校安排了能听懂中文的工作人员,可见这里的华人孩子不少。

10.webp

教会学校的自然课程。老师扮演魔术师,一边讲,一边“变”出动物来

 

 
可惜,教会学校的夏季课程在孩子们入营一周之后就告结束。小雨不得不再次出马寻找下一个去处。第三个营地,也是孩子们那年暑假进入的最后一个营地,属于当地一所私立学校,Challenger School。学费比前两个营地翻了好几倍。森尼威尔营一周的营费合人民币1600元。Challenger一天的费用合人民币就高达800元。贵有贵的道理,学校的课程设置令四个妈妈满意:上午,有全科老师给孩子们上数学、英语、科学、艺术等课程;下午照旧是户外运动时间;老师还会留趣味性的回家作业——“作业量很少,但也符合我们家长的要求了,至少让孩子回家有事做。”小雨说。短短一个月,孩子们辗转体验了三种夏令营。小雨总结“私立学校在教的过程中玩,公立学校在玩的过程中教”。“说实话,语言能力没有获得显著提高。”她说——一方面因为待的时间短,一方面学校考量孩子们的语言水平后,把他们分到了低一级的班。当然,类似找厕所、买东西之类不得不说的话是学会了。

 

事后看来,英语水平的提高与否反而没那么重要。孩子们最大的收获,是学会在陌生的语言环境里与人交流。“孩子们体会到,即便说错了也没关系。不论她以后到了哪里,都不会羞于开口。”第二年暑假,四个家庭结伴去欧洲玩了一个月。在旅途中,大家发现孩子们的待人接物,无论是买东西,找厕所,还是在餐厅跟服务生交流,都相当自如。法国人英语不好,但没关系,英语不好的人和英语不好的人同样可以交流。小雨看重这份沟通能力。

 

 
院子里有苹果树、西梅树、黑莓树,还有六只山羊!

 

 

11.webp

四个孩子在院子里做烤苹果

作为学龄孩子的妈妈,小雨和她的旅伴们对summer camp的“教学功能”多少抱有期待。亚洲家长的心态,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展现得更鲜明。尽管没把学习知识放在首要地位,几个妈妈还是一致认为,不论多少,能学一点,总比整天玩来得好。这应该能代表中国家长的普遍心态。逢到周末,她们会带孩子驱车前往斯坦福和加州伯克利参观。在校园里走了一大圈,妈妈们一心只期待孩子们说出一句:“将来我要到这里上学。”

 

另一个全职妈妈归华的着眼点则与小雨她们不同。比起学习,她的summer camp之行更注重生活。

 

2016年,同样出于临时起意,归华组织了一支西雅图游学队伍。四个家庭最终成行,孩子的年龄都在四岁到五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刚上幼儿园,学习压力尚未逼近。因此,家长们的心态更为轻松。谈及那个暑假,归华滔滔不绝地讲述他们一大群人在一所带大院子的house里的美好生活,对夏令营本身说得却很少。

 

“房子带一个占地两亩的大院子,院里有很大的苹果树、西梅树、黑莓树,还有六只山羊。孩子们放学一进家门,先去后院喂羊,接着就捡苹果做烧烤,在院子里挖泥沙,在前院画格子跳房子。”

 

12.webp
“房子很大,东西都是旧旧的,但很干净。孩子们看到那么大的客厅,已经疯了。院子里的烧烤炉也很旧,但孩子们不在乎。他们觉得好玩啊。我们还在两棵树中间挂了一张吊床。”“孩子会跟房东家的小女孩玩,一起打游戏,讨论攻略,吃冰激凌。小女孩不会说中文,不知道他们怎么沟通的,但他们就是能够明白彼此的意思。”

 

“我们在Costco买了100美金的海鲜,回家做了一顿从帝王蟹腿到龙虾、带子、野生三文鱼俱全的大餐,10个人都没能吃完。菜上桌时,孩子们看到巨大的螃蟹腿都沸腾了。”

 

“在美国吃得不像我们这里那么精细,食物都是高蛋白的。小孩子便秘了,我们就拿篮子到院子里摘一篮西梅,一吃就好了。”

 

在归华心目中,这所大房子让大家的西雅图之行变得尽善尽美。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一所理想中尽善尽美的房子。对于旅行经验丰富,对旅途中的住宿要求近乎苛刻的归华而言,就更是如此。房子本身有些老旧,不属于高端社区,与营地的距离不近(至少30分钟车程),只有三个卧室(这意味着四个家庭中有一个需要在客厅搭铺),价格还贵(每家人要花费人民币2.5万元)。当初之所以订这所房子,也是无奈之举——因为预定太晚,西雅图当地的优质房源所剩无几,这已是权衡再三后的最优选择。没想到,结果却令人惊喜。

 

究其原因,天然不造作的生活方式本身就具有深切的魅力。归华此前在国内经常带孩子去莫干山等地的别墅度假,当地许多农场也饲养小动物。但在她看来,那些地方的氛围“还是有些造作”。在西雅图这所普通民居里,她和旅伴们感到“一切都是纯天然的”。“我觉得那是我理想中的生活的样子。”

13.webp

孩子们一放学回家就泡在大院子里

 

 
 
我总共给女儿买了60多双鞋

 

早在2012年,英孚教育对中国学生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就显示,18.2%的被调查者曾参加过海外游学。五年过去,随着走国际化教育路线的孩子数量猛增,去国外参加夏令营,已经越来越成为许多中国学生的暑期必备选项。小学高年级及以上的孩子可以独自跟团,年龄较小的孩子则由家长护送一同前往,孩子入营,家长购物、看房,一举两得。目前市面上的此类产品,以10-14天的行程为主流。但有些家长仍嫌太短。他们更想自己也能在美国生活体验一个月以上。真要做到自行带孩子游学,对家长的要求可不低:要有闲有钱,要语言过硬,要下得了厨,还要开得了车——缺哪条都不行。不约而同地,归华和小雨用同一个方式解决了这个难题:结伴。

 

小雨的伴,是一帮熟悉的朋友。不过对很多人来说,要在熟人里随手组一个全职妈妈游学群,也非易事。归华则是通过自己做的微信公众号召集到伙伴。

 

她发起的微信群,准入门槛不低:一年至少三次海外娃游,六次国内娃游。尽管如此,加入者却络绎不绝,群成员很快就抵达上限。在这里,许多对亲子游需求迫切的家长找到了旅伴。

 

西雅图游学,一开始只是群里某个下午的闲聊话题。没想到,聊着聊着,大家越来越认真。“西雅图游学筹备群”当即建成。家长们找营地的找营地,订房子的订房子,租车的租车,订机票的订机票,忙碌起来。

 

其时距离暑假开始不足两个月,西雅图是避暑胜地,同时也是美国西北部的夏令营聚集地,airbnb上有四个卧室以上的房子已经被订得七七八八。针对五岁以下儿童的营地本来就少,时间紧迫,最后负责外联的Lisa为孩子们定到了Kids Mueseum夏令营的四个空缺——也是唯一的可选项。

 

这也就是为什么,四家人会住进一座三个卧室的房子——几乎是那个时间点唯一的可选项。

 

居住条件的不尽如人意,一点都没有影响一行人的游学体验。房子是旧,但好在大。厨房比上海普通公寓的客厅加餐厅还要大一圈,五个人一起做饭只见热闹不见拥挤。客厅有壁炉和舒适的大沙发,四个孩子不出门的时候,就在里头玩角色扮演,下午的时光一眨眼就过去了。经过这次游学,归华对旅行的住宿有了新的看法。过去她是“品质派”,一般都会选择当地最贵的酒店入住。在西雅图生活过,她发现普普通通的房子也能带来出人意料的体验。四个家庭中,有一对夫妻一起出动,爸爸老张师傅负责开12座的大van接送孩子,妈妈Lisa本身在美国长大,英语娴熟,负责外联。小阳妈性格精细,负责管帐和采购。归华则负责制定出游计划。萱萱妈并非全职主妇,这次带着工作上路,平时远程办公,得空了就帮忙做家务。

14.webp

12座的福特大van,能宽松坐下所有大人和小孩

 

 

 

做饭、洗碗、打扫卫生,大家都一起料理,接送孩子上下学也是全体出动,热热闹闹,其乐融融。孩子们参加的是半日制营地,把他们送入营之后,家长们就在附近的露天购物中心打发时间——购物的购物,喝咖啡的喝咖啡,归华喜欢利用这两个小时写写文章、拍拍照片。小阳妈酷爱逛街,几乎每天都会搬回些小零小碎,大家看了觉得好的,第二天再组团去买。

 

美国的GAP网店比线下更便宜。一群妈妈会先在店里看好款式,再到网店下单。“Lisa有GAP的联名信用卡,还能再打折。”说起购物,归华难掩兴奋,“实在太便宜了。”

 

“逛商场”几乎成了小雨她们几个妈妈每天的固定功课。她们喜欢outlet,一开始去The Mall,后来发现Premium Outlets货品更全、更便宜。不久以后,她们又发现了Target和Macy’s,以为这就低价到底了。最后逛到Ross,惊喜之下“把之前买的都退了”。

 

“我给Mini买了很多便宜的百褶短裙,3.99美金一条,穿起来很好看。鞋子,两个女儿各买了30多双,总共60多双鞋子带回国。真的太冲动了。”小雨说。

 

 
自由、风险与成长

 

从今年年初起,归华开始策划一系列“海外自助结伴游学产品”。温哥华、西雅图、普林斯顿夏令营将在2017年暑假成行,两人同行价格在2.9万元到4.2万元不等。到目前为止,已几乎报满了。她没想好是否将这类产品发展为一项正式的业务,毕竟众口难调,参与者会不会认可她的安排,还是个未知数。“如果这次能成功的话,我想不出理由为什么不做。”她说。
结伴游比机构游学产品,直观的好处是省钱。目前可查到的各机构英语国家游学产品,为期大多二到三周,价格在人均人民币2.7万-3.5万之间,为期四周的游学产品,质量比较好的则需要4.5万左右每人次,孩子和成人基本同价,不含机票。按照归华的算法,四个家庭分摊住宿(2.5万-3万/家)、车辆(5000/家)和饮食(3000/家),加上营费(8000-1.6万/人)、汽油、门票及各种日常开销,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的组合,单月开销在人民币4.5万-5.4万上下,比机构产品便宜几乎一半。当然,不同营地收费会有区别,房租也视社区、条件不同而有差异。小雨一行选择的是两套大公寓,以两个家庭为一个单位分开居住,一个月的所有开销,总计在6万人民币左右。 

除此之外,行程安排上的自主、孩子与家长的亲密互动、对当地生活的融入,也是一般的夏令营旅行产品所难以替代的。

 

当然,事情都有两面。自由越大,风险越大。无论是归华他们,还是小雨他们,此前都没有带孩子在国外独自生活的经历。“如果不是因为结伴,我还没有这个勇气。”归华说。

 

刚租的车,第一天送娃上学时就半途抛锚,临回程前一天又在停车场不慎磕碰。

 

四个熊孩子搁一屋子,砸掉个台灯、压塌张桌子,都是常事。

 

在公寓用锅子炒菜,油烟触发火警,整整两个小时,社区里回响着刺耳的报警声:fire!fire!fire!

 

在泳池,孩子拔了一个不知用途的塞子,报警声又响起来了:help! help! help!原来那是溺水求救信号。

 

家里吃小排骨,把骨头扔进垃圾粉碎机里,粉碎机不堪重负,坏了,把下水道全堵了。小雨找人来通下水道,花去一大笔钱。“美国的工人好贵!”

 

在圣何塞,小雨甚至经历了一次“死亡威胁”。“生平第一次面对枪口,我害怕极了。”直到今天回想起来,她依旧心有余悸。

 

拔枪的是警察。

 

由于左转时没有避让直行车辆,小雨被警察追停。上交护照和驾照之后,她像在国内时习惯的那样,下车企图求情。正在填写罚单的警察迅速转身拔枪,大喊道:“Go back to your seat!(回到座位上去!)”

 

整个场面跟电影里常见的毫无二致,令小雨魂飞魄散。后来,她上百度查到数据,称美国警察从拔枪到开枪的间隔时间大约是0.7秒。

 

她平时听美国人说话还半懂不懂的。一着慌,对officer的教训居然听得一字不漏,对答如流。

 

晚上接Mini回家,小雨依然沉浸在后怕和受挫感之中。她忍不住把白天的遭遇告诉了女儿。

 

“今天妈妈开车违章,被警察拦下来了……”

 

出乎意料,七岁的Mini开导起妈妈来:“妈妈,这是好事,这样你下一次就不会再违章了!”

 

“可是罚了很多钱!”

 

“钱是小事,你给爸爸打个电话,叫他把钱打过来。”Mini的回答令她忍俊不禁,也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她觉得,女儿的表现要比她勇敢。

 

在去交通法庭接受裁决和罚款之前,小雨接受了几个孩子安排的操练。大家建议她一定要态度诚恳地向法官道歉,“一定要多说sorry!”。

 

小雨所在的妈妈团里,甚至找不出一个英语流利的人。“大家都说,这次出来,孩子的英语水平是有一定提高,但是英语口语提升最快的就是我了。”小雨笑着说,“她们说我一下子秒到八级了。”

 

和学校、老师的交涉当然对提高英语水平有所帮助——“听懂多少算多少。”另一方面,疯狂血拼、频繁的退货换货,也给小雨提供了大量会话场景。

 

如果说美国之行给了孩子们在陌生环境中与人交流的勇气,那么小雨获得的则是一个重新审视亲子关系的机遇。“过去我权威感很强的。在上海,我什么都懂,什么都会干,没有任何事情需要跟孩子商量。”她说。到了不熟悉的环境,她突然要和孩子一起去面对许多自己不了解、不擅长的局面。孩子发现,“妈妈需要我的帮助。”这种体验难能可贵。回到上海以后,她们的亲子关系较之前变得平等了。

 

归华在回到上海之后才体会到儿子豆豆的成长。豆豆性格内向,尽管一直以来上的是双语幼儿园,却从来不开口说英语。从美国回来,新学期开始,他忽然变得敢于开口了。放学回家还经常对两岁半的妹妹说英语,充满了自信。儿童乐园常见的monkey bar之类的攀爬设施,他过去不敢上。在美国看到大小孩子都喜欢玩,同行的小阳姐姐更是少见的高手,于是他开始拼命尝试,回国之后也到处找。归华觉得,和小伙伴们同吃同住,耳濡目染,比在国内上学时受到的影响更深刻。

 

住在圣何塞的那一个月,孩子们天天帮妈妈洗衣服、晾衣服、收衣服,比在家勤快得多。“后来我们发现,整个社区只有我们把衣服晾出去。”小雨忍俊不禁,“我们闯过好多祸,收到过社区的警告信,还碰到不少意外。和孩子们经历这一切,事后回想起来都觉得很棒。”

 

15.webp
在美国,孩子们有一件最喜欢做的家务,就是每晚上床前把垃圾打包带出去扔掉。结伴走一小段路,前往垃圾站。站上为不同垃圾设立了各自的分类通道,孩子们称之为“滑滑梯”。把垃圾扔进对应的入口,目送它们滑下轨道。不要马上走,站着等几秒钟。你会听到在很远的地方,响起“扑通”一声。垃圾到家了。

 

就算过去好多年,等到孩子们都长大成人,还是会开心地回想起那一声“扑通”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