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 road

有权选择、敢于选择和甘于选择

10,061 views

我们这代八零后人,比上一辈所处的成长环境更优质、更温暖,是拥有更多选择权的一代人。然而,选择多了未必就是好事,有选择的人常常要比没有选择的更烦恼,因为人们总想做最明智的选择。而何谓”明智”?

在前辈人眼里,八零后已经是”自我至上”的一代,但很多八零后自己明白,他们与其他人一样,不可能完全看清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即使看清,也不一定敢于选择—尤其是走上那是被旁人不怎么看好的道路时。

这个困境最常见的情况,反映在职业道路的选择上。进取心是个褒义词,但过度的benchmark是否会对自我定位和价值认可造成偏差,反而影响了职业方向的选择和发展呢? 事实上,在父辈年代里,如果你做的不够好,并不一定能明显看出来,因为大家都差不多。然而,在现在,如果你做的不够好,别人就认为你没有借口了。

物质世界的冲击和无形的舆论压力,都有可能给人带来更多的疑问,不确定自己是否做了正确的选择。而走一条新路,一个你有兴趣、却鲜有前人涉足的方向,就意味着没有现成经验可以复制,也没有说明书教你step 1-2-3,承受的压力自不必说。而且,寻找方向感上的压力往往会多于实际工作中的困难。

在纽约时听过一个留学生的经历,颇具意味。高考选择专业时,各方面鼓吹”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所以义无反顾的把”生物系”填进了志愿表里所有栏目。等到把美国的生物PhD读完,也没发现生物领域有什么蓬勃发展的迹象,不仅中国,美国市场也比较冷清,除了一些药厂每年有些研究型职位招聘。迫于就业压力,他只好利用建模型和数据分析的能力,转行去IT行业谋求了一个职位,解决生存和身份问题。

而在那之后不久,全球IT产业又因为互联网泡沫的原因进入了长久的低迷阶段。迷茫前行中,他痛苦思索,与同学朋友四处取经,最后决定通过考CFA的方式涉足金融领域,既可以谋求更好的物质基础,又是一个说出来颇具档次的“金字招牌”行业。然而,等他辛辛苦苦又投入了2年时间学习CFA课程,最终通过CFA level III的时候,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的Financial Crisis又在美国蔓延开了。这当中,拖垮了无数本可以提供光鲜职位的金融机构,他的转行之路又再次受阻。

当然,这是一个运气不太好的”选择”故事。我也相信,他在各个行业内积累的经验,到晚些时候也会给他带来不少机会。只是,换个角度来想,如果他可以早些看清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有可能已经成长为某个领域”不可替代”的专家了。

也许很多人还不曾遇到这种情况,或者已经遇到但仍在挣扎,对于是否跟从众人的想法还没有一个定论。事实上,这是一个无可避免的选择困境,不管你是否愿意面对,这种“无法从众”的困惑,终将在人生的某个时刻或某一些时刻到来。如果你做的事情看起来和大众有些不一样,你会有勇气坚持自己吗? 你会甘于自己的选择,并且永远不后悔么?

东方人喜欢群体意志,习惯用群体价值观来衡量自己的价值,用别人的眼光给自己定位。所以,我们害怕被看作异类,从幼儿园起的教育就要求我们和群体有趋同性才能更好的生存。

之所以把这个“敢于选择”的话题锁定在八零后的年轻人(当然也会包括其他年龄层有类似想法的人),主要是觉得八零后这代人普遍已经享受到了物质丰富的优惠待遇:在国内的过的衣食无忧,在国外的也许终有看尽繁华的一日。猜想现在出现的很多年近60岁的华人知识份子的早年移民,正在热衷于回国创业,大概他们也处于看尽繁华的境界了。相比上辈人,现今的八零后在early 30s的时候,就已经占有了别人60岁才获得的“自由选择权”,那么,也自然更有动力做出选择来进一步self-guidance,引领自己进入到更加强大、独立的精神境界,也才有可能去改变他们的下一代,再下一代。

富兰克林曾说:如果你不愿在辞世化作粪土后就立刻被人遗忘,那要么就写点值得一读的文字,要么就做点值得记载的事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2 thoughts on “有权选择、敢于选择和甘于选择

  1. Toba

    cute,第一次到这里来看,这个平台挺好!喜欢看你们积极思考的文字。这两年感觉自己停滞了,有点深陷其中的感觉。不管怎样,生活不止,思考不停~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