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415220313

在中国教外国人汉语,钱景可能不如你想象 | 世界药丸

404 views

文|赵景宜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玻璃门上提有书法字。在教室里,老师教着拼音中的韵母,金发碧眼的学生跟着念道:“ a 、o、e、i、u、ü 。”

 

这里是上海的“胡同学校”,它最早由几个外国人在北京创立,那是2004年。八年后,他们在上海开设了分校。那一年,市场上已有各类培训机构:儒森汉语、默恩汉语、美和汉语…..公开资料显示,常驻在沪的外国人达20万左右,有10万左右来此工作,居全国之首。

 

除了商业机构,上海还有29所招收留学生的高校。数千名的对外汉语老师,只是一个小的注脚,同国际学校、驻华公司总部、华人保姆、街边随处可见的进口超市一道,展现了今日中国步入国际化的一面。

 

有许多人会好奇:我怎么当一个汉语老师?他们在做什么?钱很多吧?

 

但也有人告诉我:“行情最好的时候,在静安寺就有十几家培训机构。但没过多久就会倒闭一家,大多数都没被人听过。”

 

当一个全职汉语老师机会难寻

 

上海胡同学校,共有十间教室,35位老师,共400名学生,它位于五原路76弄,原来的法租界。在靠近走廊的那几间教室有书法题字:“爱”、“雅”、“忍”,并配有诗文。大多数汉语学校,包括孔子学院,都热于弘扬中国文化。但显然,他们对文化理解大多是古代儒家文化和“国粹”。

 

毕会娟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她性格开朗,谈话时会带有微笑,让人觉得轻松。因为能“和外国人打交道,经常用英文”,许多朋友们羡慕她的工作。其实毕会娟要比普通人更早起,经常需要上八点钟开始的早课。

 

谈及在胡同学校的工作,她很满意:“没入行前充满了希望,后来发现这个行业特别乱。很多培训机构都只招兼职,但这里能做全职老师。”

 

这是汉语培训行业的通病,签订正式劳务合同,意味着承担五险一金等诸多成本。如同“共享经济陷阱”一样,大多数老师都全天在工作,但只有一个临时工的身份。不平衡的天平导向了个体,行情一旦变化,买单最多的也是汉语老师。

 

这个浮于水面的事实,没有影响“对外汉语”专业的热门。在读了四年汉语言专业后,毕会娟在研究生时读了“国际汉语”专业。她对我说:“学这个很偶然,家里有一个亲戚学的这,就觉得对外汉语听起来很厉害。”

 

快毕业时,和许多同学一样,毕会娟报名了国家汉办的志愿者项目。在泰国做三个月汉语老师,除了每月2500元泰铢补助外,毕会娟能住进一间三人间寝室,床下有一个自己的书桌。她说道:“不像在国内,泰国学生特别调皮,课堂上随便走动和玩游戏。”

 

课堂上,毕会娟用图片来教小孩认识单词,她尽可能不用翻译法。有时会拿出一个苹果,有时把生词放在具体情境中。这三个月的经历,让她有很大收获。最优秀的那类学生,能够和她打招呼和聊聊天气。“这些进步是看得见的。”毕会娟说道。

 

现在,毕会娟更多是在教大人,但许多道理则是相通的。课堂上,毕会娟更多用互动的方式,通过情景带入的方式去教学。有一次,毕会娟要教学生“矛盾”这个词。她给学生放了《欢乐颂》的片段,讲的是樊胜美和父母间的争执。

 

对很多初到中国的欧美学生来说,一切都充满了陌生感:路人间的闲谈、店员不耐烦的询问、人民广场地铁站里的广播语,再到街角的轮廓、广告标示,过马路看左还是看右?给学生信心,毕会娟认为非常重要:“最开始的时候,我会教一些很实用的对话。让他们买咖啡的时候能用上中文,在外面就能学到汉语。”

 

初学的学生,最先的困惑是拼音。另一位老师李同告诉我,很多学生分不清“j”和“q”。他向同事讨教了一个好方法:“我要他们拿一个纸条在唇边,念q的时候纸片会动,j的话不会。” 今年年初,他正式成为汉语教师,他觉得需要不断学习才能更好地教学。不上课的时候,李同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看专业书,最近他在读《趣味符号学》。

 

在这之前,他在柬埔寨教了一年汉语,同样是一个志愿者项目。在李同看来,上海的生活和金边没有太大的差别,“我每天都在上课和备课中度过,觉得日常很充实。”

 

为什么说“慢走”?

 

外国人很难去理解中国的人情社会,对他们来说,适应这里生活才更迫切。

 

安特里经常从地铁站出站后,坐摩的回家,一般付费15元。偶尔,有的司机会不找钱,他只好说道“你给我钱,给我钱”,这类抗议总会被旁人笑话。毕会娟知道后教他下次如何处理此类问题,“不会教他们吵架,会告诉如何讲道理。”

 

有些外国人,刚开始就不能适应中国的生活。毕会娟教过一个法国人,上完第一天课,他就表示想回国。几天后,这个学生直接坐飞机回去了。过了一个月后,因为父母压力,他又回到上海两个礼拜,之后又回去了。“他从一个小城市来,高楼大厦,地铁上的人流、空气质量让他非常不适应。” 毕会娟说。

 

但好在,第三次再来上海后,这个年轻的法国人持续学习到了现在,六月份还去考了hsk4(汉语水平考试)。这几年,毕会娟观察到,来自亚洲国家的学生多了起来。她也观察到了文化上的不同:“韩国人和日本人比较害羞,西方人回答问题很积极。”从字迹中,又能看出日本人和韩国人差别。

 

但共同点是,他们都对汉语费解:为什么分别时说“慢走”?为什么不对父母说谢谢?尤其是西方留学生,对没有时态的汉语会非常焦虑。毕会娟对我说:“为了表示过去时态,他们特别爱用‘过’和‘了’。”

 

猫在大学里教了五年汉语言。她告诉我:“一般伊斯兰国家的学生,总会把地点放在句子最后。比如,这个节日是最重要的节日在我的国家、今天晚上我们聚餐在我们的宿舍。”

 

在猫教的韩国学生里,常会讲话时宾语前置,就变成了倒装句:“冻死我了出去一趟”。有位越南学生给猫印象深刻,他爱看金庸,总会说道:“小的知道了”、“老师有何吩咐”、“我这就去办”。

 

也有许多佼佼者。有的学生才学了五个月汉语,就开始看生肉版的《三生三世》了。还有一个俄罗斯学生,学习了一年多,可以轻轻松松阅读《新周刊》和中文小说。猫告诉我:“他是大神级别,考数学就考了80多分。”

 

不过进入中文符号世界,和实际中生活还有差距。我有一个老师,她先生是个韩国人,在武汉大学拿到了汉语言博士学位,长得憨态可掬,有点婴儿肥。平时讲话爱用古诗词和成语。有次洗澡时脚滑,摔倒在地,只得去医院看诊。

 

“天气很热,准备沐浴一番,灯光照在浴缸,水面波光粼粼。我一不小心,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火冒金星的,只好来找你检查检查。”

 

事后,这个武汉医生没好气地说道:“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但我建议你去拍个CT,看哈脑壳是不是摔出了问题?”

 

大学汉语老师的生活

 

每到六月,猫要送走好几个班的学生。这时候的上海师范大学,校园内绿树成荫,夏天来了,今天是她任教汉语老师的第五年。

 

常住在上海的17万外国人里,其中有6万人是来此留学。猫送走的学生里,有的是刚读完预科,有些是汉语言专业的毕业生。在掌握了不同程度的汉语后,他们都要开始新的生活,选择离开,或者继续学习与寻找工作。

 

对于外国学生们来说,汉语老师会是他们最早接触的中国人,也可能是几年生活中见得最多的一个。“最开始一两年,这个时候我会特别舍不得。” 猫说道。

 微信图片_20180415220313

猫的学生

我和猫散步到了操场,她刚刚送走了最后一批学生。看台上,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摆着不同姿势,正留影纪念。草坪上,十来个小孩子踢着足球,黑人教练在一旁观察和指导:“hurry,hurry”、“follow him”。

 

“感觉上海越来越像纽约了。” 我说道。

 

“我有个学生有这样的感觉。她觉得上海要比西雅图好,生活方便。外企很多,以后的机会有很多。很多东南亚的留学生,总会感慨上海特别的快。”

 

猫告诉我,她的许多朋友也选择了来上海生活,看中了这个城市的公平、便捷,以及通过努力有可能获得的同等回报。

 

在来上海前,猫一直生活在东北,自高中起她就期待来此生活。也像提前设定好一样,因为好朋友的缘故,那个时候她了解到“对外汉语”这个专业。“一听这四个字,就觉得很感兴趣。我对文学感兴趣,初中时开始读普希金,他的作品我都读过,后来看其他俄罗斯作家。我喜欢自由和浪漫的文字,中国作家里喜欢老舍。”

 

猫是一个很好的汉语老师。同学们有时开玩笑叫她“后爸”,因为在教学时特别严厉。同猫聊天时,也能感受到她是认真的人。在哈尔滨大学念完本科后,猫在学校做了实习。“四年的学习不足以教学”——这是她实习后的想法,并继续念了研究生。

 

当时,她每天会花大量时间来备课,但依旧会上课紧张和缺乏经验。有一次,她讲解课文中的副词,学生们对形容词也很感兴趣。因为书本没有出现,猫没有继续讲解。猫对指导老师课后的点评,还记忆犹新:“他们那么感兴趣,你怎么不讲呢?”

 

现在,猫已经教了五年对外汉语。“这几年我发现,我们认为是难点的地方,对外国人反而不是难点,因为我们都重点讲了。一些没有被提及的地方,反而成了他们的难点。”有许多学生,在零基础学习了半年汉语后,能拿到hsk5。

 

即使是这样,在学习了一年预科后,大多数外国学生还是很难进入接下来的学习。一次,有个大学的老师来答疑,有个学生担心和中国人一起听课会不会成绩差。那个老师直接说道:你们成绩差很正常,你才刚听两天汉语,别人多学了二十年。

 

“他们会上哲学课、数学课,确实很难听懂,语言比较抽象。” 除了这些,还和任课的老师有关系。有一个学生拿来录音给猫听,老师讲的上海话。猫回道:“听不懂,他说的不是汉语。”

 

对于初学者来说,发音的问题是最大的难点。到了更高程度,词义辨析、成语辨析则是外国人最困扰的地方。日韩学生最在意这些,“他们希望你能给我解释到每一个字的意思。这个词由什么构成,为什么这两个词组在一起有这个意思,这个用法是从哪个用法里边过来的。比如,单单一个花字,为什么会有五个意项?”

 

选择读汉语言专业的留学生,中文水平则能有更高造诣。毕业时,这些外国学生们要用中文写8000多字论文,有文化、商业、语言等内容。

 

“他们写的东西有外国人痕迹吗?”

 

“初稿的时候还是能看出,改稿后就好很多了。这也是学习态度的问题,用心一点,都会注意到这些。很多人用的语法、语句,甚至比中国人还规整。”

 

同其他大学老师一样,下课后猫很少和学生来往,她说道:“君子之交淡如水”。校园的生活特别简单,猫的家就在学校附近,每天只需骑个共享单车。在我们要分别时,她告诉我:“其实,外国学生特别的单纯,和他们相处不会太多顾虑。但在外面,总有不同的小社会。”

 

兼职汉语老师速成记

 

在福州路的外文书店,学习中文的教材是热门书籍:《外国人学汉语难点释疑》、《对外汉语词汇教学》、《新丝路·高级速成商务汉语》。这意味着,外国人有许多自学的机会,也有许多中国人有机会转行做汉语老师。

 

2012年,Yolanda辞掉了文员工作,转行去做了汉语老师。此前,她报名了三个月的汉语老师培训课程,利用下班和周末时间学习。

 

最早的时候,Yolanda和一个机构签了兼职协议。但对于Yolanda来说,这是她唯一的收入的来源。公司会给她派课,上课地点由学生选择,Yolanda会根据时间成本去选择与规划。

 

她把房子租在了淞虹路,这里有许多外企公司, Yolanda就往返在不同写字楼和楼层里,向公司人教授汉语。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成熟,Yolanda特意剪了短头发,她说:“刚开始,会尽量不接高管和有一些基础的学生,但尽可能多去上课。”

 

运气好的时候,每个月赚到5000块,有时只能拿到3000多。这笔钱很难过上不错的生活,和许多在沪的年轻人一样,Yolanda偶尔会想起房租感到焦虑。“最担心的是暑假和圣诞节,外国人会出去度假或回国,整个月都没什么课可以上。”她说道。

 

通常零基础的外国学生,此前没有接触过其他汉语老师,教学起来压力较小。这也是培训机构鱼龙混杂,入行门槛低的根本原因。知乎网友Jasmine回答“全职汉语教师什么体验”时说道:“有时候一天跑四个地方,拎着重重的袋子挤公交和地铁,哪怕临时取消,都不会算你的课时的。我直白地告诉你,工资很低,比起我教英语的时候,低多了。”

 

Yolanda一直没考虑过转行,期间她去过另一家公司签了全职合同,但因“任务多报酬少不开心”为由离开。直到2015年9月,她才选择单干,正式成为独立的汉语老师。

 

我约了Yolanda见面,她穿着连衣裙,个头不高,戴着银色手表。看上去她不是精力充沛的人,但也面无倦意。她没有很强的气场,但始终保持参与感。她很努力,也很幸运:参加培训,成为汉语老师,两度辞职,去年注册了一家公司:为外国人提供各类信息服务,主要还是汉语教学。

 

她有一台尺寸接近iPad mini大小的华为手机,“随时随地工作,像电脑一样方便。”Yolanda的老家在湖北的一个地级市,每次回家得从武汉中转。

 

她翻开微信通讯录,上面有2072个好友,其中一大半都是外国人。这都是她这几年来的积累,Yolanda喜欢和他们交朋友,认为工作和生活是分不开的。每次上课前,她会认真地备课,遇到教材中不合理的地方时,则请教同行。

 

几年的教学,她觉得音调和汉字是外国人学习的难点。“就算听说再好,不会认汉字的话就是文盲。”Yolanda说道。她会要求学生掌握如“辆、把、头、打、台、栋”等基本量词,“教过的学生对量词很困扰,问我可不可以说‘个’。我说可以,但你应该对自己要求更高些。” 同时,她说道:“我会让他们表达尽量简单,用短句和口语。”

 

Yolanda对大学里的汉语教育有些不同看法:“那些老师总觉得我们不注重语法,不够关注学生的发音是否标准。但对于外国人来说,能早点开口说话才重要。”

 

她让我想象一个场景:你走进了总裁办公室,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成年人。你让他看着你的口形,就着a的四个声调反复练习。“纠正次数多了,别人会烦的。很多中国人也说不清楚,上海人就‘s、 sh’不分。”Yolanda说道。

 

猫最开始来上海的时候,也在培训机构上过三个月的班。她不太喜欢这种工作方式:“培训机构比较商业化。这一课我要求讲三个小时,不管量是多少,必须要讲满。大学里的讲课更自由。”

 

猫向我举了一个例子,师大分有读写课、听力、口语等课。在HSK考级课里,猫在课上讲不了的部分,可以和其他老师协调。但机构则显然不行,“你的活就是你的活,不可能抢别人的饭碗吧?”

 

胡同学校的教学总监桑荣丽告诉了我另一种情况:“现在,我们的早晚课很缺老师。”

 

在年初的时候,胡同学校也开设了汉语老师培训的课程。桑荣丽告诉我,来这参加100小时的培训,就可能有能力担任汉语老师。“学费大概1万元左右。我们上课不会特别理论化,而是在案例中展现出来。每个教育法上完,会布置作业,让学员们来试讲。”

 

在上海,这类培训有很多。我搜了下大众点评:CTC学校需要花费7000元,提供教师培训晚班;汉桥教育,汉语教师快速入门班,5000元,提供五人以下的小班教学。很多都会做如下承诺:培训后成绩优异者可安排就业。”

 

同时,我在上海对外汉语人俱乐部的豆瓣小组,看到一则招聘:周二,周三 9: 30AM~11: 00AM 上课。老师要求:1,英语听说流利;2,有HSK 教学经验;3,有亲和力,有热情;4,时间稳定薪资:75~90元/次 (依照老师经验)。

 

很显然,当汉语老师很难拿到高收入,甚至是低薪。海水落潮时,才能看到谁在裸泳。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对于许多机构和零基础的外国学生来说,你也能成为一个崭新而又有经验的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