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我曾经拿过五子棋全国冠军,和我一起下棋的人现在都弃子了 | 我有故事

184 views

口述 | 蒋思雨

采写 | 张奕超

 

一听到五子棋,很多人会觉得,这就是小时候随便玩的,黑一颗,白一颗,连成五个就赢了嘛。

 

上小学五年级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平时我也会和小伙伴一起,在纸上画个棋格,你涂一颗,我涂一颗。但等我真正系统去学的时候,才发现职业的五子棋不是这样的。

 

五子棋起源于中国古代,后来在中国却没有得到发展,反而是古代传入日本后,在日本得到研究和发展。国内五子棋的起步,其实是从边锋公司开发的一款五子棋游戏开始的。中国第一批下标准规则五子棋的人,都是通过游戏认识的,他们互相切磋、讨论,研究棋谱,我的五子棋启蒙老师陈卫忠也是其中之一。

 

1

2005年,陈老师(左三)带着我们拿了全国五子棋邀请赛的儿童组团体第一

 

我是浙江海宁人。国内的五子棋最早就几波人,北京一批,上海一批,浙江一批。我们浙江的五子棋一直很强,当年的浙江五子棋网上,全国的五子棋高手都会来切磋,我也拿过包括全国冠军在内的无数个奖项。

 

这么多年过去,当初跟我一起下棋和比赛的人,现在大部分都已经离开了,也有很少数留了下来,把它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

 

我见证自己热爱的小众棋种,在中国的一步步发展和困境,而现在,我也在香港和合伙人一起做自己的创业项目,给五子棋投入的精力并不多。但过去的那些一点一滴,我一直想讲一讲,讲一讲我们这群普通人,为了一个小众棋种奋斗的日子。

1

 

2003年,我在海宁南苑小学读五年级。陈卫忠老师当时在教四年级语文,打算在全校的三、四、五年级中选拔苗子,每班选5个人,参加五子棋培训。

 

学不学、学什么课外兴趣爱好,都是我自己决定的,爸妈觉得只要不影响学习就行。小时候我学过国画、跆拳道,还打篮球。那时候我还当班长,好胜心强,听说每班只选五个人,就很想入选,也很好奇五子棋有什么好学的,跟我们平时玩的有什么不同。

 

每个班的选拔赛就是下棋,赢棋多的就能入选,我们一个年级有3到4个班,最后陈老师的五子棋班上有差不多40人。

 

入选后,老师先让我们下棋互相切磋一下,然后告诉我们,他要教的,跟我们正在下的完全不同。之前我们都是用围棋的棋盘下五子棋,其实五子棋的棋盘是15乘15,而围棋是19乘19。

 

当时我们学的是RIF(国际连珠连盟)正式规则。大概介绍一下,RIF规定开局有26种,黑棋方先开局,第一手黑子一定是下在棋盘中间,这个地方称为“天元”。

 

接着下一颗白棋,一颗黑棋,都由黑棋方下,这三手就称为“开局”,一共有26种。

 

因为五子棋发源于中国古代,开局的名字都很好听,有“蒲月”、“花月”、“名月”、“岚月”等带“月”字的,也有“瑞星”、“流星”、“恒星”等带“星”字的,我越学越喜欢。

 

2

五子棋的开局

开局之后,后手方(白)就要决定是否交换,再由黑方第五手的时候下两打(也就是第五手黑子可能出现的两个位置),这时白方可以指定其中的一个作为第五手。

 

开局结束后,比赛就正常进行了。因为黑方有优势,所以为了限制黑方,黑方是有禁手的,比如三三禁手、四四禁手、长连禁手。而白方是没有限制的,所以赢棋的可能性可以是逼迫对方下禁手,也可以是连棋,非常多。

 

之前国际上一直是日本的实力比较强,最开始那些棋谱也都来自日本。但是日本人研究到二三十手就不继续往下了,我一开始学棋的时候,棋谱都是“黑优”、“白优”或者“平衡”,只有很少数的才是某一方必胜。中国人则很喜欢研究,五子棋在国内发展起来以后,就慢慢地把所有的棋谱都研究透了。

 

到2007年,中国最厉害的几个棋手,把棋谱都研究透了,去参加在爱沙尼亚举办的世界锦标赛。那次比赛他们靠棋谱就轻而易举地拿了世界金牌。经过这次比赛以后,国际联盟开始商讨新规则事宜,最终采取了日本人提出的规则,就是现在国内外比赛用的山口规则。山口规则是先手方下三颗开局,同时叫第五手的n打,后手方选择交换与否,第五手时黑方下出n手,白方去掉n-1手。

 

2

 

小学学五子棋的时候,每周有两三节课,我记得第一个学期我们班上有40多人,第二个学期学员减半,一年不到,就只剩下10个左右了。

 

我这一届毕业后,老师也招了新的一批,不过上了初一还跟老师学五子棋的,就只剩我一个,同班的都是至少小我一届的弟弟们。

 

3

除了我(绿衣服左二),绿衣服的都是和我一起下棋的弟弟们

 

2005年国庆,我读初一,在天津拿了自己的第一个全国冠军。我们五子棋比赛是按积分制的,按照人数,排7到9轮对弈,赢得1分,输得0分,平得0.5分,具体最后跟谁对弈我已经记不得了,那个人现在可能也已经不下了。

第一次拿了全国冠军,觉得特别开心。现在想想我那时候可能有点网瘾少女,在网上加了十来个五子棋QQ群,每天回家就特别想下棋。当时浙江的五子棋实力很强,我的水平也不只是在少儿组下了,经常跟成人棋手下棋,他们大部分都是大学生,我们一起下棋,约线上的比赛,研究棋谱,聊生活,关系非常融洽。我年纪小,他们也都很照顾我。

 

整个初中三年,我到处参加比赛,全国到处跑。每次参加比赛就像网友见面会一样,特别有意思。

 

初中三年是我下五子棋最多的时候,除了初一的第一个冠军以外,第二、第三、第四,或者团体奖项,大大小小的什么奖项我都拿过。下五子棋对人的空间想象力、数学和逻辑都有帮助,只要我成绩不掉下去,爸妈都一直很支持我去比赛。

 

2006年,国家体育总局对五子棋正式立项,成为围棋下面的一个二级项目。其实五子棋跟围棋有点像,也是起源于中国,传到日本,然后中国发展一块,日本发展了一块。但是跟围棋相比,五子棋还是委屈得多。

 

围棋在中国的发展体系很完善,如果你真的喜欢并擅长,是可以把围棋作为职业发展的。学围棋,可以去参加竞技比赛,获得收入;有完善的考级制度,获得中考、高考加分;还可以成为省级或国家级运动员。

 

而五子棋呢,如果不是因为爱好,很多人觉得真的没有必要学它。我记得初中的时候,浙江的成人棋手实力都很强。但大家也只是把它当爱好,不知道怎么靠它维生。等到他们大学毕业了,工作忙起来,需要考虑生活的压力,就慢慢地放弃五子棋了。所以现在浙江反而是少儿棋手还可以,成人棋手比较薄弱。

 

读完初中以后,我就有意识地选择和五子棋保持一段距离,没有当时下得那么频繁了。改变我的一件比较重要的事发生在2009年,第一届全国智力运动会把五子棋作为正式比赛项目。

 

全国智力运动会可以说和全运会差不多,但是偏棋牌类,每个省都会派一个代表队参加。从那一年开始,五子棋在国内完全进入竞技体育类。在那之前,比赛的奖金很低,棋手们跑去全国参赛,基本上都是为了兴趣,比赛时氛围很好,就像网友见面会一样,大家什么都能聊。

 

智力运动会上,每个省都会出一支五子棋代表队,还会有一到两个名额,可以去请外援。每个省的体育局对金牌的渴望是很大的,会有一些奖励措施,比如有些省给出30万的奖励,有的会花钱请教练,请外地的优秀金牌队员,下棋战术也更正规化,少了亲密无间的氛围。

 

现在我在的五子棋群里,很多以前一起下棋的人都不在了。其中也发生了很多故事,有的人因为下棋而相恋结婚了。现在在有他们的群里,聊天的主题更多是房子、孩子、婚姻。五子棋,似乎离他们很远很远了。

 

可能也是因为太过想念跟他们一起切磋的日子吧,我在网上下棋也很少了。

 

4

这张照片摄于2004年,我们浙江的五子棋选手一起到上海参加一个邀请赛。如今,除了我(前排左三),如今的浙江五子棋协会会长徐老师(第二排右一)和他的儿子(前排右一),其他人都不下棋了。

 

3

 

第二届全国智力运动会于2011年举办,后来改成每四年一届。我只参加了前两届,2015年我在香港读书了,就没回来参加。

 

今年清明我从上一份工作辞职,刚好回浙江见到了徐老师,也就是我们浙江五子棋协会的会长。老师问我要不要参加一个团体赛,我就跟他们一起过去了。如果你很久没有下棋,计算力是需要锻炼和恢复的。而我没花太长时间准备,只是比赛前看了一些棋谱,临场时跟大家讨论了一下战术,最后我们也只拿了第四名,成绩不是特别好。

 

5

在香港的我

五子棋棋谱更新得很快,如果你不及时跟上,很容易被甩在后面,你还需要长期稳定地下棋,才能一直保持计算力。浙江在成人棋手这块特别缺乏,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比赛前才临时组一下,但在武汉等地,已经有专业的成人棋手,体育局会给他们发工资,保证他们每天都在练棋。

 

浙江生活压力大,大家一般不会放弃一份高薪的工作,去当专业棋手,或者做五子棋培训。我的老师近几年当校长,工作忙了起来,也没有时间教孩子们了。

 

在五子棋培训上,我从我们浙江五子棋协会会长身上看到了坚持的力量。他原本在浙江临安开了网吧,还有几间房子收租。大概是2004年左右,浙江的五子棋邀请赛很多,他想打造一个精品的比赛,就把网吧卖了当作办比赛的经费。

 

比赛办完他赔了不少钱,甚至濒临破产。到了2005年左右,他把其它工作都放下,去宁波做五子棋培训。现在,他的儿子也在当五子棋老师,他们办的培训机构有几十个老师,培养出来的少儿棋手实力很强,在全国比赛上,平均每次都能拿三四个奖。

 

过去跟我一起比赛,目前留在宁波,还下棋的几个人,基本上就是做少儿培训。少儿培训偏普及,老师自身的竞技水平不一定和教学水平直接挂钩。我记得以前浙江某个培训班上曾经把世界冠军请来教了一个学期,学期结束时学生都快跑光了,因为老师讲的学生都听不太懂。

 

我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目前的状态,和浙江以前我认识的老一批的人差不多,大学毕业,要工作,要生存,不能像以前一样,只凭兴趣,就投入那么多。

 

我和搭档目前正在香港做一个跨境医疗项目,想要对接大陆和香港的医疗资源。之前我给澳门一家酒店做董事长秘书,平时的办公地点主要在香港,就有很多大陆的朋友来找我帮忙预约疫苗什么的,所以就想到可以把平台搭建起来。目前我们还在跟香港这边的医疗机构一家家接触,等这边谈得差不多了,我会回浙江,开始做大陆这边的市场推广。

 

现在每天的工作和生活忙得团团转,但我还是会想,如果能回家乡海宁做五子棋培训,发展五子棋,也很不错。

 

目前国内的五子棋体系要完善起来,我觉得还需要花很长时间,不仅要下面有人去做普及,还需要上面有制度去完善。五子棋也面临很多竞争对手,棋类就有围棋和国跳。国跳比五子棋在国内起步更晚,但现在的发展比五子棋好,是因为它有政策的强有力支持,我觉得五子棋可能也是缺少一个比较强的支持。

 

但是看到上海,每个区都有五子棋培训,有一批固定的成人棋手,职业或非职业的都有,他们有定期的活动,把这些人留了下来。我觉得一方面是上海大家不同区要相聚的话,比浙江从宁波、嘉兴、海宁等不同市聚起来要容易,另外上海也有自己的人力资源优势。这么多年来,我看到别的地方的棋手都是一批批地换,只有上海这么稳定。

 

接下来,我应该还是会抽空尽量多参加五子棋比赛。上次跟老师去参加比赛后,最近跟他们接触也很多。

 

我不觉得留在香港创业,和回到家乡做五子棋,这两件事有什么高低优劣之分,只要找到做一件事情的意义感,让你觉得满足、快乐,就够了。不过短期内我不会很快就回去做五子棋,还需要一件件事去安排,不可能一下子放弃所有的东西。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