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964075

辛亥百年看台湾

9,288 views

文/Ms Chingapore

1 关于认同

年初曾看过一个由大陆交换生拍的纪录片——《小小相望》,里面真实地呈现了台湾大学生如何看大陆的。片子给人的感觉既在情理之中,却又有点在意料之外。片中采访到的多数台湾青年对“民族”、“国家”、“身份”这类的概念模糊,或者更准确地讲,他们并不十分清楚自己的归属。鉴于台湾在国际政坛上的尴尬地位,以及多年以来实行的淡化国家认同、强化本土意识的教育,新一辈的台湾人往往对“国家”、“归属”这些词汇有些淡漠,甚至是意识缺失的。首先他们不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在他们眼中,中国是对岸那个庞大到足以威慑自己家乡的地方,他们把中国等同于大陆,即便自己日日成长中的台湾现在还在以“中华民国”作为纪年,他们显然更习惯把其简化为民国,而非中国;当然对于是否接受是台湾人这样一个说法也存在争议,一个来自金门的学生显然对于历史的遗留问题充满了“怨气”。他说,金门实际上距离大陆的厦门更近,他们当年打仗,共产党故意把我们留给国民党,为的是脐带不断。但是现在他既不觉得自己属于台湾,也不觉得自己属于大陆,由于远离台湾本土,也跟大陆有天然屏障,似乎两边的经济成长都享受不到,金门人自己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弃儿。

想起了Benedict Anderson的那本《想像的共同体》,作者从民族情感和文化根源来出发探讨有关民族属性和国家认同的问题,他认为资本主义、印刷科技以及语言的多样性这三者相互作用让“一种想像的政治共同体”——民族得以最终形成。而对于民族或者国家的认同,也受时间地域、宗教文化以及王朝更替的影响。这本书其实也给两岸问题提供了一些很有价值的思考角度,从血统上来讲,两岸民众同根同源,然而由于历史和政治上的原因,造成了如今事实上的划界而治。我们对台湾的认同和台湾对我们的认同是不是一回事?我们对台湾的民族认同,更多的是基于那片领土,还是台湾族群?文化上的认同和政治上的认同,哪个更有助于解决现实问题?我们是希望台湾人来遵从我们的民族认同,还是我们尊重台湾人自己的认同?

2.台湾这一代

一个文化交流的机会,让我有幸在民国百年踏上了宝岛台湾,当然鉴于政治考量,大陆官方的叫法一直为“辛亥百年”。无论叫法如何,能在这样一个有重大意义的年份走访各类的官方机构、接触民间团体、了解台湾本土的学术和文化,收益要远胜于做一个走马观花的游客。短短十天,让我足够见识到了一个活生生的台湾,这个台湾不同于李敖、陈文茜口中的那个台湾,不同于《康熙来了》和偶像剧里呈现的那个台湾,也不同于琼瑶、龙应台笔下的那个台湾。

负责安排行程的台湾工作人员跟我年纪相仿,在大陆我们被称为“80后”,在台湾他们被称作“七年级生”。这跟台湾一直采用用“中华民国”纪年有关,公历1980年代出生的一辈人,换成民国纪年即为民国七十年代,不过大多数台湾人张口便说八十几年、九十几年,当然指的都是中华民国,这让初来乍到的大陆人会恍惚觉得他们生活在“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时代。跟他们朝夕相处,总得有些可以分享的话题,我试图努力寻找两岸这一代人的交集,结论是除了对于食品的口味和一些台湾当红艺人之外,找不到太多共同的认知。即便曾经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们使用的是同一种语言,但他们经常会在台湾腔的国语中掺杂些特有的台语词汇,对于他们来讲有些情感用台语表达更恰如其分,而作为外来客,多数大陆人听不懂;而文字,他们大多只认识正体字(大陆叫繁体字,但台湾教育部坚持认为相对于大陆推广的简化字来讲,他们的文字是正统,因此叫“正体字”),台湾的年轻人更习惯看竖版从右到左的书,他们的卡拉OK点歌是用注音,这个对大陆人来讲有点困难,因为我们从小学的都是拼音。

对于大陆,他们持一种好奇并带有些许恐惧地心态,因为无数的政客、文人和媒体都告诉他们,对岸的经济和军力是有多么强大,对岸人民的生活是有多“水深火热”,更重要的是对岸一直对他们虎视眈眈搞“统战”,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潜移默化地承袭了父辈的岛国心态,而这些又恰恰被正在发生着的事实所一一印证——昨天听说大陆的火箭上天、航母下水了,今天看到大陆豪客在台一掷千金,明天知道大陆又有黑心食品爆出。在大陆,00后都能脱口而出的“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问问台湾这一代人,他们可不觉得,他们没有父辈那样“光复”大陆的雄心,对于他们而言,能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个岛上,少一点地震、台风,且不用受制于人就知足了。

一个台湾大学生跟我们这些大陆来客这样分享台湾的历史:

他从17世纪开始讲起——最早荷兰人占领台湾,他们其实并不喜欢台湾,他们是觉得占着我们这块地方,再去打别的地方比较方便;后来西班牙人也来了,他们也想先占了我们再往北发展,结果没多久他们就被红毛荷兰鬼子赶走了,台湾就彻底在荷兰人的控制下;之后大明皇帝派郑成功来了,又把荷兰人打跑了,台湾就在郑王爷的统治之下,名义上归明朝;后来满清入关统治了中国大陆,郑家拒绝臣服清廷,台湾实际上自治;到了郑克爽时期,清朝又派人(施琅)来打台湾,打赢了,台湾就归了大清皇帝管了。再后来(19世纪末)中国和日本开始打仗(甲午海战),中国打输了,就把台湾送给日本,等日本投降了,又把台湾还给中国,然后台湾开始姓蒋……

这个男孩子短短几分钟把台湾的历史用自己的方式诠释出来,最后总结概括说,“从历史来看,各个国家都为了我们这块地方打来打去,打赢了就占,占着我们却另有目的,打不赢就把我们当礼物送人,我们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历史,这些国家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台湾人的感受?台湾到底是什么?”

3 蓝·绿

到台湾之前我跟许多大陆人一样,认为台湾政坛的斗争最终可以归结为主张统一的国民党(蓝营)与主张独立的民进党(绿营)之间的博弈。然而到了台湾才发现,这样的简单理解有问题,真正的台湾并想象中的一方主“统”,一方主“独”,而确切地理解应该是,蓝营主张“不独”,绿营主张“不统”。

在立法院分别见到蓝绿两派阵营的立法委员,蓝营立委斯文儒雅、风度翩翩,讲话条理清晰且不失文采,从政治主张讲到个人喜好,倘若不是时间有限,相信他有能力可以一直滔滔不绝下去,讲话结束还不忘鞠躬挥手向大家致意,给人印象一直是睿智且端庄。这也印证了此前工作人员对国民党官员的介绍,他们说就连那些国民党青年团的后辈也都承袭了这样的风范,一定是学习优异、举止谦恭而又听话的小孩才能有资格入选。如果绿营立委不出现,一定不会有反差。不过当那位长相和说话都很乡土气息的民进党立委落座时,会让以貌取人的人难免一皱眉,比起形象好、气质佳、口才棒的蓝营立委,眼前这位实在难以赢得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不过当他开口声情并茂地分享他的经历,讲述他身后所代表的族群的诉求,他所真正关切的议题,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住了,那一刻,笨拙的表述方式、浓重的南部口音都可以被忽略掉。他让人看到了一份情真意切,也会让人不由自主地觉得眼前这个“乡巴佬”真的是从民众中出来的,是一个很务实的人。谈话结束后他并不急着匆匆离开,坚持要跟在场的每一个人握手并道谢,其实从他身上也能小小地看的到为什么民进党在台湾南部有那么深厚的民众基础。两方阵营的立委都以自己的方式展示出台湾官员的热情,但又都小心翼翼地规避着敏感的议题,从他们身上你感受不到跟哪一方更亲近,或更疏远,因为他们彰显的都是代表台湾两2300万民众的福祉,而这些对于一个大陆人来讲,有点陌生。

蓝绿立委的印象几乎可以用“精英”vs“草根”来概括。然而,他们的各自青年团却并无如此明显的形象差异,倘若可以作为风格辨识的话,那就是国民党一直青睐传统意义上品学兼优的小孩,而民进党却比较喜欢吸纳那些思想活跃的新新人类。在无关政治议题的时候,两派青年可以海阔天空地畅所欲言,不过一旦推进一步,试探他们对两岸未来的看法,原本因为政治理念不同可以吵翻天的他们,竟然可以给出出奇一致的答案——不统不独。他们知道台湾现在太多的经济要倚重大陆,当然也晓得与大陆“母体”强行断裂的坏处,但要让他们找到一个心甘情愿的“统一”的理由,似乎也很难。他们会反问,我们为什么要统一?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吗?我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出国旅游不用受到限制,而且我们去大陆也很方便……

台湾的这一代其实都很清楚,虽然当下的台湾在外交和国际地位上略显尴尬,而事实上他们却比大陆更受国际社会认同。

4 官员

台湾“外交部”的官员说,现在除了让台湾人能在更多的国家免签证外出行,他们还在推动一项旨在让台湾青年到海外开眼界的“打工度假计划”,这些惠民工作让他们觉得比“金援”外交——把大笔的台湾财富送给拉美小国以求获得国际支持,更有意义;台湾陆委会的官员说,眼下他们工作中最重要的一块是推动“陆配”在台工作合法化的问题,而让本地人从观念上接受大陆配偶来抢他们的饭碗,这对于目前失业率高、就业率低的台湾社会来讲仍很困难;台湾教育部的官员说,他们一方面在积极应对台湾社会“少子化”的问题,一方面也在致力于推动公民教育……

从“中央”到地方,从部委到基层,一路走访,让人深刻地感觉的到,在台湾做官绝对不是一件大权在握就可以高枕无忧的工作。台湾政坛的明星市长胡志强在回忆2004年国民党第二次惨败落选的经历,难免唏嘘,他说,“那时候我们都在检讨自己,为什么老百姓对我们不满意。我把自己的身段放平,甚至趴下,趴在地上让他们踩。因为我知道,只有重新回到民众的呼吸里面,才能赢得他们的信任。”在台北万华——那个电影《艋舺》的拍摄地,一个二十多岁的民进党基层民意代表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一个瘦弱而又干练的女生,言谈语吐显得谦恭得体,她介绍自己每个白天要正常上班,而下班以后和周末时间几乎都被“民意代表”这个身份的工作填满,有时一晚上要跑十几个地方,见各种各样的人,准备应对各种各样的事情,很累但也觉得很有挑战。当地的里长(相当于街道办主任)告诉我们,这些做基层民意代表的人很辛苦,只要日程有安排,不吃饭不睡觉也必须要亲自到,哪怕只是讲两句话、握握手,因为老百姓看的就是你有没有尽心尽力。上到高官下到基层民意代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稍不留神就会被掀翻在地,而既能载舟又能覆舟的真真正正的就是手中掌握选票的民众。

5 公民社会

台湾公民社会的一个缩影通过多如牛毛的民间社团组织(NGO)可见一斑。而的确台湾社会很多不便由政府和官员直接参与的问题,都由这些强大的NGO解决了。比如,对推动两岸政治经贸往来有着巨大贡献的海峡交流基金会(海基会),除了在重大议题上充当政府间的桥梁以外,必要时还帮忙协助处理陆客在台旅游过程中所遇到的意外和事故;再比如,台湾最大的慈善团体——慈济功德会。那段时间,“郭美美事件”让大陆民众突然对有官方背景的红十字会等慈善组织失去信任和耐心,而在台湾,我问起他们有关慈善捐助的问题,几乎所有的台湾人都异口同声地回答,有钱有物可以放心地交给慈济。比起有红十字会,台湾人更倾向于信赖本土创立的慈济。

台湾的社团组织五花八门,大的有成百上千人,小的也不过三五个人,它们深入到那些公权力所覆盖不到的领域,成了台湾人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中有致力于推动LGTB(同性恋、变性人和双性恋)群体平权运动的公益组织,有专门维护妇女儿童权益的福利事业基金会,甚至有专门倡导环保的政党。有人专门从事NGO的工作,但更多的人是利用业余时间来做志工,无论全职还是兼职,上到白发老人,下到一些国中国小的学生,参与这些活动的台湾人都乐在其中。在台湾,没有扶不起来的老人,有些至今仍坚持留在眷村生活的老荣民(国民党老兵)都能得到一些NGO的照顾和关爱;在台湾,少见城管与小贩的激烈冲突,反而保留了包括“士林夜市”在内的夜市文化;在台湾,喧闹的似乎只有媒体,那些在政论节目中参与讨论的人可以放心大胆地评论时事,不用担心因言获罪……他们的目的都是想让自己所关注的不完善变得完善起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