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走完50公里的

13,895 views

 编者按:10月22日,中国三明治组队参加了联劝基金会和MSN中国联合举办的“一个鸡蛋的暴走”活动,在崇明岛步行50公里,为山区的孩子筹集鸡蛋。三明治队共有23名队员参加,最后14名走完全程。共为山区孩子筹集了数万只鸡蛋的善款。这是队员功夫茶的暴走记录:

四点半起床,六点到人民广场坐大巴,八点半才到崇明岛南门广场。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50公里鸡蛋暴走一开始就充满了紧迫的气氛。要在晚上8点之前走完50公里,意味着时速要接近5公里/小时,还不包括中间吃饭、休息的时间。

所以每个人都撒开了腿拼命走,那绝不是散步,观光,而是急行军。其实10月22日这天,崇明的天气很好。大部分时间明媚的阳光照射,有些微风。开始的一路都是沿着江堤,有起伏的芦苇和一样起伏的长江水。

路面很硬,所有的路线都是在公路上进行。崇明比我想象中人工一些,而不是上海人提起来的蛮荒乡下。两旁的花木有很多是人工培植,当然,也会经过一些稻田,湖泊。那里的景色令人陶醉。可是,每个队员都在掐表前进。

我穿的是2008年从美国带回来的一双旅游鞋,配一双穿惯了的厚袜子,感觉还是比较顺脚。一开始护膝和护腕都没有上,走起来觉得很自然。第一个打卡点,在14.5公里处的庙港水闸。走到这里,大家表示程度还可以接受。其实这差不多是莲花南路到常熟路的距离了。平时让我走这么一段路,我肯定老大不愿意。可是今天很特别,特别到我们还没细想,其实50公里走下来会是什么样,心中只有一种雄赳赳的感觉,我应该能成吧。那是一种对自己未知的体力和耐力的探索。

我和陈中小路同学到第一打卡点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12点。中国三明治的队友已经在草地上吃中饭了。我吃了一个面包,喝了点水。大家已经在说差不多得走了,照这样的速度晚上8点前完成不了。于是休息不到10分钟,大家又出发了。前面的14.5公里,只是小考验,胯部有点酸痛,腿还没有发紧。

第二段路的风景不错,有明珠湖和西沙湿地等。一上路碰到了楼涛同学,听他讲了他的家史。比如爷爷以前是国民党员,解放后为逃避批斗,带全家从浙江迁居新疆,果然安然无恙等惊心动魄的故事。我们又继续探讨了新疆的和谐稳定问题,进而又谈到了他在昆山的房地产销售工作,比如业主因为房价跌了退房闹事种种社会百态。

走到中段我的腿开始发僵,决心用上我前一天在迪卡侬买的护膝。按照楼涛同学的建议,束在裤腿外面。虽然走起来略有点奇怪,可是却再也不愿取下来了。过了西沙湿地,24公里处的第二个打卡点在望,我的脚步却越来越紧,胯部酸痛。这时发现慢跑是一种改变受力点的办法。于是我开始往前跑,没想到一会儿就跑到了第二打卡点。拉下了楼涛和陈中小路同学在后面。

第二打卡点在发米汉堡,两层米饭夹梅干菜扣肉,确实是“中国三明治”啊。刚坐下来,太太徐小创同学帮我按摩了两下小腿,就被MSN中国的同学拍照传上了微博。这个时候,一直高举三明治大旗的Clark同学已经号召大家继续走了,结果休息不到5分钟的我又上路了,看看能不能跟得上这第一集团军。这时候是下午2点。基本上,每一段的走路和休息要在两小时以内完成,才能在晚上8点赶到终点。

第三段一共是9公里,阳光正好,一路看到了渔民在晒网,很多路段是林荫道,这一段差不多是最美的一段,可是没有太多欣赏的心情了。和第一集团军走了一小段,我就知道自己跟不上了。和Lynn拿来做拐杖的一根绿甘蔗,走着走着就断了。只好把其中青翠的部分吃了,然后继续空手走。

眼看着第一集团军已经走远,后面的三明治队员还没有跟上来,我就落单了。这个时候步伐已经很重,主要是想加速已经显得困难。后面又追上来一批其他选手。很多人都指着我的衣服问,“中国三明治”究竟是什么啊?我便这样得以认识一个在“小杨生煎”工作的广东顺德老乡,结果跟上了她们的小分队。看来食物和食物是有缘的。

她们的小分队有点性格,一路也没太多话。有一个是在耐克工作的另一广东老乡,一直在听歌。另一个是在奥美做电子营销的,大家聊聊共同的朋友,以及一些散淡的话题。不过这个时候我发现我跟着他们确实能保持速度,于是一路亦步亦趋,开始把前面超越我的人追回来。

追着追着,居然发现了落单的胖猪同学。原来她也跟不上第一集团军。于是我和她一起走,本来以为这段算走得比较快的,结果做到了第三个打卡点33公里的跃新公路处,还是接近4点了。

这个时候大家情绪还是不错的。有点胜利在望的样子,小看了后面17公里。休息不到10分钟又继续上路了。黄金分割点的法则还是很厉害的。和胖猪以及黄莺一上路我就觉得不对了,走着走着觉得脚不舒服,于是决定把护踝拿出来套上。套上后又觉得走起来脚底板不舒服,结果只是用它束在脚踝而已。又把护膝从裤管取下,直接束到膝盖上,希望增加一点固定性。没走几步,又发现脚底发热,一个水泡已经在隐隐形成。决心换袜子,把那个五趾袜换上,减少脚趾之间的摩擦。

这么一折腾,我又拉下不少,没希望赶上胖猪和黄莺了。于是回到一个人的状态,在路上捡了一根竹棍,正是这根竹棍陪我走完最后15公里的慢慢长路。我又尝试听歌来转移变沉的腿的注意力。可是效果不佳,脚步还是很慢。连之前可以一试的跑步也跑不太起来了。要命的是左脚踝前段已经越来越痛,抬步都显得困难。而右腿后侧的筋一直很紧张,像拉不长一样。我很担心抽筋,或者再起几个水泡,那我就真的想坚持都有心无力了。

这个时候又和旁边两个参赛者搭讪,跟他们走了一段,他们自曝自己是坐了一段农用车,现在才能走的。走着走着也无话,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熟人,原来是善淘队的郑亚胜同学,他正和两位朋友大步流星,我就马上跟上去。勉为其难地跟他们走了两公里,只能眼看着他们脚踏祥云而去。

这个时候黄昏其实很漂亮,有一个老人拿了衣服,蹲在小河边上洗。夕阳照在她的身上,这样的景象已经越来越难见到了。上帝安排他们降生在崇明,离上海数十公里的这么一个大岛上,拥有安逸,祥和,也远离了一些欲望。他们是不是很少走出这个岛屿呢?

幸亏这个时候有一班很青春的90后赶了上来,聊了没两句又找到一个老乡。是在深圳长大的江西人,原来他们是一群复旦大四的学生,经济系的为主。和学生我不愁没有话题,这是在汕头大学工作时留下的底子。既然是大四学生,大家谈到的最多就是就业。可惜今年金融形势不好,2012也眼看蒙上阴云。每年毕业的学生确实对自己的运气是无从选择的,去年形势不错,offer也满天飞。今年美债欧债危机一爆发,又有一批小孩子跟着忐忑了。

随着他们拐到宏海公路,大概离第四打卡点还有4公里。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这个时候90后的步伐加快,老人我知道这时跟不上他们,落单就很难办了。于是就和他们一起唱Beyond,一位复旦国政学生一路带着ipadbeyond,可惜声音不够响亮。这时人开始进入半亢奋状态,需要靠外力刺激才能保证步伐不停。真的是星夜兼程,就差衔枚疾进了。

就在这时接到了太太徐小创的电话,她准备从第四打卡点出来接我。我觉得一路黑灯瞎火怕找不到。不过她还是出来了一公里多接到我往第四打卡点走。到了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真是落后于集体了,楼涛和陈中小路同学已经在神勇的何之是队长带领下超越了我。这个时候主办方开始散布打卡点马上要收关的言论,大家想想这最后7公里怎么也得走下来,于是又咬牙前进。

这个时候我已经只能走得很慢,双腿只能用一种频率和姿势慢慢挪动。左脚踝的剧痛都有点麻木了,右边整条腿已经很难加速。小创就扶着我一路前进,一会儿我们就被大部队拉下了。因为那时我的时速只有3公里左右。7公里要走2小时以上。

天已经全黑了,从小镇走出来上了公路的时候,前后方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我们靠在一起,举着一个小电筒照明。身旁偶尔掠过一两个沉默的暴走者。大家都在做最后的坚持。

一边走着,我一边和小创说,这会是以后长久记得的一个时刻。只看得见前方一个黯淡的半圆光圈,鼻子里闻着中国乡村惯有的柴火余烬的味道,脚下是一条不宽的公路,两旁是一些杂草,偶尔经过一座小桥,除了偶尔飞驰而过的卡车,夜里的乡村很宁静。我们不知道前边还有多少公里。

估计其他的中国三明治队员都到了。于是何之是队长跑出来接我们,他在最后时刻仍然能50米短跑,实在令人惊为天人。他说在离终点2公里的地方等我们。我们也信心大增,走了大约500米还是1公里,联劝的车来了。说我们已经是最后的队员了,前面的打卡点要撤了,让我们上车。

然而为了更理直气壮的让朋友们捐款,我还是拒绝了。我身上还有30几位朋友承诺的总数1万个鸡蛋的善款赌注呢。主办方说前面其实还有三四公里,开车都开了20分钟。这个时候我其实已经失去对距离的判断力,每碰到一个骑自行车的志愿者都问他们,但每个人的回答就像罗生门。有的说还有七八百米,有的说还有两公里。那路一直绵延而去,路上没有太多人。少数的原住民们都很好奇和惊讶地看着我们,觉得我们这折腾了一天的“占领崇明岛”活动怎么还没结束。

最后的一公里,我让小创先跑到终点帮我打卡并照顾其他队员。我自己一个人慢慢走,已经进入了庙港镇,终点是庙港小学。拐过两个弯,这回是真的要到了。最后50米我看见了人群。把一直陪伴了我15公里的竹棍横举头顶。才发现其他三明治队员基本都坐大巴撤了。剩下一路最劳苦功高的后勤王宏和欣华在等我。最后拍照留念,准备和刚出发时那张照片对照一下。发了一条微博:“晚8点32分,我走完五十公里了。亲们,捐吧!”

最后的感觉是,下半身基本无感,走路要靠挪着,上半身还是热血澎湃的。脚底只有一个水泡而且没有破。还是比较庆幸。

50公里这样的漫漫长路,每个人走的方式不一样,感受的乐与痛也不一样,也不知路途中会碰到什么人,不知什么时候会落单。这确实是人生随机性的最好解释啊。

后来听说参加暴走的1200人,只有250个左右走到了终点。而最后一个完赛者,夜里11点多才抵达终点。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9 thoughts on “我是怎样走完50公里的

  1. alcohol.wang

    和我最开始预计的最终走完人数差不多,对这些完成全程的同学非常敬佩。

    当然只要是真心为了“鸡蛋”来参加了这次活动的人,我觉得也值得敬佩~~

    [回复]

    夏华 回复:

    王师傅也是真心为了鸡蛋来参加活动的人,值得敬佩!

    [回复]

     
    Reply
  2. naix

    “和Lynn拿来做拐杖的一根绿甘蔗,走着走着就断了。只好把其中青翠的部分吃了,然后继续空手走。” — 看到这一句,笑了。。。想象功夫茶同学一边眦牙坚持往前走,一边咧嘴啃甘蔗的景象。
    当年在山区暴走一天以后,成为人生永远的记忆。期待下次的鸡蛋暴走。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