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磊

熊磊:给孩子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9,118 views

熊磊白描像来自田田(6岁)

如果你去百度熊磊这个名字。你会找到这样的介绍:儿童文学作家,原创绘本作家,2002年获冰心文学奖。代表作品有《小鼹鼠的土豆》、《狗跑了》、《蜗牛快递》等。但是熊老师并不认为自己该被叫做什么“家”,他觉得自己只是资源比较好,朋友比较多,擅长做一个平台,把各种人聚集在一起做一些事而已。

现在他在做的一件事,就是“正声儿童艺术中心”,虽然这原本只是想要给六岁的儿子提供有效教育方式的 “无心插柳”之举。正声儿童艺术中心完全利用网络授课,小朋友们每天花10到15分钟在家练习,然后通过网络把习作传给正声,由艺术中心的老师讲解。熊老师本身虽然不教,但他的微博“正声熊磊”也变成了点评和鼓励小朋友,包括家长们的途径。在他的微博里,你会看到很多孩子的习作,会惊诧于那么小的孩子竟然也能画得如此传神,而熊老师的字里行间中也透露着欣慰和自豪。他希望通过正声,“给孩子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通过网络教授美术,这是相对先锋的一个举动。熊老师觉得现在的网络化时代把很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通过网络,真正喜欢艺术、懂得艺术的人可以自主去做一些事,并且低成本得传播出去,经营管理之类的职能由原先的主导地位变得相对次要。而且,未来整个教育会变得更加公益,大学的围墙不会再那么高不可攀。他相信,这样的时代一定会到来。

熊老师其实并不是学艺术出身,他学的是英语,由于对千篇一律,相对低效率的教育制度的不适应,他没有读过大学,高中毕业以后他做过很多事,在饭店做过服务员,和林冲一样看管过粮仓。15年前,熊老师做了人生第一次创业,他在金华开了家玩具厂,因为被人疯狂盗版几年内从零做到大又回到了零;此后他在武夷山隐居一年;28岁的他,带着2000元来到北京,住在一处地下室里,开始了他的“北漂”生活。十年后的现在,熊老师说,回想起那时候的事,其实还挺很甘甜的。

熊老师讲话的方式有点像白描,波澜不惊的,但他这些年的经历,穿插在一起就变得色彩缤纷,应着他自己的话,他的生活过得很有想象力。 

Q:正声艺术中心,为什么叫正声呢?

A: “正声”来自李白的一首诗,《古风》,大雅久不作,正声何微茫。其实这首诗就是说整个世风不太正,需要发出一些更响亮的声音,表达出自己的一些观点。其实每一个艺术家都是理想主义的人,他们希望这个世界更美好,充满“正声”。 

Q:  您是怎么走上儿童美术教育的道路的?或者说,您是怎么想起要做正声儿童艺术中心的?

A:做正声其实是无心之举。我本来是想做电子出版的。但一方面,我自己是蛮喜欢艺术的,以前做过画廊的艺术总监,现在也在做一个艺术基金的执行人,买画什么的。另一方面,我孩子那时候六岁,正好在考虑怎么教育。我看到很多特别成功的人,虽然看上去很风光,但家里其实一塌糊涂,小孩教育的非常不好,因为他们太忙,没时间去照顾。我也去看过一些教育机构,问题都很多。出于这个原因,我开始自己找老师来教美术。我一直相信孩子有自己的手艺挺重要的,因为手艺人有种自得其乐的感觉,是很自在的。

Q: 所以您是找老师教孩子,不是自己教?

A:对,不是自己教。我有一个好朋友,叫王剑,关系特别好,很有名的一个画家,住在山里面,当时请他出来,请了半年。教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效果不错。后面有很多朋友把孩子送过来,规模就慢慢大起来了。

Q: 比较好奇,您的专业背景是什么,又是怎样一路走到现在的?

A:我学的是外语。但是我英语学得不太好,因为我的记忆力很差,但考试呢,又主要是靠背诵。当时我在杭外读中学,是比较重点的学校,所以我在学校里还是挺头痛的。后来参加了高考就没考上,不但没考上,还差了很多分。

我高中毕业以后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工作,服务员、仓库保管员什么的。但是比较有意思的是,可能是因为我很喜欢看书,所以现实生活并不能局限我的想象力。我后来还做过玩具厂,做过编剧,等等,都是需要一点儿想象力的事情。

Q:您有专业去学过艺术吗?

A:没有。

Q:那您是自学成才吗?还是纯粹自己喜欢?

A:我弟弟是画画的,我不画画,是写作的。但是因为从小生活范围一直是跟绘画有关,包括长大以后,很多朋友也画画,我自己也经营过画廊,所以对于绘画这件事一直很喜欢。其实我的经历也没什么,那个年代像这样经历的是有一拨人的,我现在和一些画家,或者编剧的朋友一起聊天,都没读过大学,全是成绩差到老师家长很失望的那种。所以我觉得整个教育体系是有问题的。你看我现在做得也不错,当年也不是说我不努力,而是我真的背不下来,记不住。

Q:正声儿童艺术中心是今年开始的对吗?现在有多少学生了?

A:   对,今年刚开始,现在有二百来个学生。

Q:  正声刚开始的时候为什么会想到传统的绘画,而不是别的?

A: 我自己是比较喜欢传统绘画的,也一直在收藏水墨画。但正声教得东西并不是很传统,但是我想不管什么样的创新,都需要基于传统,然后在传统的根源去创新。中国文化是相通的,比如说你去看戏曲看水墨画,去读一些诗词,这些东西都是通的。我们并不是希望将来小朋友一定要去继承和发扬传统绘画,而是希望他们至少要学会欣赏,比如说你去北京故宫,台北故宫,起码应该能看懂。孩子们未来可能也会学西方的文化,但首先应该了解和亲近自己的文化。现在的艺术教育就跟埋种子一样,我们先埋中国文化的种子,种子生长时可以浇东方的水,也可以浇西方的水。

Q: 您这里的孩子,都是先学水墨画吗?

A: 水墨画是选修课,孩子自己选择学不学,学水墨主要是在山里学。在山里,你会看到下雨的时候云从半山中飘出来,还有树,山里的树和我们城市里的树,形态可能也不一样。理解这些,就能体会到中国山水画到底是个什么意境了。

大象来自予飞(10岁)

Q: 我在网上看到您有一次讲座是给孩子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您是否把您的价值观也赋予到您的教育中去了呢?

A: 从我个人的生活经历来看,其实我是比较不安分的人,老是换工作,但是看整个经历,还是挺有童话色彩的。或者说我其实活得还挺有想象力的。不管是开玩具厂、到山里去,还是我后来到北京做编剧,带着两千块钱住在地下室里,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很甘甜的,不觉得苦。最后到老了之后就是看回忆,有钱也好,没钱也好,大家看谁的回忆更有味道一点。

文学艺术对你的判断,其实也是要求你对生活有敏感度,要有自己的世界观和感悟,如果你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或者是一个平庸的、趣味平常的人,你就实践不出艺术这个东西,不管你的技术是不是好,是不是熟练。当然,技术在刚开始的时候也很重要,这就是个修行的过程,领着你去寻找你自己的一条道路。

Q: 那么您觉得在您过去这么多经历中,最挫败的是哪一段?为什么说现在又会觉得很甘甜呢?

A:  最挫败的是玩具厂倒闭那几年,因为那件事投入很大的精力,也短暂辉煌过,又迅速衰败了。很长时间萎靡不振。但那些年就象一只野兽,当服务员那几年就像关在笼子,极其暴躁。开厂那几年就像回到丛林,惊心动魄充满活力。来北京后好像进了马戏团,驯化了,少了太多激情。开厂那段岁月是我唯一的激情岁月了吧。

Q:  你以前做的很多事情,比如说做服务员,开玩具厂,看上去都跟艺术无关,您自己觉得这些经历是否帮助您累积到了艺术方面的造诣?

A:  艺术造诣谈不上,我说人生的力量吧。不适应教育体制的人活得好是需要一种力量的,这种力量往往在低谷时不知不觉积累起来的。在谷底是件好事,仰望星空这么美,还是有动力的。我常常想在不适应教育体制的孩子中,有比我们更有才华,但也更脆弱的人,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Q: 刚才您说的提高孩子对生活的感受力和敏感度的希望,这个概念您会在平时的教学中贯穿进去吗?

A:  现在练习的是孩子观察能力。目前的写生,只是引导孩子去看我们看到的世界。如果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平凡的世界的话,不管孩子画得多么好,结果就是一幅平凡的画。如果你能看到有诗意的世界,孩子的画就有诗意了。所以我们首先需要教妈妈,因为现在孩子还没有一个自己取景的能力,妈妈说画这个就画这个,妈妈说画那个就画那个,他是根据妈妈的手指来看世界的。未来,我们希望妈妈的手指能够退居二线,由孩子们自己来选择。所以初期对妈妈的要求还是挺高的,因为需要妈妈们也要有感受美丽的能力。我们会把我们的理念通过跟妈妈们沟通的方式传达出去。

当然我们正声的教育,只是一个兴趣班而已,每天只有10到15分钟,你不能把总体教育都寄托在我们的身上,画画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是眼睛的练习。除此以外还可以有很多别的练习,比如说音乐的练习,心灵的练习,世界观的练习等。

Q: 主要是妈妈吗?有爸爸吗?

A: 爸爸也有,但是妈妈居多,80%到85%的妈妈,甚至可能更多一点。

Q:您是怎样指导学生家长参与到绘画的过程中的?

A:不能说是指导,其实怎么去看待生活,也没有谁比谁更高。有些地方是家长来指导我们。只是说家长们如果认同我们的观点的话,她们自己也会在带孩子写生的时候,找一些能够感动自己的东西。这是一种记录的方式,比如说有人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跳舞、唱歌,或者说写诗什么的,而你可以通过绘画,在你被感动的时候,把你的心情抒发出来。

Q: 听说您对小朋友非常耐心,不知道您是怎么样修炼这种涵养的,对于一些特别调皮捣蛋或者旁人看来毫无美术天赋的小朋友,您都能耐心地栽培,您是怎么做到的?

A:小朋友有两种,一种不喜欢画画,其实你也没必要去强迫他。还有一些小朋友,因为比较敏感,所以画的不好的时候,就会表现出不耐烦,不配合。那个时候其实是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帮助了他,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了。

Q: 那您怎么帮助他们呢?

A:  基本就是看他哪里不会画。小朋友是有自尊心的,别人会画他不会的时候,他也是会沮丧,会难过的,这就是需要老师的帮助和鼓励的时刻了。等到把他教会了,他发现他能做得比较好了以后,就会慢慢喜欢上这件事情。这个时候老师再跟他讲,怎么在他喜欢的这件事里找到更多的乐趣,或者在里面培养一种生活的气息,让生活更加带劲一点儿。

Q:网络教学是正声的一大特色,现在正声儿童艺术的形式是孩子们画好以后上传到网站或者微博,然后您点评对吧?

A:我们做微博,并不是为了给别人看,而是因为学画的孩子是需要鼓励的。孩子们的作品发到微博上去以后,家长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夸奖,孩子画画的热情就会被点燃了。然后周围的人看到了,觉得好,也会来报名。

Q:  正声艺术现在发展到这个规模您觉得主要是依靠什么呢?

A:  我们是比较幸运得赶上了这个网络化时代。我觉得将来有核心技术力量的人,一定会主导一个企业的发展。以前像我们这样的,很难去做企业,因为我们擅长的只是技术,市场管理这些都是一窃不通的。比如说,我们做儿童书可能是国内很好的,但做出版社就比较差;做玩具设计做的很好,但开玩具工厂又变得很差,因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能力。

在网络化时代之前,其实是做管理经营的人掌握主动权,他们去聘请艺术顾问,但投资人其实并不一定懂艺术。未来会反过来,我们做课程的研发,可以自主得决定孩子该怎么教,课该怎么上,不需要听别人的,剩下来的经营管理,可以聘请专人来做。比如说正声艺术,我们可以完全不花成本,通过微博或者其他网络渠道传播出去,大家都会来看。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想到大家会那么踊跃,但我们的教育效果好,家长可以非常明显得看到进步,所以很多人报名。

生日自画像来自步步(7岁)

Q: 您对正声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A:  正声还是会专注于网络教育。传统教育在中间过程上经过了太多道手,就好象传话一样,本来是50个苹果,传了几道以后,就变成50只大象了。网络教育的好处就在于中间环节很少,基本上能够保证课程的质量,不会走形。未来整个教育其实会变成更加公益的东西,真正的大学的围墙就不再需要了。这样的时代一定会到来。

至于教育的内容,我们目前是只做美术、绘画,因为我和王剑(编者按:正声艺术中心的另一位合伙人)擅长的就是这个。

另外,我们在教孩子的时候会想得比较远,会想到他20岁的时候,这段画画的经历会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好处。将来他们未必要去学美术,或者从事与美术相关的工作,但现在学习美术能够培养他们的观察能力和动手能力。因为艺术是能够帮人打开五感的,能让你的感官更加敏锐。比如说,秋天来了,可能你的朋友只能看到天气的变化,但你就会看到颜色的变化。你的眼睛是训练过的。所以你的脑海中,视觉经验组成的视觉效果会比你的朋友更有诗意一些。即便你在街上走,可能别人看到的是人来人往,但你就听到各种物体发出声音犹如音乐,空气里有各种各样的香味。你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你对生活的体会和感受力比别人强,你的生活就会更有趣一些。

学艺术除了发现美,另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要把美展现出来,跟自己分享跟别人分享。比如说我们两个人都看到春江花月夜,都看到一江春水向东流了,我们感受都很好,但是你做了一首诗,我就只能说真漂亮啊。所以我们现在要求小朋友在见到美景的时候,要有能力用艺术去表达出来,无论是舞蹈、音乐、摄影或者文字形式。

人活着就是需要感受的,这种感受是依靠五感。当你磨炼了你的五感,使得它们比较敏锐的时候,这种享受成本就会很低。即便生活很平淡,你体验到的生活的乐趣也比别人多。有些人,他们必须靠花几千几万钱去买一件衣服,买一个包才能享受,这可能就是因为五感弱了以后,他们需要通过别人的判断力来帮他感受快乐,但是这种快乐属于间接快乐,别人觉得你快乐了,你就快乐了。跟你直接感到的快乐不一样。

当然,我们现在学艺术,其实就是为了让自己更快乐一点或者说更痛苦一点,因为你一旦感觉敏锐了以后,感觉痛苦的能力也会增强。(笑)

Q: 您接触了很多三明治家长,您如何看待大家的育儿心态以及现在的教育状态?

A: 现在的家长其实对教育关注很多,他们很焦虑。

Q: 那您觉得他们为什么那么焦虑呢?

A:  我觉得搁谁都会焦虑。在孩子成长这么重要的时刻,很多家长其实都没有好的教育资源,又没有判断力。而且明明对这个教育体制是不认可的,还偏偏得装出很热心的样子,陪着孩子做作业什么的,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讨厌的情绪,这很郁闷。

我以前听过小学语文优秀教师的公开课,但是他们讲的文学还是没有讲到最精妙的地方,就是差那么一点。这是很无奈的,我觉得中国教育可能对磨炼我们的耐力是有好处的,花很长时间也没学到什么东西,学到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大用处,都是应试的,大家一个模子里面出来的感觉。

对于中国教育体制,我自己就不是很适应。我在宾馆做了五年服务员,后来去开厂,中间的过程很难,做了很多事;而我同学在清华做学生会主席,后来出国读MBA,咨询公司,风投什么的,人家是有能力适应这样的教育体制。现在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合伙人,我们还能坐在一起喝茶谈天,只是不同的人走了不同的路而已。不过因为我不适应教育体制,所以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需要更加坚强。只有坚强得度过了,才能把这些变成生活的经历。如果又不坚强又不适应,那就完了。

Q:您觉得教育体制有问题,能说说您觉得问题在哪儿吗?

A:  我觉得每个人擅长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教育是应该因材施教的,但是我们现在的教学体制是往一个模式里面套的。尽管如此,我对教育还是很有兴趣的,我相信只要教育得当,还是会很有效。比如说,小孩子学摄影,你会教和不会教,他们最后拍出来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

另外,我相信教育也有很多种,我们正声的教育也许不适合所有孩子,但会适合的一部分孩子和家庭。如果你适合,那么效果就会很好,如果不适合,那应该去有更适合的地方学习。

艺术教育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它其实是一个逐步的体系的过程,我们现在分段,0到3岁一段,3到6岁一段。就好像做房子的架构一样,要想把孩子教好,就需要先把这个架构做好,然后再循序渐进。其实来正声的孩子没有什么天才,只要愿意学、认真学,你就一定能学好。我的合伙人,画家王剑,是一个蛮有条理性的人,他在设计课的时候都会先搭一个框架和结构。我们现在的教学效果不错,其实也挺意外,倒不是说我们教得特别好,而是有些别的教育机构教得太不好了。

Q: 这是什么原因呢?是因为太功利吗,还是不用心?  

A: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有些学生本身成绩就不好,后来看高考没戏了,赶紧考艺术院校。怎么考呢?就去报一个补习班,半年,突击,背画,就可以考上了。一个班都是这样的,都不会画,老师也很犯愁。

Q:您对家长们有什么样的建议吗?

A:我觉得一个孩子的兴趣不要太多,太多的话,什么都学不好。孩子们得有发呆的时间,得有空的时间,玩的时间。应该只选择一个或两个作为兴趣,往下走。孩子将来会碰到很多困难,只有真正往深里钻进去,体会不一样了,才能培养孩子的毅力。

Q: 您觉得自己是否适合做教育?

A: 我觉得理想主义者是比较适合做教育的,因为他有点不顾一切的东西在里面,这种东西是很能感动孩子的。我们本身是蛮理想主义的,我们在做教育的时候,有目标,也有决心,来鼓动大家一起做一件事。如果我们的热情感染了一个孩子,他也会感染另一个,当我们感染到五十个的时候,可能另外五十个都被感染了。当然这里不光是我一个人,还需要整个团队来配合。也需要跟每个妈妈沟通,我会一个一个得跟她们谈,一个一个去感染她们。

还有我觉得做一件事情的动机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纯粹是为了赚钱,那就是一个商业的队伍。我想要做教育,但并不排斥商业化,这和我想做商业,所以做教育,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做事的出发点,决定了组织的性质。

Q: 您其实做过很多事,做过儿童文学作家,还做过绘本,您现在又在做教育。您觉得如果给自己定位,您是教育家呢还是艺术家?

A: 其实我算不上教育家,也算不上艺术家。因为这个“家”,我们得有个判断,到了什么样的水平,才能算“家”。

我这个人,整体的资源和能力还可以,我的朋友比较多。所以我比较擅长搭建一个平台,把一些人聚集在一起,为艺术家,还有真正能教孩子的人,小朋友和家长打通一个通道。其实也是个很商业的事,算不上什么“家”。我觉得只要是能把孩子教好,就算是好事吧。

Q: 您希望您的儿子未来变成什么样的人?

A: 我们这辈人其实还是吃了不少苦,对于我儿子,我觉得成功不成功不重要,关键是你自己觉得你的生活有价值就可以了。当然你必备的生存能力还是要有的,要不将来工作找不到,女朋友也找不到,那就不行了,至少你得有足够的能力养活自己,你想休息的时候就能够休息,而不是团团转。 

Q: 您希望您的儿子将来变成艺术家吗?

A:我还真的没想过,因为自我感觉,艺术家是一个贬义词。我自己做过画廊比较清楚,其实现在所谓艺术家都是很商业化的。我觉得太过商业化的东西,很少能够真正感动我,也很难让我真正体会到其中的乐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