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十一月

8,754 views

我坐在南京西路成都北路交界某写字楼22层的一个小房间,有朝北的窗户。窗外望出去,是几万块一平方米的住宅楼,以及那永不停息的南北高架。从英国到上海,生活的格局迥异。在上海,人们习惯于把自己安放在这半空中的“格子”里,无论是办公室还是家。

始终还是回来了。虽然社会上物价变得更贵,房价也没有刹车的痕迹,安全感似乎进一步缺失。但上海作为一种存在,中国作为一种存在,就这么横亘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开始,不管你接不接受,它就是我们这一代人需要一直面对、思考乃至挣扎奋斗的大背景。那么,埋怨是没有用的。场地就是这样的条件,你得想如何采取有针对性的战术去踢球。

在这个月里,上海发生了一场大火。这场大火会不会烧掉一些人的位子,其实并不重要。旧的去了新的又上来。但关键的是我们从十万市民的排队献花中,看到上海一种柔弱而坚韧的力量。我慢慢地走在队伍里,看着前头一位头发梳得油光可鉴的生意人,一手提着一个LV包,一手拿着鲜花,脸上一片虔诚。后面,是几个老年人,并不是那种看热闹的神情,同样在两公里长的队伍中慢慢走着。身边还有不少年轻人,你看不出这些人在平时有什么交集,或许只有在拥挤的地铁站或者世博会才能让他们走到一起。然而,在11月21日那天,他们从四面八方自己花钱打车搭地铁坐公交过来了,从街边的花店,从小贩的手里买过白菊花,排队近一小时,只为了在执勤人员的催促声中,匆匆献上花,鞠三个躬。

这是对这座城市自私、功利的评价的一次改写。我不认为上海的商业生活会在今后的日子看出什么不同,但事物的另一面往往是你无法及时觉察到。稍微一转,上海在那一周里变成一个无比温情的城市。从互联网熏陶而来的普世价值,其实还是在滴水穿石。我并不怀疑这一点,只是更大的时刻还未到来。我们不应该低估民众的智商。

对于一个以白领身份重回这城市生活的人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保持生活的有趣感,如何保存那在商业化中榨剩的文化气息,如何在夜深的时候还能让自己坚持捧一本书来阅读,如何在写英文文书报表之余还要想写一篇上千字的博客,而不是发几条微博了事。这是需要坚持的事情,也是能使你冷静的事情。我交掉了关于英国民主的系列书稿,接下来要想想,在中国这个具体而庞大的国度里,在上海这个商业而日益全球化的城市里,如何重新开始书写。

昨天晚上,去听了周云蓬的现场演唱。很高兴看到这位盲人歌手能在上海吸引七八百人的现场观众。在环境简陋的Mao Live House, 人们安静地听着他唱着曲调相似的民谣,只有那些临场即兴吟唱的应景歌词能激起一片笑声。但每个人都在心里和周云蓬的歌互动着。能说真话的人太少,能用真话唱歌的人更少。这种声音,就是值得珍惜,值得传播,能够激励在场每个人听完歌之后去想想自己也可以做点什么的声音。

我们都需要重新书写中国。在这个谁也无法自控的世界,书写是我们相互连结的桥梁。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2 thoughts on “上海十一月

  1. Cathy

    呵呵,功夫茶也喜欢周云蓬呀~~下次来北京,欢迎到东棉花胡同的’江湖”坐坐,我们小圈子的聚集地,周云蓬上周刚在那儿做了次访谈:)

    [回复]

     
    Reply
  2. guo yuan

    谢谢,让我认识了上海的另一面。真没有想到…
    这是一种人性的美,柔软而坚毅

    在上海呆了3年半,给我的印象是精致、世故、利益至上、金钱至上、现实,
    但这次献花的确让人惊讶
    周的演唱会能有这么多人,也让人惊讶
    或许,真的有些东西可以拥有水滴石穿的力量:)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