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003_1750499_rotate

王政:在上海过着欧洲时区的80后足球解说员

12,864 views

编者按:喧闹的足球场上除了球员和观众的说话、呐喊,还有一个被大家习以为常、却又非常重要的声音——足球解说员。2014年巴西世界杯即将开始,我们特别将这篇之前三明治对五星体育足球解说员王政的访谈重新发布出来,一来是挖出这篇被隐埋的好文章,二来也为世界杯预热。

文/李梓新

 

对于骨灰级球迷来说,如果你在深夜打开电视机,调到上海五星体育频道看一场周中的英超比赛或者欧罗巴联赛,碰见王政解说的概率是很大的。这位2004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的主持人因为多年解说深夜比赛,在微博上自称“夜班小王子”,在上海按欧洲的时区生活。

足球解说评论员,是一个很吊诡的职业。首先他们本身必须是球迷,然而和其他球迷看比赛不同的是,他们在观看过程中的一言一语都会通过电波发送到千家万户,进而影响其他球迷看球时的感受。正因为这种影响,坐在电视机前的球迷内心都要求解说员必须是一个行家,对于很多老资格球迷来说,他们不允许一个比自己还不懂的人在轰炸着自己的耳膜。而且,他们还会要求更多,比如这个解说员有没有激情,能不能调动气氛,能不能适时把握话语节奏等等。

王政说,对于一个足球解说评论员的最大挑战,是它不像主持任何晚会节目一样,有事先串好的台词。一场足球比赛转播就像一张巨大的白纸,等待一个解说员去挥洒泼墨,而且各有各的风格,不一而足。而解说员也是人,在连轴转的解说过程中,难免出现话语错漏。而球迷总是要求完美无暇的解说。

对于我这个多年球迷来说,和屏幕上这张熟悉的面孔在星巴克坐下来喝咖啡是一种独特的体验。在电视模式下,球迷对解说员的信息接受仍然是被动的,很不web2.0。而现在,我有一个机会和他对话,听他讲做一位足球解说员的真正感受。通常来说,球迷和对一位足球解说员的了解,可能仅仅局限于他的语调声线,其他并没有太多。

很令我羡慕的是,王政似乎是那种从少年时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并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毕业7年也没有换过工作。这在三明治人群中,并不是常有的事。而对于他所在的这个愈老愈香的足球解说行业来说,他的路还刚刚展开。

 Q:你做体育赛事解说员已经有七年了,自己感觉怎么样?

A:  其实这个选择从高中时就已经决定了。我父亲是做建筑的,也和我说过商科、法律等可能是更好的方向。但我从小就很喜欢体育,因为体育代表了一种拼搏精神。我高中毕业那年,上戏刚好不招主持人专业。那时通过朋友知道了中国传媒大学刚好招播音主持专业。本来上海人对去北京读书还是有心理障碍的,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上海。不过我做了一些调查,知道这个学校不错,就报考了。

但是我高考的时候分数不够播音专业,而先进了导演专业。到了大学才通过转系考试才去了播音专业。其实很少人愿意从导演系转出,因为播音系就业面很窄。我和同学说,我想做一个科班出身的体育解说员。很多同学说,你这才大一,以后几年想法肯定会变的。我们班一共66个人,到就业时大概只有56个人没有变化当初的目标。

Q:你小时候看球的经历是怎么样的?

A:我印象最深刻的是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意大利和阿根廷点球决胜。我印象最深的是马拉多纳。那时我才8岁,还看不太懂。1994年世界杯我才是真真正正从每场球开始看,我最支持意大利队。

中国足球我是从1994年开始看。我记得高一的时候见到了申思,当时很激动。现在我已经见过很多球员、教练,也和很多球员搭档主持。能和他们成为朋友,这是我现在的工作带来的梦幻般的体验。这种感觉可能只有球迷才能体会。

以前我就不太喜欢去现场看球,因为没有慢动作回放,还是在家里和朋友一起看一起聊更开心。

Q:那你是怎么进入上海电视台体育频道工作的?

A:我从2002年就开始进入体育频道实习,做配音、编辑等。后来他们对我有兴趣就招我进去。但作为一个新进入的大学生,很多时候都要自己学起,和前辈们交流的机会也很少。我经历过一段痛苦的摸索阶段。因为其他行业,或多或少有个模式,但解说不是,它不是固定的。对于一个新人就更难了。我和娄一晨以及ESPN的解说员学习了很多。一个优秀的解说员如果没有十年以上的沉淀是不能成为优秀的解说员的。我也认识到了这一点,这是一个越老越香的工作,这是一个需要不停积累和沉淀的职业。

Q:你第一次解说的比赛是哪一场?

A:第一场解说的体育比赛是手球,那时我有一个前国家队主教练做嘉宾,所以还比较幸运。羽毛球、乒乓球、田径、游泳、跳水,都是我能做的项目,那时还承担了很多录播节目。解说了很多西班牙联赛。那个时候,我还不太清楚怎么去准备资料,准备不是很系统。有时候会比较冲动地把一些还没看清楚地说出去。很多球迷可能会不满意,我自己回头看自己转播的比赛我也骂我自己,但谁都有刚开始的时候。

Q:那第一场直播的足球赛是?

A:而第一场足球赛应该是莱切斯特城对切尔西,是03-04赛季的一场英超。那时我还是实习生。因为其他解说员但是是被安排去拍摄体育频道新年宣传片,领导就来和我谈。之前我只看过英超,看和说是两码事。而且相对而言,我接触意甲比较多。接到任务后,我有些激动的和最好的朋友说了一下,他们就帮我准备资料,那时网络还不太发达。我挺感动的。我大概带了一百多张A4纸进来演播室。那时还没有解说嘉宾,都是一个人单干。那场比赛是22点开播,在体育频道而言,绝对是一个黄金档。

Q:那场比赛解说过程中怎么样?

A:我以前看过一本书,是宋世雄写的。他说他解说完第一场比赛后背湿透了,我倒没湿透,半湿。很紧张,很紧张。足球解说没有任何的提示。导演说,三二一,开始,然后出你的镜头,你要先说上一会儿。当时我记得我听到开始,脑子里是空白的,所有的准备都记不得了。就凭大学里的功底迅速组织话语,当时我一个人讲了有四五分钟。

Q:然后切到比赛画面就好一些了?

A:对,尤其讲了五六分钟就更放松了。到后来还是把这场球完成了。只能说是完成了,肯定不专业。后来我把这盘带子作为毕业实习的作品拿回学校里,没想到老师给予很高的评价。他们觉得第一场解说能这样不错了。基本上我是工作一开始就被推上前线了。

Q:其实我采访过不少三明治朋友都有这样的特点。

A:对于年轻人来说,就是你没有准备好,但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也得答应。如果你不答应,以后可能就没这个机会了。不过我们这个行业,直播过程中,成千上万的球迷在看着,错了被人记一辈子。就像一位门将,扑出无数好球是应该的,一次失误却永远受诟病。我不知球迷是否理解,但这就是一个解说员的成长过程。任何赛事评论都是这么开始的。

Q:其实也有像黄健翔从1995年美洲杯、1996年欧洲杯出道,一开始就以鲜明的个人风格受到观众欢迎,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A:他这个风格在当时比较新鲜,大家听惯了宋世雄比较高亢的声线,突然听到一个类似聊天的声音来解说,会留下新印象。

Q:从解说风格来说,你刚才提到的宋世雄是属于话语比较频密的,而有的则喜欢留一些空白,你更欣赏哪种风格?

A:这确实是风格的不同,新手解说员其实比较怕留空,怕冷场,总想用话去把它填满。也和地域有关。在南美,解说员是不留空的,而在欧洲,解说员的话很少。ABBCC射门,好球。就这样完了。我的声线比较粗,希望根据自己的特点去打造风格,掌控比赛,带着大家看球,情绪饱满,有一定的带动性,让大家随着解说的烘托,比赛看得更过瘾。解说永远是配角,我从未把自己当作球赛的主角。

Q:其实解说风格主要就两大类,一类是知识型,比方说詹俊;一类是激情型,比方说苏东,你是不是偏向于后者?

A:对。1994年我就开始看南美足球节目,比较喜欢那种激情解说风格。最近两个赛季我也喜欢加一些幽默的元素,说一些冷笑话,能逗大家一乐也不错。知识型比较靠积累,詹俊做解说之前的工作是资料搜集员。足球解说是最难的,因为球迷都觉得自己很懂。对一个新人来说更难,他们会说都是80后,凭什么你说球我看球。还有很多老球迷。其次,足球的人员流动变化是最大的。我和朋友开玩笑说,斯诺克、网球等的变化就很少,四大满贯整天就那一批球员在打。而足球不是,经常有青年梯队的球员上来,或者其他联赛的球员转会过来。甚至在欧罗巴联赛直播中,经常会直播之前几乎根本不了解到球队的比赛。而且每个一个看球的,都有自己的观点。所以说足球项目解说的难度和压力是其他项目的解说员未必能够感受到的。

Q:你的工作节奏是怎么样的?好像大多数是解说半夜的比赛?

A:我记得06年刚和ESPN合作时,每周只有周一和周五两个晚上是休息的。周二三四都是欧洲联赛,周六日是常规联赛,那时我一周七天有五天是要通宵的。年轻人是需要一些磨砺。有人说我吃亏,其实他们是不了解解说这个行业的规律。球赛都是90分钟,只是开球时间不同而已。而且越是欧洲黄金时间的比赛,越是我们的半夜。我觉得这是一种历练,需要这样一个过程。而且我很享受在非繁忙时段上下班的交通。

Q:你有没有算过一年你要解说多少场比赛?

A:今年到现在我已经解说了207比赛(注:采访时间为11月),足球占80%。平均每个工作日一场。有时候一天两场。我工作到现在每年的工作量都挺大,有利有弊。现在其实比赛强度比原来小,意甲、西甲现在我们转得少了。主要是英超和欧联杯和一些国家队比赛。

Q:有没有碰到连轴转的情况,连续几场比赛解说下去?

A:经常有。但从人的精力来说,连续解说两场比赛基本到顶了。观众也会厌烦。我们现在也很少连续排三场比赛由同一个人解说了。一个球评连续解说超过2场地编排是不科学的。

Q:这份工作有时要半夜,有时不用,那你的生物钟怎么调整?

A:随时睡,随时起。平时自我锻炼和保养很重要。刚工作的时候,半夜转播完经常吃宵夜聊天,事实上这是对身体很不好的,身形也会发福。2008年之后我就很少在工作中吃宵夜了。调整时差和作息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去任何国家都不用调时差。没有比赛的时候我基本是晚上12点睡觉,早上八九点起床。但是就这样控制,由于日夜颠倒,工作至今我还是胖了不少。

Q: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你有时间实现解说员所需要的积累吗?

A:我现在每天都要看很多网站和资料,包括各种官方机构的微博。不是为了特定的比赛才准备。你需要跟住时代的脉搏。一个球员也不只是看他的身高、体重、位置,看他的履历,看他的生活经历里了解他的性格和家庭背景也很有帮助。以前没有wiki,我挺佩服那些前辈的,资料怎么找啊。

Q:工作和爱好不分,有时是否也是一种痛苦?

A:有人很羡慕我们的职业,说能在看球的同时把钱给赚了。其实看球和解说是两回事。看球是很放松的事情,可以躺着趴着,可以边吃边喝边骂解说的看,而解说则是需要高度集中精力的工作。任何小差可能都会错过场面上发生的事情。我喜欢这种生活状态,也是我的职业理想,和爱好没有冲突。

Q:比如一场比赛很重要,但没有轮到你解说,你会看吗?

A:当然会。我看很多比赛,但我很少作为一个球迷去看球。我经常要观摩其他解说员的解说,想想这场球如果是我解说我会说什么。我们也不能挑选自己解说的比赛,每一场轮到你转播的比赛,你都要把它当成好比赛,我们就像电影放映员,没人看也要放。偶尔也会有临时安排的比赛,可能是提前一天甚至半天通知,然后你要马上准备,有时是同事生病了要顶班。有时那场比赛很陌生,但你都要去做。而且必须要做好。

Q:说到一个很常规的问题,就是解说员的中立性。作为一个意大利球迷,你能理解黄健翔在2006世界杯时解说意大利和澳大利亚比赛时的表现吗?

A:不能理解。当时我也是看直播,亲耳听到那段解说,但是,我和一个前辈四目对视:不会吧。我觉得你永远要照顾到另一方的球迷,哪怕他们可能人数少。比如前两天我解说曼联打斯旺西,切尔西打女王公园巡游者,或者AC米兰打卡利亚里。不要怀疑这些小球会在国内没有球迷。他那样是有点过了,你不能去攻击其中一方,而且这样的行为是滥用公众资源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作为一个解说员或者主持人,这是不职业的。

Q:你自己解说这么多年,有没有建立起对某些球队的偏爱?

A:会有。但我们内心有个清醒的认识,就球论球。很多球迷会看不出我是哪队球迷。

Q:那你自己是哪队球迷呢?

A:我比较博爱,在意大利球队中喜欢的俱乐部比较多。像罗马、佛罗伦萨、国际米兰、尤文图斯。英超比较喜欢纽卡斯尔。会去关注球队的新闻和动向,对其他几大英超豪门倒没有那么痴迷,所以我反而能保持中立性。

Q:不过很多球迷还会因为解说员对他们球队的评论而攻击解说员,比如在网上就很多,你自己会上网去看这些评论或者攻击吗?

A:以前会的。我还会很耐心地去和很多球迷沟通。但很多时候他们也只是因为某句话而情绪激动。甚至很多球迷都没听你说过几场比赛,但也会跟风骂两句。不过这些压力或者评价,也是你要去接受的。我回首过去,年轻刚出道的时候很多时候火候把握不好,球迷怎么骂我还是理解的,只要不人身攻击就行了。其实和很多球迷多沟通也能学到不少东西,比如现在通过微博这个平台,就能实现一些很好的交流。现在我就经常和那些素未谋面的球迷在线上交流聊天。很不错,他们也会经常给我提供建议和一些赛事资料。

Q:作为一个解说员,你是公众人物,对你自己生活和心理有什么变化吗?

A:在路上会有人指指点点,也有人和你合照,这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你要和善地对待每一个和你打招呼的人。很多球迷还是很可爱的。我也不是大明星,自己生活该怎样还是怎样,我也是普通人。

Q:你最喜欢的解说员是?

A:我喜欢马丁·泰勒的风格,喜欢国外解说员那种烘托气氛和情绪的一致性,也会说些冷笑话。他今年有78岁了。

Q:那从球员转为解说嘉宾你最欣赏谁?

A:做得最好应该是刘越。像这样的文化修养和生活习惯的球员,真不多。刘越是真心喜欢足球。中国球员像他这样爱看球,而且坚持看球的人不多。这种转型也不容易,也需要有语言条件,当然也是慢慢积累起来的。

Q:那你有没有最难忘的一场比赛解说呢?

A:解说这种工作永远有一种缺憾美,没有完美,总有去完善和改善的空间。所以对我来说永远要把下一场做好。

Q:会不会有时觉得自己在解说比赛,也是在参与着历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A:解说其实是配角,很难说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可能其他项目像刘翔的110米栏,用时比较短,解说声音被积累下来可能是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而足球比赛90分钟太长了,人们可能只会记得其中一些妙语。

Q:那你有没有出糗过的比赛解说?

A:有。那是我第一次录播解说西甲,我记得,两个球队都有一个10号叫加西亚,其中有一支似乎是桑坦德竞技,另一支我记不起来了,也是条纹衫。但一开始队徽没给出来。说了20分钟我才发现把那两个队给搞反了。那是很出糗的事,让我印象深刻。

Q:你觉得解说是你一辈子的工作吗?

A:不敢说,但我很喜欢这种工作状态,松弛有度。这和球员其实有点像。

Q:你怎么看待一些同事离开了解说这个行业,进入了足球及其他相关行业?

A:我觉得行行出状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业规划。只要能胜任,很好地完成转型,就可以。而且人各有志,祝福每一位认真工作的人,无论他在什么领域。

Q:对网络足球解说的兴起,你怎么看?

A:目前来说电视还是足球比赛转播的主战场。网络来说相对有点杂,包括版权方面还有些纠纷。如果能在很好的管理下,成为百花齐放的局面,我觉得很好,对解说员来说也有更多的出路,有竞争就有进步。

Q:你在工作中有没有感受到三明治的状态?前面有一批前辈,后面有一批新人。

A:当然会。但这个行业是没有标准的行业,只能和自己比,慢慢积累,再和前辈吸收经验,我要感谢娄一晨,他的办公桌就在我对面,我们经常一起聊天,这使我受益很大。还要感谢我的嘉宾,比如刘越、朱炯、成耀东,这都是我当年的偶像了。所以我觉得职业生涯初期有点混沌,迷茫,但现在越来越明朗了。

Q:有没有想过下一拨的解说员可能会更具有85后、90后的特点了?

A:现在比我小的解说员已经慢慢开始多起来了。90后解说员出现可能还不至于,但我很欢迎更多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来。

Q:生活和家庭有没有也进入这种“三明治”状态了?

A:有啊,比如2011年下半年我新房子装修。我就经常要早起来照顾。我小孩两岁多了,也都是我自己带,经常是夜里球赛结束后,睡个4小时就起来,虽然特别辛苦,但我很享受这种亲情。

Q:你在足球经理游戏里带的哪支球队最有感情?

A:带了降级的利兹联杀入欧冠,这是很好玩的经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One thought on “王政:在上海过着欧洲时区的80后足球解说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