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laoshi

纪念一位乡村建设派

5,054 views

一位致力于组织大学生关注三农问题的战友刘老石前天不幸因车祸去世了,享年42岁。其实我与他只有两三面之缘,但他和梁漱溟乡建中心的那群年轻人却一直都是我十分尊敬的人。去年11月在桂林山水涅磐的工作坊上,他对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化变迁的分析对我也有很多启发。

作为一个生于改革开放初期,在中国主流文化和教育体制下长大的青年人,还从来没有主动考虑过这个时代究竟在给我们施加什么样的影响,只是一直被动的在接收着各种信息、知识、还有文化。老石的分享对我很有启发。中国在七十年代之前,一直是只有集体,没有个人,所有人都穿同一颜色款式的衣服,唱同样的歌,在中国,个人意识的萌芽是从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改革开放开始的。整个八十年代,是一个思想解放、积极向上的年代,人们开始关注自己的感受,年轻人和知识分子热烈的参与到关于国家改革和发展的讨论中。“从崔健、北岛、邓丽君的走红反映对集体主义的解构,人性开始复苏”。包括以前也听梁老师谈起过八十年代的大学里的那些故事,感觉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和现在的大学生关心的事情很不一样。听了老石分享才醒悟,不是那个时候的大学生不一样,而是那个时代的文化不一样。

很可惜的是,八十年代末的那个事件将青年人参与社会发展的热情给压抑了,个人意识的萌芽不得不完全走向了感官刺激,追求个人享乐这样一个方向。就像沙子乐队的那首《消费者之歌》一样,“什么都没有意义”“他的朋友们和他们那些热气腾腾庞大而空洞的象馒头一样的理想确实就此永远消失了”,大家都只是“消费者”而已。九十年代,风行的是港台流行文化。所以,我这个“三明治”对整个八十年代的记忆就只有我住的那三排平房的邻居和周围的蚂蚱小猫小狗小鸟小兔子,但对九十年代的记忆,则完全被港台电影电视剧占据。

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父亲离开了工厂,开始经商,家里经济环境越来越好,搬离了原来住的有树有猫有螳螂有邻居的平房,住进了连隔壁也不认识的楼房,而且为了新家具不被抓坏,连猫也不让养了,除了上学,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电视。后来家里又陆续买了录像机、LD影碟机、VCD机……爸妈忙着做生意基本顾不上我,我妈说的很直白“你想要钱还是要人,有钱就没有人,要人就没有钱”。回忆整个九十年代,我就是在看港台录像带和影碟中度过的。而当老石提到,九十年代,香港的娱乐圈几乎是被黑社会操纵的时候,我真有点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当然不能说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都不好,那个年代出了很多好电影,但也确实出过大量只有暴力和感官刺激的烂片。而我最难受的是在田阳时,看见那些卖VCD的小地摊卖的就几乎都是那种烂片。这点也一直没有想通,为什么在农村看到卖影碟的小摊,很少有比较经典的好片,而更多都是跟暴力和色情相关的碟片呢?

二十一世纪是一个没有底线的年代,同时也是一个多元的时代。但在商业资本的操纵下,我们对成功的界定却如此的单一。我们的人生完全被广告操纵,年轻人为成为广告中的成功人士卖掉一生。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老石选择了偏左。他认为现在的社会太过强调个人,所以他要强调集体,他们在乡建学院过集体生活,举行集体婚礼,希望能够自给自足,互帮互助。对于这个观点,我还是有所保留。一个没有真正独立的人,是没有办法平等的和别人共处的,个人的独立必定是合作的第一步。在个人还没有完全独立之前谈集体,只会使个体淹没,而不会真正变成一个个个体的集合。现在的社会,虽然多元、讲究个性,但青年人对文化和价值观的判断却仍然没有独立,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都在追求别人眼中的幸福。所以先阶段重要的是个人价值观的独立。

我一直觉得老石和梁漱溟的那群青年人选择的路有点像苦行,我虽没法加入,但他们对信仰的坚定和那股热情,一直鼓舞着我,在我徘徊时给我力量。现在老石虽然先走了一步,但我相信梁漱溟的那群青年人,还有更多受他影响的青年人,将继续踏着他的脚步前进。我所生活的时代造就了我,但是我们同样可以影响这个时代。愿老石一路走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