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jianhao-use

王建昊:援藏干部的生活与情怀

20,020 views

 文/阿咪老师

在北京,对于年轻人来说,中央部委公务员是个有点尴尬的工作。一方面这是个听上去很是体面的职业,最明显的便是相亲的时候,无论是男是女,“中央部委公务员”都是一个加分项,它意味着稳定、有一定社会地位,还有未来发展的无限可能性。但另一方面,这光环很容易因为收入的拮据而迅速褪下光彩。

这样的矛盾在80后的一代公务员群体中尤为明显。他们工作接近十年,但绝大多数还没有提拔至最初级别的领导职级——副处级,在各自的岗位上仍然属于熟练“经办”,没有得到过所谓“权力”可能带来的任何便利;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家部委无法再保障年轻公务员的住房问题,收入增幅缓慢。如果夫妻双方都是国家部委公务员,工作五年以后的家庭月收入仍然很难超过1万元,这在当下的北京,勉强属于中等收入人群,考虑到分配住房的可能性甚微,如果双方的家庭不能提供相当的资金支持,他们将不得不将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用来租房,这样,他们从生活质量上很可能要归于中等偏下的档位。对于大多数毕业于名牌大学,当年经历千挑万选的公务员选拔过程才跻身于中央部委的“骄子”们,这现实是残酷的。

2011岁末的热门电影《失恋33天》把东方君悦大酒店门前的喷泉也顺势带得火热,很多年轻人专程来这里重温电影中的浪漫。而在它对面,东长安街南侧,就矗立着一幢国家部委机关大楼。新年将至,东方广场绚丽的节日灯光与机关大楼办公室的灯光照相呼应。在微博上,许多在这幢部委大楼里工作的年轻人们自嘲道,他们与这花花世界最多的联系便是加班的时候从办公室的窗户探头遥望一下传说中的喷泉。

王建昊在这幢部委机关大楼里工作了八年。他的生活轨迹,是一个典型的80后年轻人走过的道路。小学、中学,听父母的话,努力学习,当个好学生,高考上了北大,2003年本科毕业,考到某部委做国家公务员。2010年8月作为第六批援藏干部奔赴雪域高原。利用回京出差的间隙,他接受了三明治访谈。

访谈之前,我曾经问他是否介意谈公务员的工作,包括困惑。他很轻松的回复我,没什么,公务员的生活也并不算太沉重,没有那么讳忌莫深,把真实的想法和情况说出来,怕什么呢。

尽管北京已处寒冬,他也只是穿了一件大衣,连围巾也没有戴,“在高原快一年半了,习惯了,穿得厚反而不适应了。” 白羊座的王建昊,肌肤黝黑,脸上带着热情自信的笑容,身上仍然散发着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特有的气质。 

 

Q:你出生在海军基地福建省三都岛,并在那里上了小学,可以讲讲你的童年生活吗?

A:三都岛不大,却有着比较重要的海上战略意义,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在岛上当兵。由于当时年纪太小,记忆并不是很深刻,隐约记着风光很好。由于是海军驻地,岛上生活风气很朴素,也很正派,周围的玩伴也都是军队子弟,生活可能比普通的城市孩子更程式化、规范化一些,潜移默化的会受到军队式管理的影响。

Q:看你的简历,小学到中学一直是班干部,大学考入北大,这十几年的经历正是典型的优秀生范本,你是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吗?

A:小时候的确算是个乖孩子,在军队大院里长大的嘛,守规矩,胆子小,也不受女孩子欢迎。上学以后,从学习成绩看还算个好学生,但骨子里不循规蹈矩的天性慢慢显露出来了。考试的时候为了看武侠小说就偷偷抄袭同桌的试卷,初三的时候带着一整班的同学骑自行车往返七十公里到隔壁的县城集体野炊,上了大一,同时参加八个社团,参加CS战队,出版了一部青春小说,还写了一部未完成的超过一百万字的武侠小说,如果是好好学习的学生,哪里有时间做这些事情,呵呵。

Q:你大学的专业是金融,近十年来,这都是最热门的专业之一,当时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

A:我是个理科生,但是一直喜欢文科类的东西,上大学不再想学理工科,也希望去学文科,当时选金融也是因为招理科生的文科专业不多,于是就这样选了,当时并没有太考虑热门不热门的问题。

Q:这样的热门专业,毕业以后的选择应该很多,为什么最终选择公务员?

A:我的父母都在县城里做公务员,父亲在检察院,母亲在科技局。我对这个职业是熟悉的,从小接受的信息也都比较正面。小时候爱读书,读的多了点以后心里就有了点小文人家国天下的想法,想的都是要“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所以毕业以后觉得做公务员是顺理成章的。2003年的时候,热门的工作是外企,我的专业是金融,觉得如果从事专业工作,更适合在实务中操练,另外也不愿走学术道路,因此考研的动力也不强。当时的部委有去大学提前预选的流程,我还算比较顺利的通过了预选,就更觉得这条路要走下去了。

至于为什么是现在这个部委,的确是个比较随机的选择,在提前预选的的几个部委中,包括安全部和外交部,直觉选择了现在的部委,而且也顺利成为2002年冬天北大文科专业通过该部预选的4个学生之一。再之后就是考试了。对于中国学生来说,比起职业选择来说,应试反而是简单多了,没怎么复习,两场都是提前交卷,也轻松考了153分。那时候公务员考试竞争还没有现在这么激烈,大概是几十比一的录取率,所以,我的公务员之路算是比较顺利平坦的。

Q:你在部委的人事司工作,这是你个人的选择吗?

A:进人事司是入部以后才被安排的。当时人事司领导与新入部大学生进行座谈的时候,有问过这个问题,是否愿意去人事司工作。我举了手。或许他们也觉得我比较适合从事这方面工作,后来我就来到了人事司,到现在八年多了。由于是在人事司工作,感觉视角也与其他司局的同事有所不同。前几年在招考公务员的时候,还在校园论坛上充当了一把给意欲加入公务员队伍的大学生们排疑解惑的角色。

Q:现在的公务员是个微妙的群体,惹来的骂声相当激烈,但报考热度却是前所未有的高。

A:是的,这是个矛盾的现实,可能很大程度上还是源于不了解,骂的人不了解,报考的人也不了解。在中央机关,公务员更多是“吏”,而不是“官”。尽管我们不再无时无刻把“为人民服务”摆在嘴上,但实际上在这里的工作就是服务性的,没有权,更没有利,这是现实,不是假装清高。我工作了八年多,连房子也还看不到分配的希望,收入倒是稳定,但在北京仍处于中低阶层吧。如果是为了求权求利而当公务员,那势必会非常失落,如果去强求,也不是没有机会,但这就是危险的人生开端了。

Q:这个工作仍然有吸引人之处吧,不然为什么还是那么受欢迎?

A:中央部委的优势在于平台高,社会地位也相对高,对于年轻人很有诱惑力。拿我们部来说,对外交往也多,利于增长眼界。这些年部里辞职率很高,一方面因为公务员待遇问题,年轻人有生活上的压力,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在这里工作进步空间很大,锻炼机会多,眼界提升的快,因此跳槽也相对容易。当然,就公务员整体来说,套用一个经济学名词,我觉得最大的优势还是“外部性”。别的工作,固然可以不断成长,收入不断增加,但更多是自足的,难以对社会形成影响。

Q:进了部委工作,这几年有没有过失落感?毕竟你的同学大多数从事着如今最炙手可热的金融类职业,从收入上,可能落差很大?

A:因为家庭的原因,对公务员这个职务有一定认识,首先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没有将这个期望放的太高。对我而言,这就是我追求的一种生活方式,并没有一开始就觉得是在从事如何轰轰烈烈的工作。“怎么活,为谁活”这个问题在我心里不算一个虚无的问题,我觉得公务员的工作可以为这个社会做一些事情,例如党务方面的一些工作,是对这个社会有价值的,我想我的选择和判断都是没有错。刚走出校园的时候,这个比较真实而淳朴的念头就在,现在并没有改变。

至于收入上的落差,势必存在。但我本人对物质需求很低,如果介意物质上的收入,当初就不做公务员了,后来也势必难以坚持下去。

我总觉得人的内心应该是一面平滑的镜子,有什么样的光线射入,就自然会反射出什么样的轨迹。走了公务员这条路,很多事情,从启程的时候就想明白了,所以很平静。工作快十年了,诱惑和选择也许始终在,但是我很庆幸自己还怀抱着一些“执著的小理想”。

Q:你的妻子有没有介意?

A:幸运的是,我的爱人跟我有一样的价值观,她是我的大学同学,现在在银行工作。对于这种收入上的落差,她从来没有给我任何压力,这是一种奠定在多年感情基础上的信任和理解。我很感谢她。去了西藏以后,她在北京的生活也是很独立,遇到困难尽量自己解决,也有一些熟识的朋友会提供帮助。这一点她让我很放心,也是我能够在这里安心工作的前提。

Q:去西藏这个机会是自己争取的吗?当时是怎样想的?

A:这个机会是自己主动报名,努力争取得到的。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一是工作需要补充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历,二是想去看看西藏,三是觉得自己能为西藏做点儿事情。这个经历对个人来讲是难得的,我觉得应该把握。

Q:你喜欢冒险吗?

A:其实我是个谨慎的人,连过山车都不太愿意坐,还有些恐高,所以不会因为冲动而做决定。当年报考北大,毕业以后选择当公务员,现在来西藏,都可以说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Q:之前有去过高原或者其他艰苦地区吗?来到这里以后,生活跟想象中有什么不同?能和以前看孔繁森等援藏干部的生活事迹对应起来吗?

A:之前没去过高原,最高算是青海西宁,海拔2200米吧。总体感觉,西藏的条件比想象中差不少,但拉萨的生活又比想象中好些。孔繁森同志所在的时期更早,那时候更加艰苦,工作还在阿里地区,他的付出和牺牲也更大。毕竟这些年西藏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工作和生活条件已经有了很大改善。

Q:在这里做公务员和在部委机关工作有什么不同?

A:考虑到我从人事司到了外贸处,首先的不同就是工作对象发生了变化。其次,因为从部委到了省厅,制定政策相对少一些,协调上下、结合实际来落实工作的任务就多了不少。再次,在部委考虑普遍性多一些,在地方考虑特殊性多一些。西藏工作就有许多特殊性,譬如地广人稀,基础设施较差,产业发展状况不够理想,维护稳定的任务重,等等。

Q:从在西藏工作的角度,讲讲你眼中的西藏吧。

A:在旅游者的眼中,西藏是个有特别魅力的地方,但从区域发展来说,仍然是很落后的。当地的企业除了传统的国有垄断行业,发展的都不算好。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人力资源跟不上社会发展的需要。我有个师弟在一家西藏的上市企业工作,算是当地较为知名的公司,他对我说,办公室中有一半以上的同事连电脑都不会操作。西藏的教育基础仍然很薄弱,人才引进也相当困难,有短期来工作的人,多是带着体验西藏生活的心情来的。但是愿意长期扎根在西藏的人才,非常少。人才的流动性是很强的,而且势必向着更有吸引力和发展潜力的地区流动。毕竟西藏的整体发展、气候、地理和人文环境都跟内地差距很大。这个问题短期很难改变。

从市场秩序上来讲,西藏是很稳定的,自治区的总人数三百万,政府的力量也很强,调控起来比较容易。尽管拉萨的各项生活成本都很高,收入较低,但这些年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入很大,教育、医疗等相关保障做得很好,人民生活日益改善。

说起西藏的长远发展,一方面,中央政府和对口援藏单位给予了长期的大力支持,这是西藏经济社会不断进步的重要保障,也是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动力源泉。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西藏的产业基础相对薄弱,发展起步较晚,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同时,西藏的发展,特别是对外贸易的发展,也受到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印度作为邻国,是具有很大潜力的市场,与中国的年贸易额已突破600亿美元,但在与西藏自治区的边境贸易上,却始终坚持制定于上世纪60年代的贸易清单,限制重重,以至于每年的贸易额仅有4000余万人民币。所以,总体来说,找准定位,扬长避短,不断培养西藏发展的内生因素,才是国家和自治区更加关注的重点。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个人开始关注西藏,以支教、慈善等方式来支持西藏发展。作为援藏干部,我对他们的无私奉献倍加理解,也倍加感动,这也是对国家整体对口支援体系的有力补充。但是,客观来说,要从根本上改变西藏面貌、促进观念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还是需要国家层面的统一规划和有力支持。

Q:在这里工作有什么不习惯的吗,跟当地同事相处会不会有困难,毕竟有工作习惯、沟通习惯上的差别。

A:工作上倒是没什么困难,同样是按程序、按流程规范办事,合作也容易许多。而且,当地同志还是保留着比较淳朴真挚的个性,很容易相识相交。虽然西藏的旅游旺季是夏天,但是真建议如果有机会,许多朋友可以选择冬天藏历年的时候来西藏,到藏族朋友家体验一下热情和欢乐。

Q:一切都很适应吗,有没有觉得困难的地方?

A:主要还是三个方面吧。一是低气压。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方便面之类的密封塑料袋都会涨袋,因为内地灌装时内外气压一样,到了高原,袋内气压就要比外面高。水很难烧开,所以要做米饭、下面条、做肉类,都必须是用高压锅,所以我在拉萨基本不做饭,一个人不够忙活的。二是气候,夏天的含氧量大约是平原的不到70%,冬天更低,所以剧烈运动是不成的,睡眠不好也是常有发生。还有干燥。从江苏到北京上学的第一个冬天,觉得北京特别干燥,现在对比下来,北京已经可以算是一个湿润的城市了。再就是温差大,一道明暗分割线,阳光照射到的地方和阴影部分,可能就有10度的温差,更不用说是昼夜了。三是交通。拉萨到北京的火车提速后,现在是42小时,中转的飞机是6个多小时。2011年12月,刚开通了北京到拉萨的直飞,也要4个半小时,不考虑晚点等因素。往返一次,经济舱就要5000多快,旺季一票难求,淡季由于乘客少,也很难有大幅度的打折。这些都是在西藏的一年渐渐体会到的,当然也是渐渐适应着的,还好,不算什么特别的困难。

Q:生活上会不会很寂寞?

A:孤单是物理状态,寂寞是心理感受。我是个愿意交朋友的人,所以在拉萨既不孤单也寂寞。这里有许多朋友,经常聚聚,吃饭喝酒,过的虽然简单,却也很洒脱。在这里,除了工作,其他的生活部分变得很简单,终于有了大块的时间去读书、写作、思考一些问题,这些在北京是很难做到的。

Q:谈一下来西藏之后的总体收获吧。

A:收获之一,从决策部门到执行部门,身份的转变带来观念的更新,视角的全面,觉得个人成长了很多。之二,认识了很多当地的好朋友,看到他们为祖国和边疆一生如一日的奉献,倍感振奋。之三,认识了很多一起援藏的战友,切磋琢磨之余,受益良多。

Q:对回来以后的工作、生活有什么想法?

A:工作上还要继续努力。另外,想读书。倾向去读历史系的研究生,最好是中国古代史方向的。历史的轨迹是很奇妙的,如果我们耐心读下来,发现这个轨迹周而复始的在延续,过去发生过的,会映照在现实这个时代,而未来,也往往受此影响。

Q:会不会觉得公务员这个职务基本决定了你今后几十年的生活状态?

A:当然会决定我的生活状态。其一,我不会有大学同学们那样的高收入,我不会有豪车,不会买名表,生活虽然宽裕,肯定不至于豪奢。其二,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非常忙碌,我2009、2010年加班估计都不少于150天,很多时候基本都是早晨8点到晚上9点。开玩笑得说,虽然工作时长不如很多企业的同学,但是也请考虑一下我们每年全部在一起的6万块收入。其三,我会很难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我不可能因为工作不顺利就甩手走人,也会像这次援藏一样,在很多时候把去向、岗位、生活模式交给组织去决定。其四,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基于以上的以及种种还不能遇见的因素,我必须要不断地坚守我最初的那点小理想。从对自己的内心考验而言,路越走会越漫长。

Q:支撑你一直那么认同和投身这个系统的精神理念是什么。

A:首先还是公务员这支队伍在中国发展走向上的特殊地位。公务员作为一个职业,毕竟清苦,而体制的惯性,很多时候也给人很大压力,甚至让一些人感到绝望。但是,这支队伍决定着中国今后的走向,是这艘巨轮的舵手。当今中国繁荣昌盛,前程似锦,但也有许多内忧外患,究竟以后的路怎么走,无尽的抱怨和牢骚毫无裨益,我们更需要有许多人忍受清苦和压力,去慢慢了解症结所在,去慢慢促进良好的改善。北大未名有过一个进站签名:“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光明。我们怎样,国家的未来便怎样。”我深表赞同。

其次,我能一直坚持下去,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不是孤身一人。诚然,无论高考,还是企业招聘,或者公务员招考,所有的选拔都未必足够科学有效。所以,我的身边也有庸人、痴人、妄人,但更多的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人,特别是很多一样年轻的同事,他们拿着每年全部5万块收入,没有房子,甚至一家三口带着孩子住15平方单身宿舍,全年没有休假,随时响应国家的号召奔赴世界各地常驻,然后也常通宵达旦地加班,去解决各种问题,思索将来的趋势和走向,争取更多的国家利益。

当你自己是一个坚定的人,在这些人中间,你不能不被感动,也自然会更加坚定起来。中国的历史上,从来就有很多人,无论在政治清明,还是生逢末世,都不顾个人利益,心怀家国,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Q:你还有一个业余爱好是写作,你提到过大学里写了一百多万字的武侠小说,还在继续吗?

A:是的,那部小说还没有写完,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万字了,可惜的是,觉得现在好像难以继续下去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当时笔力不足,所以架构搭得不好,自己觉得没必要继续。其次,也是因为时间越来越紧张。写作还在继续,但是会不会写武侠,现在还是未知数。

Q:写作是个体力活,也需要有充分的动力和想象力,或许现在对于武侠招式和江湖豪情不再那么着迷了?

A:对招式不着迷,对江湖豪情还是很着迷。我欣慰自己这么多年,依旧是壮怀激烈,豪情不减。

Q:但是你还没有放弃写作吧,现在在西藏,时间上有了一定条件,有没有在构思新作品?

A:正在写着。目前的这一本是来西藏之前就动笔了的,来了这边以后,反复看过,又把之前写的都推翻了重新开始写,在这边时间充裕些,心也静,适合写作。我在拉萨还有两年多的工作时间,希望能够在回到北京之前写完这本书。

Q:可以透露一下书的内容吗?

A:是一本官场小说。

Q:现在网上的官场小说不少,你的作品的特别之处在哪里?

A:在写的这本还是以个人亲身经历和体验的事情为基础,王跃文的作品中写的省市一级,矛盾冲突很激烈。我写的会更加平淡真实一点。主要是作品的定位不同吧。关于写什么,写给谁看。角度不同,侧重点也不同,受众群也有不同。我的故事角度更偏重于年轻一代。

Q:如何看待起点中文网这种小说连载写作模式,对自己的小说写作会不会造成影响?

A:作为曾经的签约作者,还是有些想法要说。网络连载的优势在于即写即出,不拘一格,鼓励出了很多优秀写手,但多少有些急功近利,还是容易影响小说的整体质量。另一方面,对一些少年天才来说,有机会固然是好事情,但是过于宽松的环境也可能造成天赋的巨大浪费。首先是心态问题,始终要迎合读者的需要,包括一次写多少,情节如何继续,各种各样的评论,很容易扰乱原有的思路和写作的节奏。另外,也不便于对作品进行修改。

 Q:是否想做“当时明月”(《明朝那些事儿》作者)那样即在公务员系统内,同时做畅销作家的那样的人?

A:想,但前提是不影响工作。呐喊和倾诉很重要,但脚踏实地去前行更重要。

Q:想过十年后的生活吗?

A:人生如旅程,前路都是未知。所以我一直努力执著着找寻方向,却觉得越来越难设想未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6 thoughts on “王建昊:援藏干部的生活与情怀

  1. Binny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光明。我们怎样,国家的未来便怎样。”
    “呐喊和倾诉很重要,但脚踏实地去前行更重要。”

    [回复]

     
    Reply
  2. fanster

    很不同的访谈,不过有点官话的感觉。没有想象中的内幕阿什么的。工作快10年,才几万年薪,如果不谈谈灰色收入啥的,真的无法回答为什么这么多人考公务员的问题。也许这些都是我们的误解?

    [回复]

    阿咪老师 回复:

    作为一个公务员家属,表示灰色收入真心没有,至于为啥还要留下,人总有不为钱做的事情,即便是在企业,或者创业,也未必会以收入作为抉择的唯一衡量标准吧。

    [回复]

    zmule 回复:

    赞同。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