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40f8bc8

印度七日

6,790 views

文/melody

3d40f8bc8走在德里的街头,不止一次地想起妹尾河童的写实素描,试着把看到的街铺、小摊、交通、庙宇以及人们走在路上交谈或驻足的样子,用想象中的笔呈现出来。 

这个国家到底是怎样的呀 

晚上十点英吉拉甘地机场,邮件预定好的接机人没有出现。找过几圈确认没有我们的名字,借了一个在德里做生意的中国人的电话,照着预订旅馆给我的电话拨过去,是错误的号码。再拨手机,那边“哈鲁”了一下,就挂掉了。

“去恒河蝶泳”里一出机场满眼闹哄哄地招手拉客的镜头没有出现,偶尔有凑上来问TAXI?我们也不敢回应。

抽过一支尼古丁缓解焦虑,我们走到一个出租车点登记叫车。

“神灵保佑!湿婆神大象神猴子神牛神,对不起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但请保佑我们!”

脑袋里出现飞机接近轨道降落时,看到的那一尊巨大的湿婆神石像,手拿三叉戟,在一圈光晕里逆光站立。我拉过男朋友打趣道:“看咱们的毛主席像到这儿来就是这样的啦!”我开始后悔开这个玩笑。

到达MAIN BAZAAR,连司机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一路上一直大声强调预定好了的地方:整条街道的二层及以上全部处于半推倒状态,只剩一些小店和零星的流动小贩在叫卖。

天啊!这就是LONLY PLANET里说的背包客最喜欢的地方吗?

周围聚集了越来越多推销旅馆的人,我们故作镇定地往前走,努力假装不是在找什么。大概十五分钟,看到一家灯火明亮且楼层完整的建筑写着HOTEL,拼命压抑住自然加快的脚步奔过去。

“这条街道发生了什么,开始怀疑之前确认预定的邮件是不是真的存在,印度到底是怎么样的啊”胡思乱想中吃了印度的第一餐,鸡肉咖喱和THAI(有咖喱主食酸奶的套餐)。

放下包才看到那个做生意的中国人留给我们的名片:游星星,英文名princess, 德里如家酒店。

琥珀宫的大象

 

城市动物园和王宫 

红堡,琥珀宫,风之宫,泰姬陵,阿格拉堡……集中参观的王宫陵墓之旅,遗址中依然窥见当初的奢华和繁复。

阿格拉堡里醒目的公众议政大厅,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克巴大帝联姻印度教公主,在这里听取民意废除印度教朝拜税,众星拱月般地统一印度大陆,民心归一。斗胆用君王的脚步节奏慢慢走下台阶,一只饿坏了的松鼠抱着食物忽地从脚边窜过。院落里早已成了猴子和松鼠嬉戏的乐园。(推荐电影“阿克巴大帝”)

一条狭窄拥挤布满了贩卖纪念品的商店和饭馆旅馆的长巷,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竟然隐藏在这曲曲仄仄之后,不耐烦于小贩们的叫嚷,一块白色从黑压压的人群头顶出现,隔着一道红色拱门,远远地如一道光,一下子闪到眼睛。太美了!太美了!从清晨到黄昏,她一直变幻着身姿。你会疯狂地爱慕她,像个傻小子情窦初开似的追逐水里的倒影,拍无数张照片,走在哪条路上都挂念着回头多看她一眼。赤脚走在白色大理石上,12月冰凉的温度穿透脚心。听说如果在夏天的时候来,大理石被太阳烤得温度极高,每个人赤脚走过都会被烫的一跳一跳的,远远地看起来像是一大群人围着陵墓跳舞。一大一小墓穴相偎,沙贾汗皇帝一定为比这更冷和更热的爱情欢喜和悲伤到极致,才和日月相约,让岁月为证吧。泰戈尔说她是“爱情谢幕时,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收起相机才察觉眼角挂着忍住没流出的泪痕,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微风吹过,痒痒的。

首都德里,新德里包围着旧德里,不对称不和谐地长在一起。尘土飞扬的旧德里,男厕就像巴士站一样隔几步就会遇到,通常只有一堵墙遮掩。墙根扔着印度特有的树叶餐具,粘着一些剩下的米饭沾着咖喱汁。常有热情的人前来搭讪指路,但大都是有预谋的拉客。亚洲面孔常被认为是日本人或韩国人,唯一一次遇到一个卖邮票的老头儿,张口便是中文“邮票七百卢比”倒吓了我们一跳。

碰巧赶上圣诞节,好奇地走进一所学校的教堂,一个印度人在打理圣经,显然这里刚刚举行过庆祝仪式,没有人招呼,我们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晚饭过后在商业区闲逛时,两个女孩子在爸爸的鼓励下,开心地跑过来对我们讲“MERRY CHRISTMAS”递过来两颗“MELODY”巧克力糖,没来得及感谢就羞涩地跑开了。媒体上倒是一片全球狂欢的样子,感觉和国内一样,是个高兴的理由而已。

在拉贾斯坦邦的首府斋浦尔(JIAPUR),牛卧在垃圾堆里,时而慢吞吞地走在大街上,高傲的骆驼慢吞吞地迈着长腿运输一车水果,古代战争里陪伴骑兵的大象则像年迈的老人一样,皮肤粗糙充满褶皱,被绳子勒破的地方让他们时不时地卷起鼻子喷几口气,装作发怒却还是要一步一步地驮着惊喜交加的游客。每只狗都无比慵懒地侧卧在路边睡觉,品种像是藏獒和家狗杂交的,却是毫无杀气。猴子简直是街道霸王,路人假装靠近都会让母猴呲牙吓唬人,把小猴子抱得更紧。

哈里瓦(HARIDWAR),印度北部恒河边的朝圣城市。每天早五点和晚六点,这里都会有正式的祈祷仪式,佛像,火把。大喇叭里放着歌颂恒河女神的音乐,虔诚的信徒一边拍手一边吟诵。这里没有瓦拉纳西那样热闹,鲜有外国面孔。(火车在冬天大雾里常常延迟的原因没有去成瓦拉纳西,其实真的很想去恒河逆流的地方啊!)朝拜的人通常会浸在恒河里几秒,或至少沾一沾以求好福。孩子们通常则嬉笑打闹,玩累了便买几根香蕉逗逗一旁的猴子。路边的商店摆满了白色的塑料桶,朝圣的人们装满恒河水带回家乡。苦行僧们则是把自己奉献给恒河,朝圣的人群来来往往,修行从没离开。

 

在直觉里努力生活 

CHAI是印度当地最受欢迎的饮料,一种放了香料的甜茶,能品尝出来的熟悉味道有姜。发音和中国的“茶”相似,香味浓郁。大街上,火车上随处都能看到人拎着桶叫卖。在HORIDIWAR遇到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他的叫卖方法是一口气重复五个“CHAI”连读,听起来很急迫的感觉,像是机器压制某种东西,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后来每次喝都会连叫五声。

在当地导游NANDUL的带领下,我们来到街边一家小吃店,尝试手抓蘸酱的那些油炸小吃,内馅儿是菜花、扁豆,碎菜叶,这些也是咖喱中常用的材料。菜花在印度因咖喱得名咖喱花。NANDUL自然地用右手捏一小块吃起来,我故作欣赏地犹豫着。男朋友忽然想起我们是左撇子的问题,不由分地抛出一大堆抱歉希望没有冒犯你们之类的话。邻座的一位大胡子喝着CHAI爱凑热闹地说“THIS IS INDIA, ANYTHING IS POSSIBLE”小吃店里的人都开心地大笑起来。有的抽烟,有的抽当地一种叶子卷,墙上挂着的NO SMOKING也完全没有问题。

后来在阿格拉和导游NANDUL又说起那位大胡子的话,NANDUL很认真地反驳说“ANYTHING IS NOT POSSIBLE”,怎么可能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呢?你看大街上那些闲晃的人,乞讨的人,不做工作他们怎么可能买得起食物呢?你要做事情才有可能改变生活嘛!NANDUL大概三十五左右的样子,有三个孩子,妻子是家庭主妇。他承担家庭全部的支出,除了基本的吃穿住外,他还有供三个孩子上大学的计划。好的教育会给你好的工作和收入,他很坚定地这样讲。说起教育,我问他是不是当电脑工程师是最流行和最赚钱的,他说他的女儿想当外交家,儿子想当飞行员,有点管不住却又很骄傲地笑了。

最后一天送我们去机场的一个小伙子一路上都在问我们关于中国的事情,他说他喜欢中国,却完全不知道中国是什么样子,我猜大概是敷衍热情想要小费吧。下车前他认真地在纸上写下他的邮箱地址“你们一定要给我发邮件,最好带上关于中国的照片。”我们笑了起来并自然地脱口而出“欢迎你来中国”,他忽然不好意思地摇头,说不可能。我想起去程飞机邻座的一个印度面孔的年轻男子,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I’M AMERICAN”。

小吃店大胡子的“ANYTHING IS POSSIBLE”又到了嘴边。转身对这个国家说再见前,我们还是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对他说了这句话。

一切事情,努力了才有可能,但不要抛弃直觉的引领。一身嬉皮士打扮在雅达利公司只能上夜班的乔布斯,对同事说要去印度进行精神之旅时,他们都被逗乐了。痢疾,剃头,读瑜伽行者的故事,打坐,冥想……他坚信看到了之前看不到的东西。

如果你没有经历,就永远都不会理解。离开阿格拉时,一个三轮车夫问一个刚到的小伙子什么时候离开,他回答说“看心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