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ley Lu-small

我是三明治2:No.0083 陆斯惟

8,878 views

姓名: 陆斯惟

会员号:0083

年龄:29

星座: 狮子座

所在城市:上海

工作: 私募股权投资

教育背景: 上海财经大学  物流、经济新闻双学士

新浪微博ID:陆斯惟Stanley

个人爱好:篮球、公益、旅游、观察细节、追求极致

 

Q1:你是怎么知道中国三明治这个网站并加入成为会员的?

A:Junior Achievement (“JA”) 公益白皮书发布会现场认识了夏华,两轮“决斗”名片后她向我介绍了她的第三个身份,中国三明治的副站长,所以也就开始接触这个网站。当时登录网站后忽然看到了三明治创业者档案1文章里的黄墨寒,这家伙平时会经常和我一起在我们的篮球俱乐部里打球,都是好兄弟,所以一下子拉近了距离,忽然觉得这个世界非常小。非常喜欢网站的内容和这样团结的团队,所以有机会入会时,就非常荣幸地申请了。

Q2:中国三明治最吸引你的一点是?

A:这群“爱折腾”的人。其实这里大多数人都有不止一个身份,他们在社会生活的压力下都希望能再做些什么,改变些什么;他们大多没有父辈给予的非常优厚的基础,都需要自己去努力打拼,同时还怀揣着更大的理想。所以我相信这群人在一起,思想火花的碰撞会让这个团体的力量得到更好地迸发,能让我们真的能成就一些改变。

Q3:有怎么样的一件事让你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三明治”的状态?

A:原来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那是一个可以堪比象牙塔的环境,所以没有很多的压力,但当自己2011年选择更换雇主时,这个新的环境让我逐步开始思考自己这种“三明治”状态。身边的同事大都是60、70后,他们有过去这么多年行业知识的积累,人脉的基础;而同时你会发现很多85后凭借着他们更优越的成长环境和家庭基础,有着更光鲜的背景履历;而我,却夹在其中,虽然自己也一直非常努力,但有些差异不是马上可以赶上的,即使在一个环境下,我们都不是在一条起跑线上起步,第一次体验这种夹层中的困境。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面对目前公司的跟投政策(即投资团队可以跟公司一起参与对拟投资企业进行投资,获取将来投资退出时的收益)。虽然自己过去6年工作也有一定的财富积累,但大部分都用于买房还贷,这是我们现实的压力。所以在面对跟投的机会时,我们这代人是唯一无法充分把握的,因为我们尚没有这个能力。60、70后的前辈们已经完成了资本的初始积累,而85后有着家庭坚强的后盾,同时也没有我们这么大现实的压力。

Q4:20岁后你做过的最让自己自豪的一件事是什么?

A:公益。过去5年里让自己一直游走在公益圈子的周围,使自己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改变一些现状,同时结识很多知心的朋友是最让我自豪的事情。2007年起作为一名JA的志愿者,开始了我站在大学课堂上授课的经历,之后除了在新加坡工作的半年时间里,每年都会花费10-12个周末的下午去为大学生分享职业起航的经历;2008年开始作为上海财经大学SIFE团队的Business Advisor,连续三年为他们提供SIFE项目的指导,看着团队成员的一步步成长,在台下祝贺他们获得全国第二的优异成绩,都是我最美好的回忆;2009年开始连续两年作为李连杰壹基金的审计师,又让我更进一步接触公益组织的核心,特别是因为帮助壹基金做典范工程的尽职调查,让我对上海NGO的运营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进而也成就了我2011年正式加入上海的一个NGO欣耕工坊,作为其兼职的财务顾问,为其项目的财务规划、组织的架构体系及项目运营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其实每次说到公益都让我非常兴奋,你是在和最虔诚、最有活力、最出色的一群人接触,他们会让我觉得这个社会的将来因为他们而变得越来越美好,所以能为他们做一点自己的贡献是我最自豪的事情。

Q5:你做李连杰壹基金的审计,过程是怎么样的?你怎么看待公益机构的资金透明问题,以你的亲身经历。

其实当时的壹基金的整体架构出于国家相关规定的约束还是有点特别的,和今天的公募基金会不一样,我们是审计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对其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当然这是公益项目不收取审计费。出于职业保密性原因,其中的过程不方便向外透露,但我认为(只代表我个人意见)壹基金的运作的确较为规范,要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出具这类审计报告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换个角度思考,能找四大做审计,也反应了基金会对外公开、透明的态度。

对于公益机构的资金透明问题,这是个大话题,可以讨论一整天呢。我认为总体趋势一定是会越来越透明公开,但目前基本都还做得不够,简单来说我认为这需要三方面的努力:机构自身完善、政府管理、第三方监督。

首先机构自身要对其运营有良好地内控,财务制度健全,才能做到公开、透明,这点以我个人的经历来看,目前大部分公益机构都很难做到。对于我接触的那些草根NGO来说,他们都有这个意愿去公开,即使有的时候没有这个义务去公开,他们也愿意,因为他们没什么可隐藏的。所以没有做好公开透明更多的是团队能力的问题,那些草根NGO没有资金去招募这样的专业人员来改进内控,财务处理也很不规范,所以无法真实反映实际情况。当然这点在信息公开的方式上不同组织由于运营模式的差异也有不同的难度,举个例子:公开披露捐赠100万给另一个公益组织和花费100万建一所希望小学,都是对这100万资金的使用进行公开,但受众更需要知道这100万建小学到底是怎么用的,就需要更多地披露信息。

对于政府管理和第三方监督,目前更处于原始状态,甚至空白,特别是政府背景的公益组织基本很难被约束,这里不多做评论。

Q6:私募股权被认为是金字塔尖的工作,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的社会意义以及给你个人的意义?

A:虽然之前社会上一直说全民PE(私募),但真正专业在做PE的并不多,我加入的这个Fund某些程度上说也并不最专业,也在成长摸索中,但我的确非常喜欢这个工作,甚至为此放弃了top school的full time MBA program的offer。中国的民营中小企业正处于蓬勃发展之中,当你和他们交谈,你会惊叹他们的商业模式,同时为他们的热情和执着深深感染,所以当你的资本和扶持在某些程度上能改变一个企业、甚至一个行业的发展时,你会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Mark Zuckerburg 也是在Sean Park的投资和扶持下才有了今天的Facebook,所以寻找并扶持中国的Apple 和 Facebook一定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这是这份工作的社会意义。

对我个人来说,更多的是可以迅速学习各行各业的专业知识,了解各种商业模式,同时认识非常多最聪明的朋友。也许上一周你必须能够理解电子平板的触控技术,知道电容、电感,下一周你可能就在温室大棚里研究种子的嫁接技术和杂交过程。这行的人喜欢和各类人接触,因为他们也许总能有和你共同的话题。

Q7:如果不做现在的工作,你可能会从事什么?

A:如果不做现在的工作,我想我可能会创业。投入欣耕的一部分原因也在于这是一种兼职创业的感觉,我不是那种非常冲动的人,6年的审计工作让我有时会非常谨慎,所以如果有后路,或许很难全身心去投入下一件事情。

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成立一家专业的公益组织评级机构,可以出具独立的调查报告和评级意见。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目前最缺的就是公平和信任,去年红会的事件更加暴露出这方面的矛盾,而且民众没有能力去了解其中的原委。另一方面,自己也非常佩服“浑水”(Muddy Water)这类公司的调研能力,中国缺少这样的组织。

Q8:你的工作状态多忙,如何平衡生活?

A:不夸张的说,我是我们公司里最忙的之一,因为公司目前基本所有项目都需要我去现场做尽职调查,然后出具全方位的书面报告。比如过去四周里每周都需要出差,跑了深圳、沈阳、成都、重庆、武汉,其中有一次比较夸张,周一晚上2点半赶完上一个项目的报告离开公司回家,然后5点半起床,为了赶8点半的飞机,飞机上还不能休息,需要熟悉下一个项目的资料,接着项目上时每天都因为各种原因,需要1、2点后才能睡觉。

也许你会觉得这是非人的生活,不过这对一个四大做了6年的人来说还是能够接受的,所以也很少会觉得工作生活太失衡。Work life balance并不是说只有50:50才是平衡,不同年龄段的平衡点可能都不一样,对我来说也许这个时候70(工作):30(生活) 就已经算是平衡了。个人总结可以分享的经验有两条:一:做一件事情时就最投入去做,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让你的家人、朋友觉得你是非常在乎他们的;二:事先把后面的事情都在calendar上标识、预留出来,比如周末要打篮球、要参加JA,所以这个时间段我不能工作,工作必须排到别的时间去;很多人觉得无法平衡工作和生活,更多的可能是因为没有做好事先的安排。

Q9:如果有一天闲暇,你会怎么度过?

A:如果可以,我会选择去沙滩,我很喜欢东南亚的沙滩,享受躺在沙滩上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普吉、巴厘、宿雾、美奈都曾经留下过美好的回忆。不过晚上还是会打开iPad 收一下邮件,虽然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少了你而不转,但还是要知道这个世界又发生了什么吧。

Q10你和父母保持联系吗?多久联系一次?很多人说在大城市出生的孩子其实并没有故乡,你怎么看?

A:目前还是和父母一起住,虽然经常出差也比较忙,但尽量会安排周末能一起吃顿饭,工作久了反而更加珍惜和父母在一起吃饭的机会。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made in SH,可能以前的确没有很多故乡的感觉,但当我在国外待过一段时间后就感觉完全不同了,特别有故乡的味道。我觉得这和一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当你开始注意你身边,开始回忆时,比如回忆我们小的时候弄堂生活时,这种归属感就特别强烈。每个你出生成长的城市都有你记忆中的碎片可以拾起,所以总会唤起你故乡的味道。

Q11:说说你最近在读的一本书或者刚看过的一部电影。

A:其实平时更多地是阅读杂志和看网上的新闻,可能是工作和行业的关系,对知识的更新程度要求很高,读书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休闲的享受,是一种在节假日、假期犒劳自己的方式。前一阵在看的一本书叫《蓝毛衣》,是讲一个美国人20多年在全世界各地进行公益慈善活动的经历,最后总结传统公益慈善的缺陷,并开创公益创投的道路。本来是因为宣传说这是本比三杯茶更真实的公益作品,后来逐步在书中找到很多共鸣,所以非常推荐。

Q12:你怎么样想象十年后的自己?

A: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相信10年后的我应该和现在有很大的不同,至少应该有家庭小孩了吧。 不过这份折腾的心相信还是不会变的,或许那时的自己会有更大的理想和抱负吧,很憧憬啊。

Q13: 你愿意从哪些方面帮助其他三明治朋友?

A:帮助谈不上,可能更多的是和三明治的朋友进行分享,包括自己在财务领域的知识,投资项目的讨论,当然还有公益项目的合作等等,欢迎骚扰。自己也曾经拿着本LP背着个NF的背包在越南从北到南的一个人玩了一大圈,所以如果有人对越南旅游有兴趣,可以分享一下。自己也希望能出一份力来让三明治成为最棒的团体。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2 thoughts on “我是三明治2:No.0083 陆斯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