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book1

和一位高中生的对话

10,838 views

By 小简

 我曾经是个小白领,教育背景很简单,在国内安安分分一路读完本科,再去米国念了研究生。 中国的基础教育虽然辛苦些,但却十分扎实,在美国但凡上统计学之类的课程中国同学拿A真是不费吹灰之力。记忆中我得的老师和同学都亲切,简单。虽然自己的孩子还小,有时也会问问自己, 是不是要让她走自己的老路。 可是,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选择把孩子在大学阶段, 抑或是中学就送到国外去念书, 比较统一的反应是今日之教育已远不是我们当年那回子事了, 基础教育已经完全沦陷于应试教育之中, 孩子们每日在题海之中翻滚, 付出的幸劳可能毫无意义。 教育系统也是浮躁而功利,种种抱怨化作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的行动,于是就有了那么多的背井离乡的小小留学生。 现行的传统基础教育真有那么可怕吗? 孩子们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一个夏末的中午,我和夏华约了一位高一的大男孩,小鑫,一起午餐。他刚刚从一所体制内的中学”转会”去了一所台商背景的学校, 体制内外的学校从课制,内容到氛围,真的十分不同,这个无比阳光的大男生兴高采烈地和我们聊起他的感受, 越说high, 听来真的是十分有意思。  以下是他嘴里现在学校之于过去学校的不同之处,为了方便叙述, 以下体制内学校简称“过去的学校”, 台资背景学校称作“现在的学校”。

问起小鑫在现在学校最爱的课,他说是公民课。 过去的学校与之相对应的应该是政治课。小鑫说,过去的学校的政治课, 主要教我们要听党的话,出门坐公交车要让座什么的;现在学校的公民课,老师会为大家分析人的性格种类,告诉他们如果遇到了有人格分裂倾向的人,应该如何同他们相处,如何能不激怒他们,保护自己。 说到此处,他翻开了特意带来的公民书,看到其中一页,我和夏华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只见那章全部在介绍“同性恋,异性恋和双性恋”的问题,介绍这三种人各自的特点,甚至是他们存在的合理性,小鑫说老师教导他们不要歧视同性恋,或者双性恋; 更让人诧异的是,老师还会向孩子们教授, 如果遭到了性侵犯, 孩子应该如何反应,如何全身而退。考试的内容也不仅仅局限于试卷,课堂里讨论的表现也会计入最终的学习之中。

这公民课尺度之开放, 触及问题之现实, 我们不曾料到。小鑫倒也坦然为之,这些事情,说开了就好了,高中生们没什么接受不了。

刚刚经历过梦魇般的初三,小鑫在过去的学校里已经习惯了副科老师给主科老师让路的事实,当时每天只有三种课,语文, 数学和外语。 语数外老师很随意地就能问体育老师借到一个课时,而且基本上是有借无还。于是,上不完的语数外。即便是主科的学习,老师也只教会考到的知识点,对于大纲范围之外的内容,涉及甚少。

现在的学校,每天最多两节相同的课,体育课更是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一节课上根本不容你停下来不动。主科的知识广度也加宽了,而且到高三都会是这样,说起这件事,他一脸的幸福。

与原先的题海战术相比,现在的学校更希望学生能够真正明白所学何以致用。 拿小鑫的话来讲,老师教得很好玩,很现实。 举几个例子,地理课上,学习时区的概念,老师会问他们,如果从上海向东飞15个小时, 会达到哪个时区; 数学课上,老师会让同学们替门口卖水果的小贩计算盈亏平衡点。平时并不让他们一味的做题,而是要吃透各种例题,书面作业基本在一个小时左右完成。考试的时候题型很多,很活。

当然,最让小鑫觉得不同的,是现在的学校不按成绩来看人。 原来的学校倾向于根据成绩把人划分三六九等,可现在,如果你成绩一般,但是会唱歌,跳舞,弹吉他什么的,学校和同学都会特别关注你,你的朋友也特别多。 小鑫明显是属于比较全面发展的孩子,他的好人缘让他特别骄傲。

小鑫进入新学校不久,从他侃侃而谈,连午饭都没顾上吃的劲头里,我们真的感到了这个阳光男孩对他的新学校从里到外的喜爱。 倒是他坐在一边的妈妈, 冷静地说, 如果没有之前体制内学校的艰苦磨炼, 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八点的题海奋战,他今天又何尝能够做到如此轻松。

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会在现在的学校发现不少的问题,也会怀念以前的学校,以前的老师和同学,不过,他对现实的热爱的确感动到了我, 我也开始理解为什么父母们开始不断地提前将孩子送出国门的时间,去呼吸另一种空气。

我的一位朋友,十分热衷研究当今中国的基础教育,他的博客里曾有如此一段话:”大部分(即将的)的中小学生的父母,在八十年代接受中小学教育。当时正值启蒙主义时期,社会(乃至教育)更为多元、人文、纯粹。他们对自己的子女目前所承受的,难以拥有切身的感受。身处教育界之外,家长及社会对近十几年以来,中国(基础)教育所经历的“大滑坡”,也知之甚少…”

也许的确如他所说,我们那有着朦胧诗般美感的童年学习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真的就这么功利,浮躁下去了吗? 衷心希望不要变成这样。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One thought on “和一位高中生的对话

  1. 烈北

    读罢此文,立马让我想到三联生活周刊曾经登过的一篇报道,《移民的理由》

    试摘录一段如下:

    “我就是希望他能回到我小时候那样子——上下学自己去,走几条马路就到学校,遇见陌生人也不害怕,不用家长去接,路上没那么多汽车,汽车知道避让行人,不用给老师送礼拍马屁,就这么简单。”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