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fang

从韩寒到方舟子:两代网络“意见领袖”泡沫的生成与未来

6,933 views

编者按:春节前后最热的话题就是韩寒方舟子之争,本文无意“站队”,而是从代际分析来谈两代人的不同特点。Web 1.0时代与Web2.0时代的意见领袖,也具有各自的特征。这次论战其实也是一次代际碰撞。

文/左志坚

质疑韩寒“代笔”的口水仗从一月延续到了二月,从目前态势来看,还没有平息的征兆。即便当事人进入法院,乃至获得判决,此仗仍不会轻易完结。

尽管如此,在质疑方获得有效人证、物证之前,此仗仍然是无聊的口水。而此战的意义,主要是韩与方拥有数量庞大的拥趸,因而卷入数量空前的网民——争论本身象一面照妖镜,照出许多网民的真实想法,让各种判断和观点涌现在世人面前。

已经有人注意到,对“代笔”的判断分歧源自不同年龄人教育、生活经验的差异。实际上,“意见领袖”作为时代符号,本身就映射出其拥趸的价值观。

韩寒和方舟子,是近20年网络人气最劲的“意见领袖”,二人相同之处都是以批判者姿态暴得大名。但除此之外,二人的批判对象、批判方法、道德观念、生活理念、营销路线,几乎大相径庭,甚至完全对立。这背后,折射出的是网民心理和诉求的迅速变化,以及社会思潮的变迁。
本文试图还原两代网络意见领袖的泡沫,分析意见领袖背后折射的社会心理,考察互联网、商业力量、民主思潮的共振,将如何继续推动社会观念的进步。

本次口水仗主角之一方舟子,走红网络近20年,其个人品牌元素包括:独立、犀利、理性、道德洁癖,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

方舟子拒绝依附任何体制,也对商业活动敬而远之,这种既拒绝政治又拒绝商业,试图绝对独立的知识分子立场,是上世纪80年代理想主义的延续,有着类乌托邦式的清高,也象机器一样不近人情。

进入1990年代,中国市场改革破冰,法制建设不彰,社会道德开始下坠。方舟子从海外归来,以博士身份打假,指向一系列学术造假,在知识界引发共鸣。不过他能够从学界进入大众视线,成为受屈一指的网络红人,与社会心理的期待又有直接关系。

在那个时代,方海归知识分子的精英头衔,雷锋式的自我奉献,清教徒般的自我约束,填补了后乌托邦时代的道德真空,满足了大众对偶像的期待,从而赢得大批粉丝。

在同一时代,另一个满足社会期待的意见领袖,是位于改革前沿阵地的《南方周末》,其品牌形象与方舟子几乎完全一致, 从而一纸风行。二者也毫无悬念的走到一起,合作打假。

和体制教育出来的状元方舟子不同,少年韩寒的成长从一开始就远离体制,他的精神脐带是经历过文革的文人父亲。从一开始,韩父就避免程式化的教育。韩寒则有机会野蛮生长,并抓住体制外的上升机遇(新概念作文大赛),并以《三重门》名利双收,拥有了杯葛体制(退学)的资本。

此时的韩寒已经拥有财务自由,此后潇洒行走于体育、音乐、电影各界,继续着特立独行的游戏姿态。近年,韩寒更以一系列酣畅淋漓针砭时弊的杂文,获得成年读者的广泛认同,由此频频登上主流媒体的封面,成为人气更胜方舟子的又一代意见领袖。

作为一个大众名人,韩寒与方舟子有类似之处,二人都以独立、犀利扬名,公众也喜将二人与鲁迅相提并论。但韩寒与上一代“意见领袖”不同,韩更加潇洒、幽默,不排斥商业,更无道德洁癖。

二人更本质的区别在于,方打击学术造假,韩打击政府造假;方传播科学赛先生,韩传播民主德先生;方将自己包装为六亲不认的清教徒,韩是绯闻不断的花蝴蝶;方是高不可及的科学“教主”,韩是与“粉丝”平视的凡客。

两位明星立场与观念的差异,彰显了两个时代的不同诉求。在方走红的时代,人们对各种造假不满。但假却越打越多,早从学术界蔓延到日常食品。大众已经清醒认识到,这个社会的病根,已经不再是各行各业的个体造假与私德有亏,而是法治失灵公权失范。

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方舟子苦心撰写的科普文章共鸣有限,韩寒不乏漏洞的政论三篇却一石激起千重浪——因为大众期待民普远甚于科普。

社会趋势变化的背景之外,韩方二人的成名路径也有微妙区别。方舟子以WEB1.0的打假门户新语丝成名,被自己架上了神坛,从此不食人间烟火;韩寒以WEB2.0的博客爆红,从一开始就更依赖口碑,即便是商业包装,也要强调“我不是什么旗手……我是凡客”。

WEB1.0广播式的传播,与WEB2.0的横向传播,对应的恰恰是信息霸权与信息民主的变化,与整个社会的转型互为因果,同步前进。而微博等社会化媒体,更是降低发言门槛,“领袖”的话语权日益被稀释。昔日的“意见领袖”,则不得不洗尽铅华,谨言慎行。

事实上,在我眼中,韩寒与方舟子都远非真正意义上的“领袖”。二人有着同样的缺陷:知识结构不健全,却越界发言;言语犀利攻击有余,而理性洞察不足。

与此同时,社会潮流也已经悄然转变。专业透彻的分析,以及理性的公民行动,日益取代尖刻的批评,为越来越多年轻人所追捧效仿。在这背后,是社会对理性与自由的诉求升温。

在言论领域,已有闾丘露薇、刘瑜等一大批专业训练的青年知识分子,获得广泛认同;在行动者中,则有科学松鼠会、免费午餐,等网络公益组织,借助互联网工具,迅速组织化并影响现实世界。(其实最厉害的是艾未未)

在这一轮变革中,互联网工具将再次推波助澜,社交媒体的组织功能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商业力量将通过资本(投资社交媒体)和营销(传播价值观),推波助澜。

回到时代变革的大背景,每个社会的转型都面临着批判、独立、建构这三个阶段,方舟子、韩寒是前两个阶段的英雄。而韩寒更是在《要自由》一文中,已提出自己的建构路径和号召。

今日所谓“代笔”无谓的口水,将会以“无聊”而著称于后世。在泡沫挤尽之后,每个人仍将在通往自由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2 thoughts on “从韩寒到方舟子:两代网络“意见领袖”泡沫的生成与未来

  1. 土人

    从韩寒刚发的一篇博客《这一代人》看,完全没有思想,没有才气,没有文笔,甚至没有信息量,他就是个水货。

    [回复]

    zuozhijian 回复:

    韩在收敛锋芒,微调立场,这是韩三篇受质疑、攻击性太强的缺点被批评后,一次简单的调整。与以往的文章没有本质区别。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