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三明治7:No.0074 丁哲波

6,879 views

姓名: 丁哲波

会员号:0074

年龄:37

星座: 处女座

所在城市:上海

工作: 技术投资战略

教育背景: 本科(南京大学强化班);博士(Cornell有机化学)

新浪微博ID:纳米大精灵

个人爱好:滑雪,网球,美食,孵咖啡馆

Q:你是怎么知道中国三明治这个网站并加入成为会员的?

A:我是通过我太太认识夏华的。后来在gtalk里看到夏华的签名档长时间都是中国三明治,我当时想那是个什么东东,于是就去三明治的网站逛了逛。非常喜欢里面的很多文章,写出了我们70后这代人的理想,困惑,生活中的快乐与烦恼。很真实,几乎可以在每个故事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当时觉得自己的文笔很一般,向三明治投稿估计是没戏,所以只是作为一个粉丝在一旁默默关注支持。后来和夏华的几次聊天以及看到三明治主办的一些公益活动后更多地了解了中国三明治创办的初衷,非常认同。回国时也一直希望能够在工作之余,在公益或社会责任方面做点事情,但一直都没有想好到底做什么,觉得通过三明治这个平台也许能够找到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Q:中国三明治最吸引你的一点是?

A:三明治是一个蛮特别的群体,除了“三明治”这个明显的年龄特征之外,它其实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有很强包容性的群体,集合了许多不同教育背景,地域,和行业背景的人。现在的中国社会有较强的趋同性,缺少对多元文化的尊重。大家都喜欢和“圈子”里的人打交道,因为比较安全。但久而久之,社会会因此而失去活力,自身也会懈怠。而许多创新(无论是技术,商业,还是文化)都是在一些交叉领域里通过不同意见的交流碰撞激辩而产生的。

Q:有怎么样的一件事让你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三明治”的状态?

A:在我博士毕业那年,我父亲在工作时中风,之后一直是我母亲在照顾他,帮助他康复,互相扶持到现在。07年的时候,我母亲身体也一度不是太好。我是家里的独子,之前我的生活应该说是很顺的,家里也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压力,给与我充分的自由在美国逛游。所以当时就决定是时候回国了,能够就近照顾照顾他们。现在添了女儿,更多了一份责任,成为名副其实的三明治。不过有时觉得作为三明治乐观看其实是蛮好的一件事,责任感让人更有动力去不断地挑战自己。人生如果太舒服安逸会出问题的。

Q:20岁后你做过的最让自己自豪的一件事是什么?

A:这个问题挺难回答,我想了很久。应该是有了我的女儿。其实过程很顺利,但是当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时,真正感到生命的奇妙。我之前在科研领域里作出的成就,在职场获得的升迁,甚至在社区服务中得到的满足感,和她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Q:你在美国读博士的时候研究方向是纳米技术,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很陌生的领域,能否用比较通俗的语言给大家解释一下你研究的内容和成果呢?

A: 其实纳米技术就在我们的周围,影响着我们每天的生活。套用一句广告词:” nanotechnology doesn’t make a lot of the products you buy,it makes a lot of the products you buy better.” 纳米技术其实是指在纳米尺度(头发丝的万分之一)下,很多物质会展现出一些特殊的物理化学特性。举两个例子,粉笔和海螺壳的主要成分都是碳酸钙,但是它们展现出完全不一样的硬度特性(粉笔一碰就断,但你想摔碎海螺壳还是要费点劲的),原因就在于碳酸钙的排列方式不一样。再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主要原因其实也是荷花表面的纳米结构所产生的超疏水性使得水滴在荷叶上可以自由地滚动从而将荷叶表面吸附的微小颗粒冲刷下来。当然这样的例子自然界还有很多,像蝴蝶的翅膀,壁虎的四肢。我当时在GE全球研发中心的主要工作就是将这些自然界里习以为常的现象引入GE的产品并提升其特性,有些产品很快大家就可以在市场上看到,比如基于荷叶效应的不结冰的飞机引擎,仿照蝴蝶翅膀结构的高效灯泡等等。

Q:你在美国总共生活了多少年?为什么后来又选择回国呢?

A:到08年一共12年,08年后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了。其实我回国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爸妈。他们年纪大了,总有身体不好的一天,我是他们唯一的小孩,应该就近照顾他们。回国后发现还是他们照顾我多一些,也许在父母眼里,我们永远都是小孩。说实话,如果单纯从工作角度来看,我会选择留在美国,那里为科研提供更纯粹和自由的环境,更容易在科研领域做出突破性的工作,而且在GE也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职业发展通道。

Q:你回到中国就立刻加入了一家民企。从美国到中国,从跨国公司到民企,这么大的变化,你是怎样适应的?

A:其实加入民企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整个过程充满了戏剧性。当时和我老板(公司的CTO)谈得很投缘(我离开这家民企后现在和他仍然保持很好的私人关系),也很认同大老板的抱负和个人魅力。应该说我更多是被他们两个人的个人魅力吸引而决定加入的,做决定时真没想太多。后来我太太跟我说,换工作时考虑地点,工作内容,公司性质,变动最好不要超过两个,否则会比较难适应,而我三个都有变化。我说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我离开时我GE的老板曾经极力说服我通过内部的调动回到上海GE,也可以就近照顾父母。当时他说的原话是“you can help a global company to become more local, or help a local company become more global”,说完后他加了一句“of course, the prior is more difficult”。之后我发现其实后者也很难。

我一开始在公司总部(离北京很近的一个小城市)工作,其实适应挺快的,虽然在这之前我从未在北方生活过。北方人很好打交道,自来熟,这点我很喜欢。很多本地的同事帮我较快地融入公司的环境,熟悉公司的业务,直到今天我都很感激他们给予我的帮助。那段时间很忙,但很充实也很简单。后来做上去后,还是发现深层次上自己的性格与现实环境有很多冲突,后来很多时候已经触及到我的底线和价值观,所以我无法妥协,更不用说适应了。所以从这点上来说我并没有适应民企的文化,所以这段民企经历以我回归外企而画上句号。但是必须说,在民企的这几年对我而言是一段非常珍贵的经历,也一直感谢公司的CEO和CTO对我的知遇之恩。

Q:你和太太因为生活和工作的原因,一直在中美两地飞来飞去,你觉得从身份和文化上来说,你更多像个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呢?

A:我和我太太都是长在红旗下的蛋,中国文化的烙印已经深深地留在我们身上,不可能改变,虽然我们在很多价值观和思考问题的方式上更接近西方了。中国传统文化里有很多好的东西,但在中国近几十年快速的社会变迁中不再受到重视,近于湮没,但我们在港台,甚至美国却可以经常见到。我觉得我女儿可能将来在文化认同上会面临比我们更大的挑战,如果她和我们一起在中美两地飞来飞去。

Q:你刚刚做了爸爸,心情一定非常激动?能否分享一下这个过程中你生活发生的变化?

A:激动到没有,但是真得很高兴,有时看着女儿的照片都会笑出声来。女儿出生后我因为工作原因并没能一直陪伴在她身旁,只是在她出生和春节时回去看了看。我太太和我岳父岳母承担了很多,也很感激他们。现在我们家生活的中心和话题都集中在女儿身上。只有我和我太太单独相处时(这样的时间并不多了,呵呵),才会聊聊彼此的事情,但感觉却更近了。

Q:你怎么样想象十年后的自己?

A:十年是一个不短的人生片段。想起10年前我刚博士毕业,现在已有了一个快乐的小家,双方老人也都健在,我在做我喜欢的事情,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再多要求的了,我很感恩。中国社会变迁的速度有时令人晕眩,加上我又是个喜欢折腾的人,所以很难去现象10年后自己在哪,做什么。但是有件事是可以想象的,我可以确定我会牵着女儿的手送她去上学,很期待。

Q: 你愿意从哪些方面帮助其他三明治朋友?

A:帮助实在谈不上,我就是一个搞技术的,主要是在清洁能源技术领域(这个领域最近比较热),希望在这个领域能够和有共同兴趣的三明治们多多交流,为中国的天更蓝水更清做点我们力所能及的事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