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sha

给我一道故乡流水席

10,447 views

镇江:老人与狗经过拆迁过后的旧家

小的时候,最怕遇到“我的故乡”这一类命题作文,原因是总要花上几分钟想想:哪里才算是故乡呢?

我家是三代移民,祖父在民国初年从福建老家远渡新加坡,再辗转印尼,日后在万隆立业发家。父亲在印尼出生长大,成年后被周总理号召回国,辗转天津北京,之后受政治影响到内蒙古支援边疆,在那儿遇到了同样被“运动”感召,来自青岛的知识青年——我的妈妈,两个人在没有亲人的呼和浩特建立了我们的小家。

我的童年一直伴随着这样的记忆——爸爸妈妈每年很辛苦的从他们的“家乡”采购能吃大半年的咖喱、椰浆、扇贝干、甚至大米,聊以缓解对故乡的思念。

夏天时,我们也像当地人的家庭一样,购买厚厚的内蒙酸奶做一季的饮品;冬天时,钟爱的“饮料”变成了飘着奶香的酥油茶。

那些混杂的食物记忆,让我说不清楚自己的味觉故乡究竟是很印尼、很内蒙,还是很青岛。

而我的视觉故乡也同样变幻交错着,好象一组跳动的影像:从福建渔村的龙眼树,到印尼万隆榴莲飘香的街道,从青岛海滨熠熠闪光的贝壳,到敕勒川的千里白杨,甚至还有亲人们居住的北京四合院和香港九龙湾。

五岁时,港台影视风行大陆,俘虏了我这个电视迷。很快的,妈妈惊讶的发现我的口音变成了港台腔。在此之前,父母没办法界定我那夹杂着福建、山东、内蒙的奇怪口音,甚至还有海外华人对中文的错误用法。当然,这一切在我上学以后很快的得到了纠正。

上大学之后,我将上海称为自己的第二故乡。某一天,我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时间将超过从前居住过的任何城市。

然而,“第一故乡”很久以来都是一个无解的谜语。

这几年在各国行走,我一直保持一个习惯,只要飞机降落到某个有着各国美食的大都市,我会立刻寻觅一家印尼餐厅(这往往并不难),用有限的印尼语加上熟练的英语点菜,然后在一片金灿灿的咖喱中,心满意足的感觉自己回家了。逛到大卖场,我一定要买一杯厚厚稠稠的酸奶——可以用勺子吃的那种,尽管那可能是英产澳产的,但温暖的感觉一样会顺着舌头一直流到心里。

遇到讲着京沪港山东内蒙方言的人,我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当那些我曾经熟悉、而今淡忘的词汇从他们的口里流出,一种似是故人来的美好错觉瞬间爬上眉梢。

在那些移民拼凑起来的国际大都市里,我很自在的品味着由熟悉的语言、味道、甚至建筑、音乐组成的“故乡流水席”,很神奇的一落地便找到了家。

而这样的感觉,在中国却渐渐找不到了……古建筑拆掉,变成了仿古建筑;老字号的味道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越来越淡;小吃街让位于酒吧咖啡馆;而方言更是岌岌可危,以至于上海、香港先后掀起保护方言运动……

经历了文革、公私合营、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许多老品牌、老味道、品位与传统早已不复存在。中国的三明治们在出生前后,见证、或者间接见证了一系列激烈变革,我们的“故乡”恐怕早已演变成了一道route(路径),而失去了root(根源)。

如今,人们正在拼拼凑凑找回那道叫做“故乡”的流水席,比如,扬州规定老城区不得建设高层建筑,新的住房一律保持灰瓦白墙的明清风格;光明食品在不久前推出了一款厚厚稠稠的老酸奶,打着1921的怀旧牌;上海家化——那个曾经把中国著名的美家净品牌交给美国庄臣运作并一败涂地的企业,去年终于开始自主复兴旧品牌,将民国时期上海著名的化妆品“双妹”重新包装,与国际一线护肤品竞争……

或许在几十年后,“三明治们”可以在国内外旅行中见到售卖煎饼的汽车餐厅(也许开在麦当劳汽车餐厅边上,作为西餐的补充选择)、印着美佳净logo的护肤湿巾、以及古建筑改造的家庭旅馆,品味丰富完整的故乡流水席。

然而,这一过程也有可能是逆向的。当强势文化、品牌已经确立了它们的地位,人们的消费观、品位都随之形成,就好像港台文化在我成长中忽然介入、挥之不去一样,复兴处于弱势地位的文化与品牌,重建那道叫做“故乡”的流水席”,远远比发展经济更慢更难……

作者介绍:沙莎,供职于英国媒体,用中英两种语言在海内外发表文章。关注城市发展、生活方式、品牌文化、艺术与公共空间等话题。爱旅行、爱摄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13 thoughts on “给我一道故乡流水席

  1. peter船长

    12门徒和大洋路是我每年必去的地方。nice photo.

    [回复]

    功夫茶 回复:

    镇江是peter船长的故乡

    [回复]

    peter船长 回复:

    功夫茶01年去镇江旅游,当时你写的关于镇江的文字非常好。不知现在还能找到不。。想来偶们认识十年了。改天庆祝一下。哈哈。

    [回复]

    功夫茶 回复:

    应该能找到的,你几时回镇江,我再过去怀旧一下。

    [回复]

    peter船长 回复:

    现在还定不了,回头约。

    [回复]

     
    Reply
  2. ws

    我和沙莎的经历有很多相像之处,也是爸妈在他们非家乡的城市建立了家庭,有了我,然后三个人又继续变换城市。
    我妈妈的故乡在扬州。小时候去过镇江一次,记忆中就留下了沿着一段高高的城墙走了好久好久的印象。甚至现在都不知道那是不是真实的,但是觉得湿漉漉的,很美好。那次去了甘露寺。看到那片废墟,觉得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
    现在我在墨尔本生活,大洋路还没去过呢,但是在计划中。peter船长当年也是在墨尔本么?

    [回复]

    沙莎 回复:

    你说的镇江那段城墙,是西津古渡吧?是个很有历史感的城市,可惜破坏得太厉害了,哎。。。

    扬州好一些,保存了老建筑风格,很喜欢那个城市。

    我自己的老家在莆田,可惜我都没有回去过呢

    。墨尔本也是我喜欢的城市,市中心小小的,很walkable。我有给FT写过一篇悉尼墨尔本双城记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6343,你在那里生活,肯定有更深的体验。

    [回复]

    peter船长 回复:

    哈哈。我倒,为啥我才看到……
    现在西津古渡修缮了,欢迎再来参观。
    我非常喜欢墨尔本。感觉悉尼有点闹。
    WS在墨尔本?推荐大洋路必须要去的!
    我曾连着两天往返市区和大洋路;也曾经在那里住了3个晚上,在motel的阳台上一边喝啤酒,一边看大海。然后冲进岩壁抓了鲍鱼和海螺下面条。
    我现居杭州,不过每次回镇江或者墨尔本,西津古渡和大洋路总是忍不住再看一看。

    [回复]

    沙莎 回复:

    我特遗憾上次去澳洲是冬天,没有在大洋路多住几天,扎营、烧烤、徒步……以后夏天去一定要实现!

    上个月去镇江,新火车站运营了感觉比原来好多了,不过镇江很多估计破坏的真是太痛心了……

    [回复]

    peter船长 回复:

    是的。镇江的发展破坏了很多历史遗迹。政府主管部门觉悟不高,只看眼前利益。悲哀。
    我建议下次线下活动,可以组织去一些地方旅行,一天的时间即可,一边走,一边聊,可能会有更多的感触。呵呵。

    [回复]

    沙莎 回复:

    对,旅行小组~~ 上次去镇江认识了赛珍珠故居的管理员,她也在想要做一些沙龙,就在赛珍珠故居,以文学为主题。也可以找她合作。

     
    Reply
  3. 花菜

    刚问你的问题已经在这里找到了答案,原来也是有Route而不知Root在哪里的人,呵呵~

    和你一样经历并享受着这故乡流水席的美味变换,我把这当作恩赐。在席间流转之时个性也慢慢地、无形地被各种元素的碰撞雕刻出来。

    有机会一定要认识下哈~

    [回复]

    沙莎 回复:

    “在席间流转之时个性也慢慢地、无形地被各种元素的碰撞雕刻出来。”– 喜欢你这句话:) 我们正在准备筹备第一次三明治聚会呢! 等功夫茶同学周游欧洲回来~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