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

黑摩的之旅

5,787 views

文/陆小照

我叫了一辆黑摩的。车主看上去很老实,甚至有点憨。问他,西藏路曲阜路去不去,多少钱。他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下路名,点点头,没了下文。我忍不住追问,几佃。他用两根手指比划出了“十”。

黑摩的在这个路段是公开又隐秘的。弄不清什么时候,他们会排成一排,喊着七浦路城隍庙,车子上还架着中英对照的路牌;也弄不清什么时候,他们会忽地没了踪影。今天运气不错,路上本来没车,路口慢悠悠开来一辆。

启动了。我关照有点憨的师傅,开慢点,我不赶时间。他没有搭腔,只突突突地在车行道上领路,把背后的奥迪、尼桑逼得直按喇叭。他好像喜欢拐弯,到福建路拐了拐,到天津路又拐了拐,浙江路再拐了拐,一道道地勾勒老城区的样貌。

天不冷,用不着拉布帘挡风,我倒坐在车上,面朝后方。

老旧的石库门房子、刷过几遍新漆的老式阳台、门面极小的服装店杂货店冷饮店、骑老式自行车的中年人和走路的老年人,夹杂着“全家便利店”和新款电动车,夹杂着女孩们的春装和外地口音,一格格地,伴着慢悠悠的突突声,一格格地后退。

旧时光,一格格后退。

苏州河是黄浦区和闸北区的分界线。从浙江路走,必经的是老闸桥。老闸桥有工业美,钢骨铁筋,只比外白渡桥小一号。小摩的吃力地爬上去,又提心吊胆地溜下来。

桥对岸就是闸北区的一号工程苏河湾。

苏河湾,不知道谁想出了这个名字。有个朋友过去住在这里,就在老闸桥北,不到百米。2006年配合市政工程动迁,为了多一个户口,他和女友匆匆回沪领证,才22岁。他的父母把动迁款一分为二,从市中心搬到宝山淞南,省下的打算让他将来买房。三年后,他找到了在上海的工作,但当年视为天价的动迁款在房价面前杯水车薪。

另一个朋友也住在附近,2007年因为动迁领证,半年后,在办婚礼前,离婚。

朋友家已被巨幅广告牌围了起来。“苏河湾,华侨城,美好生活创想家”。

下了桥,很快就到曲阜路。浙江路以东,曲阜路叫作天潼路。我爷爷解放前押了一根金条借来一间天潼路上的三层阁,在那里生活直到去世前两年。三层阁有坡度极大的斜屋顶,最高处,桌子上叠椅子才能给拆换电风扇;最低处,矮柜上摆个十八寸电视机便已到顶。石库门房子屋顶连着屋顶,我奶奶养花,从天窗爬到隔壁屋顶上浇水施肥;我们跟样,国庆节爬到屋顶上看烟火。

但天潼路不再是我要去的地方。

2007年动迁时,奶奶已经去世了。我姑姑拿着动迁款,给爷爷在宝通路买了高楼房子。一室一厅,19楼。爷爷去世前半年在新居附近摔倒,好心人见状帮扶,问及住址,答曰,天潼路781弄20号。

车子左拐,突突突地从华侨城的巨幅海报下驶过。我看不见前方我要去的大悦城,只看见岁月在眼前溜走。他们早已在对面竖起摩天轮,谁都早知道这地方会价值连城。

可是。

我说,师傅,就在这儿停吧。有点憨的师傅立即停了下来,其实还没到入口。有点憨的师傅大概从不知道有大悦城,此刻也没多看一眼,只收了钱,慢悠悠地掉头,走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