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minghui

我是三明治8:No.0066 何鸣晖

8,908 views

姓名:何鸣晖

会员号:0066

年龄:31

星座:双鱼

所在城市:上海

工作:广告公司副总、导演

教育背景: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本科

新浪微博ID:何鸣晖

个人爱好:射箭、篮球、阅读、相声

Q:你是怎么知道中国三明治这个网站并加入成为会员的?

A:去年秋季在崇明,联劝的“一个鸡蛋的暴走”公益活动里看到了中国三明治的队伍。而且那时候其实已经认识了几位三明治成员,不过依然没有深入了解。值得一提的是当天在补给点吃到”大蔬无界”赞助的米汉堡时,曾经联想到这个是不是就是中国三明治?直到去年12月中国三明治组织的”当30岁遇到60岁”沙龙当天晚上,跟着朋友参加了聚餐,才了解到具体情况,并且现场成为会员。

概括的说,我是因为吃而知道中国三明治这个网站并加入成为会员的。

Q:中国三明治最吸引你的一点是?

A:仔细的权重下来,实际上有两点。

一、每个会员都挺有趣的,有趣程度和活跃程度成正比,而且愿意分享及彼此尊重且珍惜这种有趣。

二、预计不会像一些其他的社团组织,最终因为人际间的问题不欢而散。

Q:有怎么样的一件事让你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三明治”的状态?

A:很难具体说是哪一件事,应该是有一天突然感觉到自己整体状态的变化。一方面变得温和了,另一方面也更坚定了。这既表现在一些重要问题的看法和选择中,也渗透在很多生活的点点滴滴中。而且这种变化还在持续着。

Q:20岁后你做过的最让自己自豪的一件事是什么?

A:真的没有,或者至少没到自豪这个程度,因为我对自己估计一直过高,实际情况是我努力程度偏低。

Q:你大学是读导演系的,之后还兼职做过演员和导演,这两个角色你更喜欢哪个,为什么?

A:后者,因为更擅长。

做过演员,上学的时候纯粹是为了有点实践经验,后来是刚毕业为了挣钱,再后来是帮朋友客串,我在这方面表现力一般,形象也抱歉,所以每次都觉得欠了别人什么,不是最喜欢。

另外,做这些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工作,更是兴趣。所以尽管我有一份全职的工作,但很难说去做演员和导演就是兼职,因为可能投注的要比全职多得多。

Q:毕业后你没有直接在电影行业里工作,是出于哪些现实或者考虑?在现在的工作中,你如何保持自己的剧目创作?

A:毕业时有着“想要扫荡这个世界”式的艺术理想,但实际内心是非常清楚这有多不切实际的,不管是自己的认识还是能力,还有环境都不支持,但是也不愿意一点点从零开始累积,或者换句大白话说是不愿意去吃那几年”萝卜干饭”。而当时的广告行业不仅报酬比较丰厚,同时也充满了乐趣,至少比现在要有趣。所以,就选择了进广告公司做事。

至于如何保持剧目创作,只能说努力保持吧。如果是指时间上如何协调的话,就是会选择周期较长的方式去操作——慎重挑选成熟剧本、选择不那么商业的演出方式、寻找时间上能同样配合的伙伴——以固定工作坊的形式去推出剧目。还有就是,当你觉得有些事情非做不可的时候,时间和精力是会自己跑出来的。

Q:你在上海导演过一些话剧和剧本朗读,在业余状态下操作这些事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A:其实反而是乐趣比较多,因为没有限制也没有票房的压力。我同学现在是上海这一代里可以说最当红的话剧导演,但是我觉得他压力非常的大,不仅仅是商业压力,还有来自于各方面的各种评论和声音,有时候有些事可以说是不由自主的。当然,他所接触的也都是最优质的资源,最职业的团队和个人,有很多见闻和学习的机会,有更多实验和尝试的空间,这是我非常羡慕的。

在业余状态下操作,最关键的是要保持住乐趣,所幸话剧的乐趣并非都是由投资所带来的——一个排练厅、几个人、一个舞台、几盏灯——清粥小菜、精心熬煮、适肠胃、也一样有回味。在我看来,除了态度和能力以外,其他都是业余的也无妨。

Q:有人说上海的话剧、文化等氛围较淡,你怎么看?你所做的事情是否在促进着其改变?

A:文化氛围我不敢谈。

就话剧来说,这里有一个参照系的问题,关系到和谁比、比什么;横向看演出量,和北京比的确有落差,和全国比那也在前列;纵向看,和以前比演出量那是一直在增长(翻一翻几大票务网站的演出信息就知道,话剧几乎是整个演出市场的半壁江山),但是要比质量,平均分未必就比过去高。不过,这里面也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现在我们都知道“超英赶美”是可笑的,对吧。

个人觉得,上海是比较注重消费的城市,大多观众来剧场会很在意效果(噱头)、阵容、情节、制作,简单说——观赏性是第一位的,这也是情理之中的,所以上海的话剧生产也是因势利导,在这几年里在“请观众进剧场”的环节上有了非常大的进步。也可能正因为此,上海的剧场在思想性和多元性上,相比北京还有一些落差。是的,在上海这样一个生活成本很高的城市里(这一点应该没有人否认),话剧的主流市场也不可避免的进入了一个商业循环。

实际上,前一段时间,上海话剧圈内也有一些纷扰,一些商业剧受到了些质疑。我个人觉得商业剧的存在本身没什么好质疑,唯一值得反思的是——这个演出市场上只有商业剧。尽管上海主流话剧演出范围内,也常常有小制作的非商业剧演出,更何况还有诸多民间剧社也在坚持,但是受众与资金和资源上依然受限。

是的,我所认为上海话剧真正的窘境在于,职业的团队和个人,大多还是把精力投注在商业剧上,不管如何求新求变,但是商业标准仍然是他们创作的第一标准。尽管,大多数的职业话剧人依然抱有艺术追求,但商业的大前提,把演员变成了职员。而与此同时,其他非商业剧所能获得的养料太少了,真的太少了,很多时候是依靠爱好者在支撑。偌大的上海滩,非营利剧场就一两个,还是由民间人士在努力支撑着。于是,当演员变成职员,职员多于演员的时候,是的,和广告行业一样,剧场的某些乐趣被剥夺了。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一些老演员出于对目前话剧市场的忧虑,以六、七十岁的高龄,排演了一出莎士比亚经典剧目——没有大宣传、也没有大噱头、媒体自发报导、剧院爆棚、演出水准极高、令人动容——这才是一个话剧人应该有的务实精神。可能讨论的太多了,评论家也太多了,我更喜欢这样一种做法:我觉得水准低了,我来个高的;我觉得艺术少了,我来个多的;我觉得你不行,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戏。我不太想说我怎么看,看我怎么做你就都知道了。

我们现在在做算是填补空白。大家集合在一起,都有着职业态度和相对职业的能力,每年推出3~4部剧本的朗读会——既能领略到剧本大多数的意味、与现在的话剧演出相比较起来又微乎其微的投资——这样一种形式,演出也基本以公益的方式进行。也同时尝试带动更多参与者,培养一批观众和爱好者。至于会走向哪里,至少在4~5部戏以后再考虑。但我想这样,至少为观演双方提供了更多的剧场空间,为很多好剧本创造了更多的演出可能。不敢想带来多大改变,但是力所能及就去做了。

Q:你曾经创业开过一个广告公司,你从这段创业经历中学到了什么东西?商业化的实践和理念是否对你的导演事业有所帮助?

A:我是在工作第三年,就和搭档一起开了广告公司。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好像早恋一样,一切都很美好,但很多感受、包括经验和教训,再晚两年也一样能体会到,而且可能更深入。实际情况是当时很多问题都被初出社会的激情给遮盖了,好比张铁匠的徒弟刚学会怎么打锄头,就在张铁匠旁边开了个锄头铺,觉得自己拥有了细分市场。现在来看,至少把师父的本事都学会了,还要会打几样师父不会的,然后再等师父老一点也不迟。因为,如果非要总结经验,那就是:创业太早你就会知道,头两年总结的经验教训,再往后就发现是常识。但是这常识的成本就太高了,所以说:有了常识再创业!

至于对导演事业的帮助一定会有,就是有些时候和商业相关的事情比较容易听明白,反应更快一些,对于现代都市生活的某一部分也更熟悉一些。其实我还是把导演当作我的终身职业,对于某些一开始就认定会去做的事情,我只是走了一段不一样的路径去寻找,最大的帮助是让我会更加坚定一些。

Q:你是通过怎样的契机接触公益的?参与公益活动对你的生活方式有怎样的改变?

A:最早是08年参与策划执行了立邦漆的一个全国性公益项目,介入得很深,方方面面都接触到了。之后就是在外围参与联劝(上海公益事业发展基金会)还有善淘(buy42)的一些项目。

公益本来就应该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比较喜欢随手的公益项目。比如原来用塑料袋,现在改用环保袋,上网购物原来可能去商城,现在先去善淘看看,原来可能用返利网,现在用公益返利网,很多事情上也会先想到是不是可以和什么公益项目对接。生活方式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是有很多潜移默化的影响。我很喜欢这种小的改变。

Q:和同龄人相比,你的人生经历相对丰富。你对于自己过去十年有什么感受。如果时间回到你大学毕业的2003年,你重新走的路会和现在一样吗?

A:唯一的感受就是不断的变化。所认识的人、环境、社会都在不断变化,自己的认知也不断变化,有时候感觉认知都跟不上社会的变化。困难的一面是,这让找寻自己的道路,越发的艰难;好的一面是,这种变化也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借用狄更斯的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在个人身上,也未必不适用。

如果时间倒流,一是想选择更单纯的道路,坚持走下去;二是想对更多的人表现得更理解也更友善;三是拒绝一些自己并不能完成的任务;四是想弥补一些因为不够努力或者沟通不够而造成的缺憾。这些愿望未必永远不变,但是现在尽然如此。

Q:你怎么样想象十年后的自己?

A:很难想象,至少应该还在排戏。现在所认为的很多困难,应该都不存在了,会更加自由和具有乐趣一点吧。

Q: 你愿意从哪些方面帮助其他三明治朋友?

A:营销、广告可以出出点子,介绍点资源;聊天看大家有没有时间;最多的是做几场剧本朗读会一起分享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4 thoughts on “我是三明治8:No.0066 何鸣晖

  1. kk

    非常赞同对话剧的看法,“译制片”式的话剧质量挺高,但数量偏多了。自产的那些改编自电视剧、小说之类的白领生活商业剧质量大多不高。没什么经典的剧本以供可持续的演出…其实,南方可用的经典小说或题材应该挺多的呀…

    [回复]

     
    Reply
  2. Xiaolu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喜欢这段话!

    另,觉得何是一个特真诚特直率的人,也是个爱折腾的人。做自己热爱的事情,是自由也是奢侈:)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