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x1

李梓新:中国三明治是一个充满可能性的存在

19,212 views

文/陆小照

 

李梓新是一个会在内心要求自己每年进步一点点的人。这种对“进步”的追求使他看起来有些折腾,2002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后的10年间,他做过新闻人、公关人,又到英国留学,现在回归新闻业,又同时做起了一个网站,叫中国三明治。

在家乡潮州的父亲看了他做的“中国三明治”网站对他说,这就是一群爱折腾的人,现在你终于不孤单了。

这个网站是为和李梓新年龄相近,基本上和改革开放同龄,现在三十岁上下的中国年轻人度身定做的。这批人正在慢慢成长为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同时却又有很多困惑和思考。李梓新认为“中国三明治”网站就是为“三明治一代”提供正能量,提供一个抱团取暖的平台。

在微博时代做这样一个“长文章”网站,看起来是一种“逆潮流”之举。然而网站还是受到了很多读者的欢迎。其实在做“中国三明治”之前,李梓新已经做过不少逆潮流的事,比如离开上海到小城市工作生活,比如工作七年再去留学读书,比如年过三十还留着一些不安定的念头,生活里做着随时可以打包搬家的准备。

3月23日这一天,“中国三明治”迎来了上线一周年的纪念日。李梓新找了个时间,谈了谈他当初做“中国三明治”的故事,以及三明治以后的发展方向。

Q:过去几年来,你到过美国、英国以及欧洲其他国家,在国内也经常迁徙搬家。走了这么多地方,很动荡,你会有一种漂泊的感觉吗?

A: 回头看起来略有一些。不过其实我们总是以上海作为大本营。我到现在也在上海住了九年了,尽管中间有些迁徙。而且因为是小家庭一直在一起走,带来的更多是各式新鲜的生活体验。为什么会迁徙,可能是因为我们想把握住一些机会多体验人生。而三明治一代的特点其实是,虽然没有唾手可得的大好机会,但只要你去争取,还是能够把握到其中的一两个。

我和我太太都比较喜欢学习,每年基本上都会总结学到的东西。如果将来有一年觉得自己没学到什么,我觉得我会有点沮丧。我的目标不是特别高,但要看到自己每一年进步一点。比如至少2011年做了三明治,就算小小的达成。

Q:这种保持学习的习惯从何而来?

A:其实我觉得真正的很多学习都是从大学到了北京接触社会后开始的。小时候是应试教育,而大学读新闻,所接收到的教育很混沌。很多东西都是自己从社会上学到的,特别是大学毕业后,我发现学习是一件永无止境的事。说实话这和我小时候的想象不一样,童年时觉得大学毕业了肯定有一技之长了,不需要学习了。幸好我很快适应了这个发现,因为学习确实能带你去更远的地方,不仅仅是地理上,而且是心灵上。

Q:家乡潮州给你什么影响,比如乡土观念等?

A:乡土观念肯定是重。我觉得从我成长的生活圈子来说,潮州给我带来的影响,一个是重文化,包括“三明治访谈”采访的几个潮州人,还是挺“文”的。二是比较朴实,这种“实”,就是强调客观;其实每个人说出来的“客观”都有自己的烙印,但我认为,相对来说还是有大家都能感知的“客观”,好像说“普世价值”。

Q:你说过你有小城市的心态?

A:因为我19岁前没有去过大城市,没出过家乡,所有的东西都像是在看电视剧一样,都是“外界”的,充满了不真实感。小城生活比较简单。1998年上大学以来,过的都是自己从来没想象过的生活,像是一个新版本的游戏。所以对我来说,1998年以后的生活都是新的,我反而好像没有什么负担,比较能从一段生活模式中跳出来。

Q:这是否和你提倡的中国三明治“生活创新”的理念相类似?

A:应该有关系。因为每个人要经历的人生阶段其实都类似,我有时也会感受到生活陷入某种模式之中,但关键在于自己如何想办法去改变。在“生活创新”的三个解释里,我提的第一条是“拥有跳出框框的想象力”,我觉得想象力是建设在眼界的基础上的。第二条是“建立新型的人际关系”,我觉得你的朋友圈子决定了你是怎么样的人,有一帮有意思的朋友能够帮你摆脱生活的苍白。这也是中国三明治致力去帮这个人群的每一个人搭建的人际网络。至于第三条,“践行新型健康的生活方式”,则是具体的表现方式。

Q:尽管今天互联网和各种通讯手段都发达,但很多人仍然觉得他们的生活圈子狭窄,甚至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很多人仍然感到孤独,他们可能并不拥有你这样的交际圈子,那该怎么办呢?

A:我也不是一开始就拥有广泛的人际圈子。也正因为没有,我才想去搭建一个。所以这就是“中国三明治”的由来。当时我从英国回来,之前也在国内跑来跑去,很多朋友其实也已经散落了。从伦敦回来,觉得上海的文化生活相比之下,确实不如人意。怎么办?那就还是得自己来发展。最开始只是想做一个让身边的同龄人分享各自经历,甚至吐槽的网站,没想到后来聚集了这么多认可三明治理念的朋友过来。

Q:中国三明治网站具体是怎么做起来的?

A:最早是因为学习wordpress程序,2007年做了一个网站叫“iColumn爱专栏” ,让世界各地的朋友都来写东西,有点公民新闻的意思。,到了2010年底,我发现他们都从国外回来了,这是为什么?与此同时,中国自2008奥运会后进入一种焦灼的状态,而我们作为这种状态最直接的承受者,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

因为我们都是三十岁上下的人,所以申请了个域名叫china30s,中文名就叫“中国三十岁”。结果有一天,在MSN上和一个在美国的朋友聊,她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一句,“三明治”。我突然想到:“中国”+“三明治”是一个很好的拼贴。“三明治一代”这个词我之前就知道的,不是很流行,在美国是指上有老下有小,那种四十多岁的人也算。我们也处在这样一种类似的状态,但又有不同,那就是社会背景变化太大了,这30年的中国,几乎是一个全新中国的开始。于是我决定网站叫做“中国三明治”了。正式上线是2011年3月23日。

Q:怎样从一个朋友圈子,变成了一个具有一定社会性的群体?目前三明治的发展是不是超出了你的想象?

A: 首先是我觉得内容契合了三明治这一代人的需求,引起大家的共鸣。比如“三明治访谈”栏目的文章,以及夏华的职场文章,也使很多人感觉到自己是身处其中的一分子,很想来参与和贡献。其次是大家相互之间的传播,这也要感谢微博的出现。微博使三明治理念的传播更便利。

三明治线上的发展我觉得接近自己的想象,但线下的发展就超出了我的想象。比如“一个鸡蛋的暴走”中国三明治队,在何之是的带领下,效果很好,获得了筹款队伍的第一名。当我看到“中国三明治”变成了一杆飘扬的大旗,很难想象这是半年多前自己在夜里想出来的名字。

Q:你前面说过 你相信有“客观”这种东西,它是不是给你带来规则感,也使你成为一个喜欢设立规则的人,比如创立中国三明治?

A:我想我确实是一个有些规则感的人。比如我拍照的时候很喜欢拍道路、灯柱这些线条,我太太有时会笑我。我这个人对“极致”的东西有些抵触。内心有一定的规则后,会知道边界在哪里,对极致的东西会觉得过分,甚至有危险感。这里面有我对含蓄感的偏好,十分说到八分,我认为那是一种美。但我也知道这个时代完全反过来了,一定要极致。不仅做媒体,包括各种,比较时尚的表现手法,都是要极致。其实我在这个时代有些不适应,十年来都在调试。

Q:你平时也研究各国民主,出过谈英国民主的《民主是个技术活儿》一书,这是不是这种规则感的延伸?

A: 我从小就对国际政治时事感兴趣。1988到1992年之间,我每天都拿个本子记《新闻联播》里面的国际新闻。我从小对国际地理政治非常熟,各国首都我都知道。2008年,我有幸受李嘉诚基金会的委托,带领汕头大学的7个学生在美国花了三个月追踪报道2008美国大选。回想起来那依然是一个令人激动的经历。美国之行激发了我潜在的一些东西。我喜欢规则,人家民主的规则很好,又在不断发展、有问题但不断修正、演化。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系统。

美国回来之后,我就决定要申请英国读书,2009年中很幸运又拿到了世界银行的奖学金。我从小对英国就特别有兴趣。而且我想在政治方面的专业深造一下。当时也有越来越多朋友拿奖学金到国外读书,我想他们可以,我也可以试试。

英国又是非常不同的政治制度。去英国正好赶上大选年,我觉得一定要写本书。走之前就先设好这个目标。最后完成了,算是对得起自己。因为要学习、要写书,还有安排好家庭生活,I couldn’t have done better.

Q:我觉得你蛮幸运,太太带着孩子陪你一起去。

A: 这是一种选择,不能只是说幸运。她当时刚从港大毕业,也有不错的工作机会。但我们决定了一家人去英国经历这一段生活,这是一种选择。

而工作7年之后去读书,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原来没有想过的选择。其实我在大学读书时,是一个对托福雅思没有一点感觉的人,当时校园的“寄托”气氛比较浓,但我比较冷感,对我来说有新闻天堂南方报业就够了。我记得这样一个场景,2000年5月8号那天,是五·八事件一周年,有人贴了一周年纪念海报,又有人拿了一张托福雅思的广告往上一贴。这场景太有象征意义了,我们就是用这个东西来把这个事“贴”过去。大学时我对寄托的心态就是这样。

结果大学毕业七年以后才去做留学申请这个事,想想都神奇。是内心一步步的发展和牵引。而且很多东西虽然需要运气,但自己也要去试,去争取机会。

Q:大学毕业至今十年,你换过好几份工作,尝试做了不同的事,你是怎么进行个人规划的?

A:我个人觉得我自己是“三明治”的典型代表。首先我是1979年出生的,叫我70后还是80后我都不太乐意,觉得不准确。其次我们毕业的那个时候,基本找工作不难,但是上面的位置都给比我们大三五岁,赶上第一波互联网热潮的那批人占了。十年后来看,还是他们在把持着这些位置。而我所在的媒体行业又是特别折腾变动的行业,没有大公司那种明确的阶梯。所以我很早就想到突围,想多学些东西,所以尝试了很多事。不过我的发展基本还是围绕大的媒体这个概念,最后还是回到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写作上面。我觉得我过去十年的尝试过程拓宽了我自己。

举一个例子,就像英语。大学毕业时虽然英语基础不错,但不够有自信去用英语做采访。每次采访有公关公司帮忙也很轻易就完成。但是对语言的掌握其实关系到你的眼界和思维模式,后来我在长江新闻学院工作的时候,就慢慢把英语能力提高了。现在我能到国际大选现场用英语直接采访,可以说是我10年前毕业不能想到的事。

Q:在你的工作经历里,到目前最长的一段,是在汕头大学长江新闻学院做公共事务主任四年,这份工作使你需要暂时离开大城市,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你当时是怎么选择的?

A:我一开始也没有想过会做这样的选择。它的工作很多涉及到要去汕头,2005年那个时候“逃离北上广”还没有成为潮流,年轻人仍然大量地涌入大都市。我当时也只是26岁。但我觉得我受到了一种吸引。陈婉莹院长的国际化视野和纵横全球的人脉能力使我叹为观止,她当时从美国回香港创办了香港大学的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后来又受李嘉诚基金会邀请到汕头白手起家创办新闻学院,正需要帮忙。她的实干精神也感染了我。另外还有一个因素是潮汕是家乡,我可以经常回去看爸妈。所以我做了这个选择。

在这四年里,随着工作的不同安排,我带着小家庭在汕头、广州、北京各住过半年,其他时间都在上海工作及随时待命出差。那种工作过程非常独特,也很难复制。

Q:那段时间有什么收获?

A:国际化是一个很大的收获。英文可以自由沟通了。我的工作中需要很多用到英文,同事有一半是外国教师,另外我操作名人来中国访问,像普利策奖主席、赫鲁晓夫的孙女等,经常和他们沟通。更大收获的是视野,从陈教授身上,知道人脉的神奇,可以延伸到整个世界,整个世界的操作规范其实大同小异。

另外,在汕头这四年的经历,像个世外桃源的山洞,给我机会修炼。学英语、学做网站、学剪片子。如果我还留在大城市工作,我可能不会在业余坚持学这些本领。做中国三明治也是从当时的基础来的。

四年下来,我想最大的收获是我感觉到自己基本拥有了到世界任一个地方都有信心活下去的能力。手艺就在自己身上,个人也不用非借助某个机构去做事不可。这其实是我内心最大的安全感。

Q:从英国回来的这一年半,你辞掉了跨国财经公关公司管理层的工作,回到新闻行业担任记者,并继续做“中国三明治”,你是怎么选择的?

A: 在跨国公司也继续锻炼了英语能力和管理能力。不过我始终觉得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是采访和写作。所以最终还是遵循内心回到了新闻业。距离我上次离开,已经有七年了。七年一轮回,也是挺感慨的。但现在的生活作息上会更加自由,也使我能顾及“中国三明治”的一些事务,并思考它的未来发展。

Q:你在“中国三明治”提倡的“生活创新”理念,一年以来实现了多少?

A:应该说实现的程度非常高,某种程度上已经实现了我的初衷。但我觉得比起已经实现的,三明治未做的、可以做的空间还非常大。它是一个充满可能性的存在,也是一个通过众包模式,由大家来相互发动的组织。我想“生活创新”的理念应该通过一个个具体人的实践,使它更直观、可感可触摸,然后吸引更多的人来进行改变。

Q:你最近刚去了俄罗斯采访总统大选,也接触了一些俄罗斯“三明治”,觉得他们和中国“三明治”有什么异同?

A:我觉得两个国家社会的发展阶段相近,三明治群体也是压力不小,都在寻求突围。不过他们在自由表达上更便利,所以容易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判断。中国这边的优势在于事业机会多,创业氛围也比俄罗斯浓厚很多,有利于三明治们尝试自己的事业。

从广义来说,我觉得中国的“三明治一代”是非常特殊的,尽管他们有人到三十的相似特点,但在中国这个变化剧烈,机会万千的国度,在这个三十年前还是另一个时代,而且每五年十年都让人感叹变化之快的国度,三明治们的奋斗和困惑是非常真实的存在。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群体其实需要关怀,有时总被他们或许光鲜的外表所迷惑,想着再怎么也轮不到这个群体接受关怀和帮助。事实上,社会的发展,使这批夹层的一代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有压力不怕,因为这一代是能够靠自己的能力自立的一代,“中国三明治”要做的就是增强这一代人寻找并实现自己梦想的能力。我非常看好这一代人的发展,他们代表了中国未来的性格。这个国家的性格也正在形成当中。

 Q:现在三明治发展的不错,考虑过将来它的走向吗?

 A:第一年在大家的努力下有了良好的基础,第二年希望内容质量上能提高,活动能更多更有趣,给会员更多的归属感、互动感。从整体发展上来说,我们还是公益性质的团体,但商业上我们也在探讨合作的可能性,不排除一些商业合作的机会。

我希望“中国三明治”能够健康地实现自我循环,然后有一些预算可以支持我们去做更大的事,更好地为读者和会员服务。  我的底线是希望不要偏离初衷,不要因为要生存,而去以自己不喜欢的方式赚钱。如果可能的话,三明治有一个发展方向是成为一个“媒体+公益组织+智库”的综合体,有思想、有行动,也有影响力。我相信这一天能够到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