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e

每一次不那么主流的选择

10,436 views

文/@陆小照

认识May,是在5年前的夏天。那时收到了来自奥组委媒体运行部摄影服务处的英文邮件,寥寥数语把事情讲得有条理、又清晰,让我们这群初出校门的“小朋友”极为佩服,落款是May的名字。不久就见到了May本人,有人私下说,她以前在德勤。

还有从四大辞了工作来奥组委的人?

谁知,从此之后,May每一次选择,都愈发离经叛道。每一次传来May的新消息,都让人惊讶。

或者,每一次,她都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如今May在英国威斯特敏斯特大学读媒体管理。出生于1981年的May,职业生涯未满10年,却已南辕北辙地待过了好几个地方。北外—德勤—奥组委—新华社—英国,她走的每一步,换作别人,大概都可以用来过一生。

去英国前,她辞职、花尽微薄积蓄交了学费,然后去阿里冈仁波齐转山。海拔5000米的夜里,头痛欲涨地醒来,仿佛漂浮在无边宇宙。

过后,她彻悟说:“路永远在前方,选好自己想走的那条,不要后悔。”

 

1999年,18岁的理科生May,进入了“适合女孩子”的北外英语学院。那时候她的梦想是做一名战地记者。

2003年,口译系毕业生May,意外被新华社拒绝。怎么办?随大流。每个人都说四大好,May也去递了简历。结果,穿着破边儿牛仔裤和帽衫、顶着短钢丝头就去了德勤面试。组面时一串流利英语下来,面试官悄悄拉住她:“下次来的时候要穿正装啊。”

不知道有多少文艺女青年最后去了四大,反正May的战地记者梦算是暂停了。穿正装挤公车去东方新天地数数的日子过了一年,May开始找别的方向。

2004年,May在公车上看到了北京奥组委的招聘广告。咨询了师兄后,没怎么多想就投了。一切都很顺利,只是薪水下降了一半。

“天天面对数字并不开心,被囚禁在财务室数sample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钱再多也没意义。”May对自己的选择很倔强,“还是想和媒体沾边。”

奥组委,May选择了媒体运行部,成天与国外摄影记者打交道,一待5年。

四大的背景给了她帮助。“德勤毕竟是大公司,我受益良多。”2004年时IOC(国际奥委会)工作人员对中国了解尚少,看见Deloitte字样顿时放心。

赛前需要确定媒体技术电缆位置,四大通讯社考察后提出了修改意见。May拿出忙季OT的精神,当晚改出了新的位置图。

不久,靠谱文艺女青年May,在奥组委脱颖而出,成为最年轻的部门负责人之一。(此句并非夸耀,我曾在奥组委实习,就在她负责的部门。)

奥运结束,职场菜鸟顺利蜕变为专业人士,有大国企伸来橄榄枝,世界排名第一的专业图片社Getty Image也发出邀请。

May统统拒绝了。她成竹在胸,要去圆一圆当年的梦。

5年下来,当初高高在上的新华社,已经是可以拉家常的朋友。而长期与全球顶级摄影记者相处,她“偷师学艺”,掌握了不少摄影技能。

2009年,May顺利进入新华社摄影部,并再次降薪三分之一。

父母对这个选择倒没意见:“女孩子稳定点好。”May却有不同打算:“接触了那么多媒体,新华社里低调淡然而才华横溢的人最集中。”

于是,四大女May和奥运女May,再次转身成为女摄影师。身扛两个镜头,与男记者一起蜂拥卡位。

体制内,有人趋之若鹜,有人避之不及。May并没纠结于这个问题。

“在国内做新闻,新华社是最大的平台。虽然体制受限,但是见识和接触的视角都会高一些,所以有机会能进去工作是很值得的。”

除了拍照,May还利用奥运会时的人脉,帮助新华社投标成为了第一届新加坡青奥会的官方摄影队。

身在体制内,熟知体制外,既看得清问题,也确实有很大空间。

两年下来,May即将三十。

“工作8年了,该给自己充充电。”

申请志奋领奖学金失利,一心想去英国读书的May,一咬牙,把“稳定点”的工作辞了,自费申请了威斯特敏斯特大学。

如此,她告别父母、告别丈夫,飞到了伦敦。

故事突然全都有了交点。在英国的大学读媒体管理,忙里偷闲还做新华社的特约记者,采访了奥运会前的测试赛。

“30岁之前不要太多考虑挣钱,而是增长见识、阅历,拓展人脉。”May毕业后的8年,把感性理性、商业文艺、体制内外走了个遍,却“从未后悔每一次选择”。

30岁前的全部经历,都为现在、以至今后更宽广的路,埋下伏笔。

 

今年 6月,May将从威斯敏斯特大学媒体管理专业硕士毕业,7月,会给OBS(奥运会电视转播机构)当转播经理,进入伦敦奥运赛场。

每次看May的经历,除了羡慕,还总会想到一个词,“功不唐捐”。每一次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每一次不那么主流的选择,看似渺茫,却有坚实力量。有勇气,也有规划;有理想,也有行动。一次次,坚持下去,时间不会辜负人。

祝她越走越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4 thoughts on “每一次不那么主流的选择

  1. Fanny

    越早知道听从内心的声音,即便选择的路不总是顺的,但也是长期有益的人生。May的选择不在于非主流,在于是她自己的,每一步走得踏实而坦然。这个世界太多际遇比May更好的人,做着更出色/体面的工作却无比郁闷,差别在于是没有听从内心。

    几句联想:最近在思考为什么要有孩子,如何当好父母?之前都是纯概念的,眼看着年底就是现实,技术层面还是一片空白,我突然觉得有个人托付你把Ta的生命带来体验这个世界,这是巨大的责任和荣耀,兹事体大,不觉有点着急起来。而再看到May的故事的时候,我也想到了她成长中很重要的角色——父母。什么样的父母能培养出自主思考、决策和行动的孩子,这些孩子比别人更早地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勇敢去追求,并且能平静地去执行自己的选择,希望三明治中有相对资深点的父母或者对这个问题有过思考的同学来讨论这个话题,先谢了!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