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zhou

中原大地的马拉松

7,869 views

文/ZC

厦门马拉松归来之后,就决定今年不再参加需要坐飞机才能到的马拉松了。觉得飞来飞去参加个三小时的活动略显奢侈,而这三小时的活动放在心上也不一定能使旅行成为享受和放松。于是,5个小时动车之外的郑州便成了很自然的选择。

到他城旅行的过程中,交通工具的选择也在改变。近几年,我的很多阅读都是在旅途中完成的。平时生活零零碎碎,抱个电脑就可以一直不放。在被关在长途交通工具的几个十几个小时里,好像隔绝和切断了与日常的联系,这样的时间显得非常珍贵。十天的旅行可以装上三本书,明知结束时顶多读完一本也心安理得。火车,又比飞机让人踏实,如果飞机上只能选择些简单易懂的读物,火车上的阅读、列车与铁轨发出的低沉重复和窗外闪烁的风景简直就是天生绝配。

掠过中原大地,风景令人熟悉的静止。从出发到终点,一马平川,万顷农地。中间停靠的几个城市,也让车厢中的人们感受不到差别。站台的一旁是勾人怀旧的八十年代风貌,另一旁是大拆大建中的钢筋水泥。抵达郑州也同样如此,人渺小地被淹没在这样的建设中。

谈到大拆大建,拆与建一直是一对矛盾。虚无的怀旧经不起近距离的推敲,当年的房屋和现在的现代化标准相差甚远,住宅的保温、取暖、通风、照明甚至户型,人们有了对品质的希望就很难回到过去。

拆,看起来各方都可以获利,政府收入财政,商人得到利润,居民改善条件。个人猜想,拆迁中那些惨剧会从城市到乡镇越来越少,壮烈的钉子户们更多是因为邻居们能够接受的条件他们觉得还差那么一点一些。买卖土地开发房地产从经济学上对于“发展”应该是成立的;不拆,则需要改造,表面上能看到的不是挣钱了,而是花钱,大笔花钱。不拆中保留下来的如何去衡量,怀旧值多少,这笔账不好算。

马拉松完成回到北京后,才看到新闻: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再次遇到拆迁风险。如果街坊邻里因为“不是名人”而没有了,只剩下孤零零的故居,我猜想,这是梁先生无论如何也不愿看到的。

从郑州火车站出去,一头躲进河南省博物馆,才让人有了喘息之机。中原的中州,宝贝们从陶器到青铜、从玉器到甲骨,每件都有讲不完的故事,令人骄傲令人喜爱。只是宝贝们只存在于博物馆,和外面扯不上一点关系。

作为外来人或者游客,初到一个城市,交通可以成为判断城市发达程度最直接的判断。步行可达当然是最好,这样的需求在欧洲可以令人欣喜地被满足。轨道是第二个让人放心的解决方案,轨道可以把东南西北简化为左右,并且提供简单方便的中转服务。如果当地物价可以承受,出租车虽然丧失了一些掌控,但也算一个省事的方法。在郑州,除了没有尝试通常为本地人准备的公交车,前面几种方法我们都碰了钉子。天无绝人之路,非法营运的三轮摩托和打消出行念头,便成了我们的选择。住店楼下吃碗茄汁面,坐在房间里哪里也不去,为第二天比赛养精蓄锐。

2011年3月27日,本人的第一个42.195公里。也许因为是在河南,发现有些穿着练功鞋的小和尚也加入了队伍,看着头上“官渡”的指路牌,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小和尚们同时让我想起厦门马拉松时,路边的送素斋的尼姑。比起厦门的观众,郑开大道上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当地的村民面无表情的站在路边,看不出心思和态度。只有小朋友们能兴奋起来,伸出小手等你击掌,为你鼓劲。

与很多人相似,35公里后,对于初次的我就是未知的待开拓地区。30公里后,就开始小心翼翼的等待着一些感觉的到来,比如常听说的“撞墙”、马拉松开始在最后10公里,以及村上春树提到的“跑到头就再也不跑了”的想法。最后五公里不由自主开始掉速,表不看了,时间速度距离之间的关系也开始模糊,只是知道自己应该可以完成预设目标。一旦这样,即使坚持也显得不那么难了。

马拉松其实算不上什么竞技项目,除了不争取输赢,参加比赛的人们藏有各样的理由。无论是比赛还是训练,人们都可以得到一段空白时间,这段时间可以帮助他们试图摆脱日常生活的纷扰,可以让他们试图去进行思考。马拉松中,坚持,绝大多少情况下只取决于个人,简单而极端的主观。

通过参加马拉松,有机会接触和了解一个城市。从北京、厦门,到郑州、开封,还会有更多的城市。真心希望在赛道上奔跑时,能遇到千姿的景色和百态的人们。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3 thoughts on “中原大地的马拉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