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食字

公益组织应如何财务公开?

11,243 views

前阵子上海卢湾区红十字会一顿饭消费9859元的事情曝光后有很多网友呼吁,“在中国各家红十字会公布账目、财务透明前,拒绝向其捐款”。我查了一下红十字会网上公布的2007年的收入情况,其中28.3%来自政府拨款,32.7%来自国内捐款,还有30.1%来自国内捐赠物质。不过,这62.8%的国内捐款捐物究竟有多少比例是来自公众的自愿捐款还是挺值得怀疑的。因为很有可能绝大多数还是依靠行政力量得来的捐款,而不是捐款人自愿的捐赠。就像在汶川地震时,政府就规定能接受捐款的就那一个,我们别无选择。所以我对这次天价餐费事件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红十字会的表现还是持怀疑态度。但这次事件的曝光,对引起公众对公益组织财务公开的关注还是有很大积极意义的。

关于公益组织的财务公开这个事儿,圈内曾经有过很多讨论,基本上是谈的多,做到的少。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大概两年前左右,有位公益组织领导人提出,如果这个组织并不是拿的公众个人捐款,而主要是依靠基金会和企业捐款,它为什么还要向公众公开账目?除了一些公募型的基金会,其他公益组织确实很少接受公众个人捐款。但这是否意味着,接受基金会或者企业捐赠的组织,只需要向其资助方公开财务,而无需向公众公开接受监督呢?我认为不是这样的。因为当一笔资金或物资被捐赠出来以后,它就已经不再属于原来的主人,而是公共财产了,接受捐赠的公益组织,只不过是被委托来管理这笔经费和物质的中间人而已。所以不管是谁捐的,既然是公共财产,那么公众就是它的利益相关方,有权利和责任来监督公共财产被合理有效的使用。所以,无论资金来自哪里的公益组织,都有责任公开其财务信息供公众监督,这个道理就像企业要给它的股东提交财务报告一样简单。

那么,公益组织财务公开以后究竟要监督它什么呢?借安猪同学的总结,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道德,二是效率,三是效果。

目前第一点是大家最为关注的。其实这还不是道德问题,列为法律底线可能更合适,就是大家最关心的是“钱不被黑”,不会进入个人口袋,或者被挪作他用。于是,就像之前NGOCN论坛中一位网友说的,“为适应这个需求,‘捐赠清单’制度作为基本财务公开制度,应运而生了”。

但是,仅仅达到法律底线是不够的。我们还要关心公益组织在管理和使用这笔捐赠上的效率。组织行政经费所占比例就成为了一条衡量公益组织效率的指标之一。于是,才出现了“史上最苛刻捐款”,曹德旺提出:“要在半年内将2亿元善款发放到近10万农户手中,且差错率不超过1%,管理费不超过善款的3%”。这个举动以及它引起的讨论确实起到了提醒公众在关注公益组织法律底线的同时也要关注其管理效率,也许会促进一些基金会改善其管理模式,降低成本,但是,它同时也可能引起很多对公益组织管理成本的误解。

首先,行政成本是不是越低越好?大家应该能理解做任何事情都是有成本的,不管是资金的,人力的,关系的,技术的等等。在保持同等质量水平的前提下,成本其实是不变的,当它的资金成本减少的时候,很有可能是因为其他的成本在增加,比如有技术上的革新,以前是人手计算,现在是计算机;又或者因为有志愿者的加入;还可能是像扶贫基金会这样,能依靠行政力量让政府部门“免费”干活。所以,成本永远都在那儿,不同的是什么人分担了它而已。在公益组织中,通过志愿者的广泛参与是减低成本最常见的方式,但是不要忘记,管理和培训志愿者也是需要成本的,若是在志愿者支持上做的不好,频繁换人的话,同样会带来昂贵的成本。此外,还有一种常用的降低成本的方式,就是靠“自残”。很多公益组织为了降低管理成本,给员工支付很低的薪水,不提供应有的社会保障,要求员工无偿奉献……这个时候,其实不是公益的成本降低了,只不过是这些公益组织的员工个人在分担成本而已。但这种以破坏公益组织产能的方式提高的公益效率,从长远看对整个公益事业是有负面影响的,是只要金蛋而不要下金蛋的鸡的短视行为。会导致公益组织无法持续的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以及通过研发来真正的提升工作效率,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其次,公益组织之间的差别非常大,无法通过固定的行政管理费比例一刀切。对以筹集资金和发放资金的基金会来说,10%的管理费比例可能是合适的。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这个比例规定也只出现在《基金会管理条例》中,而在民办非企业单位以及社会团体的相关管理条例中,都没有类似的规定。因为对基金会来说,他们进出的金额大,而且以发放资金为主要工作方式,从行政管理费的比例能够看出其工作效率。但对一些提供服务的草根公益组织而言,他们主要依靠人员提供服务,没有资金发放,其他的直接花费也很少,主要就是依靠人来运作,比如为老人提供服务的机构,为残障人士服务的机构,或者从事公益咨询培训的机构,公益网站等,主要的成本就是人员工资,而且很有可能占到所有支出的一半。在这种情况下,人员支出的比例越大,可能还意味着其服务质量越高。这类机构和幼儿园、学校很类似,你能想象一个学校若是把包括人员工资在内的行政经费控制在10%的时候,那个学校会是什么样子吗?

所以,我们需要关注公益组织的效率,但不能用行政管理费比例这一个指标去衡量所有的公益组织,而且,即使是做公益,也不是成本越低就越好。其实这也给公益组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就是财务公开不仅仅是收入和支出的公示,还包含了工作内容及效果的公开。

这也引出了公众应当监督的第三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即公益组织的工作效果,这也是我们捐赠的主要目的所在。我们不仅要关心公益组织帮助了多少个人,做了多少事,还要关心他们做的事情究竟给这些人和社区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尽管效果和影响常常不容易被测量到,容易得到的往往是那些数据、数量上的东西,但是这些不容易被测量的效果比数量可能更加重要。我们应当根据这些公益组织实质上带来的影响和改变来做出我们的捐赠、志愿服务、以及传播支持的选择。这样,才有可能推动中国的公益组织摆脱盲目降低成本的恶性循环,进入一个关注效果,不断自我发展和创造新的价值的良性循环。

最后还想强调的一点是,公益组织有很多利益相关方,除了资助方,还有服务群体,志愿者,员工,理事会,公众等等,由于其财产的公益性质,它需要对所有的利益相关方负责。但在实际情况中,更多的公益组织都更重视向资助方负责,而忽视向下的问责。但是,公益组织实际上是为了其服务群体而存在的,资助方也是为了它的服务群体而捐赠的,所以公益组织最应当满足的应当是其服务群体的需求,而非捐赠人的需求。捐赠人也有可能因其自身的局限性而提出一些并不合理的要求,这个时候就需要这个公益组织有足够的独立性来保证它不受资助方的影响而坚持其本身的使命和价值观,也不应当用这是“资助方的要求”作为理由要求其服务群体去做什么,除非它自身的使命和价值观也认可这个事情。

近两年,公益组织对普通公众来说已经不再陌生,很多公益组织和公益活动都慢慢进入了公众的视野和生活。除了参与这些公益组织组织的公益活动之外,监督这些公益组织的运行也应当成为公众参与公益的一种重要方式。要知道,公益组织的所有财产,都是公众的,我们赋有监督它如何使用的权利和责任。同时也期待这种参与能更好的促进公益事业的发展。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 No posts liked yet.

7 thoughts on “公益组织应如何财务公开?

  1. peter船长

    当年汶川地震后,我曾参于组织了一次校园募捐,差不多可以建一座小规模的希望小学。款项最终交给中国红十字会,结果便再也没有了消息。好大的坑。

    [回复]

    功夫茶 回复:

    是在澳洲募捐的吗?

    [回复]

    peter船长 回复:

    是的。
    我后来又在澳洲红十字捐了顿午饭钱,收到一张收据,这个收据可以在年度个人报税时申请部分退税。虽然不多,但非常正式。大概3澳元以上的捐款就可以申请退税了。虽然大家也都不知道钱会花在毛毯还是帐篷(肯定不是吃喝上),但心里感觉放心多了。
    我们组织的募集只能提供收条,没有法律效力。领馆也无法开。很遗憾。

    [回复]

    艾晨 回复:

    一下子就有了归属感

    [回复]

    lesley 回复:

    总的来说现在社会非常缺乏信任,有的人不信任形态各异的民间公益组织,一定要捐给政府办的那些大机构,也有一些人不相信官办的机构,但其实也不太相信民间的,所以一定要一对一的捐助,或者干脆自己做,不愿意交给专业人士去做,也不愿意承担公益带来的成本。

    [回复]

     
    Reply
  2. 艾晨

    我被捐款过四五次吧,最多五十,最少十元~
    还有团费,总觉得交上去之后不知道到谁嘴里了,现在几乎不捐。除非一对一得资助:)(比如去福利院送东西)

    [回复]

     
    Reply
  3. 徐小创

    写得非常棒。其实我们的人民是很善良很有爱心的,而且对公益的透明度的要求并不高。大家目前还只是善良地希望善款能善用就可以了(也就是大部分钱能送到受助方),绝大多数还没有进一步地来思考甚至监督公益机构拿到钱怎么用才最有效率和效果。甚至连公益机构本身都很欠缺这方面的思考(这是挺可怕的,可是目前也很难去苛求什么)。

    花钱是门学问。这是考验公益机构的时刻。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