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elismall

谁谁谁-薛莉:专栏是我的一块自留地

10,627 views

“谁谁谁”这个笔名,比薛莉的本名响亮。它源自于2000年前后,薛莉在论坛上注册ID的时候,连换了几个名字都没有注册成功,情急之下她心想“爱谁谁吧!”,于是“谁谁谁”注册成功。

现在,这个笔名已经随着她写了12年的职场专栏一起为人熟知,加在前面的修饰语有“中国职场治愈系教母”这样的词句。从2000年《上海壹周》的《朝九晚五》专栏开始,薛莉把这个专栏一直写到了FT中文网。她全面梳理职场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别是那些上班族心照不宣甚至习以为常的小暧昧、小趣味,也包括他们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下的困惑、尴尬,用调侃、略带嘲讽的笔调在千字文里表现出来,让社会中庞大而相对沉默的职场人群有一个共同的宣泄和相互比照的出口。因此,她的受欢迎程度也就不难理解了。在这十二年专栏写作之中,她只因为生孩子停过四个月,那段时间粉丝后倍感怅惘。

“专栏作家”这个物种,基本上被认为是四处悠游,然后文章信手拈来。但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那么潇洒。你既随时面临灵感来源的枯竭,另一方面在中国的稿费体系上,还需要不断接稿来维持生计。所以长青型的专栏作家,并不多见。

而薛莉则是完全相反的生活状态。她不接受全靠稿费养活自己的全职专栏作家状态,她在职场上一直颇为顺利,从互联网公司到Elle杂志,再到FT中文网任生活频道总监,她把职业和自己的专栏爱好结合得颇为平衡,尽管她在FT中文网的专栏居然不收稿费,但她将之作为一个爱好和平台一直坚持下来。

现在,她的专栏也成为她观察社会的一个窗口,读者经常来信交流,她也被邀请到电视节目上做嘉宾,大谈《上班这点事》以及其他社会问题。她的专栏也结集出版多次,最新的一本是《这样上班就对了》。她有信心把职场专栏写一辈子,也不担心其他的竞争者,因为很少有人像她一样花这么多年写同一个专栏了。

 

Q:你是怎样开始写专栏的?

A:2000年的时候,我从一家体制内杂志跳到一家外资互联网公司工作。刚进去没多久,公司就开始缩减投资,裁员。我也按公司的要求从网站制作人转换去做商务经理,做了半年多后,我深刻地意识到钱对我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和钱相关产生的各种琐事让我接受不了。所以我决心回归媒体,我觉得媒体的编辑部门才是产品部门。我个人的喜好是更喜欢做产品部门的事。

就在那个时候,我接到邀请在《上海壹周》开专栏,因为当时能写东西并会了解外企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就写下来了。写下来我发现这是疏解我内心很多疑问的出口。写的时候就会被迫去思索很多东西:公司是什么?你的工作本质是什么?老板为什么对你说这些话?你又该如何应对?我就把自己思考后认为最明智最正确的答案写下来。渐渐地这个专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一开始我没有想到会写这么久。想最多就是几年吧。周边的朋友也怀疑我究竟能写多久。我每周都会花很多时间来想要写什么,在工作空隙把一些碎片时间利用起来,手边还准备了一个本子随时准备记一些想法和素材。加上最后的写作,这些时间加起来,可能有一到两个工作日之多。

Q:有没有碰到选题枯竭的情况?

A:如果不断保持观察,保持积累,倒不会枯竭。但如果你一周都在忙别的事情,你就会没有题材写了。从我现在的心境来看,我觉得可以一直写到老。因为每一个阶段,人对职业的需求是不一样的。像我现在快奔四的年龄,生活的内容已经不仅仅是工作了。我在考虑一个职业的时候,要考虑丈夫、小孩和自己的精力,现在我的工作本身能容纳我写作专栏。

现在我考虑的是怎么让专栏更有深度,原先对专栏的要求是能抖个包袱就行了,现在需要的是在立意上要深远一些,也要更有洞察力。这和FT的要求也是有关的,它毕竟是一个财经类的严肃媒体,它面对的是商务人群。如果你没有深刻的见解,即使有灵动的文笔,他们也会认为文章比较水。这和我原来做时尚杂志是不同的。时尚杂志有点拜物,而FT是俯视物质,甚至有点嘲讽物质的。我过来FT之后花了一两年时间才完成这个转型。

Q:你的工作背景怎么样?你是怎么样深入了解职场文化的?

A:我本身一直是职业人,虽然是外资传媒业,我觉得和投行、金融等都是相通的。我有很多朋友在不同的行业,因为你写得久了,你就可以从纵向去写人物,我经常会写这个人十年前在做什么,后来又做什么,我可以做一些比较。

Q:朋友们是喜欢你还是怕你,因为你可能把他们写到里面?

A:我一般不写真名。而且要么你就不写,要么就是你得罪他了也无所谓。

Q:同事和老板你写么?

A:现任的同事和老板,我很少写。

Q:职场中有一些灰色的、负面包括小聪明的东西,你也写么?你会顾虑老板了解你对这些现象的看法吗?

A:这些我写的。我一直以来都比较直。如果老板不喜欢我这种直,我会走人。要我改变自己的个性,以及顾及别人的态度,这个专栏,或者我的工作,就没法做了。我工作的前提是,首先我的专栏可以写下去。二是要保证我的专栏可以畅所欲言。

而且写作可以用很幽默的方式,既表达自己,又能以一种一笑了之的态度,让别人都明了。我现在可以做到说,我就是不喜欢加班,我老板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很早的时候我就写了“办公室里办私事”这类题目,我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还有“揩公司的油可以揩到什么程度?”这些题目为什么让我有感而发呢?是因为我和一位朋友聊,他说的话让我有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他说比如你打车或者餐费报销夹杂个人费用,一般公司都很清楚的,水至清则无鱼。只要你业绩做得好,只要你揩在一定程度内就没问题。甚至有些公司的管理层还认为,你揩油揩到一定程度,可以提供对公司的忠诚度。因为你换一个公司还不一定能占这些小便宜,所以别的公司一般的涨薪还挖不动你。我就把这些观点整合进我的文章里。

类似这样的还有很多,比如“剩余时间怎么打发?”, “高管怎样混日子”这类题材。如果不写这些话题,我的专栏就不会好看了。我们伦敦同事,也是FT专栏作家露丝·凯拉韦,她更厉害,连顶头上司也敢骂,公司也很宽容。


Q
:你对中国工薪阶层的白领一族的状态是怎么看的?

A:我觉得中国的一线城市,白领一族发展欲望很强,压力很大,是非常焦虑的。而二三线城市的白领相对富足而安逸。他们是有生活的。一线城市的工薪阶层是没有生活的。一线城市物质的富足层次也很多,你如果想追求的话有很多榜样在上头。而二三线城市这种层次则相对简单。

Q:那你写作的时候,心目中的读者对象主要是一线城市还是二三线城市的呢?

A:可能主要还是一线城市的。但现在也有很多二三线读者给我评论留言。

Q:你和读者交流到多深的程度?

A:骂我的我都不理的。如果带着问题来问我的话,我有时会回信,有时也会把这些问题作为一篇新的文章。比如一个读者来自克拉玛依,他在油田工作,很富足,但他向往大城市生活,问我该怎么办。他也三十左右的年纪,放弃油田的工作,来上海能否找到性价比这么高的工作,这是非常难的。

Q:你考虑过做全职的专栏作家吗?

A:如果我现在做全职的专栏作家,我也可以养活我自己,但是太累了,每个礼拜要写好多篇。

Q:你觉得西方和中国的专栏作家生态上有什么区别吗?

A:西方专栏作家比中国的地位高,稿酬也比我们高。光靠专栏维持生活的难度不大。在话语权上的区别也差很多。如果你在西方的主流杂志有一个专栏,你就是一个意见领袖了。而在中国,则未必了。西方媒体已经经过大浪淘沙,留下来的国际化或者全国性媒体都比较优秀。另外他们的版权机制也比较完善成熟,一些文章可以通过多处发表来收取稿费。

Q:现在是一个重口味时代,文章需要比较标新立异或者言辞犀利才能博眼球,你会调整自己的写作风格么?

A:其实我的风格和当下流行的不是一个路子。很多人说我的文章可能要经历了一些生活,对物质不太在意的人才能看明白。我一直主张人应该追求自己的平衡,而每一个平衡都是独特的。我们这代人有整齐划一的特性,独立思考能力比较弱,所以要靠自己的自我启迪,也看家庭是否给你这样的价值空间,所以得慢慢摸索,找到让自己愉悦的方式。

Q:写了12年来,你觉得新的一代人是否使中国职场文化产生了变化?

A:文化确实在变。85后的年轻人对职场的需求和三明治这个年龄层的人是不一样的。这种不同很大程度来自于家庭支持。我们当时是得不到家庭支持的,所以我们对工作的需求比他们更高,我们的忍耐力和对自我的要求也比他们更高,而他们的自我克制也会变得更小。这一代的父母的过度慷慨可能抑制了小孩的潜力,这未必是好事。从世界范围来看,孩子完成大学学业之后,就应该切断家庭经济支援,这是天经地义的。但在中国父母还要帮他到娶妻生子,还要帮他看孩子。这是一种过度保护。

所以整个职场生态也发生变化,特别在体制外的单位。老板变得没那么老板了,员工也变得没那么员工了,更平等了。

Q:那么三明治这一代人碰到职场天花板,该如何突破呢?

A: 我自己感觉,做到公司中高层的人,还有大的动作,很多都是被动的。比如公司裁员、部门撤销、业务转型、并购、降职减薪等促使他们走出这一步。我周围很多朋友都是这样的,虽然他们创业也想了很久。

Q:但如果他们不出来创业,到40岁以上,可能就是挂一个副总的闲职,他们也愿意这样么?

A:我也写过这个副总的现象。因为很多人知道创业有风险,而自己又要养家养小孩,所以在这个职业和家庭的夹心层里面,可能只有10%的人出来创业。还有很多人是持干股创业,不需要自己投资的。

Q:现在您也养育下一代,有没有这个人群普遍的焦虑感?

A:我倒没有焦虑,我现在花很多时间,用我自己的方法在教小孩,人情世故,天文地理我都会告诉她。她现在四岁。我现在工作时间还有一些弹性,我现在已经无法承受需要加班的工作了。即使多赚一些钱,可能只是能拥有更好一些的物质,但你失去了和家人相处的很多的时间。

Q:生小孩对你的专栏写作有影响么?

A:有啊,我的专栏12年里只停过四个月,就是在生小孩那段时间。在那四个月里,我就在苦苦思索如何调整我的工作时间。我以前总是熬夜写作,现在我把写作挪到白天。生完小孩那段时间是我到公司最勤的时间,我在办公室效率很高,无效的网页我不看的,一进办公室就把今天要做的事做了,能早点回家就早点回,一回家就不工作陪小孩了。小孩九点睡觉,我如果要写长篇小说,就得在9点半到11点半之间写作了。

Q:你自己的下一步计划是?

A:我是想写小说,想写反映女性和这座城市关系的小说,有点像Sex  and the City那种。但我现在没有完整的时段写作。

Q:你也经常上电视节目,还会在这方面继续发展吗?

A:上电视我是被动的,虽然我是一个喜欢接受新鲜事物的人。因为我只是电视的一个元素,不是能受我控制的。而是目前的talk show需要一个嘉宾,我碰巧合乎他们的资质。什么样的内容最受欢迎,我的媒体人特质就显示出来了,我能知道说什么话会受欢迎。但那不是我的位子,我从没考虑往那个方向去发展。

Q:你怎么看《非你莫属》这类职场节目?

A:它就是一个娱乐节目啊,靠制造冲突来博收视率,这就是娱乐节目的做法。

Q:如果让你去做一个嘉宾,去臧否应试者,去决定他们的“生死”你会去么?

A:我会考虑节目的。很多节目都娱乐化了,但还是要看一个度。

Q:你坚持专栏写作12年的最大动力是什么?

A:在写作这条路上走下去,我已经看到曙光了。我已经写了12年了。我觉得我的专栏已经成为一个平台了,很多人不知道我在FT工作,但很多人知道我在写这个专栏,我换不换工作他们都不care。这个专栏也成为一个平台了。靠这个专栏我获得了另外一种满足,这种满足是我的工作所不能带给我的。每个写文章的人,都希望有一块自己的自留地,这是我不受外界影响的一块田地。公司毕竟是公司,它有自己的精神内核,它是它,我是我。所以人要达到自己的平衡,得找到一块自留地。

我看到自己这12年来写的专栏很开心,因为这比日记还珍贵,它真实地记载了我从业以来的心境。所以即使没有稿费我也继续写下去。

链接:谁谁谁-薛莉在FT中文网的专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2 thoughts on “谁谁谁-薛莉:专栏是我的一块自留地

  1. Fanny

    一直是薛莉专栏的读者,我觉得她的文章通常时效性很强,能敏捷捕捉职场或热门话题或暗流涌动的现象,通常也有调查有案例,尤其转到FT的平台上,我注意到文章中的话题或者人物更有国际背景,能坚持写职场生活方式专栏12年,并且从中收获了自我的成长,是很有毅力也很有意义的坚持。这篇采访也做得很好,问题丰满地问到了读者的关心的多个方面,很喜欢!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