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nyifeng1

“我是三明治我光荣”17 No.0031阮一锋

6,697 views

追求安逸、追求稳定、甚或追求工作背后的权力与地位,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公务员考试趋之若鹜的原因。但是,体制内也有不少这样的年轻人,在这个岗位上充分感受着真实的当下,并试图从这里以一己之力推动哪怕是微小的变革。他们一样会加班,一样会担心收入,不一样的是他们可能有着更多的孤独感。阮一锋给我们带来了一个”insider”的视角。

  • 姓名: 阮一锋
  • 会员号:31号
  • 年龄:26
  • 星座:天秤座
  • 所在城市:上海
  • 工作:公务员
  • 教育背景:伦敦大学学院(UCL)公共政策硕士,复旦大学政治学学士
  • 新浪微博ID:@暴走的莱恩
  • 个人爱好:旅游、足球…

 

Q1:你是怎么知道中国三明治这个网站并加入成为会员的?

A:在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读书时认识了功夫茶,所以从网站建立之初就很关注了而网站本身的内容也很吸引我。

Q2:中国三明治最吸引你的一点是?

A: 中国三明治是一个充满正能量、打破职业和地域限制的平台。在这里,我感受到:1)面对一些具有共性的社会问题,我们作为个体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2)一直以来,我都感觉当下社会在变革转型中多了些功利和浮躁,让我们这代人少了些梦想和执著,但是在这里让我看到了更多美好的可能。

Q3:你大学就读的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和公共事务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看起来挺有“中国特色”,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后悔读这个专业么?

A: 这个专业确实是中国特色或者说社会主义特色,当初申请去UCL读书的时候,填本科教育背景,专业差点直译成“ideological education”。这个专业属于提前批次录取(如果没被“提前批次”的院校录取,不影响参加其他批次录取。但如被录取,就不能参加其他批次院校的录取)。当初高考填报复旦没有十足把握,作为第一志愿有些冒险,而复旦的人文氛围和国关学院(前身是复旦国政系)的学术声望又很是吸引我,所以从风险可控的角度出发作出这样的选择。

谈不上后悔吧,考入复旦给了我很好的平台。得益于复旦开放的课程设置,我能看自己想看的书,去旁听想听的课,充分浸润在复旦“自由而无用”的氛围中。当然如果从研究方向来看,我只能说思政专业从来都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本科毕业论文也是写村委会选举,不涉及思政内容。

Q4:你大学时就申请了伦敦大学学院公共政策学院公共政策专业,可以说是四年的专业学习让你从此确立了未来的方向么?

A: 复旦的四年的确给予了我很多。对公共事务更加理性、更加思辨地观察和思考,更激发了我的兴趣,把参与公共事务作为一个方向应该是大学时候确立的。

Q5:大学毕业后你推迟了伦敦的学习,毕业后第一年,为什么会参加“西部计划”在重庆做志愿者?体制内的第一份经历给你什么样的感受,收获了什么?多年之后“无所背负、无所放弃”的感言怎样理解?

A: 当时觉得即将开始的研究生学习需要有实际的体验,但又不希望时间过长,一年的体制内志愿经历觉得恰好。另外,觉得自己对于中西部的认识基本停留在书籍和旅游上,切实的体验实在太有限了,所以就特别好奇。

回头来看感受是五味俱全,对这段经历很难忘,但谈不上不舍。之前期待的都有所收获。离开重庆前,有一些机会留下,但这些眼前的机会并没有羁绊自己继续西行的动力和方向,当时的心态就像一个闲游的旅者。

Q6:汶川大地震发生瞬间你个人什么样的心情?参与地震救灾的经历让你看到和感到了什么?四年之后你怎样看待这样灾难?

A: 在重庆只是有明显的摇晃,但当时完全没意识到有那么严重。我觉得有几个片段一直在脑海里:1)地震后,我某日打车,出租车带着我突然拐进一个加油站,司机什么话都没说,下了车,走向捐款箱捐了钱,又接着回来送我;2)地震后一周,当天在重庆火车北站帮助运送从灾区来的伤病员,下午2:28分,火车齐鸣,那声音烙在了心里;3)地震后12天,到了四川绵竹,看到一堆堆废墟、跌落的巨石、倾斜的房屋,尽管看得如此真切,但觉得如此的“不真实”,或者说难以置信吧。

前几年看了一些关于川震和唐山地震的独立纪录片,觉得这样的天灾就是一面镜子,能够折射出社会方方面面的善恶和美丑。它留给我们太多需要反思的地方了。

Q7:大学毕业后第二年,你在毛里求斯继续你的志愿者生活,做小学汉语老师这段经历,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A: 当地孩子的学习能力。我和学校一二年级的孩子没法直接交流,他们不会英语,我只会最简单的克里奥语(当地语言,接近法语)。上课的大部分时间我都用肢体语言进行沟通,而孩子们就5、6岁,一开始我没太多自信能教会他们说哪怕是一些简单的词汇,诸如“本子、铅笔、书包…”。可孩子的学习能力让我真的出乎意料,他们在我离开毛里求斯的时候,不但会用中文说出这些名词,还能和我简单对话,说出颜色、数量。

Q8:伦敦的学习经历给你什么样的收获?不同政治体制下的公共政策是否有很强的参照性?英国乃至欧洲的公共政策对中国有什么的借鉴意义?

就课堂本身所学而言,我觉得大量的英美案例和理论知识对于在现有体制下工作的我而言并没有最直接的帮助,但是对待学术的严谨态度和社会研究方法等的收获还是受益匪浅。

此外,在伦敦一年的学习生活,我得以有机会接触到当地的移民、高等教育、医疗、旅游等方方面面,这样一些人类学体验和观察,对于我现在从事的社会领域的公共管理工作也是有不少帮助的,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打开了很多思路。我们在做政策研究的时候,经常需要比较和借鉴国外的制度实践,当然我个人认为参照性的大小还是取决于不同领域,总的来说可能还是比较有限,毕竟政策所依赖的制度环境差异较大。

Q9:回国后,你通过考取公务员在上海市级部门工作,你称“如果说希望能够在体制内推动一下社会进步,这是对自己期望或理想的实现载体”。工作这段时间来看,这种推动进展得怎么样?

A:还远远谈不上,参与这份工作时间还较短,目前还在学习和认识的过程中。

Q10:你不止一次的推荐了三明治朋友“千寻“在体制内工作经历的文章,称“那种孤独感曾经也伴随我走了很久。”今天这种孤独感是否依然存在?

A: 我的孤独感是在从事这份工作前比较强烈,有人觉得我是图公务员的安逸和稳定,有人觉得我是图这份工作背后的权力和地位。但看到对千寻的这篇访谈,以及真正开始这份工作后,我发现希望有所作为的志同道合之人还是有不少的。

Q11:你的同事们是怎样的一个群体?他们在工作中有什么样的困惑?外界对公务员的印象与你实际工作感受是否一致?

A:在我看来,很难一两句话能够描述清楚这个群体以及困惑。事实上不同政府部门、中央到地方到基层不同层级、东中西部不同地域的公务员都有所差异。身边的同事也是不尽相同。如果一定要描述,我觉得年轻公务员也就是一群年轻人,和大家一样有着三明治的愁苦和喜乐。

外界对公务员的印象可能不少来自于媒体报道,一部分公务员的行为可能会被放大到整个群体。以我而言,经常也会晚上加班、甚至周末加班,收入水平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好,身边的一些年轻公务员因为生活压力不少已辞职换行。我想这些和大家的印象可能还是有出入的。

Q12:当前考公务员是很多年轻人热衷的选择,你认为这是为什么?你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趋势么?

A:我想可能有不少人是看重公务员的工作相对稳定,但也有一些在我看来是高估了这份工作的收入、地位和权力。这样一个趋势当然不好,多少受到了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就像之前谈到的,最重要的还是要有自己的价值归依,寻找自己的追求和理想,再是职业方向和路径的选择,而不是人云亦云。

Q13:你对自己未来十年的规划是什么?会一直在体制内工作么?更远的理想是什么?

A: 十年的规划没有想的太多,目前只是希望能够在涉猎的社会领域能静心学到知识、充分感受实际,做到术业专攻吧。

对于一个新入职的公务员而言,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从我内心而言,希望一直能够保有对这份工作的热情和动力。

理想的话,期望没有人需要离开这里来获得安全感,没有人需要通过非法治的渠道来伸张权利,每个人都能活的有尊严并且幸福,都能找到自己的价值归依。这些希望父辈们能够看到,而我们能够做到。

Q14:你参加中国三明治“一个鸡蛋的暴走”公益活动前,曾坦言赋予你最大热情的并不是其公益本身,而是纯粹暴走50公里的好奇心。参加后,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A整个过程中看到几千人自发参与的志愿热情;没有垃圾桶,就带着垃圾走;不管是打卡还是上洗手间,都自觉自愿地排出一条长长的队伍。在这个一直以来被认为缺乏公益和公德的地方,很高兴能看到这些生活中美好的闪光点。

我觉得目前公益事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既与政府监管和扶持有关,也与社会组织自身发展阶段的局限相关。“一个鸡蛋的暴走”的活动,无论是在活动筹备组织动员方面,还是后续的善款使用方面都在做着有益的探索和尝试,我想这种影响无疑是积极的,而且伴随着网络各种各样的平台会把这种影响逐渐放大,就像暴走中涌现出的一个个三明治队长们。

Q15: 最后,你愿意从哪些方面帮助其他三明治朋友?

A:非常乐意分享和探讨对社会领域各种问题的看法。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