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ulation-hi

你不可不知的人口事实及对我们生活的影响

8,603 views

文/佚名

引子
在日常生活中,经常能听到很多同龄人或者比我大一些的人说:我的人生目标是提前退休,享受人生,环游世界。最早听到这话时,好像是在21世纪初,那时流行读《赢》,流行学习美国的韦尔奇,经济发展如长虹千里。那时家里有位比我年龄大不到一轮的长辈,刚成为一个米国500大(NOT 财富全球500大)企业国内的负责人。他在读“快鱼吃慢鱼”,他告诉我他的人生目标就是“提前退休,享受人生,环游世界”。那时,我20出头,觉得:“哇!这样的人生真好啊。”便也觉得这是自己的目标。
十年过去了,我自己早就开始认同自己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一,所谓乘喷气私人飞机环游世界这样的说法真是奢侈的笑谈,这时候去思考流行多时所谓“优雅的老去”这个标语,发现却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我明白自己很有可能不会提前退休,因为我到现在还没怎么创业,曾经跟着创的业也以失败告终,如果在30来岁还没做这件事,到40岁左右可能就不会有那种放弃一切的勇气了。那么,通过创业实现兑现最终实现财务自由这个事,基本上似乎就无望了。自己的投资呢,除了失败之外,基本乏善可陈。因此就得有心理准备成为一个将来老了需要领养老金的人了。而我年轻到现在都不认为当公务员是一个人生的好选择,那么也意味着我已经放弃了按照现在标准领公务员退休金的可能。

那么,自认苦逼的人要准备接受什么呢?

于是我看了看我的外公外婆。他们很有代表性,因为外公1949年建政前就是永利錏厂的电焊八级工,工资堪比当时公司经理。(那时经理就是真管事的了,不像现在经理多数是跑腿的)经历这么多年的风浪。外公退休金可谓微薄,外婆在当时厂子后勤工作,情况类似。一回去见外婆,她问我薪水,我说了数字,外婆听后说:“天!你这是在做正经工作吗?”我心里清楚,我的薪水在行业里不过SOSO,而外公外婆早已不自己买东西多时,已经失去了经济上度量的概念。

幸好,他们有子女5人,除一人先走外,还有4个子女在他们晚年时可以在身边,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经济上,都还有力供养,晚年无忧这点尚能做到。

这个人口情况,我想是中国大多数家庭的情况。无论我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辈是否拥有城市户口,一个相对大基数的家庭,或多或少能够提供保障或者提供保障的补充(除了不孝的家庭)

我又想到我的父亲,生于农村小镇,以努力读书读到大学,后来一步一步当上工程师,高级工程师,走上管理岗位。可是到了不到60岁,因为企业变革,被要求提前退休。如果往好的比,去看看与他同龄的公务员退休金一比,可能真的又要觉得微薄了。如果回想当年那奋斗路,是不是觉得好难受的呢?我不清楚他的心理活动。

好在他们有基本的保障。还有我的父母有两个孩子,因为我们赶上了强制计划生育之前的那个尾巴。所以即便在“现收现付”的养老金体系下,还是能顺利地走完他们的生命余年的。

前天在成都出差,碰到一个真正从工地打拼出来的中介,四川某个县里出来,他说:“我现在一个月固定得往家里拿三万块,才能维持得了家里的开支。”这里边包含着父母衣食住行医疗,老婆孩子的生活费。这也是一种形态。因为这个中介朋友自己仍是农村户口,而在目前这种“稀奇古怪”城市化中,其父母仍没有真正享受到城市里能提供的保障。他是一个很自强自立,不放弃一切机会的人,很江湖气。以前我会觉得这样打拼的人“吃相难看”,但是想想如果自己的父母不被养老医疗覆盖,一切开支全部都得自己一力承担,是不是自己会更“吃相难看”,不得而知。

说这么多众生相,实际上是个引子,我们自己心里开始算帐了,才能意识到人口及养老的问题在我们这个国家有多严重。事实上,不是人人都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与复杂性的。个体的人只能体会到这些责任和难处落到自己身上的感觉,梳理原因还得有人花些钻研劲儿才行。

书介

梁建章先生及李建新教授做了些钻研的工作,他们合著的《中国人太多了吗?》是一本通俗的关于中国人口问题的著作,非常值得一读。

该书的主要结论是:中国应该抓住最后一个机会窗口,调整人口政策,开始提倡多生孩子。

目的是:保证中国在2020~2030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后,中国仍能有年轻的人口以保证这个拥有最多老年人口的国家能过继续运行下去,能在接下来的竞争中,继续保持竞争优势,而不是像日本、欧洲那样成为衰老的国度和地区。作者认为未来仍能保持成长、活力的国家是印度和美国。

作者观察到一个早就发生的未来,即中国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实际运行的结果是,人口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世代更替的要求。如果不及时调整政策,人口很可能会在两代人后大规模收缩,而且与这种收缩伴随的是一个一直都是老年人居多的需要供养的无活力社会。

由于我一直关注老龄化和人口问题,且作者写得通俗易懂,所以书看得很快。梁建章先生还做了一个视频放在网上,大约30来分钟,如果不想看书,那么看完视频,也就能对我国人口问题有个符合实际的认识了。而且这个认识可不是当年落选总统候选人戈尔先生做的关于全球变暖的视频那么不靠谱哦。

这本书有两个我一直能记得的有亮点的观点。

一个来自梁建章先生。他由日本经济领军人物及创新能力发现老龄化国家会因为缺乏有闯劲的年轻人,而成为老化,没有创新力,并最终成为一个历史长河里昙花一现的国家。他很担心整体的高龄人口会阻碍中国持续创新。中国将在超越美国后,被美国再度返超,同时也会被更朝气蓬勃的印度超越。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我们这个国家与1980年代相比,真的是少了太多活力。我那时还是个小学生,都对此有非常深的感知。即便到了1990年代晚期,我们这个国家还是敢尝试的国家,现在似乎变成了一个抱残守缺的国家。

另一个来自李建新教授。他认为人口结构变化带来“婚姻市场”挤压效应,考虑到中国婚配模式,最终2020年代的剩男剩女,将集中于“女博士”和“男文盲”。同时由于性别选择,大量积压下来的“男文盲”(或者说是底层社会男子)会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如果说《非诚勿扰》这样的电视节目把讲着所谓“价值观一致”,却不愿下嫁的女性实际内心想法表露得很清楚的话;那么隐藏在近些年群体性事件背后的“剩男”“光棍”的影子就十分让人担心了。

这本书,真应该作为高中生的国情教育通俗读本来普及一下。

可以与这本书一道来配合着读的更为学术的一本书是蔡昉先生的《超越人口红利》。这里摘一段书里描述我们国家的人口实情:“实际上,在经历了20世纪60年代初农业危机和饥馑以及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激烈的文化大革命冲击之后,在死亡率继续降低的同时,出生率下降导致人口增长率大幅下降,在20世纪70年代计划生育未严格实行的十年中,人口增长率从26%下降到12%。与此同时,总和生育率也从1950~1955年的6.24下降到1975~1980的2.9”。 人口学上满足世代更替的生育率应达到2.1,而有数据显示,在1980年时,我国的生育率为2.24。那时,如果采取无为而治的做法,中国人口会在现在到未来若干年间维持一个稳定的数字。而不是像现在,实际人口生育率已低至1.2~1.4之间(关于中国生育率维持在1.8的说法已经被2010年人口六普数据证伪了)。

我们能做什么
从现在开始到一个走一步都能碰到白发苍苍的老年人的社会,我们这些不能、不愿、不忍、没能力移民走的人能做些什么,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一些呢?消耗了第一次人口红利之后,是不是可以创造第二次人口红利,进而发现一些新生意呢?如何去判断一些打着老龄化的幌子来骗钱的勾当呢?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我们这一代人,可能会有极大的养老金缺口。因为我们国家的养老金实际上是我们这些工作人口一手交出,一手相关机构就支付给已退休的享有养老保险的人。目前享受养老保险的人的基数还不算特别大,因为这个时间段相对应的城市化率并不高。可以看看最近人社部关于弹性延迟领养老金的消息,缺口正在放大。随着越来越多的“生在红旗下的一代”城市老年人进入65岁,工作人口的负担在加重。

为了解决已在城市人口的养老和国家的“高速”发展,我们国家正在做无头脑的城市化,会带来更多的所谓城市人口。

我来解释一下我们国家地方政府官员对城市化的理解,我想我是有资格说的,我曾和东北某地级市的市长吃饭时聊过这个问题。那是一个城市化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0个百分点的城市。他说:你看,我们有570万人口,十个点就是接近60万人。他讲话的出发点主要是要造新城,将人口导入城市。我相信他会努力地去创造就业机会,将变成市民的人口来供养城里的老人,但我的担心是就业机会的创造,没那么容易。
让我再来说说鄂尔多斯。这个在我们小学时读地理“神府东胜”煤矿的“东胜”在2003年后大造城。在东胜区南25公里处修了个“康巴什”新城,被美国新闻周刊称为鬼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内蒙的人口增长多长在鄂尔多斯了。去年当地信贷泡沫破灭,人口快速流出。这个城市化很高的城市,不过是前些年透支了未来的发展。

所以,对城市化,以及下任政府即将包装的“城镇化”要心存警惕。因为我们国家目前干的事,就是不断制造泡沫,你看看,这经济一减速,又要开始做一些“大项目”来抵御经济下跌。急速的城市化,没法解决既有的人口持续老龄化的问题,又产生了新增老龄人口问题。老龄化可不分一二三四线城市,没有时间落差,老龄化的节奏基本上是全国一盘棋,齐步走。

因此,对养老问题要早做准备。正常情况下,能够享受到个人缴纳部分加社会统筹部分的共120个月,之后就全是社会统筹部分。也就是说如果60岁退休,你得做好思想准备到70岁后,养老金会再下一个档次。我们自身的衰老,和没有鼓励政策可能会导致供养我们的人口进一步减少,很可能“现收现付”的养老体系会在我们这一代人需要养老的时候破产。那么,普通人们,屌丝们,请准备好“活到老,干到老”。什么样的工作会是老龄时代的“好工作”呢?反正不是公务员。我的假设是,如果没有大幅度刺激生育,工作人口和人口都会持续减少,到了我们这一代人进入老年时期,是没有多少当时的税源来供养这么多人的。现在的税已经够高的了,难道用枪逼着我们下一代缴更多的税,提高缴存养老金比例么?所以公务员体系必然在未来30年内经历重大调整,以现在公务员退休待遇去预估20~30年后退休待遇,可能会落空。没有出现朱镕基当总理时代,大幅砍掉公务员就很不错了。德鲁克在《21世纪管理的挑战》一书中曾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工作与生活有了清楚的假想。我们会有更多的生命余年,即便养老金体系崩溃了,我相信能够创造community(非地理意义上的社区),并型塑其特征,提供其生命力的人会更有适应能力,缺乏这个能力,可能真的会是等死啦。当然如果您读到这,心想要早做财务准备,我也觉得您想得挺对的。不过,很难指导您是买房、买金、买股还是买保险。

其次,不要相信所谓“养老地产”的忽悠。中国人口问题将是标准的“高龄少子”化。怎么说呢,就是65岁以上的需要供养的老年人集体增多,而16~64岁的工作人口在逐年减少(如果政府没有全面鼓励人口生育的话)。工作人口逐年减少,意味着缴税的人口在减少;65岁以上老年人会逐步走向死亡,意味着总人口在减少,总需求,总消耗都在减少。如果我们国家经济没有结构调整的话,意味着税源减少,土地出让金减少(现在明白为什么要在住房持有环节征税了吧)。目前的这种摊大饼式的远郊房地产,以20年为观察维度,会出现社区没有兴旺便会衰落的情况。该修整的路没法修整,该运行的班车减少班次,甚至连路灯换个灯泡都不见得能够及时做到。怎么能做到老来安居呢?今年我在重庆坐地铁,3号线,平峰时段要等10多分钟,这还是中国人口最多的直辖市啊。我们面对的时代,将是一个地产收缩的时代,衣食住行需求也会开始减少。

除了所谓远郊社区衰落,现在养老地产也还有一些可能大家都想不到的问题。比如某著名养老机构,引入了很多高素质的经济条件不错的老年人去其养老园区居住,大家认识后开始搞些活动,开始相安无事,后来开始有政治分歧了。也难怪,“红旗一代”接受的是那个时代“有人的地方都有左中右”的阶级斗争观点。三月里开起了读书会,谈到某位B字头的人士,观点不一致了。先是读书会上搞起了辩论与迷你型批斗;后来是会员冲进会员的住所,大声要求人家认同自己的观点。唉,本来是图老了老了,找个服务好的清静地儿待着养老,怎么又在自己住所里有了小型文革呢?没想到吧!所以各位童鞋想清楚了,老年人可真不是找个机构一丢了事的。

但是整个人口结构的衰老,和看见死亡带来的震撼可能又能促进亲情投资与消费。核心家庭再度向大家庭靠拢,或者更多家庭活动在上一代人生命余年里发生,都是生意机会。比如度假酒店或者类似产品生意会不错。携程与其它的钱一起投了“途家”这种well planned旅行的产品,未来就很有发展前途。虽然中国“未富先老”,但还不是“又穷又老”。这又是另一个有希望的话题,值得另写一文展开了。
中国老龄化在发生着。其实无论你是否离开这块土地,你还是跟这块土地发生联结。因为我们多数人的父母要在这里离开人世。我们可能也会在这里离开人世。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4 thoughts on “你不可不知的人口事实及对我们生活的影响

  1. Vincent

    我觉得可以对比看看欧洲大陆。除了个别国家外,整体竞争力已经大不如前。这过程也有很多人口结构变迁和总量的因素在其中。他们已经很难保持原来的所谓纯正了,全社会也在考虑开放并吸收移民人口了吧?

    [回复]

    功夫茶 回复:

    欧洲怎么会开放吸收移民人口?其实是更保守,因为社会人口老化,决策层也老化。

    [回复]

    Vincent 回复:

    从骨子里不愿意,但是有什么选择?比如说现在意大利北非人就特别多,移民问题一直是政治热点。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不好好干活,不储蓄,光享受是肯定不行的

    [回复]

     
    Reply
  2. 老王部落

    北大社会学系教授郭志刚也有同样意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9c2615010144u8.html, 当老龄化问题还伴生着年轻人教育素质不够高的问题时,真是难以想象的危险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