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yimin

冯一名:创业者背后的小原子

13,134 views

采访:功夫茶 整理:田娜

 冯一名今年33岁,却在创业投资行业做了7年,并成立了自己的天使基金。

和一个同岁的人对话,是一种愉快而奇妙的体验。因为时代背景相仿,大家仿佛有相同的出发点,然而道路不同,就如文科理科的分野,使各自的轨迹渐行渐远。从冯一名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当年的理科尖子如何不断学习,自我超越,重新去认识理工科在整个社会上坐标系的位置,并最终寻找自己最感兴趣的领域。这个过程其实是中国传统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每一个学生,无论文科理科,都应该去自我追寻的。只有跳出来,才能重新审视你过去所学的东西的价值,才能知道自己缺乏什么东西,才能思索自己的下一步。

在今天,创业投资者往往被视为金字塔端的人群,他们手中流淌着大笔的金钱,很多人不易触碰到他们的内心。而事实上,他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的赛跑者,把接力棒交给值得信任的专业选手,让他们去跑,内心同样煎熬而澎湃。

所以来听听一个同龄的天使投资人的故事,有一定的意义。尽管这场对话可能显得絮叨。

 

Q:请问你是哪里人?

A:我是哈尔滨人,很小的时候就参加数学竞赛,自认为还是小天才吧。那时候参加了“从小爱数学”和华罗庚数学竞赛。小学毕业之后,单独去了一个班级,是由哈尔滨市选出的50个未来的培养人才。初中就是这样一个班,没有学校。

Q:教学模式就很偏数理吗

A:对,后来我们班基本上一半的人都在搞数学竞赛、物理竞赛或者考了博士,做计算机或者纯物理的一些工作。

Q:这些对你的性格有什么影响,会很偏重逻辑思考吗?

A:我会更愿意跟聪明的人一起生活和工作,包括后来在微软系统和创投工作,你会发现跟聪明的人一起沟通,可以点到即止,不需要过多的解释。

Q:那会不会不能容忍跟不聪明的人一起工作呢

A :诚实地说,会的。有时候我觉得说的已经这么明白了,为什么还不理解。跟聪明人在一起,大家的互相理解能力会强很多。

Q:所以你讨厌沟通成本太大的人?

A对,有时候觉得很多人无法沟通,会让我变得没有耐心。

Q:除了这点,很多理科生或科学家,比较偏执一点,像方舟子,思维会偏重客观,所谓用数字说话,你个人呢?

A:我不知道方舟子是不是少年班,虽然我们那时候偏重数理,但我们不是少年班,大家都是同龄人,不存在年龄小很多,所以心智的发展是比较正常的。

Q:会不会排斥感官感知这些看起来不太靠谱的东西?

A:不会,我们没有太极端的人,无非就是比平常人在数学物理上多学了一些东西。

Q:班里会不会女生太少了?

A: 49个人里12个女生。

Q:这样会不会对性格有影响呢,比如觉得女生太神秘或者看不起女生呢?

A:会有一种对立。当时班主任也是女老师,会觉得很多事情偏向女生,因为年纪很小还不理解,为什么同样做错,男生受到更多惩罚。后来我牵头,我们男生发起了一个活动,给教育局写了封信,说老师偏袒女生。

Q:为什么不是给校长,而是直接给教育局这么高的级别?

A因为我们班级比较特殊,觉得学校管不了这个事情,后来家长被找了,爸妈把我们揍了一顿,现在回想蛮幼稚的。

Q:所以你那时候已经是一个在男孩子挑头的人了?

A:也不是,打小比较顽皮。

Q:那时多少还是有一定的领导力和号召力的。

A:傻呗,人家说牵头人先签字就签了呗(哈哈),谈不上挑头的人吧。

Q:高中呢,他们怎么设定你们的高中呢?

A:高中就参加正常的考试了。

Q:为什么初中集中营式教育,高中又打散掉了?

A:这样更加尊重你的自由选择。高中在哈尔滨也有特殊班级,你可以选择参加这种特殊班级或者参加正常考试,然后选择你喜欢的高中。当时我就选择了正常考试,我的兴趣点不是纯数学物理,所以考了一个比较好的高中。

Q:那你的兴趣点是在什么方面呢?

A: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给我买了一本书,叫《一百名科学家的故事》,那时候你会觉得科学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你最想成为的人。

Q:所以中国那个时候大多数的小孩都被科学家的梦想笼罩着。

A:当我在小学的时候,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科学家。初中受美国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的影响,觉得英雄是最伟大的。高中,觉得计算机是改变世界的,就想成为IT分子。但到今天你会发现资本家是你的梦想。

Q:1995年读高中你已经接触计算机了吗?

A:对,那个时候买了自己电脑,觉得很神奇,第一台是奔腾100。小时候就开始接触中华学习机。我们初中班里有很多天才。那时候卡西欧计算器有一款型号FX-3600,可以简单编程,班级里其他同学通过它的随机预算,编一些游戏,比如通过调整一个角度一个力度,发射一个炮弹,会有一个抛物线曲线,然后击中目标。

Q:你怎么评价这种集中营式的教育方式的利弊呢?

A:我个人觉得是这种方式的受益者。抛开学习,我结识了很多聪明的朋友。因为数学学的再深奥,大多数人思考问题的时候用的除非就是小学数学,多少人会用到几何、微积分呢。当然微积分是非常好的东西,会改变你思想。

Q:你高考志愿选的计算机吗?

A高考选择的是信息管理。单纯的计算机专业也不是我的兴趣。利用计算机做一些应用是我的兴趣,所以1998年来到上海同济大学。

Q:东北人好像更喜欢到北京,你为什么选择到上海?

A:我们黑龙江作为最北的省份,当时所有同学讨论的话题都是进京还是留本地。从读书开始,所有人的培养目标就是清华北大,也有哈工大。我稍稍有些叛逆,不喜欢凑热闹,往很多人去的方向走,想do something different。我妈又跟我说,如果到北京,一个小时就能回哈尔滨,我就想还是离你们远一点吧。(笑)

Q:为什么来同济,不是交大?

A:那时候是先报志愿,我理科比较好,文科比较弱,比如语文和英语。回想起来,非常有讽刺性,当年考的最差的是英语,现在重新考,最好的肯定是英语。

Q:是不是初中的这种数理拔尖式管理,使你文科方面相对落后呢?

A:因为从小你看的书籍都是很logical的,都是一些理性的东西,当你看散文的时候会不理解。我打小最讨厌的一门课程是思想政治,第二讨厌就是历史,但回头看以前的书籍,我最喜欢的就是历史和地理。这些东西那么具有不确定性和教育意义,而数学反而变成一个太冷冰冰的东西。

Q:所以这是我刚刚谈到的我们在这个教育体制下付出的一种代价,你确实是花了这么多年,才重新认识到不同学科的价值,过去因为整个环境氛围导向的影响,尽管开发了智力,但某些方面是有所忽略了。

A:国内理工科更多注重point而忽略art。

Q:而且我们的数学很强调思维训练,解出难题。

A:我那时候超喜欢买题海这本书,解出一道题就会很有成就感。而那时候让我写一篇记叙文,会很头大。因为你数学学多了,文学类词汇量其实很少,也不会刻意地去丰富自己的词汇量,觉得没有必要。

Q:但今天你是第一用英语,第二是写作,写report。

A:写报告简单一点,就是孤立的点,一、二、三……就结束掉了,不需要用很多形容词。但是读一些外国小说根本读不下去,因为里面很多形容词和语境。

Q:所以你1998年就来上海,能适应吗,在气候和食物方面,冬天比北方冷又没暖气。

A:我比较随性乐观,随遇而安,来上海读书蛮开心的。

Q:大学里除了学习还做什么呢?

A:我还蛮活跃的,参加学生会,做班长。说实话大学里学的东西现在基本上都忘了,如果我有小孩,不会让他在国内读本科,太浪费时间了,课程也是很落后的,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

Q:上海会不会给你带来更多商业化国际化的熏陶?

A:也谈不上。读大学,接触商业化国际化非常少。

Q:不过城市有个氛围,上海毕业生喜欢进外企,北京人喜欢进机关单位,考公务员。

A:我父母是公务员,所以没有往那个方向想过,可能我更喜欢商业性的一些东西,其实这点我认为北京上海差距不是很大,北京作为一个大城市,能够进外企的机会也很多。那时候觉得能进微软这种大公司是一个很大的梦想,现在回过头看,作为一个技术人员,你的世界太狭窄了,又跟回到高中一样,认为科学家是最伟大的人,其实技术只是人类社会很窄的一部分,还有管理学、营销学、销售、人力资源、供应链管理等等。每个人的发展都是视野不断开阔的过程。

Q:因为你一毕业,社会需要你specialize到具体的某个专业格局里。你毕业后是顺利进入微软吗?

A:先在微软实习,那时候正好成立一个合资公司微创,所以我从实习生直接成为正式员工。我是当年微创的第一批员工。我还记得我员工号是66。

Q:你在微创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呢?

A:做一个工程师,微软的操作系统出现的所有问题我们负责解决。主要是Windows系列,包括个人版XP,还有企业版Windows NT、Windows 2000等。

Q:你也没想过回到哈尔滨?

A:你会更喜欢这边更自由的环境。刚毕业,玩到12点,没有问题,即使爸妈打电话,可以告诉他们已经回家了。但是回到哈尔滨,9点必须回家。

Q:他们还蛮接受你做微软工程师?

A:他们都很开放,儿子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安全。

Q:你是独子吗?

A:是

Q:那么你在微创做了几年?

A:两年,从2002年做到04年,然后去了长江商学院读书。

Q:那时候为什么那么快想读MBA呢?

A:最开始你会对技术迷恋,后来就想通了,IT只是商业的一部分,所以我更感兴趣的是工商类的东西。

Q:所以你想有一个视野上的突破。MBA读了多久?

A:读了18个月,国内读了12个月,然后交换到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我觉得读MBA最开心的是在交换,一共去了8个月,在那边旅游将近2个月,读书读了6个月。我觉得对我内心的冲击和文化视野的开放是非常大的。

Q:那是你第一次出国吗?

A:对。

Q:那个时候读MBA是不是还是比较早的?

A:比较早,那时候我是我们班第三小。

Q:现在读要求5年工作经验,你两年工作经验就进去了?

A:比较幸运,当时长江商学院刚成立,标准没有这么严格。

Q:你脱产有经济压力吗,还要交学费,有奖学金吗?

A:没有,还好有父母的支持。

Q:突然在微创做了两年就出来,他们也一样支持?

A:他们也知道我心里的方向是做自己的事业,而不是做一个单纯的工程师,他们也鼓励我往这个方向发展。

Q:你读MBA的时候,作为学生身份,和工作的时候比会不会有心理落差?

A:没有,大多数那时候读MBA的人是想转型,有更高的想法。比如你现在是个工程师,不可能找一个marketing的工作,MBA就相当于一个转换器。

Q:读MBA的同学是不是也给你很多关系网络?

A:对,因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各行各业,这些人集中在一起,坐在课堂里还是有很多思维上的碰撞。

Q:我觉得你这么早读MBA还挺明智的。

A:但是如果今天再让我选择的话,我不会读MBA,反而觉得创业会更好。

Q:但是你一下子从专业的技术工程师跳到创业,很多东西要慢慢摸索。

A:读MBA也是灌输的一些东西,只有在实践中学习,才会真正更牢固的掌握。让我回头再选择,创业会让把你逼到极致去学习。

Q:那时候有没有想到一些创业的idea或模式?

A:如果你没有想到,可以加入一个创业团队。当时有很多微软和微创的同事都在创业。

Q:可能那时候互联网的低谷还没完全爬起来。开始有些松动,2004年还没有,2005年才开始。美国的经历会给你很多。

A:读MBA最重要的就是交换到了美国,虽然到了那边也没好好读书,因为我发现好好读书是没什么用的。

Q:我觉得人是要有在国外住的经历的,这和旅游不一样。

A:旅游和住不一样。旅游只是看风景,住在酒店里面,了解不到当地的风俗人情。住在那边就会切身体会到。比如我在美国,四个人住两居室,室友有墨西哥人、加拿大和美国人。大家思想方式非常不一样。有一次周末要去参加一个party ,需要12美金。问一个美国朋友要不要去,他说先看一下银行户头,结果发现只剩7美金了。他们是有多少钱花多少,但钱都是他们打工自己挣的。我跟他说,我借你。那时候就是美国人借中国人的钱去消费,就像今天一样。他说能多借我一点,就借了50美金,一起去party。

Q:后来还了吗?(笑)

A:过了一个月还了。他自己打工买的车,你很难想象中国大学生自己打工买车。

Q:你MBA读完很快进入创投了吗?

A:直接就到了愈奇投资(Mustang Ventures)这个创投公司。

Q:在一个创投公司做了6年,挺少的,这个行业流动也很快。

A:愈奇当时刚创立,所以就一路走过来了。

Q:当时是什么机缘让你认识到要进入这个行业呢?

A:当时回来,我最想找的工作不是做VC,最想找的是固定收益交易员(Fix Income Trader)。在美国读书的时候,美国金融市场比较成熟,中国当时只有股票市场,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债。你会发现在衍生品方面有巨大的机会,衍生品的创新会创造一个新的巨大市场。因为数学背景,导致我喜欢这些东西。

当时也很迷茫,不知道MBA毕业了到底要做什么,但是金融确实是我的梦想,我不是很喜欢营销、销售。因为有数学背景,觉得金融离我很近。衍生品是一个还没有开发的市场,可以产生巨大的财富机会。所以回国想找这方面的工作,但是当时太早了,没有这方面需求,不招这方面的人。

当时也挺担心,你去交换的时候国内正值招新,同学都是在找工作,回国时百分之八九十都找到了工作。当时交换的时候我的成绩是班级里最好的,长江商学院刚成立,交换只有两个名额。当时交换的时候有些骄傲,骄傲回来发现你读MBA的目的不还是找份工作或者换一份职业,但发现错过了招新机会。后来被推荐到了这家创投公司。

Q:最早是从投资经理做起?

A:从底层做起,每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开很多会,整理所有的文档,经常出差,第一年就飞出了东航的银卡,基本上三天之内出一次差。

Q:这样上海基本上不是你的家了,而是旅馆,醒来是不是有些恍惚不知道在哪里?

A:当时自己是单身,也蛮enjoy,觉得到处都是家,无所谓。

Q:那时候国内创业者对资金的需求市场开始起来了吗?

A:其实创业者需要资金一直都有。但当时我也是刚从事这个行业,合伙人是一个外国人,所以更多的是主动去找项目,参加各种各样的会,在会上认识很多朋友。

Q:像您说的创业者一直都缺钱,但让不让外国人进来分一点股份呢?这种创投模式他们能接受吗?

A:当时创业者都缺钱,都没有一个清醒的模式。所以不是他们让不让我们进去,选择权更多的在我们这边,我们认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会不会做的很大。我们做的VC,创业型的,都是亏钱的,所以对资金的需求还是很大的。

Q:那个年代是Web2.0时代的开始。

A:对,2006年是web2.0爆炸的年代,出现了很多社交网络和视频网站。

Q:你一上来就投了互联网行业,有没有投其他传统行业?

A:没有太传统的,投过电影院,2006年是中国电影业爆炸的行业。

Q:经手过哪些比较有名的企业?

A:没有太多有名的,投了天地能源、触动传媒、北京母婴产品连锁乐友(应该是国内最大的)和群硕软件等,其他的还是在发展期。

Q: 然后你就一路从投资经理做到副总裁、合伙人对吧,用了几年?

A:三年。

Q:三年做到合伙人,很快了。

A:另一个合伙人是外国人,不是很了解中国。直接负责投资的最多6个。

Q:你的年龄相对于其他投资人年轻一些,需不需要打扮的很老成去见客户?

A:不需要,我们主要是做早期企业,创业者很年轻,有的时候会故意扮的很年轻。如果是西装革履,可能客户会跟你有隔阂,所以有时会故意穿旅游鞋。

Q:内部怎么看待你的晋升?

A:公司非常小,没有等级之分,只是个title。

Q:中国的VC,已经过了两个阶段,你怎么比较不同阶段的曲线?

A:它也是一个周期性的行业,也有低潮期。2006年就很热,美国突然出现很多上市企业,2008年就很冷,因为金融危机,LP也出现资金缺乏,让你VC不能投资。当时有的基金定了一个政策,6个月不能投资。这是个狙击手行业,很冷的时候还是有不少资金出手,2010年上市了这么多企业,有些人在2008年就做了铺垫。首先从整个行业的周期来讲,是有波动性的,赚钱可能是在低谷期。第二点,从热点的角度讲是没有低谷的,每年都有新的idea,新的商业模式。曾经SP模式很火,现在已经完全冷掉了,现在是移动互联网,健康医疗。

Q:被投资人心理有什么变化?

A:发展朝向创业者天平靠拢,不是favor投资人。

Q:所以他们变成了卖方市场。

A:所有的资金、政策和博弈的环境都是更朝向创业者的。

Q:所以一开始是你们要不要投他们,现在是要抢,对吧?

A:一方面,今天创业成本大大降低,比如,十年前要做电子商务,没有电子商务平台,必须自己去开发,今天大量的人已经把它做成模块化了。几年前招一个从事熟悉这方面的人才,成本非常高,今天有各种各样的服务商。这些体制健全以后,如果你有一个idea,想把它做出一个原型,成本是大大降低了。

今天看到很多创业,正是由于低成本的出现。你可能5万块就能做一个模型。另外一方面,如果你这个模型被市场验证是非常有效的,现在的估值比以前大大的增加了。比如王微,创建土豆网,当年IDG投了50万美金,拿了33%的股份。这种事情今天不可能出现了,一旦他这个模型被认证成功了,你的估值在今天至少三四百万美金。从两点看,创业成本大大降低,同样有这些钱你可以去试错,今天的世界已经非常favor 创业者,而不是投资人。

Q:创业者自己心态会不会变化,要求的可能更多?

A:可能市场就是这样。随着前几年成功,大家看到很多机遇,大量资金融入到早期市场。现在如果有年轻人做创业和投资人两个方向,我会劝他做创业。一个是成本,一个是收益。投入一点点,你的期望值会很高。

Q:那么他们股份的出让越来越吝啬了吗?

A:都是看重估值嘛。

Q:谈判周期会不会拉长?

A:也不会。

Q:有人抢,可能速战速决。你会不会受创业者的影响,让自己也会有创业的冲动?

A:不太会,这要看你的性格。昨天还有人问我看了这么多商业模式,为什么没有想到创业。我觉得一方面,创业的人更多的是孤独的,每天要想企业的未来和发展战略和执行。做投资人,每天和很多人见面,我喜欢沟通和帮助人的感觉。如果做创业,每天想企业怎么生存,不会在外面跟很多人沟通,而是想公司内部如何发展。第二,还没看到让我很兴奋的模式,就像说交了很多女朋友,还没找到能结婚的。

Q:你的性格其实很多元,原来说喜欢做金融,不喜欢marketing,实际上现在你做的跟marketing有点像。你的想法是不断的有突变的?

A:比较随遇而安.

Q:你们退出一般是在二轮融资还是上市?

A:我过去做的是美元基金,退出是在上市或是整个公司被战略收购。现在自己在做天使,退出可以很多元,可以在二轮或三轮。

Q:后来为什么创业做自己的天使投资呢?

A:我要离开原来的美元基金,主要投资理念有很大差距,合伙人是外国人,喜欢在中国投资老外创业的企业,沟通成本低。而我更喜欢草根,毕竟我跟中国人沟通还是有很大的优势。当你看很多案子的时候,你了解的信息无法百分百传递给一个外国人。一个是信任,一个是很多信息也传达不过去。当时在2010年七八月份,天天睡不着,每天晚上在思考。到30岁的时候你会迷茫,到底要做什么。如果继续呆在这个平台也很舒服,出去换个地方也是投资人。但是很困惑,不想继续这样。后来决定2010年12月31号离开,但依然是那边的Venture Partner,基金Carry还在,办公室还在,虽然不参与全职的工作。

离开以后可以做自己其他的事情,用自己的钱做小的投资,当时还没想好做哪方面,但一直在探索。自己的钱,不需要跟任何人说。从那时开始做自己的天使投资。2011年投了四个企业,今年到现在投五个,发展都很不错。就更坚定了信念,在天使投资上的确有很多机会。所以最近做了一个天使的小基金。比较小,但很有机会。

Q:天使和VC的金额区别是?

A:天使30万到小几百万人民币的投资。VC都是一百万美元以上。

Q:你现在公司叫什么名字?

A:叫原子创投。因为你投的都是很小很小的企业,像原子一样渺小,但希望有一天像爆发出原子弹般的力量。

Q:你觉得对这些创业的人有什么的建议?

A:我觉得创业尤其是在中国是比执行力的。有好的想法动手去做。不是很喜欢做过投资的人或是咨询的人去创业,他们更多是在理念把握上有优势,但动手能力差。你有想法就去落实,不断低成本去试错。有想法做出来,让市场验证。如果想法被验证正确,这有点像赌博,赌博是个负概率期望值。但是现在的创业环境,创业很可能是个正概率期望值。比如你花一块钱去搏一百,假如概论是百分之一,数学上的期望值是0,假如你花一块钱去博一千块钱,你的成功概率还是百分之一,你的正概率就非常大,是10块钱,你一块钱投入,期望值是10块钱的时候就应该去做这个事情,怎么去做这个事情,就是执行力的问题。很多做咨询做投资的人,更多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Q:在性格方面你怎么看创业者呢?

A:我投的两个企业家,投完到今天都非常放心满意的一点是,他们每天工作时间从早上9点到晚上11点。我经常笑着和他们说,你们天天睡不着觉,我才能睡安稳。你们要是天天都睡的安稳,我就睡不着了。性格上首先要坚持、专注,这是早期创业最重要的。因为早期创业有太多事情需要专注,否则扛不起来这个企业。

Q:合伙人倾向几个人呢?

A:早期更喜欢先从一个人开始。因为早期讨论是有成本的,不管是时间成本还是金钱成本。早期独断是有效率的。对投资人来讲,最喜欢要么巨大成功,要么死掉。半死不活维持的成本是很高的。雷军说如果你一年挣三四百万,但是没有前途,就是巨大的浪费。要么方向正确,做大。要么方向错误,重新做。我很喜欢的创业CEO在整个发展过程中,要能够通过个人魅力和公司魅力,吸引很多优秀的人,因为企业不可能靠你一个人去做大,一定是不断有新鲜的力量。

Q:你觉得做投资人这行需要什么性格和特点?

A:一方面你需要了解商业模式。假如我是客户,在什么情况下会用这个,我会不会愿意为这个付费,要始终把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去设想,然后要看未来发展情况,随时关注美国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干这行是有技术含量的,不是房地产老板、媒老板能干的活。第二,需要强曝光度。如果做基金,我需要补这一块儿。现在国内像薛蛮子、雷军、徐小平,他们现在在做天使投资这方面有很大的优势,不是在于他们眼光有多准,在于他们的曝光度。薛蛮子说在微博上一天能收到50个计划书。

Q:你有微博吗?

A:有但是还没加v,之前不喜欢曝光个人的生活和言论。但是现如果走上天使投资这条路,你不得不做一些个人的营销。

Q:做创投的人来自什么学科背景?

A:现在从业背景非常很杂,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说自己是投资人,见过一些创业不成功人,现在挥手一变就成了创业导师。

Q:你典型的一天生活是怎样的?

A:早上8点起床,9点离开家,然后开始一天的会,经常忙到晚上10、11点。有新项目见面会,有关于以前投的项目的,在一起探讨战略资源,还有跟很多同行去沟通,并不一定是找案子,但可以了解市场正在发生什么,包括国外有什么最新的idea,基本上都是跟人打交道。我和我投的项目每天都保持联系。

Q:你这种紧张的生活会不会占用家庭生活时间?

A:基本每天回家还能陪爱人在临睡前看一个小时电视。

Q:以后生小孩就更忙了。

A:但是跟2010年七八月份相比,能睡得着觉了。因为现在做的是我想做的事情,现在投的几个案子,证明我的确能做点事情,无论是给创业者带来的价值,还是我自身价值的一个体现,都证明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Q:你给自己开工资吗?

A:没有,这是很郁闷的一件事情。你自己是天使,你的工资是零,只看到自己的资金不断往外出,但是出去的资金会让你感觉到放心,有满足感。

Q:你们回报的周期是多长,两三年?

A:做天使很长,差不多三四年。但只要公司的质量是优秀的,不在乎短期的收益。

Q:会不会跟被投资的公司管理层有争执?

A:理念和发展策略上会有争执,但我只能给建议。

Q:因为他们是船长。

A:对。

Q:投资过程中有没有不好的经验或挫折?

A:更多是执行力的问题。其实每行每业都有成功的可能性,任何商业模式,自然地都存在一个离钱远近的问题。做早期的,不好的案子可能输在执行力上,等你做到IBM规模,才存在一个方向问题。

Q:那有没有投错的经历?

A:之前有,因为公司管理层账目不清,后来卖掉了。玩不起,因为没办法每天进行管理。如果做成一个机构化的天使,比如天使基金,从统计学的角度讲,百分之七八十的案子会输掉的。我们看的更多的是人和商业模式。做早期投资最重要的尽职调查其实就是人,早期投资财务没什么数据,做投资最重要的是人的力量。看一个人的靠谱程度,可以以小见大,看他说过的话能不能做到。

Q:你现在项目主要来源于哪里?

A:主要是参加很多会,接触这些人,也包括朋友介绍。不赚钱公司还是很少有人在看的。

Q:所以你现在投的一开始都不赚钱的项目?

A:都不赚钱,因为赚钱的公司大多数人觉得能看得懂这个事,只有不赚钱的公司才会有人说看不懂。

Q:你现在投的几个项目能披露吗?

A:我们原子创投是一家天使期的投资机构,方向专注TMT、消费和新材料。投资金额在10-300万之间。到现在一共投了九个。大家可能听说过的:脉可寻,是个App,做手机的名片识别;宝贝全计划也是一个App,0-6岁宝宝的爸爸妈妈养育小宝宝的工具;五星健康商城(国内最大的保健品电子商务公司);腾飞网络,专门利用第一方数据为电商进行精准营销。其余几个还在打磨商业模式,等到合适的时候和大家宣布吧。在这里也做一下宣传,如果正好有创业者看到这篇访谈,可以通过raymond@atomvc.com来联系到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One thought on “冯一名:创业者背后的小原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