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linni

“我是三明治我光荣”21:No.174王琳妮

9,184 views

王琳妮,高中语文教师,带的第一个高三刚刚结束高考。从十年前的自己到带的第一批学生,尽管关乎未来的选择日益多样,但高考仍然是最主要的选拔制度,这一选拔制度和背后的教育机制,一直饱受争议、批评不断,且与日俱增。身在其中,她对高考和教育有更多自己的思考。

姓名: 王琳妮

会员号:0174

年龄:28

星座: 狮子

所在城市:上海

工作: 高中语文教师

教育背景: 中文本硕

新浪微博ID:老王部落

个人爱好:游泳、阅读、潜水、公益、旅行、各种声色犬马

 

Q1:你是怎么知道“中国三明治”并加入成为会员的?中国三明治最吸引你的一点是?

A:一个在联劝工作的同学转发《西乔:我在过着很奢侈的生活》,看时觉得很有启发。后来又看到中国三明治的不少文章,觉得是一群比较理想主义的人,喜欢这种感觉。

Q2你带的第一个高三班结束了高考,等待成绩的这段时间,你是否也和孩子们一样焦急?你对孩子们的高考成绩是否满意?

A: 并不焦急,充满祝福,希望高考成绩对他们不是“小概率事件”,而是付出有回报的“大概率事件”。最希望“天人合一”,人事与天命合一。平均来说,还算满意吧。

Q3:现在无论是家长还是学校,甚至社会各界,认为高三最大的成功就是考上清华北大类的名校,你怎么看待?你的教学是否以出高分为目标?

A: 考上好大学自然是好的,有更广阔的学术视野、更丰富的教育资源。但考大学的背后,学生、家长、社会都分数至上,导致价值取向单一,这就有问题。分数至上会导致基础教育中人格教育、情商教育、公民教育的缺失。我问班里的日本同学中日学生有何不同,他说,中国同学热情,但自私,日本同学从小就学会团结。这样的说法无独有偶——现在越来越多国际学校也招生本地学生,不少国际学校的老师都感慨,中国的孩子没有场景感,缺乏奉献精神,比较功利,参加活动时只关心活动对自己有没有好处,不够诚挚。一个人的成功,我以为是有健全的人格、良好的性格,有余力做贡献当然更好。所以除了希望学生能考上满意的大学,更希望他们能成为一个让人放心的人。

Q4:过去的一年你和孩子们一起奋战。你怎么评价你教师生涯的第一个“高三”?你希望在以后做什么样的调整?

A:自认为还是比较专注努力的吧,为此放弃了不少机会。以后希望能更加系统,自己也有更多的文化积淀。

Q5:孩子们的高三和你自己十年前的高三,有没有什么不同?

A:他们的选择更“多元”,也更忙。孩子们的视野比十年前的开阔很多,机会也多。上海较好的高中里,近几年的学生国际交流率高达百分之三十,出国读大学的起码百分之三十,以后会更多。有次我和五六个高二小朋友吃饭,随口问了句“以后出国么”,所有人都很坚定地说“一定”会出国,“不是大学,就是研究生”。十年前我可没这样的期待。

除了出国以外,高三学生还有自主招生、校长推荐等一堆让人眼花缭乱的预录取机会。所以现在高三学生都很忙。11月到3月的小半年里,学生就在报名、刷屏、填志愿、打听笔试面试技巧、写自荐信等混乱中度过。3月中,还要应付各种会考。3月底出自招结果。过了的人高考就是打酱油,没过的则克服阴影一心高考。6月底高考成绩出来后,高分同学还要彻夜等香港高校的面试电话,面试后又是各种焦虑、等待、取舍、纠结。与之相比,十年前的高三生涯很单纯,高考就好了。

Q6:你认为高考这一选拔制度是否是公平合理?

A:没有绝对的公平,公平取决于参照物。相对于人情往来,高考是公平的。但高考导致的分数至上、价值取向单一、人格教育的缺失也是显见的,所以对于全人教育的目标而言,高考虽然公平,但不足够。

于是国内在六七年前兴起“自主招生”,即每个高校自己出笔试、面试题,以招收更全面发展的高中生。听上去很理想,但现在自招的名额已经远远多于高考的名额,这会间接导致高校生源社会阶层的固化。因为自招面试更青睐反应敏捷、见闻广博的孩子,那么社会较底层的、经历简单或不善表达的孩子就无缘预录取,这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高校的阶层多元性和准社会形态,反而降低了高中升大学的公平性。对此,多个媒体和社会群体都已撰文抨击,但并没有足够的影响力。

另外,国外的大学之所以能够自主招生,是因为各校特色不同,因此不同高校对学生的要求也不同,有的要创新力,有的要社会实践。但国内绝大多数高校的自招笔试都雷同于高考,因此自招并非招收特色学生,而是抢夺生源。

此外,国内的大学都是公立大学,用的是纳税人的钱,自然要承担更全面的社会责任,招生全凭自己主张恐怕并不合适。

因此,单一高考难免导致价值取向单一,而自招也有诸多弊端,甚至会引发社会问题,确实是两难。但这一困境并非只有上述两种选择,也不单是考试方式问题,而是一个系统工程,希望能有更统筹的规划。

Q7:很多人对中国的教育,包括从幼儿园到研究生都很失望。你身在其中,感受如何?

A:对于高中以外的学段,我只了解大学和研究生的近况。课多、参与感弱是问题。

至于幼儿园到初中,我只有耳闻,但有趣的是,大家的抱怨都差不多。比如数学题,孩子写“一”,老师会批大叉,因为答案是阿拉伯数字1。过分的教条主义会严重挫败小孩子的学习兴趣乃至自信心。

再比如,现在小学的数学课都教数学思想,咋舌吧?!超前教学无异揠苗助长。一年级学生学三年级的知识,学一个月也未必会,但三年级学生也许两天就够了。

此外还有很多问题,比如前几年流行的公平教育说,王小波说过,假如有不平等,有两种方式可以拉平,一种是向上拉平,还有种是向下拉平。现在实行的公平教育很多是后者。

还有小升初升学模式的一刀切、办学模式的单一、初中高中分立导致中学教学不系统、教师收入低压力大导致人才流失等,问题很多,而且彼此牵扯,互为因果,对我而言,它们的共同点是,我都力不能及。

Q:你希望自己在其中能做一些什么样的“虽然微小、但有直接影响力的事情”?

A:热血沸腾时曾写过一段话,希望学生能拥有分寸感,姑且用在这里吧:教孩子们懂得理性,也认识理性的边界;知道民主,也知道盲目民主的危险;关怀弱势,但不为集体无理性作帮凶;学习辩证思考,但不沦为虚无的怀疑论者;热爱民族国家,但不是狭隘的民族国家主义者;宽容,但有底线;崇高,但不苛责他人;我们处于200年前的欧洲,也在21世纪的中国;我们将迎来伟大的启蒙时代,但也已看到它的局限,尽管如此,理性的启蒙无法绕开,我们只有越过,才有资格批评。唐德刚著名的历史三峡论曾预言,中国将在2040年完成第二次历史转型。为此需要培养有道德底线的绝大多数人。个人的力量虽然渺小,但相信这是有意义的。

Q8你希望通过和孩子们一起学习生活,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影响?你以培养什么样的学生而骄傲?

A:我希望孩子们有自己的兴趣点,有人生的方向感。可能是因为自认为总在随波逐流吧,经验性地希望他们能少走弯路。我很欣赏班里的一个男生,他对气象有兴趣,并参与实践。他每天跟踪记录上海的气象信息,很专业的那种,并据此作出独立的天气预报,有时会和上海台的不一样,我跟踪过两周,挺准的。专注于自己的兴趣,并有专业的实践,这使他顺利进入名校的环境科学专业以继续深造。这样的人生整体感很强,他也因此有自发的读书热情和明确的人生规划,而不是功利的驱遣或人云亦云。香港的中学在初中时就要求学生思考自己想干吗、如何对待自己的人生,高中阶段则应有相关的社会实践,以不断调整人生蓝图。我的大学老师曾感言“一个18、19岁的人还不知道自己想干嘛,这是很奇怪的事”。

Q9语文是个很特殊的科目,是一种文化的灌输与传播。你认为当前高中的语文教材是否科学?你是否为了分数而不得不照本宣科?

A:当前的语文教材用的是前苏联模式,文本的整体感很差。中国古典的私塾和书院都让学生读集子,而且一般不推荐读选集。国外的文学课,都读整本名著。两者的共通处就是文本的整体感强,学生不是读“文章”乃至破碎的文章,而是读“书”。“语文是教育的基石。语文教育是有捷径的,就是读文学名著。一本名著就是一个完整有机的世界”。通过名著可以了解多方面的知识,文体知识、历史知识、对人性的讨论、遣词造句、作品结构、作家作品的关系等等。通过读整本书,学生能在宏观理解的基础上对微观的语言现象做出更透彻的分析,也可以提出更有见地的批评,而不是盲人摸象、自说自话。因此,在实际教学中,很多老师会尽可能弥补应试教育的过失,用各种方式还原学科的本来面目。

Q10你说进入教师行业是个偶然,同时又形容所学的中文专业和教师职业“恍惚又梦幻,谈不上后悔,但总在恍惚”, 为什么?你会继续从事教师行业么?你对自己有什么样的规划?

A:是因为那时随波逐流而导致的不明确感吧,有时暴风骤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迷雾,什么都看不清。不过近一年来,迷雾渐淡。文化传播是我愿意做也能做的事情,希望能在这个领域做得更好。

Q11:学生敢直言你的黑眼圈、帮你介绍相亲对象,甚至说“老师你就没长大过”,有趣。你更喜欢和孩子们的交流,还是成人间的互动?是否如外界评论所说“我们的社会环境让孩子们过于老成”么?

A:呵,无论孩子还是成人,单纯的、不功利的交往都很愉快,不取决于年龄,而取决于性质。可能我接触的孩子还不够小,倒没特别觉得他们“过于老成”。

Q12:很喜欢你“每天进步一点点”的生活态度,你欣喜于在你身上的哪些进步?

A:工作以后每天都比较按部就班,但学习能保持生活的新鲜感。近两年在学二胡和形体课程,不过平时忙,学得比较慢。更多的是读书吧,自认在文化理解上应该还是小有进步的。另外,也遇到不少有趣的人、有趣的事,让我比以前更有行动力、更宽容。

Q13:你参加中国三明治“一个鸡蛋的暴走”公益活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A:想做的事情,下决心了,总能做好。带的一个学生在7、8公里处就长水泡,所以我们到第三打卡点已经四点半了。尽管如此,最后还是和另一个学生一起完成了50公里,挺惊喜的。

Q14:最后,你希望“中国三明治”多举办什么样的活动,有什么样的发展?你愿意从哪些方面帮助其他三明治朋友?

A:现在挺丰富的,旅行、读书、运动、育儿、创业等,线上线下配合得也很不错。希望能在活动中认识更多朋友。有次听到主创者说,希望三明治能发出点声音,能这样就最好了。帮助谈不上,如果大家对传统文化有兴趣,我可以略尽绵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3 thoughts on ““我是三明治我光荣”21:No.174王琳妮

  1. Cloudia

    可以想象,现在的老师更任重道远了,以前大家都差不多穷,大家都一颗红心,教育反而是较容易的。现在的老师要教会学生如何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自处,要看清现实,不盲目,不攀比,不虚荣,不自私,不虚伪,那真是靠功力。想想看这些孩子都处在什么样的环境里,他们的父母又是如何的盲目,攀比,虚荣和自私,叫他们怎么超越?那些跟不上时代节奏一味吹嘘特色建国的老课本,放在当今中国如何适用?现实和理论完全对立相悖,连现实都看不清?叫学生怎么成长?我自己是成不了老师了,心里还是很佩服老师的勇气和精神的,希望你们坚持,坚持~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