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mberg1

三明治行游者访谈1:吴莹:每一步都被命运推着走

11,482 views

吴莹毕业于浙江和北京,曾经是《华盛顿邮报》驻上海研究员,后获得《华尔街日报》奖学金到纽约大学攻读学位,毕业后为《财经》杂志和Bloomberg工作过,现转战对冲基金领域,并随丈夫移居旧金山。

她代表了受过良好教育的热血新闻青年闯荡天下的典型。走得越远,故乡便远远抛在身后。每一次与故乡的重逢都既熟悉又陌生,从二十岁少年成为三明治的十年,我们不再是故乡绿荫下的那个过去,而脚步无法停下来。

姓名: 吴莹

职业:  对冲基金投资咨询顾问

年龄:  34

目前所在城市:旧金山

居住过的城市:杭州,广州,北京,上海,纽约,旧金山

故乡:杭州

Q1:你现在身处哪个城市,请描述下此刻身边的环境。

A:我住在旧金山城区一个白人为主的典型中产阶级社区的一套公寓里,邻居里有在谷歌或者湾区其他科技企业工作的。周边多数房子是旧金山典型的维多利亚式,刷成各种颜色,门口有各种花草植物,走五分钟有星巴克和Whole Foods有机食品超市,周末有farmer’s market, 路上如果不是推着儿童车的三十多岁夫妇就是遛着狗散步跑步的三十多岁夫妇,有的时候我怀疑自己是路上唯一的没有遛狗或者遛儿童的亚洲女性。

刚安顿下来的那几个周末我们逛各种Estate Sale, 收集有意思的家具和物事,某次偶然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与香港历史遭遇,是在一位早年移居旧金山华人老太太家里。感觉看了场张爱玲小说改编的电影:独居的93岁华人老太搬去养老院,家人委托出售房子家具等各种物事,物事中西合璧,各色瓷瓶玉镯,带祥云花纹铜把手风格简 约的Drexel花梨木家具,香港制造麻将,水墨画,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瓷盘,仿佛看着一个女孩从旧日繁华的上海到香港再辗转到旧金山的一生。在买下的老式花梨木家具抽屉里发现了一张老太太1928年毕业于旧金山商事高中的证书,以及在一件“古着”羊毛大衣里发现了一张1982年旧金山歌剧院的票,简直快要入戏了。喜欢在大城市各种奇怪的偶遇。

 Q2:为什么要从北京搬到旧金山? 请用几句话形容一下目前的生活状态。

A:家庭原因,先生因为工作调动和思乡情切。正在享受与多数人和事恰到好处的距离。 

Q3: 你离开故乡多久了(不居住在故乡)?上一次回去是多久之前,有什么变化?

A: 真正意义上的离开是上大学,那算来竟然也有16年了 。上一次回去也就是今年五一吧,年长些后常常在假期或者找出差机会回去看父母,除了在纽约的两年,一年总有几次回去,毕竟杭州和我父母居住的浙大玉泉校区恰好是这个地球上让我最心旷神怡的地方,很幸运可以探望父母兼作度假。

这么些年觉得每次回去,故乡总是能给我些惊喜。不论是新景区的园林设计,还是新城规划,还是路边冒出的可爱小咖啡馆和新餐馆。

唯一不快的变化的是城区路上交通拥堵在近五年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小的时候(10岁开始)一辆自行车可以穿行杭城,现在根本不敢。幸而家附近的西湖景区公园可以步行。其实杭州应该是个靠脚步和自行车轮丈量最美的城市。看到旧金山市区多窄的街道都强调自行车的平等权利,以及路边,公共汽车,加州城际铁路车厢里专门留出给自行车安放的位置,真心希望杭州能更好倡导鼓励自行车行路,减缓城区交通压力,还故乡以宁静诗意。(其实,不光是杭州,全国大城市都应如此,杭州已经是国内公共自行车项目的先行者了。)

Q4: 你觉得你的故乡对你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A:故乡,是一个年少时急于逃离,年长后企图安放劳顿心灵之地。

只是,故乡永远是个似曾相识的概念或者情结罢了,因为曾经的你,曾经的周遭,再回不去了,也不必回去。

Q5: 你最想念故乡的什么?(具体的事物)

A: 小学门口的小吃摊上的葱包gui儿。每个超市都有的笋干和切片金华火腿。外婆家餐馆的醉虾。丝绸市场一百块钱的真丝小旗袍。小时跑步的玉泉竹林。曾经晚上十点没有人只有路灯梧桐树北山路,如果是夏夜可以看到湖上的荷花。坐在岳坟附近隐秘的星巴克门口藤椅上可以听到西湖印象的所有音乐。

Q6:你最不满意故乡的什么?

A: 交通拥堵。

Q7:第一次出国是去哪里?第一反应是什么?

A: 新加坡。怎么每个小吃摊都一模一样阿。

2007年获得华尔街日报奖学金在纽约大学攻读学位

Q8:你居住过的城市里,哪一个对你意义最大?哪一个你感情最深?

A:纽约。在那的两年恰好处在人生蜕变成长的一个阶段。每一个经历都像是打开了一扇门。

感情最深的,可能反而是北京。前后呆了六年。喜欢北京的智性与多元,那是个可以感觉触摸到中国脉搏的地方,也是一个可以做些好玩的事情的地方。

其实上海作为我的出生地和外公外婆家所在地,以及成年后呆了三年地方,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城市的趣味。

Q9:你怎么比较杭州、北京和纽约?

A:本质上其实挺像,都有那么一群执着于生活趣味,忠于内心,豪爽,也能成大事的人。具体来说,杭州更是个绵软的温柔乡很容易陷进去就出不来了,北京和纽约流动性更大,更多元包容,都有泱泱自大的感觉,也更象是野心家的乐园。

在杭州西湖

Q10:你倾向于在多个城市之间游走,还是想在某一个地方长期扎根?

从过去十多年来看,在一个城市连续呆得最久的是4年。到点了就会蠢蠢欲动。现在不好说,倾向于顺其自然。也许人生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客观境遇和内心要求把。

Q11:你的游走都是事先有计划的,还是被命运推着走?

每一步都是命运推着。但回过头看,每一步冥冥中似乎都是按着自己的小时候的梦想来的。小时候那个坐在西湖边发呆小姑娘的梦想。

Q12行走各个城市,你最大的收获是?最大的遗憾是?

A:看到甚至进入各种人的各种生活状态。遗憾是好友四散各地。

Q13:下一个想去居住的城市?

A:也许在非洲?或者是巴黎?总之人口得上百万吧,也得有各种颜色的头发和皮肤才行。

Q14:老了你会在哪个地方居住?会回故乡么?

A: 搞不好是上海。喜欢能走路逛的地方,喜欢能吃到新鲜河虾以及大闸蟹的地方。美国的虾太难吃了。

最理想是半年在美国(纽约或者旧金山?)半年在上海,周末回杭州,谁让杭州是上海人的后花园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