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eshuai1

三明治创业者档案18:薛帅的云家政

9,653 views

文 /@娜塔莉呼呦呦

创业者:薛帅

创业项目:任务淘 (www.renwutao.com)

个人微博:@第一画

公司微博:@任务淘网

家政服务和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随着都市人生活节奏加快,家庭服务消费需求日益上升,于是现代家政服务的范围也相应扩大,内部分工更为精细,服务内容开始分级,不再像最初仅局限于住家保姆、钟点工这样单一模式,更纵向延伸至孕妇和新生儿的护理、婴幼孩保育、物流配送、水电维修等方面。

在这样以服务品质决定市场口味的行业里,必然有诸多家政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其中不乏一些已经做出口碑和知名度的公司,但鉴于服务供应者(又称“家庭服务员”)的整体文化素质偏低、服务质量参差不齐且受主观因素影响,相关的供需双方权益得不到充分保障等种种问题,导致了家政公司良莠不齐、家政市场信息滞后或不对称。

这时,有一家OTO(online to offline)类型的网站于今年7月悄悄上线,该网站以建立相对真实、可靠、完整的家庭服务员数据为出发点,旨在整合家政行业资源构建一套诚信规范的体系。网站名称叫“任务淘”。

何为任务淘?任务淘(www.renwutao.com)是上海家政行业协会旗下一站式家庭服务平台,在线提供包括保姆、月嫂、钟点工、专业保洁、临时家政、代购跑腿、家庭厨师、宠物服务在内的各种服务,在任务淘网站,用户只需登陆网站后点击“发任务”按钮,系统会自动匹配合适的家政公司,用户再做筛选并付款,最终评价。

创业者背景

薛帅,江苏人,华东师范大学国画系研究生毕业,曾经在IT业、红酒业、旅游业摸爬滚打数载,足迹遍布北京、深圳、广州、尼泊尔等地,最终选择在家政行业安营扎寨,并落户上海。如他在微博上的自我调侃,“混迹社会三十年,浪荡行业一堆堆。不懂通信的前华为,不能喝酒的酒贩子,不会画画的国画系,不做家务的家协主任…什么不会专做什么,绝对的资深做不会专家”,不安分因子可见一斑。有着良好阅读习惯,工作上追求尽善尽美,生活中率性而为的他,算得上是一个兜里揣着小情怀,具有颠覆性和开拓精神的理想主义行动派。

 为什么是任务淘?

2008年蠢蠢欲动想自己创业,薛帅毅然辞职回国,渐渐发现一个棘手问题:没人帮忙打扫卫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去家政公司寻找家庭服务员,但始终感觉家政公司像小菜场,不规范。行动派的薛帅于是自己创办了家政公司,但终因忍受不了整天和上了年纪的保姆打交道,意识到应把精力放在技术这块。虽然当时不精通技术开发,但薛帅立志于把这个行业标准和规范化起来,开发出一套家政平台的ERP管理系统,给家政公司免费用。这套ERP系统开发出来到现在,已经有100多家家政公司使用。系统规定保姆在家政公司注册登记时必须实名制,同时与劳动局、卫生局、公安部的数据库对接,雇主可以检验保姆的身份证、健康证等的真伪,还能查是否有犯罪记录。

做这个ERP系统,薛帅完全是公益之举,没想过要赚钱。除了拿过几个公益大赛的奖外,他在完全没有现金流入的情况下,坚持了一年半。

在积累了大量的一手数据后,薛帅想到要把ERP系统挪到互联网上。刚开始的时候,他比较理想化得想过要做成搜索引擎,当用户输入保姆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时,能够快速调取保姆的资料,包括前任雇主的评价等。但这样的做法有个弊端,搜索出来的结果太多,而且重复样本也很多,大量未经过整合的数据会使得用户无所适从。

面对这样的问题,薛帅仔细得反思了家政这个领域中用户和服务者的核心需求。其实很简单,用户希望找到好保姆,而保姆希望找到合适的雇主。于是,任务淘的初步想法就慢慢成形了:通过最简单快捷的方式发单,保姆或家政公司在看到用户的需求时接单上门服务。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简单快捷,以及安全。简单快捷可以通过产品设计和技术手段实现,例如利用移动设备的及时性和定位功能;而安全则需要时间的累积,除了实名制和各类证件的真伪辨识外,雇主的点评也构成了保姆的信用记录,从这个方面,任务淘希望能够做成保姆和家政公司的“大众点评”。

任务淘的目标用户 

经过多次用户调研,薛帅发现,有家政服务需求的,大致有两类人。一类是有固定需求的,例如需要请住家保姆、月嫂的,或者固定时间请钟点工的。这些人往往在雇用保姆前,需要反复面试和试工,流程长且复杂;另一类相对年轻,他们会有临时性突发需求,找保姆打扫的时候往往不需要面试,阿姨在打扫卫生的时候,他们可以在家里做其它的事情,打扫过程中发现问题,可以及时纠正。这个过程是相对简单的,对于想要大规模复制的任务淘来说,这类人是他们未来重点开拓的目标用户。

任务淘的产品模式

 任务淘目前有两种发单和接单的模式:

(1)竞价模式:用户发单后,任务淘的合作家政公司中距离较近的会上网报价。用户来挑选他认为适合的,按照预估的时间事先缴费,线下服务满意后确认付款。这和支付宝的第三方资金托管方式相似

(2)标准模式:这是任务淘未来会主推的标准件。任务淘选择一批优质的家政公司,要求穿着统一工作服,遵守统一的服务标准。用户一旦发单,就能够保证标准化的优质服务。相应得,这种模式有基准定价,且价格较高。

创业团队

薛帅一个人坚持了很长时间,尤其是在开发ERP的时候,那种孤独和痛苦使得他在系统开发完成后的两个月内,甚至不想看到它。所幸现在已经有另外四位生力军加入,搭起了一个强有力的创业团队。

2003年薛帅在广州工作时,曾经考虑出国,当时攻读GMAT认识了第一个合伙人。这位朋友2009年从美国念完MBA回来后,被薛帅拉去任务淘网成了网站的技术干将,同时他也会负责线下运营和整体宣传等。第二位合伙人是位中欧的MBA,少年黑客,对互联网感觉很好,负责产品开发和设计。他不仅技术好,还有很多社会媒体资源。因着他的关系,任务淘还接受过中欧内部刊物《商学院》的采访。访问结束后,教授决定将其作为一个案例,给未来的学生们讲课用。近期,还有另外两位朋友也加入了任务淘团队,使得这个年轻的创业公司更加完整起来。

资金状况

任务淘上线前,薛帅基本是靠烧自己的积蓄。那么长时间的累积,才有了一些有利的资源和现在的任务淘。任务淘目前运营成本不算太高,通过政府协调,目前在五角场的办公场地是免费的,团队都是创业者,所以不存在工资问题。

2012年6月有一个朋友投了100万,他本想投更多的,但薛帅考虑到股东太多会导致意见太分歧,所以暂时没有接受。在薛帅看来,扎扎实实得把产品做好比融很多钱砸流量要重要。

未来可预见的困难

运营方面和市场推广,方法得当,再加上足够的努力,总是能做好的。薛帅最大的担心还是信任问题。虽然任务淘给保姆都买了保险,但万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哪怕只有一件,对于任务淘的负面影响也是非常大的。但这方面的风险任何一家企业都会面对,只能和所有人一样,摸着石头过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硬件可以把关,可软性的服务质量就很难标准化了。比如带小孩,甚至自己家里人都各有各的带法,很难达成一致标准,更何况是外人。一旦带了主观色彩,雇主很难给保姆做出客观公正的评价。所以未来任务淘也会开发功能,使得服务提供方能够有些许空间针对不公正的雇主评价进行申辩。

未来发展计划

 从产品上说,任务淘下一步会着重推月嫂。薛帅开玩笑得把自己叫做“薛阿姨”,他自诩上海滩第一金牌月嫂,经常给月嫂们培训。他希望把月嫂这部分单独拿出来开发成一个新的模块,这件事以前没人做过,但薛帅决定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抓住用户需求,探索发展模式。

在市场推广方面,薛帅将尝试着与房产公司和婚庆公司合作,有一系列的好点子在他脑子里。比如说,在万人相亲会上设摊卖家政卡,打出“老公对老婆好不好,就看送不送家政卡”的口号;年轻人买了房之后肯定会考虑家政,而房产公司可以卖房送家政卡作为优惠措施。未来,一旦消费习惯被养成,公司送客户,老板送员工,子女孝敬父母,都能送家政卡,实惠又方便

三明治提问:

Q: 你为什么会想要裸辞?

A:不安分的人都有一些小情怀。我打工好多年,之前在华为做销售,陪客户吃饭应酬感到厌倦了,“在错误的方向停止就是前进”,所以我就裸辞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裸辞也算是间隔年,别人gap year是旅行,而我是放空,尝试着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我回国后参加登山协会,从尼泊尔开始,独自背包爬过珠峰,虽然没有登顶,但整个行程大概一个人在山里走过12天,我还一个人搭车去西藏,然后折腾出了个户外俱乐部,AA制,只收基本的成本费,所以也不赚钱。但我心态很好,因为我相信“永远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想做就赶快去做”,有所舍弃才能有所得到。

Q:创业有什么感想,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

A:以前在华为干,虽然工作强度大、要求高,但有公司平台支撑你。而且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会自我安慰,会认命。我现在自己创业就发现,任何事都不能认命。在过去的四年里,我做的很多事情看上去都是徒劳,但你永远不知道哪次徒劳会开花结果。我现在看起来有这么多资源,但你没看到的是我失败了多少次,背后又花了多少功夫。

就像爬山,看着山头很高,爬上去觉得自己很牛掰,但很快就能发现,原来后面还有一座更高的山,于是就会去努力爬下一个山头。创业也是如此,不能停歇,一步一个脚印,在一个行业扎根下去,坚持10年总会有些成绩的。

Q:你不是技术流,网站开发的困难度多大?

A虽然我不会写程序,但因为在华为工作过,所以基本原理还是懂一些的。但是我做ERP很是伤筋动骨。我一个人凭着感觉自己画了很多流程图,页面设计,用户界面,包括颜色怎么配、logo怎么放、网站的标语,每一个细节都是我自己在想。画完以后我会用手机拍下来发给外包团队。整个过程很坎坷,很辛苦,基本上没有周末休息,我是活生生把甲方做成了乙方。

Q:你怎么看国内家政行业的现状?

A:记得我在参加一次大赛的时候被人问起,“家政市场是供过于求还是供不应求”。我觉得都不是,真正的问题是有效需求和有效供给不能对接,信息不对称。

家政行业以后要想规范,需要给阿姨加工资,建立用工制,加强立法保障,加强培训。同时,还需要整体建立信息管理系统,最好像微软office和360那样,让每个家政公司都使用。通过对阿姨的身份识别、前任雇主的评价等,客观记录保姆的真实情况,形成激励机制,也形成制约机制,让服务口碑不错的阿姨脱颖而出,获取更高的报酬,而且能够更容易找到好的雇主,相反那些剩下的不够格的阿姨会慢慢淘汰,这对于雇主和阿姨来说是“双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One thought on “三明治创业者档案18:薛帅的云家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