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feng1

西藏,在遇见的瞬间

10,896 views

文/@Feia肥丫

驴友们说,世界上分两种人,去过西藏的,和没去过的。这句话神乎神乎,好比“除却巫山不是云”,大有“非西藏不旅游”之感。我自以为资深驴友一名,从小游历各地, 就不相信去一个西藏能顶过所有任何地方。

今年给自己放了个大暑假,有朋友提议西藏行,我正好有空,便加入了。而自从踏上这片高原的那一刻起,我不得不承认,我被折服了。西藏好客地以高原反应的方式欢迎着我,而我也无可救药地在这种大脑缺氧的状态下迷恋上它,迷恋那崎岖蜿蜒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的山路,迷恋那经殿香炉冉冉升空看得见空气跳动的香气,迷恋那肤色黝黑满脸褶皱诉说着沧桑的笑容。一见钟情的感觉打开了我对它无限的神往,也让我慢慢沉静下来,一心一意别无杂念地去感受着,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瞬间。

珠穆朗玛下的祈祷

西藏平均海拔4000米,被称为除南北极之外的世界第三极。在这离天更近的地方,天空很蓝,云儿很低,人烟稀少,草原上是成群的牦牛、绵羊,偶尔看到几只野驴,更幸运的话能遇到跳跃着奔跑的藏羚羊,远处连绵的山脉望不到尽头。所有展现在眼前的大自然是那么地真实与纯粹。

越野车在国道上行驶,窗外是变幻的景色,有时候一天之内从茂密的森林到光秃秃的沙漠,从蔚蓝的天空飘着几片云朵,到狂风暴雨冰雹。一帧帧的画面飞快地进入眼帘,还不等你多看两眼,瞬间被抛到脑后,随即又是另一派美景。 于是乎,太多,太美,知名的,无名的,我怎么也选择不出来哪里更美,然而有我最难忘地方,是珠峰。

那一天翻山越岭到了珠峰大本营时下午5点,一进帐篷,客栈的藏族老板摇摇头说:“你们来的不是时候啊,最近进入雨季,珠峰已经两天看不到了”。我们一行人郁闷极了,一生能来珠峰几次?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怎么可以看不到呢!我执拗地爬上山坡上的观望台,的确,厚厚的云层在面前满满铺开,只能隐约看到近处几座低矮的小雪山。

天色渐暗,同行中有人开始放弃准备下山。我不服输,拿着长焦镜头对着云层拉近,希望能最后探寻珠峰踪影,突然发现云正在移动,云雾中有一个高大的背景若隐若现。“珠峰!”我赶紧拉着准备下山回帐篷的朋友,一起来等珠峰现出真身!记得客栈老板说:“心要诚,人要静。”我站直了身子,清清嗓子让自己安静下来,心中默念着六字箴言“唵嘛呢叭咪吽”,呼唤着神峰快快出现。5200米的海拔,风带着雪山的冰凉,吹的我脸颊发冻,却让我更加坚定的等待。

果然,云儿移动地越来越快,珠峰的轮廓越来越清楚,尖尖的顶,硬朗的山脊线,微侧着身子卧在群山谷中。 雪白的痕迹顺着山势印下来,像一层圣洁的袈裟披在身上。最尖峰顶处时而飘起一丝丝云,那是风吹起的雪渣,仿佛一面白色的经幡在风中飘扬。终于,云全散了,珠峰完完整整地展现在面前,那么清晰,那么近。 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面对着圣境,祈求它能为我带来吉祥。朋友来了个长头磕拜,他说,脸颊贴着大地的时候,能听到雪山泉水在石子间哗哗流动的声音。

月亮渐渐升起,山头被夕阳斜光映照着微微现红,好像印着红霞的脸蛋。“珠穆朗玛”在藏语中是“神女”的意思,从深隐不露,到犹抱琵琶半遮面,再到揭开面纱现出微笑,几个小时的等待终于不负所望。与其说是夜晚空气对流加快吹开了云层,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因为我们的祈祷,是信念与自然界沟通的力量。

扎实伦布的感动

西藏有数不清的大小寺庙。有的宏伟庄严,有的小巧精致,有的人潮涌涌,有的偏僻安静。那些红、黄、白的色彩交汇,象征着阳光与生命力。没有了这些朝拜圣殿,西藏的美必定会失色不少。

寺庙多数依山而建,通常最大的佛殿在山顶高处,要爬上长长的石阶,以示对神灵仰望的朝圣。爬行路上并不寂寞,萦绕在耳边的有佛堂里传来的经诗颂吟声,伴随着经炉的香气在空气中流动;还有那清脆的磕长头击掌声:双手胸前合掌,伸向头顶击掌,再移到心口第三掌,然后扑向前方,额头贴向大地⋯⋯布达拉宫广场上,大昭寺门前,318国道上,在西藏你到处可见这些磕长头的人们。电影《可可西里》中这样形容他们:”他们的手和脸脏的很,但是他们的心很干净。”

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是我最喜欢的寺庙。这里是历代班禅的冬宫,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在西藏地区最大的寺庙。众多佛殿、读经堂、僧人住所呈院落式布局,错落在山坡上。我喜欢穿梭于个个庭院中,看僧人生活起居的房间,读书的教室。在一个小院子里,我遇到了旦木正,一个正在扫地的小僧人。

 “扎西德勒!请问这里可以进去吗?”我指指天台,想上去拍风景。

“可以的!不过你要快一点,这里一会就关门了。”

他看着我手里的大相机,很有兴趣的样子。我便坐下来,给他看我的照片,一边与他聊天。

“你今年多大了啊?”

“15岁。姐,你从哪里来的呀?”

“上海,你呢?”

“青海!”

交谈中得知,他父亲在他12岁的时候去世了,父亲告诉过他,扎什伦布寺是最好的寺庙,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他便来决定这里终身求经。他通过严格的考试才进入了这座寺庙,他们全家人都十分高兴。

“姐,你父母还都在吗?我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回家,我想家。”

那大大的深邃的眼睛望着我,瞬间拉动了我的神经。小小的年龄还不足以理解浩瀚经文的内涵,父辈虔诚的种子却早已深深种在他心里。 这种简单而永恒的信仰,也许我永远也体会不到。我谨期望能以微薄的祝福来表达对这宗教和这些伟大信徒们的景仰。

日光城的幸福

跟其他首府省会一样,拉萨也有KTV、酒吧、霓虹灯,而独属于这个城市的地方,便是八角街。一条条小巷围绕着大昭寺自发式地延伸开去,聚集了最热闹的市场,最著名的商铺,最好吃的餐厅。这是有机的城市生长方式,如同欧洲中世纪城市,教堂便是老城的心脏,复杂、不规则的道路网连着心脏,像血管一样沿着任何一条路走最后都能到达心脏,这个城市的宗教中心。

在八角街,你可以看到各种形形色色的面孔,听到各种有趣的故事。我喜欢在这里闲逛。在一家饰品店中我遇到了一个有过传奇经历的康巴老板,年轻时四处漂泊,足迹遍布广东、福建、上海、新疆,打工、做生意,终于事业有成后,回到拉萨,低调地经营着多家店铺和客栈;又在一家唐卡店认识了两个那曲草原来的20岁小伙子,到八角街来拜师学画,生活拮据,笑称自己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屌丝”,但一谈起唐卡来立即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还有一对东北来的汉族夫妻,在拉萨定居专心做首饰,两夫妻言语风趣,打打笑笑,羡煞旁人。在这里,人们不会吝啬于交谈,如果你愿意,一定能听到许多故事,认识许多趣人。

进藏前,一位老驴友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到拉萨一定要找他的朋友次多。次多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专业导游兼司机,刚到拉萨的时候他帮了我们大忙,给我们安排行程,带着我们备置行李,买氧气袋,还请我们喝甜茶,吃火锅。次多与我们年龄相仿,性格开朗,十分热情,刚认识我们便自来熟成了好朋友。同是三明治,次多儿时的经历却与我们大不相同。他出生在一个农牧民之家,有七个弟弟妹妹,作为老大,他还没上完初二便出来工作养家了,而现在他几个弟弟妹妹都是大学生。他从小就喜欢开车,小时候看着汽车在原野中奔驰就觉得很崇拜,现在当了专业司机,也算是原了梦想,所以他十分热爱自己的职业。他带游客有个与众不同的地方,会去探索那些并不出名但别有风味的景点,所以得到广大驴友们的好评。这两年次多已经组建了一个全是藏族司机的车队,还是旅游司机圈内的小领队。

离开前的最后一天,次多带我们到市郊的一个小山坡上,那里能看到拉萨的全景。坐在草地上望着远处的布达拉宫,晒着太阳,我们天南地北地聊着,聊他们的信仰,西藏的政治,我们各自的生活。像采访三明治一样,我问次多,你未来有什么计划,比如说十年后。次多这样回答:“十年后?呵呵,我不知道。我现在的目标就是做个还不错的司机,带客人去看不寻常的风景。也有游客建议我说开个车行或者旅行社什么的,但是看缘分吧。 现在这样夏天开开车带带团,冬天休息一下,陪着女儿和老婆,就挺好的。人嘛,很难说,你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我觉得我现在就很幸福。”次多笑着,眉宇之间透露着真诚、自信与淡定。

仿佛是阳光,让这里的人显得更洒脱。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每日的那一杯甜茶,满满享用完了,再起身,该去干嘛再干嘛。

坐着青藏铁路离开,又是一帧帧的画面。咔嚓一下,某一瞬间的画幅可以定格在相机里,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一刻的故事,然而之后故事线的发展不得而知,终将与自己的生活是两条平行线。如此短暂相遇随即别离,让人伤感,却也正是旅行的意义:在遇见的瞬间带着尊重,去记录,去感受;然后将记忆整理起来,随时抽出某一帧来回味细读,渐渐地,化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到过了西藏,我有幸成为驴友们所谓的“另一种人”;一定还会有下一次,心要与这里更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One thought on “西藏,在遇见的瞬间

  1. cathy

    “运用商业思维解决社会问题” 我的想法一样,social enterprise也是这思路。其实我们也可以考虑去做企业志愿者,mkt的好渠道,还可以源源不断的感召年轻人才的加入。我一直认为,好的公益组织是可以利益多方共享的,这也是idea的价值!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