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qingchen

李清晨:写科普书的外科医生

9,484 views

文/沈豆豆

7月21日,赶到果壳网为李清晨办的新书发布会的时候,北京城里已是大雨如注。看着漫天的大雨,我决定选择公共交通。坐地铁下错了站的我很幸运地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一路边开边找把我送到了商务印书馆涵芬楼。在车上,我很着急,越来越瘫痪的交通状况让我担心要迟到了。可事实上雨刷器比我更着急,最快的摆动速度仍无法阻挡大雨模糊车上所有的玻璃。当时,我还不知道此时在北京的郊区在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这一天的晚上对北京意味着什么。

在采访之前,我没来得及看完《心外传奇》这本书,依靠网络上的书评和采访视频,我猜测这就是医学版的《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吧。但是当我读完这本书的时候,我深深被作者的才华所震撼。虽说是“传奇”,但我却认为这绝对是医学史中的一部正史传记,可以感到作者在文献资料上所下的真功夫和医生永远严谨的态度。作为一名医生,他的文字再不是处方上那些许龙飞凤舞的拉丁字母,诙谐幽默的文风又让故事如此的生动活泼。

  李清晨在微博的ID是@咄咄劈人李清晨,粉丝超过两万,关注人数却为0。在微博上,自我介绍是“眼里揉不得沙子,苟延残喘于沙坑”,有多次“发布人身攻击信息”的负分信用历史记录,经常与网友就“中医是否是伪科学”展开骂战,语言犀利,“咄咄劈人”。但就是这样一个讲话时不时掺杂国骂的东北男人,一个访谈期间提醒和我说“这些估计你都不能写”的外科医生,让我深刻感受到了一名医生对医疗服务行业现状的“爱之深、责之切”。

他在真实世界的身份是哈尔滨市儿童医院心胸外科主治医生,从哈尔滨医科大学外科学硕士学位毕业。出版《心外传奇》这本书之前,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实习医生王浩刚刚被病患杀害。李清晨在序言里写道:“在所有的悲伤、愤怒都在这几日里倾泻爆发之后,还能怎么样呢?天堂里没有杀戮,唯愿王浩一路走好。”

“中国三明治”和李清晨在这场使很多人事后感到愤怒的大雨中有了这样一场对话:

Q:你是从小就想做医生吗?是否有什么特殊的经历让你想做医生?
A:我想做医生确实是和小时候的一些经历有关。小时候得了睑板腺囊肿却被误诊,采用了中药敷和耳朵放血等疗法,前前后后治疗了许多次非但没有用还导致眼睛严重肿胀,最终才采取了正确的手术治疗方式。再加上爷爷的去世对我的打击很大,使我产生了学医的想法。
在2002年本科毕业准备考硕士的时候,不小心感染了肺结核,导致右侧胸腔积液,却被误诊为胆囊炎,延误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得到明确的诊断。后来凭着自己的医学知识自行去拍了胸片确诊是肺结核,从消化科转到呼吸科才得到有效治疗,否则后果会很严重。读硕士阶段,拼命工作了几个月,出现发热症状,自我感觉是结核复发,后来发现自己是得了戊肝。觉得自己学医的道路其实还是挺坎坷的,甚至是挺“倒霉”的。

Q:做医生之后觉得和小时候的想象有什么不同?
A:是挺不一样的。比如我爷爷的去世,小时候觉得肝炎不应该会导致死亡,因为“炎症”听着就不应该导致死亡。但是学了医以后尤其是传染病以后,才知道肝炎还有重症肝炎和爆发性肝炎这种很严重的分类。但是并不代表医院没有责任,当爷爷病重的时候,医院却没有给出事先的通知,使得我和父母都没能见到爷爷的最后一面。即使医院在诊疗方面没有问题,在对患者及家属的告知的方面也是存在问题的。

Q:医生这个行业通常都是要熬年头的,对作为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医生,你的心态如何?
A:我在韩国首尔,看到他们对于年轻的住院医师的培训机制,培训之后就可以成为是一个成型的外科医生。但是在中国,不是所有的年轻医生都有这样的机会,大部分年轻医生基本就是在拉钩,主刀基本是轮不上的。其实有人研究过,过了五十岁的医生,反应和速度都在下降。年龄过大的医生做手术其实不一定是最优选择,还是应该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

Q:与同龄人所做的其他职业相比,医生最大的特点和不同是什么?
A:医生也需要一份工资来养家,但也不能完全的是只从利益出发。我不能说医生都是完完全全的理想主义者,但至少应该有理想主义倾向,要对这个事业热爱,心里要有一道线,要有伦理底线,不能突破这个底线。

Q:你认为学医的人有什么样的特点?
A:我觉得学医的人比较木讷吧。学医的女生和别的学校的女生走在一起,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挺土的,也不会穿戴。因为学医挺苦的,学习的时候就比别人要苦。

Q:在行医的过程中,尤其是面对辛苦却收入低,是否迷失过自己,是否想过转行?
A:我五年前刚工作时收入只有一千,奖金一百。真的是非常痛苦,生活上比较困难。我也想过专职的写作,但还是可能不足以养活家人。

Q:你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三明治,你如何兼顾工作和家庭?
A:我认为人都应该以家庭为主,工作再出色,如果家人生病不能陪伴就有点失败了。我觉得有些塑造的医生典型是反人性的,因为下不来手术台,家人去世都不能到身边去,这是不对的。当工作和家庭发生冲突的时候,我认为可以放弃工作顾全家庭,这才是正常的人生。

Q:你觉得《心术》这类的书籍和影视作品对医生行业的描述准确么?
A:现在有两个极端,一个是媒体把医生这个行业描述的太黑暗了,另一个是《心术》这种电视剧又把医生描述的太高尚了。其实医生的道德水准是由人群的道德水准决定的,不会比大众的道德水准更高,但也不会更低。那些骂医生缺德的人,不一定会比医生的道德水准更高,只是用更高的道德水准要求别人罢了。所以说,应该把医生还原成“人”,要从人性的角度去理解医生。

Q:患者对医生的不理解,你认为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A:这主要是因为对医学专业的不理解。比如我们也不理解搞房地产的,房价高也不知道该骂谁。但是医疗和教育是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事情,大众对医疗的关注就特别多。

Q:作为一名医生,如何开始想写一本书给大众普及心外科的历史和知识?
A:其实这个挺偶然的,如果不是去韩国学习我也没有写这本书的时间。在国内的工作每天都累得晕头转向,大部分时间要想病人的事儿。但是在韩国,我白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手术室参加手术,晚上就可以安静的写这本书。

Q:对于医学这样一个高度专业化的行业,医生如何和患者解释和描写“枯燥”的医学知识?如何让大家读懂心外科的历史?
A:其实,医疗行业的这种专业知识的医患不平衡是不可能改变的。但是,一方面医生行医要规范,另一方面患者也要信任医生。正是因为患者不信任医生,他们又分不清楚,使得那些做得规范的医生反而成为了受害者,做得正确的医生也受到了怀疑。我的建议是尽管医生的做法也许并不完美,但是相信医生才可以使伤害最小。不相信医生,受到的伤害更大。
对于我写这本书,我认为也是有门槛的,至少要高中毕业,生物考试及格吧,这样才能读懂这本书。

 Q:是否会考虑一直写书下去?如果书大卖,会不会放弃医生这个职业?
A:其实对我而言,医生这个职业可以让我维持生存,但写书和写科普是实现自己的价值和人生理想。我的写作都是和医疗行业有关,所谓“接地气”,真要完全离开医疗行业就写不出书来了。

Q:能从医生的角度谈谈对医改的看法吗?
A:我认为医改就好像已经好多人对这个症结开出了药方,但是药方在执行的时候总是在走样。比如北大一些教授的方案我觉得写的挺有道理,但是却推行不下去,总是受到很大的阻碍。
从医生的角度看,总是要求医生提高服务质量,但却不提高医生收入,提出高要求却没有高回报,这是不合理的。
——————————
李清晨这一次在北京的行程很紧张,访谈没能很持续很长的时间。如果让我用一个词形容李清晨,那就是“真性情”。爱自己所爱的,坚持自己要坚持的,述说自己想述说的,斥责自己得斥责的。“本书献给我亲爱的女儿憨憨。因为爱你,爸爸决心做一名合格的医生和科学写作者 ”。这才是一名合格的医生和科学写作者。

暴雨预警对于生活在北京这个内陆城市里的人来说,其实不明白都是什么意思。采访完李清晨,犹豫了一小下还是冲进雨里赶到五棵松去看萧敬腾的演唱会。

演唱会出来,雨不算大,挤上拥挤的一号线到达国贸站时,十号线的末班车已经开走了。国贸站外,滞留了大量的和我一样回不了家的人,出租车拒载,偶尔一两辆公车呼啸而过,第一次,在深夜的北京里,感到了绝望和无助。冒着小雨徒步走了近三个小时,路上看到了相撞后玻璃破碎的汽车和立交桥下进水抛锚司机不知去向的汽车,触目惊心。终于在一个有好多出租车司机聚集吃饭休息的地方,被拒绝好几次最终才向一位司机哀求,答应出双倍钱才在凌晨三点多回到了家。

其实,这个夜晚,在北京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是第二天才知道。这一天,是2012年7月21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