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ka2

三明治行游者访谈2-张春莹:在拉萨学唐卡

12,964 views
文/@蔡佳Tsai
冲赛康宫位于拉萨市中心商业区的八廓北街, 它先做为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住所, 然后被用作清政府驻藏大臣的办公地, 现在则成为民居 :妇女们在院子里洗衣服, 孩子们在回廊上跳橡皮筋,老人们坐在阳台上喝茶, 似乎八廓的喧闹一点都不影响他们……上海姑娘张春莹的唐卡画室 &咖啡馆“绘所”就开在这里。

除了来了几天又离开的游客们, 会在“绘所”呆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的, 是和张春莹一样在画唐卡的人。最常见的康卡定义是“西藏的卷轴绘画”,“唐卡”是藏语,“唐”表示空间的广袤无边,“卡”有点像魔术,指的是空白被填补——于是白布上出现了画。

传统的唐卡学习包括头3年学线描,接着2年学上色,1年上金,1年开眼,1年毕业作品……7到8年的学习过程是非常正常的,而只传授藏人也是非常正常的———所以显然不会有人比张春莹开始学唐卡的路子更“野”了:2010年冬天她独自前往拉萨, 来之前没有找过老师,也没有在拉萨的朋友, 按她的说法是“靠着运气和强大的自信”, 在抵达西藏的第一周, 就找到了藏大教授丹巴饶丹老师——最最幸运的是这位老师肯收她。

现在往返于咖啡馆和唐卡学校的张春莹上网并不方便, 我们的很多对聊是她对着手机敲出来的, 或白天,或深夜……我们甚至在手机上聊理想主义,她说自己不是设定长远目标的理想主义者,生活就是简单的去做一件喜欢的事情,路上碰到困难就克服。这种模式推动着她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这个姑娘生长毕业于上海, 从广州的服装品牌起步, 再回上海加入Joyce整天和模特、时尚人士打交道、再去北京帮朋友经营绘本书店, 然后决定去西藏学习唐卡直到现在…… 

辗转于城市之间的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 我们聊天的过程里, 她从未提过难处, 反而开开心心的数每一站的收获颇丰,她说上海教会了她带有美感的生活和处事高效率, 北京教会她包容和思考, 拉萨则带给她信仰。 

然后生活在这些这些这些经历之后奖励了她, 所以现在关于她的故事还可以这么写:

“ 从前有一个女生,
独自来到拉萨学画唐卡,
在拉萨遇见了喜欢的人 ,
两个人一起开了一个小小的咖啡馆 ,
29岁这年,在这里,
好像所有的梦想都成真了:)”

姓名: 张春莹
职业: 唐卡学校学生、拉萨绘所唐卡咖啡馆老板。
年龄:  29岁
目前所在城市:拉萨
居住过的城市:广州,北京,上海。
故乡:上海。

 

 Q:能否描述下现在你在拉萨的生活环境?

A: 我来拉萨的目的是学习唐卡, 现在一边跟老师学习唐卡,一边和男友一起经营咖啡馆。

在拉萨的住所换了好几个地方,一般和朋友合租一栋楼,不过,拉萨是个旅游城市,人变动特别大,所以每天都会有新朋友,而老朋友却很少。

现在咖啡馆已开业一年步入正轨,我可以全心学习唐卡了。我的老师是丹巴饶丹老师,他是勉唐派唐卡传承人,也是藏大教授。 

最近为了学得更深入,我搬去了丹巴老师大徒弟洛桑老师的唐卡学校(学校位于拉萨市区之外)住宿学习。学校完全免费,只有洛桑老师一个人义务教学。从2007年至今,他一直在招收贫困学生、孤儿、残疾学生,帮助这些弱势孩子学一门手艺,同时也把真正的传统唐卡技艺保留下来。目前西藏的唐卡环境已非常商业化,八廓街到处充斥着劣质唐卡,老师形单力薄的努力维持这个学校,所以学校的条件很艰苦,学校包括我只有两个女生,我也是学校的第一个汉族学生, 和40多名藏族学生同吃同住,也一度想要放弃,但是想到能遇到这么好的两位老师是多么的幸运,所以还是坚持了下来。

Q:你是如何来到拉萨的?

A: 2008年我一个人去青海旅行接触到了藏族文化,09年来拉萨旅行,10年11月决定过来学唐卡。来之前我没有找过老师,也没有在拉萨的朋友, 但在到达拉萨的一周内我就找到了丹巴老师,而且他肯收我,是非常幸运的事, 去拉萨学唐卡完全靠着运气和强大的自信。

Q: 你在微博上描述在西藏生活的感受:“每天都是很簡單的生活,一天只做好一件事,無慾無求。”——这具体是种什么样的生活节奏?

A: 我所在的唐卡学校位于达孜县,离拉萨市大约有50分钟的车程。达孜是个典型的藏区小县城,有一个靠山的寺庙,一条大马路,很多的茶馆,到处是野狗,除了台球房基本上没什么娱乐场所。

所以生活特别简单,也可以说相当无聊。而画唐卡又是一件非常磨人的事情,困难重重,需要绝对的专注力、意志力和平静的心。这正是我在上海或其他地方体会不到的东西,也是我一直在寻找的。

Q: 现在你如何安排1天的时间的? 

A: 在唐卡学校8点起床,9点画画,19点休息,和同学出去散步,或在学习草地上玩狗,然后睡前看一会书。
在拉萨的时间基本都在咖啡馆里度过。有特别的空闲时间,就去西藏各地旅行。   

Q: 每天起床后,最令你期待的事情是什么?

A: 开始画画,每天都会有新的进展。

Q: 说说你的主要目的学习唐卡吧,在拉萨你经历了什么样的学习过程?

A: 出发点只是感兴趣,想要学,现在的目标则是能独立完成一幅作品。

传统的唐卡教学要求是完成13个佛像的线描,才有资格开始学习上色,一般用2年到3年学线描,2年上色,1年上金,1年开眼,1年毕业作品,7年是正常的,过程相当漫长。

我因为年纪和家庭原因,不能长时间呆在西藏,所以学习了1年半的线描,画到第7个佛像,现在开始学习上色,等把这个阶段学完,去完成一些个人问题后,再进行下一个阶段的学习:)

Q: 你很热爱唐卡,但你刚才说“也想过放弃”, 是什么其他的因素让你考虑过放弃学习?

A: 一是学习的环境,我到拉萨的时间正好是个相当寒冷的冬天,学校在郊县就更加冷了,没有任何取暖设备,手指全部因为冻疮开裂,而且因为营养不良,身体很虚弱。

二是支持不够,我和同学语言不通,只有少数几个同学会说汉语,老师汉语也不好,在拉萨也没有其他朋友,很多人不理解,包括一些藏族同学对我的加入有很多担心。

 Q: 什么时候离开的故乡?上一次回去是多久之前,故乡给你留下了什么新印象吗?

按最久的算, 是10年10月出发去青海到拉萨至今。上次回去是11年10月,只呆了10天参加了一个婚礼就离开了,没感觉什么变化。


Q: 故乡令你最怀念和最不喜欢的是什么?

最怀念的是父母,最不喜欢的是天气。


Q:对你来说,现在故乡在感情上是什么位置?

其实上海对我来说是出生地,是父母在的地方。而故乡这个词总让我联想到的是一个小镇,有山有水有田地,老时会想回去的地方。但上海似乎不是这个概念⋯⋯ 

Q:你对故乡的这种小镇印象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不太清楚,可能通过歌曲,电影,文学等等吧。

Q: 离开故乡后你还呆过哪些城市? 

长时间呆过广州、北京和拉萨。

Q: 这些城市带给了你哪些变化?

上海教会我秩序、效率、守信和井井有条的做事方法,还有“用一种带有美感的方式享受生活”。北京教会我沟通、多元、思考、包容、学习、接触各种人和事。
拉萨目前还不太清楚,可能它带给我信仰、看清自己的潜力和更有自信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拉萨对我的意义最大,它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向,而且在这里我遇见了他,* 

Q: 城市和城市之间的迁徙, 主动选择居多,还是被动居多?

主动。从上海去广州是因为我选择了一家广州公司上班,上海去北京是因为我和朋友合作经营了一家书店“墨盒子绘本馆”, 我一直在追求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包括在内地上班工作也都是自己喜欢的事情。

Q: 考虑过以后再次回到上海生活吗? 

会。

Q: 在不同的城市里, 你的安全感和成就感分别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

安全感建立在内心,从不后悔,不害怕未知。成就感建立在当下,专注每一件事情,比如学会使用洗衣机也会带给我成就感。

Q: 截至到目前, 这段迁徙的过程对你来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有任何遗憾吗?

最大的收获是我现在的生活,能到达目前的状态——“每天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喜欢的事,起床的时候总是很开心一天的开始:)”,这是之前所有生活过程的累积,所以没有遗憾。

Q: 在拉萨好像有很多可以用于思考的空间和时间, 你在这里思考过什么对你来说重要的问题?

生活在哪里不重要,内心的力量会让你在任何地方都获得幸福。

Q: 你的内心力量是什么?

力量是从小就会自觉的“内省” ,能时刻调整自己的想法,不太受外界的影响。我一直相信,如果这是一件你真正想做的事,只要你全力以赴,那全世界都会帮你。

Q: 现在的西藏社会和08年你第一次去有什么不同?

西藏在很多人眼中很梦幻很神秘,08年我也是这样看待他的,而现在我能更客观的面对他,所以不同之处很多,但变化是常规,并不重要。

Q: 你在微博上这么记录过——“上海人在喊苦逼的时候,西藏人正在前仆后继进入这套经济机器的体系中。”——这种判断你是通过什么观察到的?

拉萨是西藏教育程度最高的地方,也是变化最大的地方,因为这里局势一直很动荡,所以内外管制都很严格,内部的管制首先是教育,西藏传统教育也就是寺庙教育几乎消亡了,孩子都已进入内地程式化的教育模式,家长们也是各种攀比,抢着送孩子进入内地班。这是通过在这里教书的朋友那里观察到的。

另外是我的同学,近一年拉萨开始扩招警察和公务员,学历要求很低,所以几乎社会底层的年轻人都争相报名,学校有两个学了将近5年的同学也放弃唐卡去做警察了。

Q: 最后, 说说你自己吧, 你是个什么样的女性?

有拉萨的朋友问我,你有梦想吗?我说,没有。后来自己思考了一下为什么我没有梦想?因为只要一有想法,我就会想尽办法先去实现,直到实现为止,再继续下一个。
所以我一直都在实现与达到的过程中,不会去想太遥远的事情。

简单说,我是一个没梦想,尽情投入生活的女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2 thoughts on “三明治行游者访谈2-张春莹:在拉萨学唐卡


  1. “只要一有想法,我就会想尽办法先去实现,直到实现为止,再继续下一个。”
    多好的心态。

    看着自己越来越长的dream list,却总是叹气。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