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位于霞山区东堤路最早的一批法式骑楼。湛江曾有段被法国殖民的历史,法国人在湛江留下了许多这样的骑楼。墙上的雕花早已被岁月侵蚀,但楼顶华丽的装饰也向我们诉说着它100多年前的辉煌。

黄宇鹏:镜头下的湛江老城

12,617 views

这是位于霞山区东堤路最早的一批法式骑楼。湛江曾有段被法国殖民的历史,法国人在湛江留下了许多这样的骑楼。墙上的雕花早已被岁月侵蚀,但楼顶华丽的装饰也向我们诉说着它100多年前的辉煌。

文/@Hellena

黄宇鹏,一个22岁在广州上学的大四学生,把镜头对准了他的家乡,湛江老城。人们不知道这片地方原来叫广州湾,原来有这么多的历史。

在他和我的聊天中,因为担心普通话不好而很有压力,对我的采访也有各种好奇。在对话的过程中,我感觉到,他有独立的思想,也有一些困惑,还有更多的热情与希望。

这张片子的光线是最令我满意的,当时无意中发现了阳光正好从楼房的狭缝中穿过,然后我就举着相机,等待行人经过时按下了快门。老伯伯缓慢的推车动作与少年急促的奔跑刚好形成了对比,这算是我最喜爱的一张胶片拍的片子了。

Q: 是什么想法促使你拍摄了这组照片?

A: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根。上海有外滩小弄堂、北京有紫禁城老胡同、广州有骑楼黄埔军校,而最能体现出我们湛江近代变迁的,肯定是这霞山区和赤坎区这两篇老城区了。可是这些老城区如同湛江的历史,不为大多数年轻人所了解。很多本市的年轻人对于广州湾这个湛江的旧称都不甚知晓。拍下这组照片的最大原动力,就是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和关注自己城市的历史变迁。

说回照片,我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湛江人,上大学之前在湛江生活差不多二十来年。到广州上大学之后,才注意到不同地方的人文化的差异。我通常不遗余力向大家介绍我的家乡,我做为一个湛江人,跟其他地方的人有些不一样,我特别想把这方面的事情表达出来。大二的时候,我就接触了摄影。湛江的整个雷州半岛我基本都走遍了,我初期拍了很多湛江的风景片。风景方面拍多了,就开始注重人文方面的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湛江的老城区,我特别想把建筑和人文的东西,通过镜头记录下来,让其他人有一定的了解。

 Q:你对湛江的认识是怎样的?

A:对于自己家乡的认识,我认为她没有像珠三角城市般繁荣喧闹,而是一座生活节奏很慢,处处充满海滨城市美丽风光和清新空气的一座城市。湛江在改革开放之前,与汕头同处广东第二大城市的地位。但改革开放时路线完全走错,错失了发展良机。虽然湛江经济尚未起步,但我相信未来的几年内,湛江会有很好的发展机遇。

Q:前面你提到,小时候听到的很多父亲跟你讲的事情,父母在你成长过程中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A:父母曾经都是教师,不过他们没有像一般的教师家庭般从小就管得我很严。他们更注重对我个人品格的培养。从小我就在比较宽松自由的环境中长大,这对我现在养成的渴望自由,不拘小节,在别人看起来甚至还有点不羁的性格有很大的影响。身边的人常常都会因为我出身在教师家庭和所表现出来的言行举止的反差而感到诧异。还有我玩摄影也得到他们的极大支持,我很是感谢我的父母。

 Q:你想通过镜头传达一些什么样的讯息?

A:湛江的老城区还生活着许许多多的老街坊,每个湛江市区的人都去过,而往往不清楚这条小巷这条小街以前发生过些什么。我想同过镜头并加上一定的叙述,让读者看到后会觉得:啊!这座楼原来在民国时期居然是粤西最豪华的酒店!怎么我之前就一直不知道呢? 我想传达的信息就是,其实这片你生活着的老城区发生过许许多多生动的历史事件,作为湛江人,应该略知一二。

其实我也挺庆幸,我学会了摄影这门艺术,让我有一个表达的渠道。从小爸妈就没管得很严,所以以前没有强迫去学书画、书法、钢琴这样的东西,直到现在,我才可以算掌握了一门可以称得上艺术的东西,就是摄影。

按我的理解,摄影主要有两个功能:一个是表达,一个是记录。在我的理解中,摄影表达的功能远远大于记录的功能。我一直拍的片子都是想表达我自己的内心。同样地,像这个老城区的照片,我特别想通过镜头把它记录下来,传达给别人,让年轻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它有很多古迹,它有很多的历史。这是我第一步想做的事情。所以我拍的图片只是第一个步骤,接下来如果我有时间回到湛江的话,我还会去走访这片老城区,这里许许多多生活的居民,跟他们进行面对面的交流,算得上对他们的采访吧。我会把镜头着重对准生活在这片城区的居民,我想通过跟他们聊天,了解他们生活的状态。之前拍的照片主要是建筑,没有涉及到人方面的。下一步是想多拍点人,通过人,展现这片老城区里各种各样的生活气息,让大家认识到这片老城区很有味道。

我拍过的片子,最满意的作品几乎都是在湛江拍的,很多风景片都是在湛江拍的。我觉得让我的摄影技术得到进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出于我对湛江的热爱,我想把它美丽的风景还有独特的人文风情,把它都记录下来,我会寻找更多的角度更多的地方,搜寻整个雷州半岛,整个湛江的五县四区,我想拍的地方还有很多,其实下一步我还是想先回到湛江,想把我想记录我想表达的东西先拍完。

我在暑假夏天的时候,经常会在凌晨四五点,借老爸的车开到海边拍日出。我拍到的照片,让身边的朋友很惊叹,完全想不到原来湛江还有这么好看的地方。其实我想说,湛江好看的地方多得是,只是你们没有很用心去发现,更不会凌晨天还没亮就去蹲点,就去寻找最美的角度。所以,我能够在风景很漂亮的时刻,把这个画面记录下来,展现到他们面前,我觉得是一件很荣幸很开心的事情。

这条狭窄的染坊街,曾经是湛江的古渡口。未填海之前,小街的尽头就是海了。站在街口,我不禁地想象百多年前船桅如林、万商云集的盛况。只可惜原本的青石台阶早被水泥覆盖,留给我们的只能是对那段遥远时光的无尽遐想了。

Q:在拍摄这些有关湛江的照片过程中,有没有什么趣事,或者印象深刻的事情呢?

A:当然拍片的时候常常都会遇到不少麻烦,特别是拍这种人文题材。在湛江这样一个中小城市,在里面生活的人,普通的百姓,他们对镜头会有一种出自本能的畏惧,特别是一些小贩,经常我拿镜头一对他们,他们就会立马警惕起来,甚至会有人指着我大骂,那时候我通常会觉得有点心酸,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我没有觉得他骂我让我厌恶,我只是在想,是什么东西让他们对镜头这么畏惧呢。我能想到的就是新闻媒体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可能一上报纸饭碗就会丢了,所以他们会对镜头产生畏惧。他们处于社会低层,会有一个很自然的警惕性。我觉得这是让我比较心酸心寒的地方。

当然,在我拍片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时常让我感到欣慰的事情。当我挂着相机走访这片老城区的时候,一些街坊会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问我“你是湛江日报的记者吗?你是来记录下这片土地吗?”,我会告诉他们,我只是一个摄影爱好者,我是来取材的,他们会很善意地对我微笑点点头,这时候出于他们的善意,我会很主动的继续跟他们聊下去,我会问他们这条小巷曾经发生过什么令你印象深刻的历史事情。因为我知道,那片老城区在民国时期,曾经一度做为整个中国地区惟一一个出口港,那时候香港和广州已经沦陷了,就只有广州湾这么一个出海港,也有很多名人到湛江避难,他们住的就是这片老城区,包括书法家沈定庵先生。

还有一个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我在网上发布这组照片后,很多湛江人都纷纷回复照片上的某栋小楼就是他或他父亲长大的地方。我看了不禁感慨这片老城区确实是养育了很多的湛江人,同时更让我觉得我拍这组照片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镜头前的是中兴街,当年曾是赤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两边开满了商铺,还有赌场和戏院。如今这条街早已褪掉当年的繁华,留下的是最市井的气息,并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湛江人。

 Q:从你刚才的这番话里,我能够感受到你对湛江的热爱,不管是它的历史,还是它的人文环境,我觉得你是很认真观察生活的一个人。接下来我也期待看到你更多的作品,也希望你能关注中国三明治,与我们多多交流和分享。

A:中国三明治提供这么一个平台传播我的作品和我的思想,我感到太荣幸了。

整个大学阶段,我在学校的表演不抢眼,摄影是这个阶段我惟一用心去做的事情,给了我很多自信心,我也可以做出让人家觉得是good job的事情出来。

拍照跟摄影,最大的区别就是拍照只是随意的记录一下,摄影真的是你想有传达的思想在里面。当你内心真的有东西要去表达的时候,你在拍照就可以称得上摄影了,其实摄影的门槛现在来说很低了,大家手头上都有相机,没有相机也会有手机,大家都可以去摄影。

  Q:湛江有一些什么习俗你觉得比较有趣?

A: 湛江春节期间一些农村会搞“年例”,在他们眼中,年例才是一年中最盛大的活动。期间整条村子家家户户都齐聚一堂(通常是露天啦)就地起灶,摆桌子,宴请亲戚朋友一块吃饭,菜色丰富多样。

Q:近期有机会再去拍一些类似的片子吗?

A:近期会去潮州拍摄婚礼,同时也会去拜访下当地的老街小巷,体验下潮汕的人文气息。

这是在老城区随处可见的破旧的老房子,至今还住着人。斑驳的墙体述说这它沧桑的历史,至于这里发生过些什么事情,出过些什么人,我们只能想象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