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jiang2

阳光灿烂的新疆童年(续篇)

9,874 views

巴音布鲁克草原,九曲十八弯

文/夏华

据说,新疆话是甘肃, 陕西, 宁夏还有新疆的维吾尔, 天津的杨柳青和现在生活在博尔塔拉的蒙古人共同创造, 发展的一种语言, 它们离北京话和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说的普通话想去甚远, 撼山易, 学普通话难。大概是这个原因,我的口音至今还有点儿怪。18岁考大学离开新疆,我轻微的新疆口音曾经被自认“老克勒”的外公打过趣,甚至连先我几年来上海读书工作的姐姐都会善意得,委婉得让我试试学上海话。结果,十几年过去了,我的上海话说起来仍然让人不忍听下去,一方面是没有学习的需要,一方面似乎也有那么点坚持。就好像现在的我,宁可在海关被人多一道盘查,也一定要把新疆乌鲁木齐高调得写在护照的出生地一栏。

我的父母都是上海人,在那疯狂的年代,带着冲动和狂热,义无反顾地跳上那对我来说有着莫名感情的52次火车。时常想,那些见惯了田野和河流的”口里人”–我的词汇中所剩无几的带有新疆特色的名词–当火车在甘肃新疆广袤无垠的戈壁中绝望的行驶时,他们会做何感想。于是,当热情冷却,我的父母开始教育我,你考大学一定要考回上海去,仿佛我成了他们得以与家乡维系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18岁前我是个好孩子好学生,我的生活在学校和家之间两点一线,甚至连乌鲁木齐这么小的城市都认不全,而且我也觉得没必要认全,反正我在这个城市生活的意义就是为了完成高考,然后离开。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上海,是我父母的家乡,却不一定是我的。

2004,秋,兰州。西北的苍凉,漫天的黄土,让人觉得似曾相识。那时候我刚从美国洋插队回来,突然发现到处都在放一首歌,《2002年的第一场雪》。我说:“那唱的好象是新疆。”“你不知道吗,那是刀郎.”同车的人说。

2002年的第一场雪,留在乌鲁木齐难舍的情节。

2005年,我一个人背着个55升的登山包,在乌鲁木齐找了三个以前从来没见过的北京女孩,包了辆古董级的丰田陆地巡洋舰,开始了我的北疆之行。这是我这个在新疆长大的人,第一次,认真面对我的家乡,而不是我父母的家乡。

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有多大。大山,大水,大漠,大片的草原和牧场,即使延伸到天边的公路看不见尽头,路旁没有什么奇峰异石,奇花异草,那一片辽阔本身,也成了一道风景。如果你只喜欢杨柳岸晓风残月,受不了长河落日,大漠孤烟,也许新疆真的不适合你。

我喜欢越野车一马平川,日行千里的感觉,希望有一条绚丽的大头巾,挡住无边的风沙和过强的日照。即使我的眼睛开始光过敏,迎风流泪;即使我的嘴唇干燥龟裂的好象路上随处可见的戈壁盐碱地。这一切一切,都是新疆给我的感觉。正如新疆人,没有那么多的精致和玲珑,细腻与婉约,虽然有那么些粗砺,但绝对是乐观热情,豪情万丈。

夏天绝对长的白昼,冬天则是漫漫的长夜,即使正午的太阳把你烤成一具楼兰干尸,晚上照样寒气逼人得连冲锋衣加抓绒都架不住。于是,新疆人爱喝酒,且不爱温润的米酒和红酒。专好烈性的白酒,据说还有人看到过72度之高的酒精疑似;又于是,新疆人的性格也是绝对的敢爱敢恨,黑白分明,不允许太多的灰色地带和模棱两可。

那是一段十天的旅行,蜿蜒的额尔齐斯河,白桦林中的禾木,巴音布鲁克草原上横跨天山的彩虹,还有热情好客的俄罗斯大妈,幽默的哈萨克大叔,傍晚的草原上打马放歌的蒙古少年,一切都美得让人想流泪。而我,在飞机从乌鲁木齐地窝铺机场拔地而起的那刻,泪如雨下。

那以后,我把环游地球飞出来的所有航空公司里程都用在了乌鲁木齐与上海之间的往返机票。我用心记录在新疆感受到的点点滴滴。2008年,我再次从美国回国,在上海的前两个礼拜,竟然有种物是人非的落差和归去来兮的感慨。于是,我又去了新疆。这次是南疆,我终于看到了绚烂的艾德莱斯绸,帕米尔高原,塔什库尔干,木卡姆中吟唱着的喀什噶尔。

我呀,并不需要去天方朝觐/喀什有的是麻扎,擦眼药也够用/用睫毛扫净那大片的广场/哭出你的泪水,这支天堂里的赞歌

与我从小长大的北疆相比,虽然南疆有着千差万别,但这里也是我的家乡的另一种样貌。而我知道,无论发生怎样的事,家乡,总是能让我宽广。

今年我还会再去新疆,这次是伊犁地区。新疆太大,太多样,需要我无数次用眼去看,用脚去丈量,用心去体会。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重新认识家乡的过程,每一次的离开都是为了重聚。我相信,走过的,没走过的,都将是精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9 thoughts on “阳光灿烂的新疆童年(续篇)

  1. peter船长

    还没去过新疆,非常向往。

    [回复]

    沙莎 回复:

    同向往~~ 等作者的孩子出生,对宝宝来说又会有了一个新的故乡吧,移民的时代故乡总是四通八达的

    [回复]

    夏华 回复:

    移民时代,人们可以因为悬浮于家乡和居住地之间而伤感,也可以为同时拥有并适应两个家乡而感到欣慰。伤感和欣慰,往往只是一念之间

    [回复]

    peter船长 回复:

    移民的地方成为了孩子的故乡。自己也多了一个故乡。心在哪里,故乡就在哪里。

    [回复]

     
    Reply
  2. rey

    作为一个生长在上海的新疆媳妇,我由衷地说一句,新疆是一片真心值得好好探索的土地,每去一次,则多爱一分!

    [回复]

    功夫茶 回复:

    还不知道你原来是新疆媳妇。。

    [回复]

     
    Reply
  3. 子弹风

    同样作为一个新疆人,虽然工作时去过很多疆内地方,但年骚不懂欣赏,沉醉在白色酒精中…但现在非常珍惜在鸟市得时光,有机会自然就是带上家人去从前没有探过得地方赏鉴。新疆景色的大和全不是每一个没去过的人能想象的出来的,人文景观更重的南疆更是如此。怀念曾去过的时光,珍惜现在所在之处的美,那就是希望的美。。。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