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work3

张娜:一个独立时装设计师在这个时代

13,906 views

文/@林间浅葱  @李梓新

 张娜是一个豪爽的人,带着满族风格的乐观和热情。她有着比我采访前想象的时装设计师更丰富的内涵。她家的书架上摆放着各类颇有思想的书籍,她和同为时装设计师的先生郑一的阅读广度真是令人赞叹。

她的豪爽还体现在:自己最喜欢的品牌名字NATOO被抢注了,对方又不肯出让,她居然注册了一个FAKE NATOO品牌坚持做下来,多好的一种反讽和强大的心理素质啊!

在时装设计领域,张娜无疑是成功的。她是FAKE NATOO品牌创办人&设计总监。她在短短几年间便成为中国时装设计界颇具影响力的代表人物。2011年作品“Reclothing Bank”参加奥地利艺术摄影节时装单元。作品曾多次在巴黎及罗马参加艺术设计展览,并多次与SWACTH、NIKE等国际品牌跨界合作。

而她的精神领域的探索显得更加深远。作为一个满族贵族的后代,家族背景或许使她有高于常人的出发点,但也成为她精神里的一个历史责任感源头。她奶奶的父亲,是那个让周恩来答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魏校长,但家族成员却在浩劫中蒙冤。

今年初一场意外的骨折,使坐轮椅三月的她过得很辛苦,却又意外从禅修中得到领悟,找到了2012AW藏冬系列的灵感。

生活在时装设计方兴未艾,市场蓬勃发展的中国,一个独立时装设计师的精神世界和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

 

张娜设计作品。模特田原,摄影223

“做悲剧简单,喜剧很难”

Q: 你为什么会走服装设计师这条路

A: 我们家基本上就做两个职业、一个是艺术一个就是金融。我从小学画画、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会上油画系的。但是上大学选专业的时候我就不想按照那种既成的路线走。

我的性格也不适合做单纯的艺术家。因为艺术家是要一个人去面对这个世界,其实是非常孤独的。我觉得我比较喜欢热闹。

另一方面,从初中开始妈妈就允许我自己去买衣服、还可以自己做设计到裁缝铺帮我做,渐渐得我就觉得做服装设计挺好,也比较现实。所以选了服装设计。

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独立设计师品牌,但选了服装设计后我就很确定以后会有自己的一个品牌。 我以前是个有一年规划、三年规划、五年规划的人, 很清醒。所以大学一毕业我就去了法国读书、读完书以后去品牌里面从设计师、做到总监。有一天我知道可以停啦,做自己的品牌了。这是我一直计划内的事情。

Q: 完成学业后没想过要在法国留下来?

A:现在想来我当时虽然清楚要做什么但很懵懂,留学期间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待在意大利,跟一帮流浪艺术家在一起画画等等,其实没有在服装上有太多联系。在设计上也没有特别关注。我那个留学更像游学。

没想过在法国留下来。因为我着急回来,想回来赶紧积累工作经验。我一直认为一个服装设计师的工作经验很重要,服装不光是你设计一个款或者一组系列而已,其实是要了解一个体系的。

但我回来后发现,留学的经历还是对我有潜移默化得作用的。因为做出来的东西相对比较成熟,就没做过助理直接是设计师。

 Q:留学归来在时装公司做设计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A:毕业时国内设计师品牌很少。“素然”在上海但听说王老师只招上海纺大的学生,“例外”在广州。我很少有选择。后来就进了一个新的牌子,风格很商业化,从设计师一直做到品牌总监,三年后,当全国有200家店时,我发现公司无意于继续深化内在,倾向于快钱、利润。而我希望有品牌诉求点,所以离开了。但这些上班的经历为我做自己的牌子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Q:在一个怎样的时间点你觉得可以独立出来做了?

A:主要有两个方面

资金: 法国刚回来时, 爸爸有一笔钱给我说可以用来创业,结果被我花掉了。 真比上学时还穷,上学时还自己接单做设计。电脑也是自己买的,觉得自己挺有钱的。 一上班,当时的月薪只有三千,我全部用来租了一个大房子、吃啊玩啊就挥霍得穷了。等我想创业的时候没有钱,他们也不给我。于是我就很努力得工作加上奖金省吃俭用。那一年我攒了十几万。

大环境及内在条件上:

2006年的时候, 虽然公司希望培养我往管理层走,但我想有自己的品牌。另一方面,2006年长乐路已经起来了、翘翘的“ONE BY ONE”已经可以做完整的系列。那时候我男朋友、现在的老公郑一已经开始做THE THING 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和赞誉。然后又有了“东土”和“零件”,何艳也已经发布了她的独立系列了。

到这个点我觉得自己准备得差不多了。

 Q:市场喜好和实现自己的想法是否矛盾,你的选择是?

A:我也没有想要刻意的去了解国内市场、但是却因为之前那份工作使我了解了很多, 作为品牌设计总监我必须每年定期去全国各个店巡视、聊天。我就会了解到北方市场是怎样的、大连和北京的区别等等、就会知道市场的情况,自然在设计中就会有一定考量。

那个时候上班很有意思,公司每一季的“爆款”和形象款都是我出的,所以我自以为是的总结出来,其实在一个公司你要确定你的江湖地位,你只要出两个款:一个是“爆款”一个是形象款。这样就OK了、大家就会记住你

后来做自己的品牌的感悟,是要不断挖掘你自己。其实我刚开始做自己品牌时我都会转不过弯。会有一个以前上班时的定向思维,就是这个款好不好卖。那些成本、工序复杂程度都会在脑海里直接蹦出来。上班时这是个非常好的思维模式, 但做自己品牌的最初一两年因此很束缚自己。我没有必要再过分纠结于这些方面,应该让心更自由。

我和郑一有时候就开玩笑说,做独立品牌就跟种地一样,一年四季、浇花施肥、辛勤耕耘。特别辛苦还要看时节。不同点在于我们要看谁种的比较特别、有特色、出很多有趣的农副产品来。

Q: 你的独立设计品牌FAKENATOO定位是?它带给你怎样的心路历程。

A: FAKENATOO的受众是在28~35岁之间,我的设计是给内心中永远住着一个不愿长大的小女孩的女性朋友的,对未来有很多的好奇,有很多的趣味的细节。品牌原名叫NATOO,NA是我,Too代表各种可能性。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后去注册却发现品牌名已被人抢注。谈到6万对方还不肯卖给我,于是NATOO就改名叫FAKENATOO。Fake面具,不同的人穿会有不同的效果,挺戏谑的。

我一直希望FAKENATOO好玩一点,不要太沉重。可你知道做悲剧简单,喜剧很难。曾经因为这个好玩,使我很沉重、特别累。例如品牌刚出来时,采访就不要提了,有各种各样工作的、赚钱的、出名的机会。当你觉得这些都需要focus,就会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这些我都经历过,后来我懂得拒绝、懂得挑选。

张娜设计作品。模特田原,摄影223

Q:你的选择标准是?

A:中心是要对我的设计有益,而不是单纯的小利。有的时候人情会占用很多的时间,有的时候的确是好玩但没有太多意义。比如你去参加party,一周去个2、3次,你的心就散了。虽然我是个好玩的人,但慢慢学会了筛选。就像画素描时,吃顿中饭就断了感觉的脉络,要保持那个气一直画下去。

我做设计的时候就不见人,不受打扰。

 Q:作为设计师的一天会怎么度过呢,灵感枯竭的时候又是如何解决的?

A:上午十点到工作室check邮件、看板房的进度、给助理安排工作以及工作室的人事乃至一些财务的管理。常年习惯是到了中午不吃饭开始画款、看资料,2、3点喝下午茶、然后一直工作下去。

工作状态中每天休息很少,但像现在新系列已经面世、开发季节的间隙状态中就会比较少去工作室。

灵感枯竭的时候当然会有。哪有这么多灵感、有感而发不是那么的容易的。 所以,我现在一周有2、3天不去工作室,会出去看展览或者闲逛、吸取些新的东西。 很多时候,灵感是逼出来的。

Q:之前你自己和品牌经历过怎样的挫折

A:之前在一个很不凑巧的时间点我的脚骨折了,这个伤曾经让我很痛苦、因为它不能让我工作、下地。但也因此有了内在的成长。

我本来想去纽约跑马拉松,也正好得到了一个训练机会。训练时有个侧跳,对面是个约两米的大个子,我想跳快一点跟上他的节奏。我轻轻一跳,落地时候就这么崴了、断了两根骨头。更大的痛苦在于品牌秋冬开发大季事很多、 并且在腿断之前,预计秋冬在北京做品牌个展。我非常看重这个展,还特别可笑得跟朋友说要赶在2012之前一定把展览给办了。

骨折后卧床不起不能工作。再慢慢得我能坐轮椅了,就每天被三个人从底楼抬上工作室所在的三楼。上洗手间也非常不方便,就一天不喝水。有医院那种小的便壶,实在憋不住,不想麻烦助理,就让先生从他所在得隔壁公司过来帮忙,非常尴尬很为难。每周只能去工作室两三次。到后来可以走路的时候,因为三个月不接地,整个人的经脉都紊乱了、气脉不通无法跟人交流、难过又哭不出来,都有点像抑郁症。

有朋友问“张娜怎么了?”

张娜太久以来都在做她认为该做到的样子。张娜太累了,这些都不是她内心最想要的。

不能去旅行的我就特别想到清净的地方、去哪儿住一住。机缘巧合,能在寺里小住。以僧人的作息修整、内观了5、6天,和心在一起,静了很多。

我找回了自己的节奏,从内心生出力量来。经过了这个过程的我可能没有当初那么执了、能够轻松一点。也是在那之后,有天晚上突然reclothing bank的一些新的想法就冒出来了,我觉得又可以再做下去了。

 Q: 你怎么拓展自己的渠道?

A:目前是在各个合作的买手店,例如薄荷糯米葱、栋梁。约有十一、二家还在增加中。大家对独立设计师品牌越来越认可、买手店在很多地方发展出来,这很好。

我曾经有自己的店,后来世博房租涨得太厉害就收了。去年我还有投资一个副线品牌,小NATOO在淘宝上做。做一段时间后,发现那完全不是我想要的。那个平台是以消费为导向而不是设计。徒然得花了很多钱、投了很多精力上去。

现在我很清醒、知道自己不要那样子、越来越清晰自己的心。就会放弃很多面子上的工程。

Q:作为一个独立品牌你对买手店是否有底气,这是个买方还是卖方市场?

A:其实对方会觉得把货给他们卖已经对他们很好。但我比较随性,如果卖不好我甚至会道歉。在大环境中设计师会越来越有主动权,因为我们的东西有特点。我们是在做差异化市场。FAKENATOO比较幸运,运作得很像一个正常的商业模式,第一年投入、第二年回本、第三年盈利。

Q:独立设计师品牌的消费人群现在有多广?作为设计师你是否也在培育这个人群

A:这是一个共同成长的群体,75后、80后。喜欢的、关注的都差不多。未来的发展一定会更好的。2006年那么困难我都过来了,当时哪有那么多买手店。金融危机,公司倒闭了,钱都没人给我,不知上哪卖。那就只有自己开店了。

现在微博上会有背后的故事。越来越多人开始在乎衣服背后的故事。你的情感他能接收到、产生联系、互动。有natoo girl,在围脖上晒你的衣服、搭配。会说这件衣服是你哪季哪个系列的,这件衣服很你,这种交流非常开心。她懂你,这种感觉很甜蜜很幸福。

Q:你觉得你已经可以慢慢的把控品牌、消费者了?

A:我觉得这种可控是你可以觉察到你的心。当你的心是清净的,你随时都可以觉察到,这就是可控的。但如果你自己迷失掉的话、就什么都不可控了。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你自己的一种生长、到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好的都会来、各种助力都会汇集在身边。而且来的人也是你喜欢的、事也是你喜欢的。这就是一个非常良性的循环。

张娜设计作品。模特田原,摄影223

 

“我有家族的使命感”

Q:你成长的家庭很特殊,他们带给你怎样的影响?

A:我姓伊尔根觉罗,是满族皇族。家族非常大,在东北和北京有非常多的产业。我爷爷在德国莱比锡大学毕业后,回到满洲。奶奶嫁人时,她父亲抽一袋烟,奶奶骑马。等那袋烟抽完,跑完多大的地就是她的嫁妆。小学课本上有“你为什么而读书?然后周恩来答‘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那个故事,问话的魏校长就是开办东北第一实业小学的奶奶的父亲”。我爸爸从小受的是西化的教育。

但是解放后,长辈们没有走而留下来了。当时爷爷还在外经贸部帮中共做生意、没过几年他被叫去“学习”,就这么没了。再后来家道中落奶奶被剃了阴阳头,被批斗。

八月的某一天是我们家遭批斗的日子。我们家一直都会纪念。

我爸从中央美院毕业时,包括音乐学院、戏剧学院的学生们被全部放到张家口当兵、当然是没有军衔的兵、养几万只鸭子,后来和去那儿插队的妈妈认识了。后来他们又一起分配到了陕西汉中。我从小就在陕西长大了。

那一代人被时代“啪”的甩过去被愚弄了,不知道活着为什么、也什么都没赶上。

因为他们那代人对我的影响,我也不会去移民,我会在这儿死磕到底。我觉得这个国家到了关键时候,每个人的一份力量就会很重要。也会受家庭影响相对执着,想要体现自己的价值 。也许受这个影响太想做好自己、结果就有了后来的迷失。

 Q:你觉得你的设计受到这个影响,因此跟社会产生某种联系的?

A:其实要把政治见解放入一个服装品牌去,很难。服装根本承载不了,它相较与建筑窄很多。它,只是给人创造一个小的好的环境。

但我后来做“reclothing bank”旧衣改造项目的确跟这个有很大关系。我们生活中有很多旧物,有很多东西扔了可惜,留着又占地儿。 这并不是为了环保这个角度而做,我就是觉得人有的时候要回去看看旧物,它包含了很多人的情感。你必须要慢下来,看到过去,才能驻足现在,才可以去看到未来。这里面是有很多情感脉络的。我曾经感觉为家庭背负了很多东西、一想到父辈们的经历我就会很难受,会有一种家族的使命感。后来慢慢地能看得更清楚了。

我们现在能做什么呢、我们可以去影响周围的人去做义工啊、用自己的设计去影响人帮助人。我觉得这个是更积极更好的,而不是沉浸在过往。

 Q:你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么

A:并不是说你受到那些思潮的影响你就可以是的,这其实和性格有很大关系。我天生就特别喜欢料理家、虽然有阿姨但所有的家务事都是我在处理。那天我和朋友说我们家大到旅游定机票、小到针头线脑买什么米啊全都是我在做。他们说你把男人都宠坏啦。其实我是因为他们慢还做不好,还不如我们自己做掉呢。

而且对一个人来说,事业只是他的一部分、生活本身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想我肯定不是女权主义者。

 Q:你朋友圈里都是怎样的人?

A:以前我特别在乎所谓的物以类聚。后来有一天我才发现我有多么的狭隘、价值观单一。

我从小在歌舞剧团里长大,后来上美院。家里人、谈的男朋友,都是做音乐的艺术的、或者媒体圈。比如有做金融的男孩追我,曾经的我就觉得可笑。 直到后来跟先生一起去上一个leadership的课程,我们误打误撞得进入那个世界。学生中五花八门的人都有,土大款、家庭妇女、学生还有很大的企业主,只有我俩是做设计的。

有一次我一个人坐在马路边,抽着烟。眼前过着一张张脸,觉得其实每个人都很可爱、很美,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每个人都很特别。突然意识到自己很狭隘,太以貌取人,以圈子取人了。不应该是这样的。

再后来我们还去监狱做义工,在湖南耒阳。我以前连这个字怎么念都不知道,和很多男性重刑犯在一起,也有去学校做义工,就有了很多很多的改变。

 

张娜设计作品。模特田原,摄影223

我就是个手艺人”

Q:学校这么多学生学设计出来、最后大多转行了。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呢或者说什么局限了中国设计师的成长?

A:其实是学校扩招太多。

我爸曾说过“你要是个鸡蛋,走哪儿都戳不出个头儿;要是个锥子,走哪儿总能出来。” 他研究古栈道、画古栈道, 非常执着,30年做同一件事情,就是骑自行车走秦川、秦岭。他是艺术家很自由很执着。我能一直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受家里的影响很大。

我1999年上大学以前、一个系也不过100多人,现在一个班就有100多人。那怎么行?老师教不过来啊;另一方面,让这么多人来学设计,最后就有很多人变成了艺术的设计和爱好者;还有很多人因为入门容易才来。

我的同学们现在也大多改行了。就算还在做设计的,也只是在上班。同届做独立品牌的,最后也就剩下我。不过也有从建筑转行做服装做得很好的朋友。

设计一定是少数人从事的职业。我觉得根是在这儿。

如果他真的很喜欢、觉得自己该走这条路,他一定会坚定得走下去。

所以这还是和你的心有关系。你想要做好就去做。

说到有局限的地方,应该是生产的流程限制。工厂小批量不肯做或者生产出现问题;供应商进口面料不肯发;对家不看好不下单等等,每天都有。但我觉得这对于服装来说是常态并不觉得世俗。只要下一回比这次好就可以。

其实服装就是这样,根本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光鲜去秀场谢个幕、去参加party、走红毯、接受采访。那冰山一角下,是平时民工一样灰头土脸的状态。

Q: 会不会只想扎根在工作室,而不愿意跟工厂打交道?

A:如果想做成衣,就一定要跟工厂打交道。因为你要跟别人打交道,你就必须说别人听得懂的话、有的时候就一定要有态度摆出来。我就慢慢培养出一名生产主管。当然直到现在我还会自己去城隍庙挑辅料、去景德镇烧扣子。 哪怕是已经是功成名就的大师,他也一样要去做这些事情。比如川久保玲老太太她这个岁数到现在还非常的努力。当然也有些人画张草图身后有一个团队操作。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明星设计师的话,那是另一条路。

但我的定位是设计师而不是明星设计师。我就是个手艺人。

Q:你的生活节奏是否可以随时放下,去旅游、做义工?

A:连着两周可能没办法。服装一年四季,它本身就有一个节奏感。我必须在这里面找空档,例如一个开发季结束后会有空档去找灵感、旅游。现在这个节奏是我比较理想满意的,自如欢喜。

Q: 先生也是做独立品牌的,创作方面会与先生沟通吗?还有属于两个人的时间吗

A:工作上谈得很少,新系列他跟大家一样是在围脖上看到。评论下“啊,这个系列做得不错”但互相心灵上的成长会谈得很多。和先生有时会争执。有的时候也会很痛苦。性格而言,我们是对角线上的人。 但我们能聊的很深。内心中最龌龊的、最不想给别人看的我们都能聊,然后互相梳理。可能是因为这种互补让我们一直走下来。

我们俩都是特别需要独立空间的人, 会分开去旅行,然后回来在家偶遇,他很开心我也很开心。一起吃着晚饭,聊聊自己今天遇到的事、内心的感受。

Q: 是否有孩子的计划,是否担心有孩子对设计对生活状态的影响和改变

暂时没有计划。虽然有了孩子会变成熟,但心态一定有所改变,也会有两年没办法做自己的事。

Q: 80年出生的你,觉得与70年代的设计师有什么不同?

A:他们有他们的烙印,乌托邦那种。有使命感、赶上了好时候。生于70年代的设计师,我个人非常喜欢王一扬,张达和UMA,但从服装设计上来讲,又没赶上好时候。 就像许知远《那些忧伤的年青人》特别能代表那个年代的年青人。那会儿完全是初级的肤浅得中国设计。 那个年代的设计师在国际上,他们有他们要背负的、他们要强调中国、中国的情怀,那是对自己文化的一种不自信。

我们这一代又不一样了。你看现在的80后,例如周祥宇的系列,看不出太多中国的痕迹,但的确是中国人做的。 我们这代人自信很多 ,不会有那么多沉重的东西,我们会更多元化、放下很多 。

我们承上启下。

Q: 对下一代设计师有什么寄语吗?

A:想到就去做。很多钱有很多钱的做法,钱很少有钱很少的做法。先把一个系列做出来,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不用那么高瞻远瞩,不要怕,慢慢自己就清楚了。而且年轻的时候试错成本低。

有张剪报小纸条跟了我快10年,来自一个前辈设计师的忠告,我觉得很好也非常实际,在这儿跟大家分享。

1.寻找到有助于树立信心的榜样

2.观察、学习,不要盲目听从他人的意见,还要积极思考

3.千万不要不切实际地空想,要有扎实地基本能力,更要学会掌控自己的技能与技巧

4.相信自己的直觉,坚持自己的意志

5.要勇敢接受“改变”

6.要用最小的成本,最大的可能性给我们的客人及媒体留下难忘的印象!

7.引发观众们的某种感觉,或好或坏,但至少会有评价

8.从其他形式的艺术里吸取灵感,从而使艺术之间互相促进

9.紧扣时尚界的脉动,但也要大胆领先

10.有所反馈于时尚界的新生代,对他们进行提携

我觉得人不管取得多大的成就、做了多少事受了多少磨难。都是为了磨练你心慧的成长。如果你的心有所成长,这一切的历练都值得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