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yang1

徐阳:引进“中国好声音”的幕后推手

14,993 views

文/@小圈梨

徐阳有着典型的“三明治”成长路迹:高中毕业,离开家乡,出省读大学,接着到一线城市闯荡。但是之后,为了丰盈人生,她留学英国,一呆就是7年。

徐阳学音乐出身,从小学小提琴、钢琴。为孩子安排学习乐器,是很多父母顺理成章的选择,大多为了孩子在升学考试时有特长加分;但是,徐阳从此喜欢音乐。初中毕业,父母让她读重点高中,她坚持进了音乐高中。之后,她的本科、研究生学的是作曲理论、音乐学。

2004年,徐阳研究生毕业。当年,她读的师范大学包分配,很多同学就留在大学当老师;但是,毕业第二天,徐阳北漂了。1个月后,她在一家叫“环球经典”的音乐工作室找到了影视音乐作曲和音乐编辑的工作。

徐阳说,作曲这个职业注定孤单。单间的工作室,因为有隔音墙,所以没窗子,理想的位置在地下室。北漂的一年里,她整天一人呆在工作室里。有时灵感来了,激动地睡不着觉,一坐十几个小时很正常。她为央视一套的电视剧作背景音乐 ,比如“大上海风云”、“拒绝成熟”等,还为三部中低成本的电影,一部90集的动画片,和一部网络游戏作曲。

徐阳很享受小宇宙在密封的孤独中爆发的感觉;但如今回想起来,她感慨那真是危险的工作状态,独自一人,与世隔绝,完全不知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之后,徐阳飘到了英国,在那里生活至今。在伦敦,机缘巧合,她的职业彻头彻尾的变更了,从“音乐人”变成了“电视人”。她参与创办了IPCN,这家公司为中国电视市场引进了“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等知名电视节目。现在,她是IPCN的董事总经理。徐阳形容现在的工作和以前的,有异曲同工之妙。以前,她把音符排在纸上,决定和弦的走向、每个音符的份量;现在是统筹全局,平衡公司和合作伙伴之间的利益关系,决定最后把音落在哪个音符上?现在,她更多地和人打交道,和客户谈判,关注商业模式。“这也是一门艺术,不同的艺术。”

无论出国读研,还是转行,换城市,每次选择,徐阳喜欢用“enjoy”表达内心的喜悦。她说她很难安静地坐在那儿,等别人赏识她的音乐,等别人发现她的才能。她宁愿主动出击,寻找机会。

Q: 当时,你很享受国内工作室作曲的工作状态。为什么要去英国读音乐工程的硕士?

A:我在国内读研时学的音乐理论较多。工作后,惊喜地发现把音乐写在纸上,从“纸面的音乐”到最终听到的音乐,中间是一系列的技术过程;也就是说,你写的音乐和你最终听的效果,很大程度能通过技术手段改变,比如录音和混音的过程,对最终听到的结果有很大影响。我觉得这个过程很奇妙。但是,中国这方面的技术不发达。所以我觉得在中国再怎么学,离好莱坞水准的音乐制作的距离差距也很大,我就想到了来英国学习更先进的作曲技术。

Q:当时辞掉国内的工作,有没有犹豫、挣扎?

A:其实,我特别喜欢在北京作曲的工作,赚钱也可观,每天打交道的人也是演员、导演,圈里的人。我一度想放弃出国。当时我妈和我说,你现在这么年轻,不如趁着没结婚,没孩子出去走走,我想想也是,就出来了。

我是英国约克大学毕业的。约克大学1969年就创办了音乐工程专业,在英国的音乐工程专业里,它是数一数二的。当时学的东西也很多,觉得这一年学地太值了,从作曲到录音到混音,非常全面,而且学科设置的很有实践性。

从约克大学毕业后,我成了freelancer(自由职业者),做电影的同期录音。英国很鼓励自由职业的文化,所有的独立制片公司不会养大批工作人员,每当有项目时就临时组建团队,所以对影视制作的自由职业者需求空间很大。新入行时,工资比别人低,甚至只能做志愿者或实习;但慢慢的,接触的人多了,工作机会也越来越多。

Q:喜欢电影同期录音的工作吗?

A:做了1年后,逐渐体会到这是个很累的体力活,不太适合女孩子,所以也没打算把它作为事业努力的目标。在做电影同期录音时,我又很惊喜地发现,我更喜欢现场拍摄的工种,因为技术再好也不可能改变现状,所以不如向制片人方向发展,空间更大。在中国,制片人的概念可能有点狭义国外producer的概念是,从有一个想法开始,一直把想法做成一个产品,再把产品销售出去的这样一个角色。但那时,我对商务领域完全不了解,只了解音乐圈的门道。

 Q:怎么转型做了电视人,参与创办了IPCN?

A:当时IPCN的创始人杨媛草有一个工作室叫“媛草工作室”,帮中央6台拍一些纪录片。我们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一见如故。后来,她成立IPCN需要人手,我就加入了。2008年1月1日,我正式加入IPCN,团队只有4个人。不幸的是,其中一个英国男生,身体不好,完全放弃了传媒事业,后来就只有3个人。

 Q:从音乐人转型到电视人,内心有没有挣扎?

A:还好,我从小就是超级小说影视剧迷, 二十三岁开始就决定做一名电影电视剧制作人, 把我自己的想像或喜欢的文学作品在屏幕上呈现出来。 现在看来离这个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 玩音乐是我最主要的业余爱好之一,当我不把音乐当职业,没有用音乐来赚钱的压力的时候,反而比以前更加享受。现在这样很满足。

Q:当时成立IPCN的理念就是希望把国外好的电视节目模式引入中国市场?

A:是的。因为中国的传媒市场成长率很高,但是具体怎么打入中国市场,大家不确定,而且之前也有很多失败的例子。我们分析了整个市场后发现,电影、电视剧,广告业市场已经相对比较成熟了。但是“电视节目模式”这个市场需求比较大的领域还基本上是空白的,因此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Q:中国的电视台似乎更喜欢模仿国外的节目,你们是如何说服它们购买正版电视节目模式的?

A:5年前,我们来中国各电视台和他们讲“电视节目模式”,告诉他们要购买版权,大家都很惊讶,为什么要购买版权?意义何在?很多电视节目的导演、制片人、剪辑师,都习惯了在网上找段内容,放在自己节目里,他们没意识到这其中有版权的概念。所以,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基本让大家先理解模式版权是怎么一回事。

 Q:“中国达人秀”是IPCN引进的第一个很有影响力的电视节目模式。说说是如何成功落地中国的?

A:当时,公司才成立1年多。我们带着“达人秀”,走了很多家卫视,都以失败告终。很多电视台还是有同样的反应,“达人秀”的模式被中国很多电视台复制了,你们凭什么要这么贵的版权费?回英国后,我们商量,是不是有品牌赞助,电视台更容易下决心购买?不管这个节目最后收视率如何,至少电视台在资金上不会有损失。于是,我们联系了宝洁的伦敦分部,由伦敦分部找到美国总部,后来美国总部决定赞助“中国达人秀”。也自从“中国达人秀”后,越来越多的电视台认识到买正版电视模式的重要性。

 Q:从“中国达人秀”到“中国好声音”,节目本身为什么能如此受欢迎?

A: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制作水平”。“制作”二字包含的领域太广,不仅是拍摄、剪辑的硬件技术,还有整个故事的story telling,虽然不是电视剧,但也要做地有故事可看。每一期节目就是一个故事,从开始到结束,故事怎么编排?采用什么讲述方式?还有细节,比如如何选角?要选择什么个性的导师、评委?他们几人应怎么搭配?中国是世界上第45个引进“the voice”的国家。之前,这些在其它国家都有其成功或失败的先例。这些宝贵的实践经验都可以被我们中国的制作团队拿来直接做参考。

我们引进好声音项目的时候对它的预期很高,最终的结果还是还是超出了预期的效果,项目的成功对IPCN的业务也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但是从IPCN的角度来讲,如何坚持始终如一的保持我们高品质的服务,如何在全球传媒市场不断变换潮流中坚定自己的定位,团队如何不断地提高与进步,并保持在行业中的敏锐洞察力, 是需要长期持续性的努力的。 因此不能因为一个项目或两个项目的成功就迷失了。

个人觉得定下目标之后就重在坚持吧, 坚持是成功的唯一捷径。

Q:IPCN的员工大多是“三明治”年龄,说说大家为“中国好声音”奋战的幕后故事吧

A:说个小故事吧。“the voice”在全球成功后,它的原创公司:荷兰Talpa公司的身价也陡增,Talpa对别国引进“the voice”要求很严,态度较硬,一定要保证“the voice”全球品牌的统一性,所以在制作过程中,有太多需要沟通,磨合的地方了。当时,版权方规定必须保证有6个月的前期准备时间,但这么长时间在中国是不现实的。经过艰苦谈判,我们说服版权方用2个月的时间达到6个月的准备效果。我们只能不休息,通宵达旦工作。2个月时间很紧张,遇到很多困难。比如那4把导师坐的转椅吧。当时我们筹备这档节目时,BBC还没播完它们的“the voice”,所以英国做椅子的公司没有时间单独为中国的“the voice”做椅子,只能等BBC的“the voice”做完后,他们才有空帮我们做椅子,而且需要6个星期。如果按他们的日程,“中国好声音”到8月份也播不了。我们急中生智,买了“英国好声音”现成的椅子。所以6月3日,“英国好声音“结束后,我们立马打磨包装椅子,直接运到中国。

 Q:我在网上也看到这样的质疑,说“中国好声音”的学员和曾经热闹的选秀节目的大多数歌手的命运可能如出一辙,只是“红极一时”,昙花一现。他们只能不停地在选秀节目中追寻自己的音乐梦。你如何看待他们的将来?“中国好声音”怎么帮他们长期实现音乐梦?

A:所有的艺人都是需要靠经纪公司努力去开发、包装和推广,你说的这个现象其实也是我们国家目前艺人经纪市场不十分健全的一个体现, 红极一时是艺人职业生涯不可多得的非常好的开端,但重点是如何去保持,去提高,去不断的创新和转型, 这应该是由专业的经纪人和经纪公司跟据艺人的特点进行的长期决策和投资的。 中国好声音可以作为一个高品质的平台为学员的事业起到有效的推动作用,但是他们每个人的整个职业规划单靠《好声音》一个平台本身是不够的。 由于艺人的经纪业务不在IPCN,因此具体将来他们如何发展我还没的没办法预计。但是这次选出的学员都是实力非常强的,真心希望他们的事业长红。

Q:“中国好声音”在中国有了很理想的收视率。现在,是不是会有越来越多的电视台考虑购入电视模式版权?你怎么看这种趋势?

A:我在国外经常参加影展等国际活动。如今中国的电视市场和2,3年前,马来西亚,泰国,俄罗斯的情况差不多,大家忽然意识到购买版权的好处。很多电视台开始不管什么节目都买模式,有点盲目性质。其实说到底节目模式只是成功的一个环节,最终怎么操作,怎么宣传都很重要, 节目的最终成功还是很大程度的依靠了本土化的制作,本土化的改编,和对本土观众的了解。所以大家要清楚地看清和对待每一个环节,对电视模式的引进才更加理性。

 Q:你的老家在哪里?什么时候离开老家?

A:山东省东营市。我在东北出生,但我爷爷奶奶都是闯关东去的东北,后来父母调到胜利油田工作,我在胜利油田长大的。我16岁离家,到大连上大学。之后去济南念了3年硕士,又在北京工作1年,接着去了英国。我一直在外,在东营也就呆了不到9年时间。

 Q:现在多久回一次东营?

A:我现在一年回4,5次东营。IPCN在上海有分公司,我和总裁每年都会轮流回去,每次回去6到8周,所以每年都会回国,每次回国都会抽时间回老家看父母。我妈说你现在回家的次数比以前在北京工作时还频繁。

 Q:你在伦敦生活了差不多7年,最喜欢伦敦什么?

A:最喜欢伦敦的是:生活在这个城市,你永远不会觉得无聊,有太多可挖掘的,有太多可占据你业余时间的东西了。无论是音乐剧,各种类型的演出,好玩的户外活动,太多了。不论你喜欢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你都可以找到合适自己的娱乐方式。只是这么长时间,最无法适应的还是吃饭,吃的和中国没法比。

Q:现在,你每年伦敦、上海两边跑,每次回国、回老家有什么新的感受?

A:现在回国越来越依赖国内生活了,越来越有家的感觉,越来越想回国发展了。每次回国都倍感亲切。我现在在考虑是不是要回国发展?国内的城市发展很快。国家现在大力发展黄河三角洲,东营也正在建影视基地。每次回东营,城市面貌都有很大改观。

 Q:你现在每次回国会不会有不适应感?比如和人打交道,国内的做事风格等。

A:我这个人很随遇而安,我不会以外人的角度去看内部的现象。我会站在内部人的角度来看内部的现象。

只是我觉得在国内,尤其到了“三明治”年龄,人们攀比的心理较成风气,你会不由自主地想:你身边的朋友都这样了,那样了,你怎么还混成这样?所以你会觉得心里的压力比较大。但在伦敦不一样,没有人和你比,比较自由自在。 

Q: 现在,“中国好声音”已落下帷幕,我们看到学员们的商业演出也接踵而至,将来,“中国好声音”的走向如何?

A:无论好声音是否对音乐产业有多少贡献, 选秀说到底还是电视节目,节目都是有生命周期的,短则三年五年,坚持做好能到七季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这一点作为职业电视人我们都非常明白,因此IPCN和灿星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继续联手, 不断为中国电视观众推出新的作品。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3 thoughts on “徐阳:引进“中国好声音”的幕后推手

  1. halida

    怎么好的文章怎么没有人讨论?

    根据中国现在的发展阶段, 引入国外成熟的东西, 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以及可以因此来针对性的投资。 不过首先要有国外的经验先。。

    [回复]

    Clark 回复:

    前湖南卫视的,凤凰卫视欧洲台的制片人现在在伦敦也自己创业,希望以后可以多看点“中国创造”。

    [回复]

     
    Reply
  2. 文韬武略

    这么火的节目。
    是这么年轻的同龄人所创造的。
    为她们的表现所激励。
    做成事业的大小。
    不在于年龄。
    而在于做事的品质。

    全球化的视野。
    把国外的优秀作品。
    嫁接到中国的资源。
    打造出更多的精品。
    很有市场。

    对于明星经纪人的工业化发展。
    也有独到的认识。

    假以时日。
    应当会成为中国顶尖的制做人。

    学习中。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