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_30p

凝固时间:拍摄“最后的蒸汽机”

6,455 views
文/@THESUPERBANG

嘉阳煤矿位于四川犍为县芭蕉沟,四川省最早的中英合资煤矿,建于1938年。小火车穿梭在芭蕉沟内外,运送煤炭的同时方便当地人进出,这是从1958年开始的。时至今日,任斑驳侵蚀车身,8吨重的火车头仍行驶在轨距762mm(标准轨距为1435mm)的铁轨上。据说建造之初,恰逢雨季,身躯庞大的火车头一开动,部分枕木就有可能塌陷在泥浆里,火车便会在狭窄的铁轨上左右扭动,被司机们戏称为“晃舞”。

嘉阳小火车是目前世界唯一正常运营着的客运窄轨蒸汽火车,人们把嘉阳小火车视为“最后的蒸汽机”或“工业革命的活化石”。

“拍摄这组照片时,我在犍为只有一天时间再加上拍嘉阳小火车的想法已久,所以,到达犍为后,整个人一直很激动,中饭也没吃,上了火车就开始拍摄了···等拍摄结束才觉得自己好饿呀。”提及《嘉阳小火车》一系列作品的拍摄,作者首先是对当时拍摄时间紧张的回顾。如果读者能在阅读此篇文章时,打开百度搜索框,输入嘉阳小火车,读罢相关文章或图片,相信你也会产生一股冲动。

嘉阳小火车是一个承载视觉冲击与心理冲击的载体——鲜明而神秘。2012年夏,凝固时间受邀到四川拍摄都江堰青城山。拍摄任务完毕后,便转道嘉阳,完成了这组计划已久的《犍为小火车》,并发表在图虫网上。

凝固时间,圈内朋友会叫他“时间”,土生土长的南京人,自称自己是一名典型的“南京大萝卜”(一种南京人的自嘲,偏向安逸、乐于悠闲)。因为喜欢摄影的关系,读了摄影专业,在毕业后从事了一份还算是与摄影有关系的职业——影视广告后期特效,职业与图像的天然联系,又反向促使了摄影爱好的发展。从百度搜索输入“凝固时间”,就能看到他在图虫网的主页。打开个人主页,从南京到重庆,从上海到尼泊尔,一组组色彩凝重的图片,正如其ID一样,给人一种凝固住时间的感觉。也正是由于他个人对人文与纪实摄影的偏好,呈现在了我们面前这一系列嘉阳小火车的照片。

在火车电气化及自动化的今天,我们已很难看到还要往蒸汽炉里添加燃煤的火车司机。根据时间不同,司机每天要驾驶小火车往返3-4次,每跑1次,司机要铲800公斤煤。

车厢是锈迹斑斑的铁皮箱子,游客车厢尚有座位和玻璃窗户;在普通车厢中,大多数乘客都是站着的,窗户也都是没有玻璃的,最多围有几根铁栏杆。

     每到一个陌生地方,时间首先要呈现的便是生活在这里的民众。在他看来,生活在一方土地上的人才是最具说服力的景像。“在我的我镜头里,每个人都是每座城市的组成部分。他们都是平凡的人,和我自己一样,我想感谢他们成为我作品里的一部分,感谢他们让我去感受他们所在的城市,也让看我作品的人去感受他们的城市”。

煤矿是小火车的重要站点。忙碌了一天的煤炭工人要拖着疲惫的身躯站在车厢里,返回生活区。芭蕉沟煤炭资源逐步枯竭,部分矿井早已关闭。

因小火车存在,嘉阳集团每年要为之亏损150万元以上。但铁路沿线几万名农民和仍旧生活

在老矿区的工人, 还都离不开小火车的客运功能。

 坐着小火车,沿着铁路线缓慢前进,铁轨与沿途的乡村毗邻而建,不论从空间个体还是从功能需求上讲,铁轨与行驶在上面的小火车都已经融入到沿途居民的生活里。就如同我们在城市看到的地铁或轻轨,“铁轨和沿途的建筑是如此之近,已经成了当地不可或缺的的一部分了,甚至我觉得已经融为一体了。”时间在接受采访时,对铁轨沿线一切仍深有感触。

相当部分的村民和企业的老矿工不愿意看到小火车的离去,对他们而言,小火车是他们成长的历史见证,更是他们情感的寄托。

铁路沿线风景秀丽,旅游成为小火车生存下来的一大支柱。在政府支持下,嘉阳集团对小火车的保留作了“适度提高票价,确保安全,适度开发”的决定。

小火车因煤炭而生,也曾因煤炭而亡。2003年底,因为煤炭资源竭尽,嘉阳集团面临改制,企业计划把已亏损严重的小火车停掉,拆除铁路,代之以一条公路。后来,由于一部分对小火车有感情的老工人和沿线居民反对,以及政府基于未来旅游经济发展的考量,嘉阳集团放弃了此计划。

“我很庆幸还能在今天看到嘉阳小火车还在运营。作为工业化的产物,过去,它承担着嘉阳煤矿年产量70万吨煤的运输任务及生产和生活服务(附带沿线农民),源源不断地将优质煤炭运送至四面八方,现在被旅游利用也不错,至少不会消亡了,物有所用。” 对于小火车的存在与继续运营,时间有他自己的解读。

 

Q:我觉得首先大家对你感兴趣的应该是你的ID。在好几个摄影网站中,包括你的微博、图虫等,ID都是或包含“凝固时间”,这个ID是怎么来的?

A:估计大家一看这个ID就知道是个爱摄影的,摄影就是把那最值得记录下的那段极端时间给凝固下来。

Q:你是怎么喜欢上摄影的呢?

A:我母亲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拍照。那时候玩相机的人还不多,她喜欢拍照,自己会在暗房里黑白冲卷、放大,应该就这样,我就无意中受到了母亲喜好的熏陶,算是有些遗传吧。中学的时候,我有了自己的第一步照相机,大学期间读的又是摄影专业,现在从事的还是与图像有关的工作——我想我以后是离不开摄影里。

 Q:这么喜欢摄影,我也看你有很多相机,会不会有“单反毁三代”的感觉?

A:哈哈,平常也会搜集一些老相机,就这么个爱好,母亲当年使用的海鸥4B也在我这里。但常用的就是6、7部,挣点钱都买相机了。

 Q:你是不是也用胶片在摄影?与数码相比,有什么不同的感觉?现在用胶片摄影的频次有多高?

A:经常用胶片拍摄。我出门基本会带上胶片机器,用胶片拍摄会让自己更加耐心,不会轻易按下快门,而迷人的色彩也是我坚持胶片的原因,那不是数字技术,是化学原理产生的味道

 Q:在你图虫网的个人页面中,大多数摄影都是在旅行中实现的。有上海、成都、尼泊尔、泰国等城市或国家。每到一个陌生地方,你首先想拍的是什么?

A:首先想拍的是当地的民众,我一直觉得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最美的不是它的风光,而是它拥有的百姓。

 Q:之前我们在另外一个栏目中也采访过图虫网的@沈振宇 ,想听听你对图虫网的看法?

A:我很喜欢图虫,界面简单,无限制,更专注与拍摄,特别是人文拍摄也不商业化。(Q:图虫网好像现在也是属于无收入的营运状态 )其实,适当的商业化也是可以的,大家也不会介意,不用刻意坚持无商业化,网站需要收入,这样才会更好。

 Q:无论从政治还是经济,重庆是最近两年一直比较火的一个城市。你在图虫中也关注了“重庆森林”;你有好几组关于重庆的图像专辑,你眼中的重庆是怎样的?

A:我觉得我还算了解重庆了,去了很多次,眼里的重庆是个立体的城市,很庞大,上上下下,有些凌乱,有些嘲杂,一个现代化和传统型相互碰撞的地方,百姓生活相对安逸。不过总感觉脾气蛮火爆,不是对你发火,只是就是这种说话的习惯,善意的火爆吧。还有,重庆人自我感觉太好了,什么都是重庆的最好,这个算批评吗?呵呵。

 Q:最近有没有特别想拍的,或者计划中正要去拍的?

A:最近要去开封拍老城区。(截止发稿时,已经拍摄完成)

 Q:关于三十岁左右生活,你最理想的状态是怎样?这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么?

A:最理想,现在觉得状态还不错就好了,现实和理想差距总是有差距的,学着不纠结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