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wangjing1

“三明治行游者访谈3”:王晶:喜欢有人情味的城市

7,357 views

文\小圈梨

姓名:  王晶

微博@Jingjing的微薄

职业:  舞台设计师

年龄:  32

目前所在城市:伦敦

居住过的城市:成都、重庆、上海、北京、兰州、纽约、柏林、伦敦、萨翁琳娜

故乡:四川

王晶,具有丰富剧场工作经验的舞台设计师,作品涉及歌剧、话剧、舞剧、戏曲等多种戏剧样式。现在是伦敦大学中央戏剧与演讲学院在读博士研究生。采访王晶,是通过一封封电子邮件的往来。虽然我从没见过她,但她给人的“书面印象”是温暖和煦的:尽管学业很忙,她总是耐心、仔细地回复每个问题。

王晶的个人网站有她的设计作品以及最近新作。目前她在伦敦也主编了一份杂志,介绍表演艺术方面的内容;接下来,她还计划写一本有关剧场的书。王晶期待和“三明治”们的交流。(www.wangjing.co.uk;http://www.mascenography.co.uk/summer2012.html

Q:你的故乡在哪里?什么时候离开故乡?故乡最让你怀念和最不喜欢的是什么?

A:我的故乡在四川,18岁考上大学时便离开了。最让我怀念的当然是四川的美食,还有四川人天性乐观的生活态度。最不喜欢的是四川人太爱麻将:)

Q:上次回去是多久之前?故乡给你留下什么新印象?

A: 上次回去是两年前了。我觉得故乡现在处处是拆迁,处处在建设。

Q:你的微博签名是“走四方,回故乡”,对你来说, 现在故乡在感情上是什么位置?

A:故乡对我很重要,因为这常常提醒着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Q:所以说,故乡给予你一种身份认同感?

A:是的,这是我认识自己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

Q:离开故乡后,你呆过哪些城市?这些城市带给了你哪些变化?

A:离开故乡后我在上海生活了13年,几乎和我在故乡生活的时间对等了。上海的变化是越来越西方,越来越快速,然后越来越冷漠。

 Q:是什么让你感觉上海越来越冷漠?比如说?

A:这种冷漠可能和这个时代有关,也许不仅仅在上海这座城市。但希望这种冷漠在中国不存在普遍性。

记得多年前需要和歌剧院邀请来的意大利导演开制作会议,因为时间很紧,骑着自行车匆忙赶路,在长乐路和乌鲁木齐路的转弯口,路很滑,人和车被狠狠地摔了底朝天。当时我趴在地上,看着有无数行人的双脚从身边经过,但没有任何人顿足,来帮助我。后来,我想,这可能不是一座属于我的城市。

Q:你现在在伦敦生活,它最让你感到舒服的是什么?最不适应的是什么?

A:伦敦最让我感到舒服的是可以在这里感受各种形态的文化、艺术。最不适应的是思维方式上的差异。这种差异,来源于我们语言文化的根本性不同。比如,我们的文字是表意的,于是我们很关注特别抽象的内容,比如中国传统戏曲就是写意的集中体现,再如中国画。西方,语言结构是逻辑的方式。比如他们的戏剧就比较写实,以及他们的油画。这是一种非常简单层面的举例和比较,当然从19世纪开始,东西方间的相互影响就很大了。

 Q:你选择下一站定居城市的标准是什么?比如这个城市要有什么特质?

A:是否有爱。这是一个很高的标准。我曾在芬兰一个小城呆过一段时间,我当时就想为什么中国的“温良、恭谦、礼让”都到北欧来了?

Q:说说你在芬兰那个小城呆过的经历。是哪座城市?为什么到那里生活?有什么温暖的经历?

A:芬兰的那座小城是萨翁琳娜。因为2008年萨翁琳娜歌剧节的邀请,在这座小城里生活了一个月。一座非常小的城市,因为一个艺术节而充满了生机。那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小事情都让我终生难忘,比如我们一位灯光设计老师在安装舞台的时候不幸从舞台上摔下来,当地工作人员和医院的医护人员第一时间给予我们的帮助。那种救死扶伤的表情让我对于医生这个职业有了重新的认识,因为此前我所看到的总是一双冷漠的双眼。还有一件事情是,芬兰总统哈洛宁来观看我们的歌剧《赌命》,她低调的作派和当地民众融为一体的感受,让我太吃惊了。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与大众是没有那么刻意的界限和装饰的。这也是让我对政治的认识有了一个新的角度。

Q:那么,在不同的城市里, 你的安全感和成就感分别建立在什么基础上?

A:安全感建立在对于世界的认识。成就感建立在对于自己的认识。

Q:很认同你这句话。你是舞台设计方面的艺术家,说说你是如何通过体验不同人的生存空间,实现对自我认识的?在你心中,最理想的生存空间是什么?

A:艺术家谈不上,我常常认为自己是一个设计师。但这一点不影响我对于艺术的思考,没有标签的人生可能更加自由。一个在空间里活动的人,你常可以通过对空间的观察看出一个人的本质。空间对于人具有非常直接的影响力。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选择在奢侈品店工作的人,你可以观察这些人的性格特点、行为举止以及他们对于生活的期望。以及那些在独立书店工作的人,这些人的行为、语言、个性以及他们对于生活的期望。从不同的生活和剧本里,你会“阅读”到不同的空间形态,然后你可以从空间和人的关系上反射到自己,这是我做戏剧的乐趣。

 Q:你走过了那么多国内和国外的城市,说说国外和国内,人们对生存空间的追求或理念,最显著的差异是什么?

A:工作期间,我去了很多国家,并且在不同城市看了不同类型的演出:话剧、舞剧、歌剧、音乐剧,以及参观博物馆、美术馆、城市建筑。从大的方面来讲,一座城市的建筑形态,就是这座城市的空间体现,也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他们精神特质的体现。所以从国内城市建筑的模拟西方的风格,可以看出大多数的城市还没有找到自己。 如果英国和中国做一个简单比较,英国人对于自己的文化有非常清楚的认知,比如岛国的观念、以及对于传统的维护。但是在中国,目前都是模仿,没有自己。所以这是在生存空间追求和理念上本质区别。

 Q:你如何理解“舞台设计”这个职业?这个职业带给你的最大享受是什么?介绍你最得意的一次“舞台设计”。

A:从2002年上海戏剧学院毕业,进入上海歌剧院担任舞台设计,从事舞台设计有9年。舞台设计是从西方剧场史发展而来,纯西方的一个专业。中国的传统剧场里是没有舞台设计这个概念的。这个职业是一个有关空间塑造的专业,近似于介于美术与建筑设计之间的专业。这个职业给我的最大感受是我可以体验不同人的生存空间,以及空间对于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对于最得意的设计,我想目前还没有吧,只能说稍微满意一点的是近年给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设计的《怀疑》。之所有觉得还算满意,是因为设计这部戏让我更深地去认识这个世界。

 Q:舞台设计在中国的发展趋势如何?

A:目前,我觉得中国是世界上最大规模兴建剧院的国家。从一线城市、到二三线城市,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希望这些剧院建成后不仅是一座城市的装饰,而是能成为城市的市民进行精神交流的场所。那么,这样的话,戏剧在中国将会是一个大发展,这样舞台设计也有足够发挥的空间。

 Q:我们在看演出时,如何感受、体味舞台设计的魅力?请为我们普及一点关于舞台设计的常识。

A:舞台设计简单说来是对一部戏的视觉翻译。我个人的观点是一部好的舞台设计作品是对一部戏合乎逻辑的视觉解释,而不是一种装饰。当然,目前国内的舞台设计大部分作品都是在装饰阶段,这是受了苏联自然主义戏剧很大的影响,然后又没有彻底弄清楚斯坦尼体系的中国式发展。

 Q:现在在伦敦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A: 伦敦的生活很有意思,上学时很忙、很累。唯一不好的是,信息量有点过大。

 Q:将来打算回国继续发展吗?如果回国,想选择哪个城市?

A:我对于生活没有绝对的计划和安排。选择一个懂得尊重别人也能够尊重自己的城市生活和工作,呵呵。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