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i

狄米:一个东欧“三明治”的上海创业史

11,364 views

 图/杨志

提起保加利亚,喜欢足球的会想起贝尔巴托夫。大多数人知道它是一个前社会主义国家。至于现在这个国家怎么样,我们通常能接触的媒体实在信息欠奉。

来自保加利亚,现在定居在上海的狄米(Dimitar Moskov)给我提供了一个生动的保加利亚人样本。2001年11月,他从保加利亚飞到上海,带了500美金和一只小皮箱,那是他仅有的财产。

来上海之前,24岁的他面临的是一种“前三明治”的状态:本科毕业两年,在保加利亚做一个保险经纪的小职员工作,晚上去俱乐部参加乐队演奏赚外快,还帮一家报纸做文学编辑。这种生活不能让他满足,他想跳出去寻求改变。

10年之后,他已经在上海创业,开了一家名叫ACS的物流公司,还娶了一个上海姑娘,生了两个可爱的宝宝。这两个宝宝会讲保加利亚语和中文,上海话和英文却很普通。

我和他的对话是在上海大宁绿地旁边的一个咖啡吧进行的。妻子陪着两个孩子在旁边玩。他几年前买的房子就在附近,据说不大,但也没有换的念头。

访谈是用英文进行的。

Q:什么机缘使你来到上海?

A: 当时我有三条道路可以选择,一是去美国芝加哥,我当时的女友在那里,但是很难找到什么好工作,估计只能去端盘子;二是去葡萄牙,但生活改变不大;第三就是到上海了。我父亲和保加利亚著名球星贝尔巴托夫是好朋友,是体育圈内的人,那时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给国外的名声是人傻钱多,很多不入流的球员都想到中国来淘金。我父亲的朋友也在中国设了一个经纪人办公室。虽然我到上海不能直接从事体育经纪,但多少有个照应。我从小就在父亲影响下读《马可波罗行纪》,对上海有朦胧的好感。于是我说,那就上海吧。

Q:你对上海的第一印象如何?

 A:老实说,当时的上海并不是我想的那种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有点像另外一个世界,地铁只有两条线,外国人很少。不会讲中文的话哪里都去不了。幸好我有一个从1988年就开始在中国混的老乡。我一下飞机就去住他在波特曼丽嘉酒店后面的南阳路租的房子。当天晚上老乡便带我去吃了面条、饺子。那时他也正失业,我们吃不起西餐。

Q:那你靠什么开始谋生?

A:教英语啊。外国人基本都靠这个。我的英语不错,我曾经受一个奖学金资助,在英国莱斯特大学读本科。读了一年后,提供奖学金的那个基金会破产了,我又回保加利亚继续读书。不过我的英语一直还不错。

Q:那你和你太太是怎么认识的?

A:也是因为英语,哈哈。那个时候应该是2001年12月,我刚到上海一个月。想着总要开始学中文,我就在一个交友网上发布了“英汉互帮互教”的意愿。那个时候我太太也在寻找老外教她英文,她当时在一家IT公司里做网页设计。她发出的信息得到了很多人回复,据她说回得最认真的是我。我们见面并开始互教的两周内就谈恋爱了。

Q:  太太在事业上给你很多帮助吧?

A:是啊。最直接就是语言上可以帮我提高很多。另外,太太当时也一份不错的收入,我们在浦东租了个房子。太太家是上海郊区的,她平时也不住家里。我又经在复旦大学读书的一个老乡介绍,拿到了杨浦区打虎山小学临时英语老师的工作,每周代18节课,每节课能赚80块钱。晚上我还会到新世界英语培训中心讲几节课。这样加起来生活还能过得不错。

Q:太太的家庭支持她和你谈恋爱吗?

A: 他们一开始很反对。我太太也斗争了好几回,不过她一直是比较独立的。也有很多文化冲突。比如在保加利亚,和一个姑娘谈恋爱,见她的家人很正常。但在中国,未来女婿上门却是件大事,感情不到一定程度一般不会见未来丈人丈母娘。我当时就很早就提出要参加未来丈人的生日宴会。我太太虽然有点犹豫,但还是同意了。结果呢,她爸爸一直不说话。不过她奶奶很喜欢我。后来她过世了,我很难过。许多人也在她灵前大哭,不过转身又去打牌了。我对中国的丧葬文化,还是有点不能理解。

Q: 你那时工作上的进展如何?

A: 其实一开始我还是比较困难的。代课和英语培训其实不太稳定,最要紧的是签证。2002年春天,我的签证快到期了,那些临时打工的单位都没办法帮我解决工作签证的问题。我觉得自己在上海快呆不下去了。我太太和说:“碰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担心,事情都会有转机的。一定要坚持下去。” 果然,她找到一个开工厂的朋友,帮我的签证又续了三个月。而在三个月快结束的时候,我很幸运拿到了一家台湾语言培训公司的正式Offer,又可以在上海合法地继续呆下去了。

Q:那你是怎么样开始创业的?

A:我在那家台湾语言培训公司其实是做市场的。这样我有机会到全国各地跑,也加深了我对中国的了解。一年半后我又拿到了一个瑞士物流公司的offer。那个时候我收入不错,能达到1.5万的月薪,生活问题基本解决了。我们也结婚了,贷款买了房,就是现在的房子。这期间我太太生了两个小孩。她也辞职在家,自己开了淘宝店,做得还不错。但后来第二个孩子出生,她实在没有精力打理下去,有点可惜地关掉了。我在瑞士公司做销售,做了两年。2006年开始就考虑自己出来创业了,做的还是物流领域,因为自己也积累了一些国际和国内的资源。

Q: 在中国创业有没有碰到特别的困难?比如送礼、关系等等?

A:我觉得还好。腐败到哪里都有,看多还是少而已。我太太在很多文书手续上都能帮到我。我觉得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是很好的,机会很多。可惜就是过去的东西保留得太少了,像老房子这些。在上海住了十年,很多街区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Q:你觉得和保加利亚这个前社会主义国家相比,中国现在的问题在哪?

A: 这个问题有点大。我只能谈我自己的感受。我第一感觉,这里读书的人太少了。我公司的员工,都是20多岁的青年,他们就很少看书,每天都在谈流行文化。在地铁里你也很少看到有人在看书,这个差别很大。另外,中国不像保加利亚有宗教的力量。保加利亚人内心会有宗教的力量让你尽量不要去干坏事,而且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传统继承。但中国只能按照自己的道路来走了,历史没有什么可以假设的,这个社会也不需要革命,慢慢改革还是好的。

Q:你会让你的孩子在中国长大读书吗?

A:现在大的孩子已经上幼儿园,我觉得挺好。我也不喜欢那种国际班,要让他和中国小朋友一起成长。但以后,我不知我会不会回到保加利亚发展。其实我最理想的生活,应该是回到伦敦,最好是在一个大学里能教书,那真是我最梦想的生活模式。

Q:可是你现在还在中国创业啊。

A:关键是要你去努力。我希望十年后我就能做到这样。我相信英国的大学也会需要一些从市场出来的人才。

Q: 你最喜欢的中国菜是什么?

A: 全聚德和三黄鸡。只是现在物价真的越来越高了,呵呵。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5 thoughts on “狄米:一个东欧“三明治”的上海创业史

  1. fm100

    送礼的问题还是避而不谈啊。

    [回复]

    MissJ 回复:

    人家来中国做生意,多少不能免俗,来了这么久,老外也要适应国情阿

    [回复]

    Fanster 回复:

    说不定在保加利亚也一样

    [回复]

     
    Reply
  2. 我本将心照明月

    许多人也在她灵前大哭,不过转身又去打牌了。我对中国的丧葬文化,还是有点不能理解。

    这个写的太有意思了,我们中国人有些时候都是在做面子工程,丧礼上如果不这样那样就显得不孝,反而没有从内心做些实际的。平时做好点体贴长辈的事情都有了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